品茅台看小說

「不過很危險,這種做法,不成功的話,能量會反噬自身,如果控制不妥,最糟糕的情況,是會自爆的。」劉六表情很凝重,他沒和瀧晨開玩笑,這種所謂的捷徑,太過危險,失敗的代價…就是死。

而且是必死無疑。

劉六是為了瀧晨著想,才不想讓他知道這個消息。

但瀧晨這個頭鐵的主,顯然是不撞南牆不回頭的人,就算不說,他也會自己找門路。

與其如此,還不如劉六自己主動說清楚利弊,讓他自行衡量。

「沒關係,我可以試一試!」果不其然,瀧晨願意一搏。

對此,劉六其實也說不上意外,他嘆了一口氣,目光逐漸飄遠,似乎在回想著什麼事情一樣。

「A市十年前血腥屠城,這事你應該知道,當年屠城時,最外圍被波及的影響並不大,不過有一個區域則是遭到最慘烈的屠戮,那個地方…就是如今的最北邊沿海的三公里,在當年,那裡爆發了驚天動地的爆炸,在那之後,出現了大量混亂的斑駁能量。

這些混亂的能量會幹擾異能者的心智,甚至會導致紊亂思維,普通人靠近,那就無異於找死。」

劉六又嘆了一口氣,接著道「因為大量雜亂能量的緣故,當地原生物被長時間影響,時間一久,物種…不,基因開始發生了變異,動物喪失理智,只要看到有生物就會主動廝殺,極為好戰,因為太過危險,現在,那邊就被列入為無人區。」

說到這裡,他忽然笑了笑「你們比賽里看到的那些生物,其實都是那個地方衍生變異出來的。」

瀧晨默默地聽著,一言不發。

血腥屠城,又是血腥屠城。

十年前的慘案,到現在依然殘存著巨大的影響,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瀧晨不得而知,但他隱約能夠感覺到,這其中必定有什麼巨大的陰謀。

真相,還是被隱藏了起來。

「那個地方,能量非常紊亂,你能在那個地方逗留一點時間,對於能量的控制,有莫大的幫助,當然,如果你失敗了…」

劉六說到這兒,忽然停頓了半秒,轉而問道。

「你確定要去那個地方嗎?」

「當然。」瀧晨的回答斬釘截鐵。

劉六目光複雜,他是有愛才之心的,瀧晨是個不錯的苗子,他不忍心放瀧晨去那麼危險的地方歷練。

曾經有人想要去無人區一探究竟,可結果,不是瘋了就是死了。

那個鬼地方,說是去了是必死無疑都不誇張。

「沒有嘗試,哪有收穫嘛。」瀧晨輕鬆地笑道。

「你小子決定要去,那我不阻止,不過這事還是得先和嘯欽說一句。」

瀧晨點了點頭,這是應該的,總不能自己不聲不響的跑了出去,回頭人家連你人影都不見了,總會擔心的。

「這事就先這樣吧,晚點我和嘯欽說明一下,看看他怎麼決定。」劉六一揮手,瀧晨直接破門飛出,遠遠地滾蛋了。

瀧晨這小子一點面子都不給,好言相勸也不聽。

劉六煩著呢! 是夜,青龍大廈頂層的辦公室內。

「哦?那小子想去無人區?」青嘯欽沏著茶,饒有興趣的道「敢去那種地方歷練,膽子倒是不小。」

「老夫跟他說過那地方危險得很,那小子就是倔,死活不肯聽勸。」劉六臉上有怒色,他對瀧晨一意孤行抱有很大的意見。

青嘯欽笑著搖了搖頭,看了一眼劉六,今天晚上,劉老沒喝酒,而是端起桌上的茶杯。

被氣得連酒沒有心思喝了,這可不多見。

「他敢去歷練,那也是好事,人活這一遭,想要變強,總得鋌而走險一些,修鍊修鍊,沒有試煉,何來的修?」青嘯欽按著茶壺,為自己倒了一盞茶,輕聲嘆道「想當年,我們不也一樣,幫派建立之初,幾個人聚在一起,爭奪地盤,廝殺流血,有哪一次不是兇險之際,走在刀尖上舔血的?」

「你少和老夫扯犢子,當年你小子被人打成狗,還不是老夫出面幫忙解圍。」劉六哼了一聲,青嘯欽是青龍堂的首領,在外面他得為對方留幾分臉面,在這兒,就他倆,還扯什麼犢子。

談資論輩,要是他願意,他這個當叔的,指著青嘯欽鼻子罵都沒問題。

青嘯欽啞然失笑,又是搖頭。

重生八零:醫世學霸女神 「劉老,都過了那麼多年了,這事就別提了,當時是對方暗中偷襲我才致成重傷,要不然哪會…」

「行了。」劉六不耐煩地揮了揮手,他也不想提過往的事「以前的事,不說就算了,這小子怎麼辦?」

「放他去吧,不過得提前和他說,最遲不能超過一個星期回來。」青嘯欽啜飲一小口茶,潤了潤嗓子,正色道「比賽的事,還是得指望一下他,我在他身上下了不少的碼,現在的他,還不能出什麼意外。」

「那要不老夫暗中跟過去?」

「那樣的話,歷練的意義就不大了。」青嘯欽輕笑道「不過,可以給他一點額外的挑戰。」

「嗯?」劉六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沉吟了片刻,青嘯欽拉開木桌的櫃筒,丟出一個令牌「把這個交給他吧。」

「這個東西給他真的沒問題嗎?」劉六盯著令牌,瞳孔微微一縮。

這東西…意義非凡啊。

「他現在好歹算是我們的人,再加上我也給予了他厚望,這就算是對他的一個小小的測試,看看他有沒有魄力解決問題,反正那兒也是個棘手的問題,擱置了有差不多兩年時間了,他能解決的話,也算是為我們解決一大障礙。」

「對了,那小子下午和我說,除了他自己以外,黃文也想跟過去看看,說是看能不能找到晉級的契機。」

「黃文也跟著去?」青嘯欽有些意外,那地方就算是他都覺得兇險,結果去了一個瀧晨還不夠,黃文都屁顛屁顛的跟過去了?

「不知道那些臭小子是怎麼想的,老夫可管不著。」劉六的態度都有些破罐子破摔了,這一個個後輩都不聽他的。

難道沒聽過一句話叫做:「不聽老人言,死倒在路邊」嗎?

劉六被氣得夠嗆,他乾脆不管了!瀧晨他們愛幹嘛就幹嘛去。

「他呢,跟去就跟去吧。」青嘯欽思考了兩秒,接著道「對了,他的弟弟,現在是不是去了炎武堂那邊。」

「黃武?」劉六人老,可記性還是不錯的,還記得黃文的弟弟叫什麼名字「那傻大個確實是跑去炎武堂那邊了,你有什麼打算?」

「沒什麼打算,就是問問而已。」青嘯欽笑道。

劉六哼了一聲,他從小看著青嘯欽長大,還不清楚他的性子?

「你要幹嘛我可不管,但是現在最好別和炎武堂翻臉,自打上一次聖器之後,瀟風堂已經相當敵視我們了,這要是再招惹上炎武堂,咱們可就撐不住了。」

「行,我有分寸。」青嘯欽沒有多說些什麼,也沒必要多說些什麼,有些事情,自己知道就行。



與此同時的另外一邊。

青龍堂管轄的地下市場中的一處廢置庭院。

準確的說,這地方現在是喵女的家。

這會兒,一棵大樹的樹冠里,不時傳來交談的聲音。

「你要去無人區呀喵?」

「不錯。」

喵女坐在手臂粗的樹枝上,晃蕩著雙腿,仰頭看著天空的月光,嘟噥道「那地方很危險的哎,為什麼要過去的喵?」

「變強啊,那地方危險,可也是變強的好地方。」瀧晨笑了笑,說道。

他這次過來找喵女,一來是確認無人區的情報是否真的如劉六所說那般,他擔心劉六會欺騙自己。

但從黃文和喵女口中他得知,劉六對他都是實話實說,沒有半句假話。

無人區確實存在大量紊亂的能量,也隱藏著巨大的危險。

一去不返,所言非虛。

當然,這些事情,瀧晨都提前有了心理準備,聽到喵女那添油加醋的誇大事實,倒是不覺得多少害怕。

「好了,我找你是說正事的。」瀧晨打斷了喵女喋喋不休的嘮叨。 顧少甜寵:國民男神是女生 他找喵女,還有另外一件事要辦。

「我的戒指你找回來了沒有?」

「喵~」喵女伸出手背,擦了擦自己的臉「還沒呢。」

「真的?」瀧晨挑了一下眉毛,似笑非笑的看著她。

「千真萬確的喵!」喵女煞有其事的保證道。

「你可少忽悠我了。」瀧晨突然怒道「我剛剛還去埋藏地點看過,很明顯有被挖掘的痕迹,不是你乾的還能是誰?」

喵女有些委屈的嘀咕了兩句。

「啥?你說有可能是別人撿走了?」瀧晨勃然大怒,責罵道「我可去你的吧!附近有監控攝像頭,把你偷挖戒指的經過全都拍下來了!」

「真的喵?」喵女滿臉震驚,這不可能啊,自己幹活手腳麻利得很,事前還再三確認過,不可能會出現這樣的低等錯誤才對。

「假的!」瀧晨冷笑了一聲「我就套你話而已,沒想到你丫的還真是偷拿了我的戒指不還!」

話音剛落,喵女「嗖」地一下躥到樹冠上,俯瞰著瀧晨,訕訕開口道「我,我不想給。」

瀧晨都快被他氣笑了,什麼叫不想給?

這戒指是他的!

「我沒有空間戒指,我也想要嘛!」喵女不高興的嚷嚷著說道。她只是看起來像小孩子,又不是真的跟小孩子一樣好忽悠,拿到戒指的時候,她就知道那是貴重的空間戒指,那玩意她只聽說過,都還沒親眼見過,現在難得機會拿到手,要她再交出去,那當然是不願意的。

「別鬧,把戒指還我,大不了,我向你保證,以後找到另外一枚空間戒指,我送你。」瀧晨有點頭疼,空間戒指里還存著不少的丹藥物品,喵女不願意交還給他,那裡面的東西就都沒法拿出來用。

「真的?你不會騙我吧?」喵女半信半疑,要把戒指物歸原主,她還是有點不舍的。

「你看我什麼時候騙過你的。」瀧晨笑著道。

「剛剛你還騙我套話的!」

「…」瀧晨有點笑不出來了。

那不就是個意外嘛,非要揪著說!

「咳,行啦,我說到做到,不然…」瀧晨想了想,應該發點什麼誓比較看起來比較靠譜「感冒流涕喝水嗆到,吃飯噎死。」

「好敷衍,算了。」喵女深深的對他感到鄙夷,雙腳輕輕一踮,從近三米高的樹冠上一躍而下,落到樹底下,雙手刨開樹根底下的爛泥,扒出一個小坑,在瀧晨愕然又反感的視線里,摳出一枚戒指。

「看在和你合作也算愉快的份上,吶,還給你。」

瀧晨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也不知道是應該高興還是不高興,反正…心情挺複雜的。

拿過戒指,精神力細細的探尋一番,他這才鬆了一口氣。

空間戒指裡面的東西沒少,看來這丫頭還是挺明白事理的。

瀧晨心裡默默地讚許著喵女,殊不知,這丫頭什麼都東西都沒拿,是因為她沖不開瀧晨的精神力封印。

沒辦法,她本來精神力就比瀧晨弱小,瀧晨還活著的情況下,她沒法沖開瀧晨設定下來的封印。

要不然她哪會這麼輕易就把戒指交還給瀧晨。

喵女,那也是個貪財的主。

這不,就在她震驚的目光里,瀧晨從戒指里拿出一個玻璃瓶子,拋了過來。

「喏,這個東西就當是你幫我幹活的禮物了。」

喵女有些手忙腳亂的接過瓶子,眼珠瞪得跟牛盤似的,她懷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那瓶子里的是啥?

丹藥!

低品丹藥!

五顆!!

換成二手的市麵價都值兩千多朗克了!

瀧晨好有錢啊!

這一刻,她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似乎好像錯過了什麼東西。

那戒指里很有可能存著更多的丹藥。

喵女蠢蠢欲動,她想把戒指重新搶回來。

「丫頭,做人要識趣。」瀧晨笑吟吟的看著她,真要動手,他還怕這丫頭不成?

喵女撇了撇嘴,儘管心裡有些不太樂意,可東西都給了,打又打不過,搶又搶不到,還能咋辦?

她乾脆不想這個事了。

喵女沉默了半響,轉了個話題。

「對了喵,你去無人區…能不能帶上我。」

「嗯?」瀧晨挑了一下眉毛,有些意外。

「我也想去看看喵。」

「那地方太危險了,你就別湊熱鬧了。」瀧晨擺了擺手,其實真正的理由是因為他覺得喵女一塊跟著會影響行動。

「才不是湊熱鬧呢喵!」喵女認真的道「我有預感,我去無人區探索,很有可能會有大機遇!」

「大機遇?」瀧晨饒有興緻的反問回去「這話怎麼說?」

「我昨天晚上,夢到了跟著你,有好多好多的錢!」喵女說著,眼裡閃耀著莫名的光芒。

瀧晨哭笑不得,這算個啥的機遇?

最後,瀧晨還是沒給讓喵女跟著去。

那麼危險的地方,實力不夠,過去不就是送人頭而已,對喵女這小丫頭的印象,他還是挺好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