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焚天大戟鏗鏘作響,牽引諸天烈日火焰,凝聚成為一道霸道無比的火焰殺意,瞬間便擊中了正前方攔路的數十顆圓球。

「呼呼……」

熾烈的太陽火舌幾乎就在瞬間便焚燒了起來,快速的蔓延到了那些黑魔葵的身軀之上立即便快速的枯萎化作灰燼。

眨眼之間,那數十顆圓球便崩解開來,天空中漂浮著無盡的灰燼,紛紛揚揚的灑落了一地。這一道太陽火精太過恐怖了,令人震驚。

「太陽體,名不虛傳,當真是恐怖!」南天華不由得感慨道,心中對於這寧晚筠更是高看了一眼。

火精殺意霸道無比,但此地的黑魔葵數量太過密集了,被摧毀的不過是萬分之一都不到,在經過了短暫的緩衝之後,便開始了再次的瘋狂反撲。

不過,這已經給了兩人機會了!

就在這一瞬間,黑衝天便強勢的衝出數十米來到了洞穴的邊緣,而在此時,黑魔葵再次籠罩過來,封絕了前路。

「攻擊西南方向那十顆圓球,我毀滅其主根。」黑衝天沉聲說道,手中蠻熊戰斧爆發出衝天的殺意,蓄勢待發。

寧晚筠點頭,面色無比的平靜,她緩緩的顫動焚天大戟,引導著天穹之上的火精殺意,瞬間便爆發出一陣璀璨熾烈的光華。

就在那十幾顆圓球炸開的瞬間,黑衝天動了,天穹中響起了一聲極為驚悚的蠻熊嘶吼,戰斧暴漲數十倍,狠狠的劈斬而去。

白色根莖,瞬間斬斷!

刺耳的聲音響起,那封絕著洞口的黑魔葵幾乎在這瞬間便崩解開來,主根被斬斷,這些黑魔葵根莖如同似乎失去了能量來源一般,癱軟在地,無法動彈。

「咔嚓……」

刺耳的斷裂聲響起,蠻熊戰斧怒斬而出,將困鎖著神龜妖的根莖崩斷,黑色的粘液噴射而出,神龜妖從其中艱難的爬出。

此時此刻,他的狀態極為糟糕,雖然他的四肢頭顱都縮到了龜殼之中並無大礙,但是那龜殼卻極為凄慘。

黑色碾壓的腐蝕性極強,原本光潔的龜殼上出現了大量坑坑窪窪,甚至還有不少裂痕,有細微的根莖紮根在上面。

「疼死我了……」神龜妖脫困,急忙運轉血氣,將龜殼上的根莖毀滅,極為艱難的站起身來。

「走!」

黑衝天來到他的身前,一把將其抓住,縱身而起,沖向了牧雲等人。

「砰!」的一聲,神龜妖砸落在堅實的地面上,不由得痛呼一聲,朝著黑衝天便喊道:「小黑子,算老夫欠你一條命。」

「廢話少說,先離開這裡。」黑衝天沉聲說道,剛才的這一幕太過驚險了,若非是寧晚筠出手相助,他根本就無法解救出來神龜妖。

「你小子手上那件兵器不錯啊,從哪裡來的?」神龜妖剛剛獲救,目光卻火熱的落在了蠻熊戰斧之上。

「撿的。」黑衝天淡淡的說道。

「真的?從哪裡撿的,快給我也撿一把來玩玩。可惜了老夫的珊瑚拐杖,都用了三十年了,居然被融化了。」神龜妖很是鬱悶的說道。

正說著,他的目光陡然瞪大。

四周,數十名妖族修士,手中分別掌控著一件王者神兵,一時間神龜妖給愣住了,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眸。

他使勁的揉揉眼,不由得驚呼一聲:「王者神兵,還是數十件?!小黑子,你撿到寶庫了么?」

王者神兵啊,神龜妖夢寐以求之物,可惜他未能登臨到王者境界,無法打造出屬於自己的專屬神兵。

正是因此,他對於王者神兵很是期待,一直想要得到一件。

可現在倒好,黑衝天的手下都是人手一件王者神兵,這簡直是太打擊人了,不可思議,難以想象。

「轟轟轟……」

數十件王者神兵同時爆發出了瘋狂的進攻,威勢太過恐怖了,瞬間便摧毀了方圓百米之內的所有黑魔葵。

但那些黑魔葵似乎就是源源不斷的存在,根本就無法將其徹底的滅殺,眾人連續爆發出了九次攻擊,都無法將其徹底的崩滅,反而似乎用來的黑魔葵的數量越來越多了。

這些尋常的妖族修士雖然掌控著王者神兵,但是並不能徹底的發揮出其優勢,沒有足夠的血氣支撐。

接連九次的爆發之後,眾人的血氣逐漸的空虛,難以爆發出更強的神威,甚至有不少修士還露出了疲憊的神色。

而四周的黑魔葵的數量有增無減,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公子,現在怎麼辦?」黑衝天開口問道,連續的攻擊,連他這個半步王者都有些難以承受了。

「差不多了,考驗該結束了,你們休息會吧,接下來就交給我了。」牧雲無比平靜的說道。

對於這些黑魔葵,他自然是信手拈來。

之所以不曾出手,便是想要歷練一下手下的這些人,特別是寧晚筠。生死之間磨礪,才最有效果,這是任何人都無法幫助的。

「你有破解之術?」南天華都愣住了,敢情眼前的這個年輕修士是將這恐怖的黑魔葵不放在眼裡啊。

他對於黑魔葵的了解也不是很多,但是也有基本面的掌握,從其本質上來講,這是一種能量極強的植物。

這種能量可以吞噬,化作精純的能量彌補修士的損耗,提升修士的戰力。但卻極難將其煉製。

畢竟,這些黑魔葵之中有一絲邪氣,很難將其祛除,一旦將這些能量吞噬,便能夠快速的侵蝕修士的道基,造成不可估量的損失。

牧雲微微一笑,攤開雙手,渾身上下沒有絲毫的波瀾起伏,更沒有絲毫霸道的氣息,閑庭信步一般便踏足進入到了黑魔葵的包圍圈之中。

「公子這是看什麼,居然不做準備,這是要自尋死路么?」有妖族修士滿是不解的問道,對於牧雲的行動充滿了疑惑。

這可是黑魔葵啊,一旦沾染將會在瞬息之間令其陷入到艱難的掙扎之中,若是實力不夠強大,遲早會面臨一死。

但此刻,牧雲卻閑庭信步一般,似乎是在自己的後花園散步。

那些瘋狂涌動而來的根莖如同是一條條靈蛇一般,快速的覆蓋了他的身軀,密密麻麻的交織在一起,更有無數的根莖試圖扎入到他的體內。

然而一切都是徒勞的。

牧雲的三大仙體何等的霸道,特別是皇蠍霸體,將其開啟之後,那籠罩在身軀之上的根莖根本難以靠近,紛紛便被衝天的殺意所斬滅。

「他是在幹什麼?」到了這一刻,就連南天華都不理解了,牧雲想要幹什麼,連他都不明白了。

身為八次天尊,南天華的閱歷無比的豐富,更是擁有大量的知識儲備,但在這一刻,他才感覺到了自己的眼界狹窄。

吞天魔經,給我吞!

牧雲平靜的站立在原地,開始激發體內的吞天魔經,化作了一股股衝天的吞噬之力,如同是一根根細密的銀針一般,都是在瞬間便沖入到了黑魔葵的體內。

「這有什麼用,那些細微的銀針根本沒有用處的。」南天華喃喃的說道:「這是在做無用功,還不如是主動的將其破碎呢。銀針的威力太小了,就算是擊中了也沒有太大的收穫……」

話音未落,他的眼睛陡然瞪大。

那成百上千根銀針無比精準的擊穿的那些根莖,繼而便有陣陣破碎的聲音響起,那那些根莖快速的反擊。

「結束了!」牧雲緩緩的收回了,大手,卻留下了一群人懵了,根本搞不懂這是要幹什麼。

什麼結束了?

那些黑色的根莖不依舊是在瘋狂的窯洞,沒有絲毫結束的氣息,不由得詫異的問道:「什麼結束了?」

牧雲並未開口,目光落在那些細密的銀針之上,臉上浮現出了一絲笑意,喃喃說道:「好戲才剛剛開始而已。」 「這……這是怎麼回事?」南天華瞪大了眼睛。

不僅僅是他,這一刻在場的修士紛紛都目瞪口呆,盯著前方的發生的一幕,眼中滿是驚駭的神色。

「嗤嗤……」

原本還在瘋長的根莖中忽然響起了一聲聲輕微的破裂聲,一團團純粹的能量精華湧現出來。

連鎖反應!

幾乎就在同一時間,籠罩在牧雲四周的那些黑色根莖紛紛都爆碎開來,一股股吞噬之力瀰漫,朝著四周擴散。

吞噬能量,化作黑雲,剎那之間便足有數十米長,黑雲翻滾,從其中激射出數量更加密集的銀針,朝著四周開始了擴散。

這些銀針,輕易的擊穿黑色根莖,將其吞噬,擴大了黑雲的規模,整個過程都在電光火石之間,以牧云為中心數百米範圍內的黑色根莖徹底的消失不見。

「吞噬之力?」

南天華喃喃的開口,眼中露出了驚訝的神色,身為八次天尊的他也未曾見到過如此恐怖的場景。

吞噬類功法秘術他自然是見過不少,但是這種無限擴大、無限吞噬的秘術他還是第一次見到,甚至有些難以置信。

畢竟,吞噬類秘術都有一個共性,那便是吞噬的能量有限,一旦達到了飽和便不會繼續吞噬,開始消化分解。

但此刻牧雲所表現出來的能力徹底的令他感覺到了不可思議,那黑雲翻滾,湧現出無盡的精純能量,規模擴大,釋放出更加密集的銀針,綿延席捲向遠方。

無窮無盡,沒有絲毫限制,這簡直匪夷所思,打破了他對於吞噬類功法秘術的認知,這種事情怎麼可能會發生?

神乎其技!

南天華看的通透,是因為他的經驗豐富,但黑衝天、神龜妖等人則是徹底的驚駭了,滿是不可思議的盯著牧雲。

那看似極為微弱的銀針居然能夠造成如此恐怖駭人的威勢,輕易的便破滅了,那些黑色根莖,而後將其吞噬化作一團能量黑雲。

「不愧是公子,無法以常人的能力揣測。」黑衝天長大了嘴,喃喃的說道。

至於寧晚筠,她算是人群中最為淡定的一個了,對於牧雲的突出表現,她覺得便是理所應當。

也唯有牧雲,能夠帶給她這麼強烈的自信了。

南天華輕嘆一聲,喃喃說道:「這種吞噬速度,只怕不足一個時辰便能夠將此地的黑魔葵全部吞噬了……」

話音未落,他的目光再次瞪大!

在牧雲的操控下,那已經擴散到方圓五百米的巨型黑色雲朵陡然開始了顫抖,並且速度越來越劇烈了起來。

「炸!」

隨著一聲輕微的聲音響起,這一團黑雲在同一時間便爆炸開來,洶湧澎湃的氣息涌動蔓延,瞬間便將方圓兩千米的天地全部封鎖在其中。

這一團黑雲中所醞釀的能量便已經是無比的恐怖了,尋常修士根本無法將其吞噬消化,這牧雲居然沒有絲毫的停留,還要繼續快速的吞噬!

所有人都駭然了!

這擴散開來的黑雲炸開,釋放出無窮無盡的銀針,數以億萬計,匯聚在一起,形成了龐大的一團黑雲,匪夷所思。

「這麼多能量根本無法吞噬,這是要浪費了。」南天華喃喃的說道,臉上閃爍出了一絲遺憾的神色。

黑魔葵乃是純粹的能量體,這無數的黑色根莖中蘊含著太多的能量了,若是將其能夠吞噬,畢竟實力突飛猛進。

只可惜,這一股能量過於磅礴了,根本不是一般修士所能夠承受的。當然更重要的是,這些黑雲能量無法吞噬!

黑魔葵,擁有一種詭異的毒素,混合在能量精華之中,若是冒然將其吞噬瞬間便會遭到毒素的進攻,渾身潰爛消融。

正是因此,想要將其能量吞噬,那便必須是要先將能量之中的毒素提煉出來,隨後吞噬那純粹的能量。

這個過程將會無比的艱難,就算是南天華出手,想要淬鍊一團磨盤大小的能量都需要耗費半個時辰時間。

可眼下,這一團黑雲不知道有多麼的龐大,非人所能力及!

「壓縮!」

眼看著最後一條黑色根莖被吞噬融入到了黑雲之中,牧雲嘴角露出了一絲笑意,淡淡的說道:「開始吧!」

聲音落下,整片天空都開始了翻滾沸騰起來,那涌動在天地之間的黑雲陡然開始了爆炸,如同是煙花一般絢麗,熾烈的神光照亮了天地,令在場的修士紛紛都情不自禁的閉上了眼睛。

光芒太耀眼了!

黑衝天等人根本無法直視,緊緊地閉上了眼眸,但唯有那南天華,他似乎根本不曾受到那強烈亮光的影響,仔細的觀看著天空中的連環爆炸,臉上滿是震撼的神色。

這爆炸后的能量若是用於進攻,就算是王者都難以承受,只怕會在瞬間炸碎成為齏粉。但是這樣磅礴的能量卻被牧雲輕易的掌控,在劇烈的翻滾之中開始凝聚,化作了一塊塊磚頭大小的能量塊。

「嘩啦啦……」

天空之中,宛若是下了暴雨一般,無數黑色能量塊砸落下來,滿地都是。每一塊都散發出了精純的能量,如同黑鑽般晶瑩。

「這是?!」神龜妖一步上前,從地上撿起了一塊,仔細的觀察了片刻,臉上頓時露出了狂喜的神色,失聲喊道:「這是能量壓縮快,沒有毒素,天呢,這……」

「能量方晶!」南天華也不淡定了,渾身都在輕顫。

這壓縮之後的能量,化作了一塊塊方晶,這種東西極為罕見,天然形成的數量都極為稀少,唯有大能力者將能量壓縮,化作方晶便可以進行儲存下來,作為備用資源。

這種能量方晶乃是純粹的能量融合,沒有絲毫的雜質,幾乎可以和神雲石進行媲美,足以可見珍惜所在。

更讓南天華無語的是,這方圓千米之內,密密麻麻的能量方晶散落,甚至是堆積成為了山丘,這是需要多麼磅礴的能量才能做到?

至於凝聚這些能量方晶,所需要的時間和能力更是無法想象。以王者的修為,想要用單純的能量來凝聚出一塊方晶至少都需要半個時辰。

可眼下,能量方晶成千上萬塊,甚至是更多。這一切不過是在瞬息之間完成的,這種場景已經無法用驚駭來形容了。

南天華只覺得自己的腦子不夠用了。

「能量方晶啊!這玩意若是吞噬,將會大幅度的提升體內的血氣,突破都是輕而易舉的事情,還不需要考慮副作用。」黑衝天喃喃的說道。

聽到此話,在場的妖族修士都紛紛流露出了火熱的神色,但是卻沒有一個人主動的上前搶奪。

畢竟,這些都是牧雲所造成的結果。之前牧雲便賜給了他們王者神兵,這已經是逆天的機緣了,根本不敢再次奢求。

「這些能量方晶我要一半!」就在此時,南天華沉聲開口說道。

「憑什麼?」黑衝天頓時便不滿了,這些能量方晶可是牧雲憑藉一己之力將黑魔葵斬殺提煉出來的東西。

突然冒出來了一個人,開口便要一半,這如何能夠結束?

「你太貪心了。」牧雲淡淡的看了南天華一眼說道。

「是么?能夠分你們一半已經算是仁慈了,怎麼你們這是要挑釁我們南天戰盟不成了?」南天華淡淡的說道。

南天戰盟!

提到這四個字,黑衝天原本強勢的的態度頓時便軟了下來,至於那神龜妖更是滿臉的驚恐,生怕一個不慎便招惹了對方。

南天戰盟,天才散修的培養地,堪比帝統仙門的強大組織,在這雲海界中無一人敢小覷這個組織,就算是一些宗門大族遇到了他們的人都要給三分薄面。

「仗勢欺人,算什麼回事,你這個方案我不同意。要不是公子出手,現在大家都被困鎖在這裡了。」寧晚筠開口說道。

「這麼說來你們都不滿意了?」南天華的臉色一沉。

他身為八次天尊,更是出身南天戰盟這個強大的組織存在,屬於天之驕子般的存在,眼下的這一群弱者居然提出條件?

這讓一直高高在上的南天華很是不爽,就算是重修,如今他的實力也是在半步王者境界,不需要看任何人的臉色行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