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您。」

「……」

「難不成是我啊?」苗苗這點自知之明還是有的,從小到大,別說紅玫瑰,她連一根狗尾巴草都沒收到過。

所以此刻眼裡全是羨慕之色,忍不住幻想她什麼時候也能變瘦變美有人追?

唔……

估計要等下輩子了。

怒放的紅玫瑰,花瓣上還沾著水珠兒,映襯著綠色的莖幹,嬌艷欲滴。

「我數了一下,總共21朵,花語是『真誠的愛』。沈總,有人隔空跟你表白喲!」

沈婠皺眉,把花接過來,找了兩遍都沒發現卡片:「誰送來的?」

「花店小哥。我正糾結該怎麼把花低調地弄進辦公室,沒想到您自己就出來了,正好!」

「沒留下送花人的姓名?」

苗苗搖頭,「我以為您心裡清楚,就沒有多問。」

感情這回事,不都表面朦朧,內心亮堂嘛?難道說,沈總追求者太多,弄不清哪個是哪個?苗苗越想越覺得沒錯,還真是撐死的撐死,餓死的餓死。

沈婠沒有糾結太久,心裡隱約有了答案,把花往櫃面上一放,交代苗苗:「找個瓶子插起來,放在前台當裝飾。」

「……」What?!

「當然,如果你喜歡也可以拿回家。」

「不是……這花兒挺好看的,您真不要啊?」

沈婠搖頭:「不要。」

苗苗默默為送花人掬一把同情淚,襄王有夢,神女無心,太可憐了。

正好電梯來了,沈婠大步離開。

苗苗追上去:「您好歹拿一朵,擺在車上不僅好看,還去味兒。」說著,趁電梯門還沒關,塞了一朵到沈婠懷裡。

上車坐定,沈婠隨手將玫瑰放到副駕駛位上,發動引擎朝明達總部駛去。

中途,手機響了,駕駛模式下,自動接聽。

「哪位?」沈婠沒看,也不知道是誰。

「婠婠!你居然沒存我電話?」賀淮那隻活寶。

「我開車呢。」

「那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居然問我哪位,氣死了氣死了……」可以想象,他現在一定是原地暴跳的狀態。

沈婠無奈解釋:「因為開車,所以沒看來電提醒,懂了?」

「我不管,我受傷了,很嚴重的內傷。」

「別鬧。」

兩個字,淺淺帶笑的語氣,無奈中透著寵溺……呃,好吧,賀淮承認他腦補過頭了,可是真的好好聽,瞬間擊中他那顆撲通撲通的小心臟,撩到犯罪!

「婠婠,婠婠……」他連著叫了她幾聲,一次比一次親昵纏綿,「怎麼辦,我好像……」越來越喜歡你了。

「嗯?我沒聽清,好像什麼?」

「咳!沒什麼……我送的花收到了吧?喜歡嗎?」

和沈婠的猜測沒有出入,果然是這個紈絝小少爺的手筆,「收到了,以後別再送了。」

「為什麼?你不喜歡紅玫瑰?還是,」他停頓一瞬,幽幽道,「不喜歡送你玫瑰花的人?」

沈婠不是傻子,幾次三番她已經察覺了賀淮的心思。

------題外話------

更新來啦!大家多多留言哦~ 明明上輩子兩個人連朋友都算不上,這輩子賀淮居然會喜歡她,沈婠不由感慨——命運還真是處處充滿未知,時時讓人意外。

但有一點很明確,目前為止她對賀淮沒有男女之情。

既然對方已經把話挑明,她也不能含糊,雖然兩輩子加起來沒正兒八經談過一場戀愛,但沈婠情商還是在線的,也知道避而不談很可能給對方造成「你可以繼續追求」的暗示,所以,她打算趁此機會表明立場。

「阿淮,我覺得我們還是當朋友比較好。」

「……什麼意思?」賀淮心裡咯噔,聲音也沉下去。

沈婠聽出來了,打算一鼓作氣把話說明白:「意思是,我們不……」

「欸!我有個很重要的商務電話進來,先不說了,等會兒再回你。」

沈婠:「……」

賀淮再打過來,已經是一刻鐘后,「德國佬就是麻煩,這個要精確,那個要過關,啰里吧嗦的……對了,剛剛我們說到哪裡?嗨呀,記性不好,想不起來了,嗯,那就不想了。」

沈婠:「……」演,繼續演。

不過現在氣氛已經變了,既然對方打算粉飾太平,她也沒必要戳穿,反正賀淮聽懂了就行,總要給小少爺留幾分面子的。

「對了,你剛才說你在開車?」

「嗯。」

「去哪裡?」

「明達集團。」

「婠婠,我最近都快忙成狗了,」賀淮突然來這麼一句,「都沒時間約你出去吃飯喝茶盪鞦韆。」

沈婠被他那個「盪鞦韆」逗笑了,調侃:「明明是你自己坐不住想出去浪,扯上我幹嘛?」

「喂!你這樣很沒有情調欸。」

「我不需要情調。」

「……」OK,你牛,你贏了。

沈婠聽他的語氣不像胡謅,目光微閃,試探道:「什麼大項目值得你忙成這樣?」

「就一個增資案,老頭兒非讓我跟,說什麼都不管用。光這個星期,我就出差六天,飛了八個國家,沒睡過一個好覺。」

「按理說,需要頻繁出差的項目,通常都會安排下面的人去做,你怎麼……」

「是啊!我也沒搞懂老頭兒在想什麼,估計又看了網上那些沒營養的雞湯文,打算弄我去磨練啥啥的。你說,他咋不給我報名上《變形記》呢?煩都給他煩死了……」

雞湯貢獻者六爺坐在明達集團寬敞的會議室里,慵懶卻不失優雅地打了個噴嚏。

沈春江一個眼色過去,助理默默地將中央空調調高兩度。

……

沈婠一邊開車,一邊聽賀淮吐槽他老子,就算遇上交通擁堵也一點不覺得無聊。

「我快到了。」

賀淮一頓,「……哦,那好吧,等忙完這一波我請你吃飯,先說好,不準拒絕!」

「嗯。」

如果賀淮把她那番話聽進去了,及時退到一個安全距離,沈婠不介意多個朋友。

畢竟,這傢伙傻得可愛,逗著也好玩兒。

找到車位,把車停好,沈婠下車之前,朝旁邊一瞥,隨手將那枝玫瑰放到前面中控台,隔著擋風玻璃也能看見。

紅玫瑰與紅色跑車,頓時變得有情調。

沈婠想了想,還是夠著身子,把手伸進副駕駛座和車門之間,一陣摸索后,抓出一條手鏈,即便沾上灰塵,鉑金的鏈身和飽滿的白鑽,依舊不失璀璨,難掩光華。

------題外話------

隔著屏幕都能感受到賀淮小盆友的悲桑,這會兒估計正悄咪咪地在抹眼淚……罪過罪過……

雖然天已經黑了,但是還有個加更會送到的,估計九點多十點的樣子吧~么噠! 是之前被她扔掉的「阿瑞斯之淚」。

陽光下,光芒耀眼,甚至於隱隱刺痛。

沈婠看了許久,才戴到左邊手腕上,然後,推門下車。

作為寧城數一數二的巨頭企業,明達集團位於市中心黃金商業區,獨棟寫字樓,外觀氣派,裝修精緻,總共三十三層,職權分佈從下到上呈金字塔形,樓層越高,代表職位越高,權力越大。

乘電梯至一樓大廳,美麗高挑的前台小姐笑臉相迎:「請問有什麼可以幫到您?」

沈婠把員工卡遞過去,對方看到職位那一欄時,忍不住用餘光掃了她一眼:「是……明亞廣告的沈總?」

「嗯。」清淡幽涼,像炎炎盛夏咬了口冰鎮西瓜。

「好的,這邊請——」

沈婠一手拿著需要簽章的文件,一手接回磁卡,背影纖細卻挺拔筆直,似戈壁灘上迎風而立的小白楊。

「天!這就是那位沈三小姐啊!」年輕姑娘驚叫出聲。

「什麼?你確定?!」另外一位瓜子臉姑娘聽罷,登時兩眼放光。

「周年酒會那天,我雖然隔得遠,但是她和那位大佬的驚艷共舞,我到現在還記憶猶新,況且,她員工卡上職位一欄寫的是明亞總裁,前段時間剛下發的人事通知,絕對不可能有錯!」

「你怎麼不早點提醒我啊?都沒注意看臉長得怎麼樣,真可惜……」

年輕姑娘沉吟一瞬,「長相嘛,肯定沒有沈經理那般令人驚艷,但是身材和氣質真的好到沒話說!」

「切,只有長得丑才會被誇氣質好吧?」

「NO!絕對不是這樣!」兩手在胸前比了個叉,義正詞嚴:「目測她應該有一米七以上,很白,很瘦,眼珠又黑又亮,看著你的時候就像寶石在閃閃發光,就是那種你一眼看過去不會首先注意到她的臉,而是會被氣質吸引的那類女人。」

「有沒有這麼誇張啊?」瓜子臉姑娘朝沈婠走遠的背影望去,訥訥道:「不過,確實很高挑,腿也長……」

穿過大廳,就是電梯口。

沈婠要去的人資部在11樓,幾部電梯都顯示下行,她靠右側站定,靜靜等候。

叮!

電梯門打開,裡面和外面的人同時抬頭,沈婠微愣,不期然撞進一雙漆黑邪肆的眼裡。

權捍霆唇畔笑意加深,下一秒,目光觸及她左手手腕的時候,原本愉悅的弧度倏然結冰,眼神也變得極具壓迫性與攻擊性,好像隨時都可能衝上來咬死她。

沈婠後頸一涼,只覺莫名其妙,心想這人怕不是學過川劇,變臉速度也太快了。

「婠婠?!你怎麼過來了?」隨駕在旁的沈春江率先開口打破沉默。

沈婠移開視線,不再看權捍霆,只道:「來人力資源部蓋章。」

沈春江點了點頭,伸手擋住電梯門,另一隻手做出請的姿勢:「六爺——」

權捍霆冷著臉,目不斜視越過沈婠,大步朝外走去。

沈春江追在後面,不像總裁,倒像疲於奔命的小跟班。

六爺……

沈婠默念這兩個字,舌尖抵住上頜,又掃過下頜,驀地,綻開一抹笑容。

真有這麼厲害?

------題外話------

權捍霆:干都干過了,爺厲不厲害心裡沒點兒逼數?

沈婠:拒絕和秒X的人說話,謝謝。

權捍霆:第一次是意外!意外!意外!(悲憤臉)

這是推薦票13400加更,附贈小劇場一個,開心嗎?~

關於本書上架收費,然後開始多更,預計時間在這個月底或者下月初,如果可以,魚希望你們能把6月初的月票留給權少(5月就不用了哈),到時有個月票翻倍的活動,希望能夠一鼓作氣,沖一衝榜單,鞠躬,致謝! 楚遇江在權捍霆上車之後,明顯察覺氣氛不對,尤其是爺冷眉冷眼的樣子,像誰欠了他幾百億。

沒道理啊……就沈家那些人恨不得拿他祖宗供著,怎麼可能惹他生氣?

莫非,另有隱情?

心下疑惑,聲音卻四平八穩:「爺,咱們現在去哪兒?」

「不急。」

「?」

權捍霆說完,開始閉目養神,留楚遇江一臉懵逼。

……

叮!

11樓,明達人力資源部。

沈婠剛出電梯就碰上迎面走來的沈如,身後還跟著一個戴金邊眼鏡的斯文男子。

雙方同時止步,沈如笑意不達眼底,沈婠自然也不會用熱臉去貼冷屁股。

四目相接,火花迸濺。

沈如這些年職場不是白混的,表面再怎麼端莊和善,骨子裡也透著不輸男人的強勢,能在明達內部佔據一席之地,獨攬項目部大權,就足以說明她並不像表面看上去那樣簡單。

而沈婠出身就比她矮了一截,如今也不過是家即將倒閉的廣告公司總裁,在強弱對比如此明顯的前提下,她眼中卻沒有任何忌憚或自卑,更不存在半點埋怨與妒忌。

她站在那裡,就像一座被霧氣包圍的山峰,明明近在眼前,卻給人一種虛無縹緲的神秘感,目光太清澈,笑容太寡淡,彷彿什麼都不在意,什麼都不關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