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還剩多少?」

「沒了。」

權捍霆眉心驟緊:「什麼時候喝完的?」

沈婠:「……上上個星期。」

「為什麼不說?」老狼狗嚴厲起來還怪凶的。

「你又沒問。」

棉被下,沈婠一把小纖腰被鐵鉗似的大掌扣住:「癢……你輕點……」

男人不說話,也不鬆手,但力道很有分寸,不至於把她弄疼。

明顯就是生氣了。

沈婠:「葯太苦。」

「良藥苦口。」

「……」

「明天我讓鄒先生過來一趟。」

沈婠不敢反駁,其實,有人像惡霸一樣又凶又狠地關心她,這種感覺……怎麼說?

葯再苦,心也是甜的。

這晚,他們只做了兩次,但兩次時間都被某人惡意拉長。

沈婠就像懸在半空,那種上不去又下不來的感覺折磨得她快要發瘋。

說不信,罵不聽,她只有對著男人後背下手,一爪子狠狠撓下去,明顯聽到權捍霆倒抽涼氣的聲音。

接下來又是新一輪的報復和折磨。

被浪翻滾,經久不息。

……

第二天,生物鐘準時叫醒沈婠。

她坐起來,下一秒,就被男人拉進懷裡,緊緊抱住:「再睡會兒。」

沈婠感覺自己像貼著個大火爐,烘得她渾身軟綿綿不想動。

再加上冬天又是賴床的好季節,她找了個舒服的位置,又閉著眼睛睡了過去。

上午沒課,盡情放縱。

再次睜眼,身旁已經沒了男人的身影,被窩也變得有些冰涼。

沈婠沒有再賴,起床洗漱。

上廁所的時候小腹有點疼,低頭一看,親戚造訪。

等她換好衣服下樓,在客廳找了一圈,又到地下靶場轉過,都不見權捍霆的蹤影。

倒是凌雲在練靶。

見沈婠走過來,一向冷冰冰的小蘑菇十分友好地同她打招呼。

因為超市調戲過這位小正太,也見過他錯愕臉紅的樣子,所以,就算如今知道凌雲戰鬥力爆表,喜歡一言不合就開打,沈婠還是不怎麼憷她。

凌云:「要不要玩兩把?」

沈婠有些心動,她已經很久沒碰過了。

凌雲把氣槍遞給她,摘下耳塞,退至一旁。

沈婠抬手接過,按照既定流程做好準備工作,深呼吸,站直,瞄準……

與此同時,權捍霆正在廚房跟Lolita大眼瞪小眼。

而面前是一鍋糊掉的麵條。

鑽石假婚 Lolita表情沮喪:「唉,怎麼會這樣?」

權捍霆也不明白。

他明明嚴格按照Lolita提供的食譜進行,結果……

「六哥?你怎麼在廚房?」陸深穿著棉服睡衣,迷濛著一雙惺忪睡眼,打開冰箱,拿了一瓶純凈水。

喝完,渾身舒爽,瞌睡也醒了。

「早餐吃的什麼?我看看……」說著就要走過來,還一邊小聲咕噥:「我怎麼聞到一股燒糊的味道?」

「站住。」

「啊?」陸深有點懵,但腳步卻下意識停了,沒辦法,六哥的威信已經讓他形成了條件反射。

「出去!」

「不是……我還沒吃早餐啊?」

權捍霆看了眼Lolita,「你先到外面坐會兒,很快就好。」

「哦。」

陸深迷迷糊糊走出去,坐在飯廳等,可是越想越不對勁,六哥一大早怎麼會在廚房?

而且剛才那架勢,如果他沒看錯的話,六哥應該是想擋住灶。

可灶上有什麼好擋的?

不對!

陸深一個激靈,登時反應過來,拔腿就往裡面走。

可惜,錯過了最佳時機,廚房大門緊閉。

「小七,早。」

「五哥你來得正好!」陸深屁顛兒屁顛兒跑過去,「我六哥怎麼了?」

「老六?他做了什麼?」邵安珩喝水的動作一頓。

陸深朝廚房努努嘴,「在裡面。」

邵安珩挑眉:「廚房?」

「對!」

「好奇啊?」五爺那張冷臉難得漾開一抹笑。

陸深忙不迭點頭,好奇得抓心撓肺。

「那你進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嘿嘿……五哥,其實我覺得你進去會比較好一點。」

「為什麼?」

陸深委屈巴巴:「我要是進去,肯定被收拾。」

「那我進去就不會了嗎?」

「……你是五哥啊!」

「哦,你覺得老六會在乎輩分嗎?」

陸深沉默得像只鵪鶉。

邵安珩嘆了口氣,拍拍他肩膀,語重心長:「小子,好奇心別那麼重,知道貓是怎麼死的嗎?」

「……」

邵安珩走後,陸深沒有糾結多久,因為廚房的門——開了。

Lolita像個小媳婦似的端著一個碗走出來,放到陸深面前:「早餐,請慢用。」

陸深看著面前那碗番茄雞蛋面,有種說不出的怪異感覺。

「你做的?」他問Lolita。

後者微笑,兩隻機器眼放出兩顆桃心,沒跳的那種。

陸深拿起筷子,管他的,雖然看上去跟Lolita平時的手藝有那麼點不一樣,好像番茄和雞蛋的比例不對,湯略少,麵條也有點坨了,不過,還算可以。

他正好餓了,將就將就唄。

下一秒——

「怎麼這麼咸?!」

……

沈婠從靶場上來之後,擦了汗,洗過手,直接去到飯廳。

權捍霆正襟危坐,陸深黑著臉縮在旁邊。

氣氛那麼一絲詭異。

沈婠:「在等我嗎?」

權捍霆面色稍緩,替她拉開椅子:「坐,今天早上吃面。」

不一會兒,邵安珩也從實驗室出來。

人到齊,Lolita把早餐送上來。

沈婠看到是番茄雞蛋面也不覺得驚訝,畢竟,Lolita以前也做過。

她沒想那麼多,直接拿起筷子吃了一口。

第二口的時候卻發現大家都眼神灼灼盯著她,尤其是權捍霆……

「怎麼了?」

「味道如何?」

沈婠點頭:「可以啊。」

Lolita的手藝就沒有差過。

------題外話------

答案還沒公布,大家可以繼續猜~ 權捍霆眼裡閃過笑,彷彿鬆了口氣。

沈婠疑惑地看著他,又看看手裡的面碗:「有什麼問題嗎?」

「咳……沒有。」

楚遇江和凌雲默默低頭,小心翼翼夾起一撮,好像那不是麵條,而是「金條」。

有生之年,能吃到爺親手做的早餐,雖然只是試驗品,也死而無憾了。

重生之逆天寵愛:首席老公太無賴 邵安珩掃過眾人,將各種反應盡收眼底,笑著搖了搖頭。

不過動筷子的時候,也下意識變得嚴肅起來。

嗯……老六的手藝,第一次嘗,有種莫名神聖的感覺是怎麼肥四?

不過,比起陸深的第一代試驗品和楚遇江、凌雲的第二代試驗品,他面前這碗可是和沈婠從同一口鍋里挑出來的。

「女朋友級別」的待遇讓邵安珩十分滿意。

吃過早餐,權捍霆接了個電話,進書房處理事情。

沈婠放下筷子,擦擦嘴,正準備起身,卻見小七爺目光幽幽地盯著她,那眼神兒就像個被拋棄的小怨婦。

委屈,埋怨,可憐兮兮……

沈婠動作一滯,「有事?」

「麵條好吃嗎?」音色幽涼。

怎麼都在問這個問題?

權捍霆問過,陸深又來。

沈婠給出一樣的回答:「還可以。」

卻不知觸到他哪根神經,陸深當即炸毛,「當然可以了!那是因為有小爺我當小白鼠!小白鼠你知道嗎?被用來做實驗的那種!」

「所以?」沈婠弄不懂他在發哪門子火。

「你的『還可以』是建立在我的『不可以』上!」

「?」

「你踩著我的血和淚,心不會痛嗎?」

「……」

陸深見她一臉茫然,頓時怒從心起。

啪的一聲丟了筷子,氣沖沖離開飯廳,那凄苦憤然的背影彷彿受了天大的委屈。

沈婠紅唇微張,半晌才反應過來,詢問的眼神投向楚遇江:「他……怎麼了?」

楚遇江壓了壓嘴角,強忍住笑,將事情原委悉數告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