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龍蛋被冥厲放到了魔界深淵中,日日以魔氣灌養,龍恆是硬生生被魔化成魔龍的。

原本它只是一隻普通的黑龍。

魔氣日夜侵蝕它年幼的身體,由最開始的劇痛,到後來的不痛不癢。

龍恆心中早已經滿是恨意。

只是跟在雲不爭身邊的這些日子,它從未流露過而已。

在雲不爭面前,龍恆就只是一條幼龍,還是一個寶寶。

可在魔尊冥厲的面前,龍恆宛若一條殘暴的孽龍,恨不得摧毀一切。

「龍恆,你殺不了我!」

化為阿七的冥厲,一點都不怕龍恆。

相反的,他很期待龍恆發怒,最好直接將上清派夷為平地。

自從雲不爭將花姒芸趕走,他在上清派就受到了非人的待遇。

上清派弟子人人欺辱他,動不動就拿他撒氣。

若不是他身上的傷還未痊癒,他早就將他們全部殺死!

奈何能力有限。

專寵御廚小嬌妻 可現不同了,龍恆竟然在,它竟然也來到了上清派?

簡直就是老天在幫他!

「我要吃了你,我要吃了你!」

龍恆瞬間化為本體,一條長百米,光腦袋就有一座宅子那麼大的巨型黑龍。

黑龍張開大嘴,尖銳的牙齒在陽光下反光。

後山的情況,瞬間就引起了上清派所有人的矚目。

所有上清派的弟子被聚集到了一起,由四峰長老看護。

兩大元老,還有掌門雲憶天,繼雲不爭之後,趕到了後山。

「小黑!」

前一刻還兇殘,準備一口吞了魔尊冥厲的龍恆,在看到雲不爭后,瞬間化為了小號黑龍不說,還直接撲倒了雲不爭的懷中。

「嗚嗚,神仙姐姐,我還以為你不要我了!」

「嗚嗚,你怎麼現在才來?你知不知道我剛剛可傷心了?!」

冥厲:???

剛剛還要吃了我,現在就撲到女人的懷中撒嬌是個什麼鬼兒?

你還是魔龍嗎?

你吸了那麼多的魔氣,就長成了這個鬼樣子呦?

吸收的魔氣都被你凈化了嗎?!

「你剛剛在幹嘛?」

你以為變小,撲到我懷裡就沒事了?

『傳家寶』你太天真了!

「他,他是魔尊冥厲,他是壞人!」

不爭看向男主那個狗東西。

點點頭。

「你是想保護我們?」

龍恆一聽這話,連連點頭。

對!

我就是想保護神仙姐姐,保護上清派!

「掌門,師兄,你們聽到了嗎?」

不爭扭頭看向趕來的三人。

我『傳家寶』只是想保護我們。

沒有想毀了上清派。

「阿七是魔尊冥厲?」

雲憶天默默的搖頭,他是不信的。

別說他了,高雄和明遠山也不信。

魔尊冥厲是何等的厲害?

不說他現如今還被封印在上清派禁地中,就說這阿七的模樣,和冥厲也是截然不同的。

最最重要的是,阿七身上沒有半點的魔氣。

反倒是師妹帶回來的這條小黑龍,身上魔氣滿滿。

「神仙姐姐,他們,他們不信我!」

龍恆能聽到這世間每個人的心聲。

「我信!」

不爭伸手摸摸自家小龍崽的腦袋,臉上的認真和篤定讓雲憶天和她的兩位師兄震驚。

「師妹,你是不是太寵你這條小龍了?」

我家師妹已經寵龍,寵到了龍說什麼,就是什麼的地步。

這一聽就是謊言的話,師妹竟然信?

還深信不疑!

「師兄,想和我打個賭嗎?」

高雄看向她。

「賭什麼?」

「賭,他如果是魔尊冥厲,你就給我家小黑找吃的三個月。」

我『傳家寶』太能吃了!

養不起,養不起。

我庫存中的丹藥已經快要被它吃光。

「這小黑龍吃什麼?」

吃肉嗎?

「師兄敢不敢?」

我『傳家寶』吃丹藥,精貴著呢!

「哈哈。」

「既然師妹有這個興緻,師兄有何不敢的?」

「大師兄,三師弟,你們要不要參一股?」

「對了師妹,如果我贏了,獎勵什麼?」

不讓師妹出點血,她就不知道教訓!

魔龍什麼的,可以養,但是不能它說什麼,就是什麼。

魔,有何道心?

既然生而為魔,就會蠱惑人心之道! 「好,那我就要這個了,那我就真的給你一千塊錢了?」老伯問道。

「好的,那我就幫你把這個打包好,你這個要怎麼裝回去呢?我們店裡是有提供服務的,可以幫你裝回去,你只要把地址給我就行了。」

「不用了,這麼便宜的價格還要你幫我運回去,這樣你是要虧本的,我是自己騎了一輛三輪車來的,我自己運回去就好。」

女老闆應該是看到了外面停著的三輪車,又看到這個老頭子一臉堅持的樣子。

說道:「好吧,老伯,那你自己回去的路上小心一點。」

搬機器的時候周安主動上前幫忙搬了,這個機器雖然不重,但是他看著這個老爺子不知道還要開這輛三輪車去哪裡呢,他想到了自己的奶奶,覺得有些心疼,就幫了人家一把。

當周安從外面進來重新進入這個店裡的時候,他有了和之前不一樣的感受,更加堅定他在這買的決心了。

他看到女老闆,笑著和他說道:「你賣這麼低的價格,不會虧的已經在心裡流淚了吧?」

「你覺得呢?」

「我覺得你面上看著還行,不怎麼在乎的樣子,但是你的心裡是怎麼想的我就不知道了。」

「哈哈,那說明我情緒隱藏的還挺好的,其實我心裡不只是流淚了,更是流血了。」

周安聽到這話也忍不住笑了,他發現這個女的性格還挺好的,還會拿她自己取樂。

「你今天遇到我了,算你幸運,因為你從那個老頭那虧的,可以從我的身上賺回去了。」

女老闆似乎是沒有想到還會有顧客讓自己多賺錢的,不是應該還價還到越低越好的么?

「怎麼?是不是覺得我腦子不太好使啊?」

「額…」說實話她是這麼想的:「怎麼?我的表情出賣了我,我表現的很明顯嗎?」

「是的,你的臉上寫著『你是傻子』這幾個大字。」

周安開玩笑說道,看到那個女老闆也笑了。

「還不知道大老闆你的芳名呢!方便告知一下嗎?」

周安覺得這個人以後應該是可以繼續合作的,所以問了人家的名字。

女老闆似乎是愣了一下,然後非常大氣地說道:「當然了,我的名字叫江雨菲,你呢?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周安,我已經決定了,以後我要是需要農產品機械的話就在你這買了!」

「那我就叫你周安了,聽你這麼說你應該是做莊稼生意的,貌似不只是需要一台兩台機器這麼簡單。」

「是的,我今天就是跟你談大單子來的,我發現還是你這話小店適合我,我想要買的定西都有,而且服務態度還特別好,一開始我就不應該去那種大店裡頭。」

看的周安一臉晦氣的樣子,江雨菲就有些猜到這個人之前肯定是遇到了什麼事了,否則說這話的時候就不會帶著一點隱隱的怒氣了。

不過江雨菲沒有決定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反正她七七八八也能猜到點。

「周先生現在發現我店的好也不晚,不是我和你吹,我這店也就是小一點,但是這裡的東西一點都不比大店裡的差,他們那種只是徒有外表罷了。」

「我當初為什麼不選擇一間規模比較大,裝修比較豪華的店鋪呢,就是應該這種店店面的租金太貴,就會導致成本加到機器上,機器就需要賣得很貴。」

「你看我這多好,賣的便宜,這樣才能讓顧客覺得物超所值,也可以讓大多數人都消費的起。」

「啪啪啪…」周安在一旁鼓起掌來。

「沒想到老闆娘不僅名字很好聽,連心地也是非常好,你能對這一行有這樣的見解讓我非常佩服。」

周安確實是佩服這個女的,有的人開店只有一個目的,肯定是賺到越來越多的錢才是越好的,但是這人在賺錢的同時又能為消費者著想,可以算得上是境界非常高了。

「老闆娘,店裡有客人啊?」

周安正在一旁聊著天呢,就聽到門口有聲音傳來、他往門口一看,看到了幾個黃毛小鬼,一看就是混社會的。

「你們怎麼又來了,我這裡沒有這麼多的廢銅爛鐵可以讓你們回收,你們還是走吧?」

「美女老闆,我們既然千里迢迢的來一趟,你怎麼可以這麼忍心趕我們走呢?總是要送我們一些什麼東西走的吧?」

「送你?拿著從我這裡拿走的機器,然後當廢鐵賣出去?」 前夫請放手 江雨菲說道。

「這…不也是哥幾個最近手頭有點緊才這樣的么?你別廢話了,我看那台機器就不錯,歸我們了。」

說著朝一台規模比較大的機器走去:「你們幾個,趕緊把這台給搬出去。」還指揮他帶來的幾個人幫忙搬了。

江雨菲一看就不樂意,趕緊上前阻攔,說道:「你們以前還只是拿我這裡的小儀器,這次竟然還要把我這最值錢的搬走了,我告訴你們我不會同意的。」

「老闆娘,你別攔我們啊!你要是攔著我我的暴脾氣上來了,那我們之間就沒有這麼好說話了!」

黃毛小混混已經有些不耐煩了,語氣之間也帶著點煩躁,不像是嚇唬人的樣子。

「你們不準拿,我不會讓你們得逞的,以後別想從我這拿走一樣東西。」

「老闆娘,你今天是怎麼了,不會是吃了妝彈藥吧?怎麼膽子這麼大了,還敢和我們唧唧歪歪了,以前是你好說話,所以我們從來對你是客客氣氣的。」

君願與妻步紅塵 「但是今天你鑰匙一直這樣的話,那就不要怪我們動手了?」

「你…你們敢,你們要是打我,那我就報警!」

「呵,我沒聽錯吧,這次竟然還拿警察威脅我們了,難道你不知道警察和我是一家的么,他們要是敢動我們,我們去把他的警察局拆了都是有可能的!」

「老大,那我們這是搬還是不搬啊?」

「當然搬了,她是你們老大還是我是你們老大,問這麼愚蠢的問題。」

他的兩個小弟聽令立馬上前,江雨菲這次也是打算阻攔到底,一個跨步上前,黃毛小子直接將她推倒在地。 「如果師兄贏了,我每個月給師兄煉製十枚八品丹藥,提供三個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