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凌修司難得很安分,一直陪著她,也不多說話,仿若還真的在用心的學習她的各種處理方式。

這倒是越發的讓她覺得怪異。

車子往出版社的方向開去。

即使臨近下班時刻,肖北手上還有一堆事情沒有做完,還要加班加點。

正在思考自己到底有哪些工作要處理的時候,接到了龍震天的電話。

肖北顯得有些緊張:「伯父。」

「肖北我覺得我們是時候見面談一談了。」

「嗯,好。」 「一定要注意千萬不要讓冷秋顏知道了。」

「我辦事你放心。」

肖北掛斷電話終究覺得,凌雲洛現在的情況不簡單。

但因為這段時間處理投標的事情,她也沒有那麼多經歷來管轄這麼多。

以前還有龍天一幫她。

現在。

她不去多想。

一億驚喜:99張豪門緝妻令 不一會兒接到了凌雲洛的電話,說下午去銀行見行長。

她答應。

到了下午時刻,就帶著凌修司還有公司的律師去了銀行,談關於抵押貸款的事情。

銀行很熱情。

對於這種上門的業務自然希望越多越好,而且以現在凌氏的一個商業地位,沒有人會想到破產,甚至因為牽扯的東西這麼多,又在做如此慈善事業,政府也不會輕易讓凌氏破產的。

肖北將自己的一個貸款計劃給了銀行,行長答應明天上午給予最終的報價。

肖北點了點頭,帶著凌修司離開。

銀行的事情基本已經談妥了。

行長雖然沒有一口答應,說是還要和總行商量,但是看行長的口吻,抵押凌氏百分之八的股份貸款二十五億應該不難。

她坐在小車上。

凌修司難得很安分,一直陪著她,也不多說話,仿若還真的在用心的學習她的各種處理方式。

這倒是越發的讓她覺得怪異。

車子往出版社的方向開去。

即使臨近下班時刻,肖北手上還有一堆事情沒有做完,還要加班加點。

正在思考自己到底有哪些工作要處理的時候,接到了龍震天的電話。

肖北顯得有些緊張:「伯父。」

「肖北我覺得我們是時候見面談一談了。」

「嗯,好。」

「那晚上我們單獨見一面吧,你什麼時候有空。」

「好,只是……」肖北其實有些猶豫,「那晚上見。」

「到時候就早點來。」

「好。」

掛斷電話,肖北微微嘆了口氣。

別以為她不知道龍震天這老頭子此時此刻叫她去是為了什麼。

不就是在確定她是不是在幫他收購凌氏而已。

她覺得,也是時候表態了。

「是龍震天的電話?」凌修司開口。

「嗯。」

「你該不會做什麼對凌氏不利的事情吧。」凌修司故意說道。

肖北看著凌修司,「放心吧,我有分寸。」

「我就是隨口說說而已,我猜想你也不會這麼不分輕重。」凌修司笑著附和。

肖北沒怎麼搭理。

這一次心裡有些莫名的緊張。

或許是因為龍天一不在身邊的緣故。

她讓小某先把凌修司送回了出版社之後,就直接去了龍家別墅。

她深呼吸一口氣,抬頭挺胸。

龍家別墅大廳。

只有龍震天一個人。

龍震天看著她出現說了一句:「你來啦。」

「嗯。」肖北笑了笑。

「今天家裡就我還有一些傭人,你不用過於緊張。」

「好的。」

「那就別站著了,趕緊先吃飯吧。」

「好。」

肖北跟在龍天一身後,坐到了餐桌邊。

肖北吃的很是規矩。

龍震天突然開口:「這段時間龍天一怎麼一直不在?這次遇到CAS這麼大的集團投標,他都不回來?!」

「我聽說他最近在對接之前談定的一個海外項目,暫時走不開。」肖北說。

「但是對比起來,那完全就是一個小項目,現在這才是最重要的,否則被某些集團佔了便宜,到時候就會得不償失了。」

某些集團,自然就是指的是凌氏。

龍震天也倒是直白。

「伯父,我想他心裡有分寸的。」

「嗯,我知道你現在和龍天一在正常交往,我有些話也就不拐彎抹角了,所以你不要往心裡去。」

肖北沒有說話,繼續埋頭吃飯。

全球通緝;總裁的特工前妻 吃完飯之後,肖北直接被龍震天叫到了書房。

肖北就知道,剛才龍震天肯定還有話沒說完。

這不,這傢伙就直接開門見山了,「這次凌雲洛那個老傢伙打算怎麼弄。」

「這次凌雲洛讓我們勢在必得,而且不會有上次溫泉項目案的煙霧彈了,我們要投資的金額是四十二億,下午才和銀行談了抵押貸款的事情,我想這次凌雲洛是絕對不會鬆手的。」

「如果這次我們龍氏投四十三億,就意味著這個項目會到龍氏手上。」

「我不知道龍天一有沒有給你說過我們的計劃,如果你真的想要收購凌氏,現在是一個機會,凌氏把大量資金流露在外,自身的資金結構就會有問題,一有問題就會導致企業的不穩定,凌雲洛為了求穩一定會適當拿出一些股票來挽救資金流,也就是說,這個時候是龍氏可以收購凌氏的最好時機,收購凌氏,CAS的海外店渠項目還不是龍氏的嗎?!」

「憧憬倒是很好,但是我可以相信你嗎?」龍震天問。

「如果伯父不相信我的話,今天就不會特意讓我過來了。」肖北肯定。

龍震天笑了笑:「但願如此吧。」

「伯父還有什麼需要問的嗎?」

「你趕時間?」

「招標項目內容還在完善,我需要回去加班。」

「回去吧。」

「好的。」

肖北轉身準備離開。

龍震天突然再次開口:「下次什麼時候和你家人見個面,既然你和龍天一在一起了,我覺得是時候應該商量一下了。」

「等他回來再說吧。」

肖北禮貌地離開。

臉色微動。

龍震天發現自己被反算計,會怎樣?!

她淡笑。

從龍氏別墅里回來,肖北直接到了出版社,和林子凡又幾乎加了半個通宵。

「子凡,最近還好嗎?」肖北抬起頭看著正在認真工作的林子凡。

「嗯?為什麼會這麼問。」林子凡詫異。

「最近我看你很少提起小魚的事情,難道你是真的放下了嗎?」肖北問,「之前你對小魚所做的一切,我都能夠看得出來是真心喜歡她。」

「放不放下很重要嗎?無論如何都要放下,而且這也是我和小魚之間的約定。」

林子凡笑了笑。

肖北看著林子凡繼續說道:「嗯,但是我不得不勸你一句,感情的事情真得不能夠勉強,有些事情都是註定好的,而且我也看得出來左旋也是真心對待小魚,雖然表達的方式不同,但是感情一定是真實的。」

「我以為你會說,小魚還是會回到我身邊呢。」林子凡的臉上勉強得笑著。

「我這麼說希望你不要介意,也不要往心裡去,不過我也和你說句實話,小魚心裡應該是喜歡左旋的,只是她自己沒有發現而已。」

「嗯,隨緣吧。」「一定要注意千萬不要讓冷秋顏知道了。」

「我辦事你放心。」

肖北掛斷電話終究覺得,凌雲洛現在的情況不簡單。

但因為這段時間處理投標的事情,她也沒有那麼多經歷來管轄這麼多。

以前還有龍天一幫她。

現在。

她不去多想。

不一會兒接到了凌雲洛的電話,說下午去銀行見行長。

她答應。

到了下午時刻,就帶著凌修司還有公司的律師去了銀行,談關於抵押貸款的事情。

銀行很熱情。

對於這種上門的業務自然希望越多越好,而且以現在凌氏的一個商業地位,沒有人會想到破產,甚至因為牽扯的東西這麼多,又在做如此慈善事業,政府也不會輕易讓凌氏破產的。

肖北將自己的一個貸款計劃給了銀行,行長答應明天上午給予最終的報價。

肖北點了點頭,帶著凌修司離開。

銀行的事情基本已經談妥了。

行長雖然沒有一口答應,說是還要和總行商量,但是看行長的口吻,抵押凌氏百分之八的股份貸款二十五億應該不難。

她坐在小車上。

凌修司難得很安分,一直陪著她,也不多說話,仿若還真的在用心的學習她的各種處理方式。

這倒是越發的讓她覺得怪異。

車子往出版社的方向開去。

即使臨近下班時刻,肖北手上還有一堆事情沒有做完,還要加班加點。

正在思考自己到底有哪些工作要處理的時候,接到了龍震天的電話。

肖北顯得有些緊張:「伯父。」

「肖北我覺得我們是時候見面談一談了。」

「嗯,好。」

「那晚上我們單獨見一面吧,你什麼時候有空。」

「好,只是……」肖北其實有些猶豫,「那晚上見。」

「到時候就早點來。」

「好。」

掛斷電話,肖北微微嘆了口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