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王九的明月酣,如今發展得如日中天,來自大明的貨物,自陸路、水路,源源不斷輸入安南,同時來自於安南的木材、香料、藥材等原材料亦是不斷地輸入國內……錢財如滾雪球一般,越滾越大。除此之外亦商亦兵的探子們,以「明月酣」為基,如同只只蝗蟲一般,探聽著交阯郡各路諸候、世家的虛實,形成各式情報匯總於河內還劍湖畔的三層小樓……

管理國家如同放風箏,線太緊,容易斷;線太松,又易讓風箏掉下來。處理如今安南的問題,便是如此。 永樂七年(1409年)二月,朱棣命張輔督師,發兵二十萬大軍南下。這次朱棣不敢輕敵,上次派的人少,讓安南佔了便宜。尚有另一層意思,朱棣未講,但他予張輔下達的命令為:速戰速決!

因為此時北方韃靼等蒙古部落不斷襲擾疆土,朱棣有心收拾他們,但安南拖著後腿,實是讓朱棣無法集中精力對付他們。在朱棣看來,北方部落才是大明最大的隱患。

但張輔此次卻沒做聽話的好孩子,他反而慢悠悠地開始戰爭。張輔上次出征,因朱能半路去世,而臨危受命,最後取得安南的完勝。此番再次出片,還是此地,仍為自己挂帥,所以只能勝不能敗!

同時,鑒於叛軍水軍厲害,張輔在大明沿海徵召水軍近五萬人,一同進入安南境內。同時,張輔利用之前俘獲的八千六百多艘安南船隻,組建水軍,控制海岸線與河港。與此同時,陳季擴如今僅余兩萬兵力與六百餘艘戰船。

錦衣衛文章大人被張輔請入軍營,為張輔軍提供各類情報訊息。實在是因為之前文章與張輔配合默契,並且好用;與大明境內的錦衣衛相較而言,張輔有種感覺,大明境內的錦衣衛是用來添堵的!

張輔抵達安南,先是安撫當地因戰亂逃亡的流民,嚴懲當地貪暴害民的明朝官吏,實施攻心戰略。

派至安南的官吏,與大明瓊州府的官吏,卻有異曲同工之妙,均為大明官場之上混得不得意之輩,然後便被派至大明化外之地。

如瓊州府,自宋室王朝始,便為一些犯官、得罪皇帝之流,或在官場上混得不如意之輩便流放至此化外之地;時至如今的大明王朝,仍是如此。而這安南收歸大明版圖,則這流放之地又多了一處而已!

安南之的的錦衣衛卻是何等了得。錦衣衛指哪,張輔便打哪。僅一個月時間,來自大明的貪官污吏便被清洗一空,安南百姓拍手稱讚。

張輔此舉確有奇效,不但保證大軍開戰前的穩定,而且確保了大軍向南進發途中不會受到背後的干擾。

二十萬大軍,吃喝拉撒,開銷極大。

三月,張輔率軍直搗慈廉州,向叛軍老巢咸子關進發。

鑒於敵軍依仗水軍,張輔在北江府仙游大造戰艦。陳季擴部下鄧景異扼守盧渡江太平橋,阮世每率二萬餘人與六百艘戰船,嚴防死守。

八月,當西北風呼嘯而來之時,張輔已做好準備,憑藉強大的武力與事先錦衣衛詳實的情報與布局,令方政等多路水軍齊發,萬箭齊射,阮世不能抵擋,三千餘人被殺,二百多人被俘,四百餘艘船隻落入明軍之手。

兵貴神速。大軍進擊鄧景異,鄧景異倉皇逃走,交州等六府平定。明軍窮追不捨。

至十月,張輔軍赴安南作戰的已小一年,叛軍大部分地區得以控制,明軍已基本上控制了局面。而此際,錦衣衛已探知叛軍主力在神投海。

張輔悍然發動了神投海之戰。

張輔命朱福、蔡榮率騎后自陸地包抄,而他自己親率海軍對叛軍發起強攻,水陸並進,斬殺叛軍四萬餘人……鄧景異大敗。 妖妃不惑君 戰場之上,一隊身手敏捷的黑衣人突入重圍,將叛軍中為首之人一舉拿下。這個便是叛軍頭目范必栗。

戰事至此,張輔已將安南局面徹底扭轉。

永樂帝朱棣得到彙報,覺得這已足夠,叛軍雖然尚未完全殲滅,但已達到威懾目的。

張輔已基本打跨叛軍主力,陳季擴逃入美良縣的大山之中。張輔大軍將大山重重圍困。數小隊黑衣人開始入山搜索。十一月,叛軍一路主帥鄧景異被潛入深山錦衣衛「睚眥」小隊活捉……

不得不說,這「睚眥」著實好用,主帥張輔對這睚眥讚譽有加。

如今的陳季擴節節敗退,但無論如何,陳季擴卻成為安南人抗戰的一面旗幟。陳季擴派使者與張輔交涉,要求封其為王。而張輔看也不看,一刀便將使者殺了。

雙方於是再戰。

時光踏入永樂八年(1410年)一月,張輔在東潮州安老縣與阮師檜兩萬餘人大戰。

張輔已殺出真火,他的耐心已被耗盡;原本一直在河內的王九亦是坐不住,與張輔一同在前線督戰。張輔與王九終在安老縣的張輔帥帳會面,卻實在是有「逸氣凜凜橫清秋」的味道。

「我說王大人,您終於捨得站出來了?」張輔如兔子般的紅眼睛瞪著王九。

「張將軍,不站出來不行啊,陛下催得太急了。」王九亦是不堪重負。

張輔所率二十萬軍隊,糧草補給,卻是全壓在王九身上。按永樂帝朱棣的說法,幫你們安南鄉下佬平叛,兵不需你們派,但糧草,你們總歸要負責罷。平了足足一年叛亂,這錢糧花了無數,盡皆落在王九身上。

幸好這明月酣是個生錢機器,開足馬力運轉,方保張輔這班人馬後勤無虞。王九亦不客氣,再扯著交阯王陳天平的大旗大做文章,將安南的百姓搞得頭暈腦脹,倒也不知哪邊真是陳氏王朝的後裔,只是覺得這兩邊好似窩裡斗一般……

再有便是永樂帝朱棣這邊催得實在太緊。

正當張輔在安南的戰鬥勢如破竹之時,永樂七年(1409年)七月,朱棣在北方發動討伐韃靼的戰役,這等同於南北兩線作戰。如將鄭和二下西洋亦算上,大手筆的朱棣等於三線全面開戰。

這換作任何一位皇帝均吃不消。所以,朱棣對安南作戰催得甚是緊迫。張輔、王九均感到沉重的壓力。王九受不住,亦跑至前線與張輔一起督戰。

「你們的錦衣衛很是了得啊,硬是將那叛軍阮師的兵力分佈給探了出來。數日內便可決戰。」張輔道。

「願聞將軍喜迅。」王九一時心大定。

「陛下會征我隨他一起出征韃靼……哎,你的這幫人手,很是得力,送予我罷?」張輔很不客氣,直接問王九要人。

王九倒還真沒見過臉皮如此厚之人,愣一下道:「張將軍,你倒是連我一起收了罷。」

「要不起……」

「陛下也要征我隨你一起出征韃靼……」

「啊……那太好了!」 待沐晟率軍征剿陳季擴時,王九所率數十名睚眥一直在深山密林中埋伏,直至最後關頭,終將沐晟救出!

沐晟羞愧萬分,但王九卻不介意,與沐晟把酒言歡后,一笑泯恩怨……

善緣亦於此。

王九未在意,十數年後卻是因為此緣,於雲南的沐氏卻是幫了王九大忙。當然此乃后話。

堂堂大明皇權,豈能容番邦小國任意胡來?朱棣不想發火又不得不發,於是決心對安南政局動一次更大的手術。

但實際上,朱棣在安南建省的決定,確存隱患。畢竟安南多年以來均為附屬國,朱棣讓人失去國家,百姓心中不太樂意,更甭說那些原本在國內任職的大臣們了。

再想想,原安南雖為明朝附屬,但享獨立自治的國度,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皇帝、丞相應有皆有。可如今大明將安南設立一省,官員盡皆為皇帝委派,即使原官員尚在朝中為官,卻已是降一級。此種落差,著實讓人難以接受。

而且朱棣惹怒的不僅是數人,且為一群人,一個民族,所以當地人註定會造反。

成功與否不說,最起碼可一試,未曾想到這一試還挺厲害,竟將明朝的大部隊給殲滅了。但陳季擴等人殲滅大明部隊后,也陷入了極度的驚恐之中,他們清楚,大明朝廷必不會忍下這奇恥大辱!

原本朱棣只是陪他們玩玩,就哪男人與女人打架,根本沒在意,結果卻被女人抓破了臉,這便不好玩兒了,必須要把安南收拾得服服帖帖再說。

對安南收入大明版圖持反對意見的,亦是有人,此人為翰林院編修楊士奇。楊士奇道:「老陳家雖然無能,但已為國王多年,積攢了許多民心,老百姓很尊敬他們。如果一下取消安南,老百姓會很懷念。這亦會導致士兵生恨,再有人抓此機會,後患無窮啊!」

但朱棣亦有自己的想法,他認為安南反反覆復作亂,就是因為太尊重他們,直接將他們納入大明版圖,讓老百姓享明朝的福利,卻有何不可。設立安南為省,大明王朝的天塌不下來!

未曾想到,設立安南省后,卻最終造成了比以前更為混亂的局面,明朝四萬軍隊,白白送了性命。

朱棣發脾氣了,他再次委派自己最信任的小字輩張輔出征。他對王九、沐晟倒未曾責怪,命沐晟回雲南好好反省,而對王九倒是嚴命他配合張輔大軍作戰,同時希望交阯王陳天平儘可能勸解陳氏舊部歸降,否則兵戎相見,後果難測。

陳天平收到命令,恰好王九前來尋他。

陳天平嘆道:「實在不知那此舊臣鬧些什麼,為己私慾,而置百姓死活於不顧。」

「卻說『滄海月明珠有淚,藍田日暖玉生煙』。那些人等,如若放得下,便不會如此了,」王九道,「如若可能,下一番卻會對這交阯郡進行一次官場大清洗。我會向陛下進言,盡量用本地官員,減免稅賦……」

永樂七年(1409年)二月,朱棣命張輔督師,發兵二十萬大軍南下。這次朱棣不敢輕敵,上次派的人少,讓安南佔了便宜。尚有另一層意思,朱棣未講,但他予張輔下達的命令為:速戰速決!

因為此時北方韃靼等蒙古部落不斷襲擾疆土,朱棣有心收拾他們,但安南拖著後腿,實是讓朱棣無法集中精力對付他們。在朱棣看來,北方部落才是大明最大的隱患。

但張輔此次卻沒做聽話的好孩子,他反而慢悠悠地開始戰爭。張輔上次出征,因朱能半路去世,而臨危受命,最後取得安南的完勝。此番再次出片,還是此地,仍為自己挂帥,所以只能勝不能敗!

同時,鑒於叛軍水軍厲害,張輔在大明沿海徵召水軍近五萬人,一同進入安南境內。

錦衣衛文章大人被張輔請入軍營,為張輔軍提供各類情報訊息。實在是因為之前文章與張輔配合默契,並且好用;與大明境內的錦衣衛相較而言,張輔有種感覺,大明境內的錦衣衛是用來添堵的!

張輔抵達安南,先是安撫當地因戰亂逃亡的流民,嚴懲當地貪暴害民的明朝官吏,實施攻心戰略。

派至安南的官吏,與大明瓊州府的官吏,卻有異曲同工之妙,均為大明官場之上混得不得意之輩,然後便被派至大明化外之地。

如瓊州府,自宋室王朝始,便為一些犯官、得罪皇帝之流,或在官場上混得不如意之輩便流放至此化外之地;時至如今的大明王朝,仍是如此。而這安南收歸大明版圖,則這流放之地又多了一處而已!

安南之的的錦衣衛卻是何等了得。錦衣衛指哪,張輔便打哪。僅一個月時間,來自大明的貪官污吏便被清洗一空,餘下之人,應為清吏!

二十萬大軍,吃喝拉撒,開銷極大。

不過,張輔此舉確有奇效,不但保證大軍開戰前的穩定,而且確保了大軍向南進發途中不會受到背後的干擾。

三月,張輔率軍直搗慈廉州,向叛軍老巢咸子關進發。

雙方激戰,張輔憑藉強大的武力與事先錦衣衛詳實的情報與布局,采火攻之計,焚燒叛軍戰船六百餘艘,再次取得安南戰役的巨大勝利。

兵貴神速。至十一月,張輔軍赴安南作戰的已小一年,叛軍大部分地區得以控制,明軍已基本上控制了局面。而此際,錦衣衛已探知叛軍主力在神投海,叛軍頭子陳季擴亦在那兒。

張輔悍然發動了神投海之戰。

張輔命朱福、蔡榮率騎后自陸地包抄,而他自己親率海軍對叛軍發起強攻,水陸並進,斬殺叛軍四萬餘人……戰場之上,一隊身手敏捷的黑衣人突入重圍,將叛軍中為首之人一舉拿下。這個便是叛軍頭目陳季擴。

戰事至此,張輔已將安南局面徹底扭轉。永樂帝朱棣得到彙報,覺得這已足夠,叛軍雖然尚未完全殲滅,但已達到威懾目的,而且最為難得的是,頭子陳季擴亦被拿下。

也就在此時,朱棣不得不將張輔調歸國內,準備參加另一場戰爭;同時被召回的還有王九…… 兩軍相交,最先相交的卻是前哨。

而隨後數月來,對韃靼的偵察兵來說是個夢魘。

每次外出偵察均有去無回,無論數人,數十人或上百人。韃靼的士兵頭腦清楚,每次派出的偵察兵有去無回,還是想得明白到底所發何事。

之後,每次外出偵察時,均距營地數里地之外,找個地方睡兩天再回去報告:「嗯,那裡好多大明士兵,有多少啊,噢,好多,好多。……」。

但一些精明的將士隱約感覺到其中之不尋常:經常失蹤的均為前哨,前哨的屍首亦無所蹤;間或亦有發現偵察兵的屍首,但經察看,出手之人出手狠辣,任何人均為一擊斃命!

為不影響軍心,韃靼軍將此信息壓制。

但人之思維總是相對的,你越是壓制,反而傳得更快;內部消息反而更讓人心慌:

「聽說近段時間派出之人經常失蹤,到底怎麼回事啊?」

「可能是有個魔鬼,專抓偵察兵。」

「噢,那個魔鬼是長得咋樣?」

「聽說有數丈高,百丈長,口大如牛,嘴大如豬,……」

越說越玄,但最後稱其為「大漠白魔」。

據說這是一隊黑衣,為首者甚是彪悍,無人是其一合之敵!

但一場針對「大漠黑煞」的伏擊戰亦在籌劃之中。

一日,五名韃靼前哨騎馬在大漠中飛馳。

突然,大漠中,一沙堆中飛出一個黑色人影,身形飄忽,直衝向那數名前哨。仿如一片烏雲,劃出美麗的弧線,但那弧線的盡頭,意味著死亡……

只聽「啪」,「啪」,「啪」地連續三聲,三名韃靼士兵飛落馬下,口吐鮮血,瞬間而亡。

一名黑衣蒙面人站立於另外兩名偵察兵前,其眼神漆黑髮亮,如看著自己的獵物……

二人中的一名,右手一揚,一團煙火飛上天。

隨即,四周傳來轟轟的馬蹄聲……

黑衣人手一揮,地面一處忽然塌陷出一個碩大的坑,瞬間湧出數百名身著黑衣之人,直視滾滾前來的騎兵……

后據清算,此役韃靼共投入精銳騎兵千人,折損四百餘人,傷者二百餘人,一千人長斃命。

而這隊黑衣人,據說折損甚少。

隨後曾有韃靼軍將領珂扎爾率四千餘人追擊此隊三百餘人,此三百餘人將此四千餘人引至一片叢林中,暗殺、陷阱、機關、暗器等無所不用其極,死傷近千人。

韃靼大將珂扎爾大怒誓要活捉此人。沒想到當晚全軍大半人員上吐下瀉,包括大將珂扎爾在內,其一晚上茅房八次。茅房不夠用,三軍將士以天地為茅房,全軍於一片臭氣之中。

隨後,韃靼軍一敗途地。珂扎爾及數員大將被俘,頭上毛髮盡皆被剃,因其膚色較黑,如一黑西瓜,額上被刺青,畫一維妙維俏一王八。

因被下瀉藥而敗,兩軍交鋒史上為空前,尚不知是否絕後。

經此役,韃靼軍方且得知,此隊人馬名為「睚眥」。這隊「睚眥」自何處而來,他們卻是一無所知…… 再將鏡頭再次轉向鄭和的二下西洋。

在鄭和停留暹羅期間,鄭和還派出一支分船隊前往真臘(今柬埔寨)訪問。分船隊受到真臘國王的熱情接待。

真臘與明朝關係一向友好,華人在真臘享有特殊的法律地位,政治地位亦高於土著人。

真臘在處理華人與當地土著的刑事案件時,有一條特殊規定:如若土著人殺死華人,按律需處死;反之,如若華人殺死土著,只需賠償一定罰金即可免罪。

分船隊結束真臘的訪問,與鄭和的主船隊合併后,離開暹羅,前往爪哇國。

於第一次下西洋期間,西爪哇王都馬板殺害一百七十餘名下西洋官兵,迫於明朝廷的強大壓力,都馬板同意交納六萬兩黃金作為賠償。

然而,隨著鄭和船隊的離開,大明帝國又隔著茫茫大海,遠在數千里之外,因此都馬板遲遲未向大明朝廷交納這筆賠款。

對此,永樂帝朱棣十分不滿,要求鄭和敦促西爪哇王儘快交納賠款。

鄭和龐大的船對來至爪哇,一再催促,西爪哇國王被迫於當年底向大明朝廷交納了一萬兩黃金。

其實,永樂帝朱棣又豈在乎西爪哇的萬兩黃金呢?他需要的是西爪哇王認罪服法的態度。當大明朝廷收到西爪哇王交納的萬兩黃金后,朱棣大度地減免了剩餘尚未交納的其餘五萬兩黃金。

通過此事,這西爪哇國王都馬板亦意識到,臣服中國並不會對本國造成任何傷害,反而能自朝貢貿易中獲得大量經濟利益,因此不再抵制與大明的交往,反而頻繁遣使前往大明帝國進行朝貢貿易。

「宣德化而柔遠人」,打造一個和平安寧的國際環境,以鞏固大明帝國的統治,並擴大明朝在西洋諸國的影響力,為鄭和此行的一個重任。

而此任要旨在於大力宣揚推廣中華文明的先進生產方式與生活方式。

作為MSL,鄭和於下西洋期間以和平的方式積極傳播YSL教。

一下西洋之時,鄭和在爪哇當地土著居民之中傳播YSL教,力勸土著對「鬼教」的崇拜,改信YSL教。

為使YSL教傳播至全島,鄭和藉助當地華裔MSL的勢力來推動YSL教的傳播。

此次下西洋,鄭和率先於舊港華人中建立MSL社區,后在山巴斯(今印度尼西亞西加里曼丹)建立MSL社區,接著在爪哇沿海、馬來半島和菲律賓等地建立了類似的MSL社區,並在各地相繼建立多個清真寺。

傳播YSL教並形成MSL社區為鄭和下西洋期間於東南亞地區傳播YSL教所進行的開創性工作。

經過數代人的努力,爪哇成為YSL王國,並向周邊國家與地區傳播YSL教,進而奠定如今印度尼西亞作為YSL教國家的基礎。

而提及此,卻不能不再提及舊港宣慰司。

在海盜王陳祖義覆滅之後,舊港宣慰司便宣告成立。首任舊港宣慰使便為立下大功的施進卿!

舊港宣慰司為大明王朝最南端的一塊飛地! 鄭和船隊從列國輸入的商品中,香料是非常大宗而價值連城的貨物。

除去一些在其他地方也能找到的低等級香料,真正的高檔貨還需要從南洋腹地的摩鹿加群島獲得。當地盛產的丁香、豆蔻、胡椒,又都需要通過巽他和馬六甲海峽輸出。因而,控制了舊港就等於扼守主力世界香料貿易的大頭。而當年選擇在婆羅洲西部短暫停歇,就直撲爪哇島而且的元朝艦隊,最終因為後繼乏力而一戰即潰。

早在明朝的船隊之前,舊港就先後被南洋地區的各大強權所覬覦。公元9-10世紀,發源自蘇門答臘本島的三佛齊王國,就是將都城直接設在舊港。源自印度東南部泰米爾地區的朱羅王國,也通過突襲和佔據舊港,一度控制了整個海洋的主要貿易航路。14世紀開始,崛起於東面爪哇島上的滿者伯夷勢力,也頻繁策動西征,希望將舊港納入自己的領地範圍。

當鄭和意識到舊港的重要性時,當地的局勢正處於一個非常微妙的階段。由於三佛齊王國的持續衰退,其勢力已萎縮為都城舊港與周邊眾多封建領拼湊的地方小國。東面的滿者伯夷正在虎視眈眈,甚至一度登陸蘇門答臘,控制住舊港局勢。

但已經在舊港當地站住腳跟的華人勢力,卻不願意成為滿者伯夷治下的弱小團體。這些主要源自廣東的海外流亡者,在首領梁道明的帶領下,高舉起反抗爪哇人統治的大旗。眾多原本就不服滿者伯夷的土著王公,也紛紛加入進來。10年間,一個以梁道明為君主的新三佛齊王國出現。本地王公出於典型的封建習慣,認可了梁道明這個外來者為國王。但這並不意味著他的權力,就可以輕鬆延伸到舊港以外的地方。於是,為了抗衡強大的滿者伯夷,新三佛齊王國也需要更多有生力量幫助。

關鍵時刻,又一批源自廣東的流亡者,從馬六甲南下抵達舊港。這次的隊伍規模超過萬人,船隻數量超過百艘,並及時的加入到梁道明的三佛齊王國一邊。他們的領袖,就是後來被明朝官方搞得臭名昭著的大海盜–陳祖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