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大黑的搖擺對小神佑來說像搖籃一樣。

猛的停下來,小神佑迷迷糊糊的有點醒了。

她睜開眼。

看到面前有個山洞,山洞裡趴著兩個人,面前還纏著幾根線。

而大黑一副想進山洞去的模樣。

小神佑皺了皺眉。

她還沒有太複雜的思維,可是善惡卻能直觀的感覺出來。

她覺得裡面趴著的兩人,看著大黑的眼神有點像自己看著亮亮的眼神。

小神佑想了一下,大黑沒有奶。

又看了看裡面兩個人。

「阿尋,我怎麼覺得那小孩能看得見我們?」

「看不見。」阿尋懶得解釋,外頭亮,裡面黑,光線的緣故,正常外頭是看不見裡頭的,所以他才大膽的讓小五布置了陷阱,兩人躲的不遠。

「那怎麼辦?那小孩胖乎乎的,看著是有人養著的。」小五有點糾結,倒不是好心,而是有人養著的小孩,跟他們俘虜洞里的不一樣,要是弄了回來,肯定有人找來,不像他們,生死都沒人管。

「馬群都有人看著,好不容易落單了。」小五很想哭。

而阿尋依舊沉默著。

這時候,卻見門口騎著大黑馬的小嬰孩居然坐起來,朝山洞裡揮了揮手。

把小五嚇的差點跳起來。

「她能看見我們!!她在和我們揮手。」

「不能,我試過。」阿尋乾巴巴的道。

他們兩依舊趴著。

卻見那小孩騎著馬轉身走了。

那馬很大,那小孩很小。

小五看著遠走的馬,一下子覺得全身的力氣都被抽幹了。

「把線收起來吧。」阿尋聲音沙啞。

小五不想動,但是還是習慣的聽話,起身小心的把那些線收起來,就是這些線,保證他們活到了今天。

收著線到了洞口,小五忽然看到,剛剛那馬站著的地方,多了兩條肉乾。

小五愣住了。

他左右看看,沒人,小心翼翼的撿起肉乾,迅速的跑回洞里。

「阿尋,有吃的,剛剛那小孩把肉乾弄掉了。」

小五一臉喜悅,一邊說話,一邊咽著口水。

「咕……」肚子里的叫聲更響了。

阿尋看到肉乾,有兩條……

小五撿起肉乾,麻利的塞進自己嘴裡一條,剩下的一條,毫不猶豫的塞給了阿尋。

然後拖著阿尋往山洞深處走去。 清晨,屋外,冰碴子滿地。

屋裡,小神佑伸展著手腳睡的十分安逸。

駝背老巴過來重新修了屋子,現在屋子很暖和,一夜都有火堆。

一大早阿鹿已經去外頭騎了一圈馬回來了。

小吡鷹不習慣太暖和的地方,夜裡,就在屋頂上趴著。

一大早也跟著阿鹿一塊出去了。

阿鹿在練習騎馬,小吡鷹則是飛在周圍,有時候阿鹿在馬背上吹了一下他身上的鐵圈,小吡鷹就立刻飛回來了。

阿鹿本來就是個機靈的小伙,巴叔說吡鷹是有靈智的,阿鹿試了幾次,感覺也是如此,小玉非常聰明,感覺跟妹妹不相上下了,自己說的話它似乎都能聽得懂,只是它不會說話……好像妹妹也還不會說話。

他想著自己進稍隊,打探消息,走的肯定不如飛得快,要是跟小玉配合默契一些,肯定很有用。

從天不亮騎馬出去,到太陽升起,阿鹿才騎馬回來。

他推門進來,臉紅撲撲的。

看著很精神。

妹妹還睡著,巴叔已經起來做早飯了,屋子裡熱乎乎的,還有饃饃野菜的香氣。

阿鹿覺得很開心,脫下外頭的舊袍子,掛在門后,圍著火堆坐下。

「巴叔,我今天騎著小刺跟小玉比賽,我贏了一局。」阿鹿說這話的時候,眼睛亮晶晶的看著巴叔。

駝背老巴看著少年的眼神,一副求表揚的模樣,想到剛剛見他的時候,眼神里滿滿的防備和小心翼翼,老巴有點唏噓,更多的是高興。

「你騎馬有天賦,不過萬不可驕傲,過幾日你應該就要出發,還是要多學多看多練少說。」

長嫂難爲 「恩,我曉得。」阿鹿喜歡巴叔誇他,但是巴叔教訓他的話,他也銘記於心,願意這樣教他,就是長輩。

兩人輕輕說著話的時候,小神佑醒了。

其實她現在已經可以自己爬著坐起來了,不過她性子很懶憊,除非必要,絕不改變。

一醒來,翻個身,滾到草鋪下面,手腳並用的爬到了哥哥身邊,伸出雙手,就要抱。

阿鹿看到妹妹,眼睛都沒有睜開就滾了過來。

連忙把妹妹抱起來。

在哥哥的懷裡,又睡了一個回籠覺的小神佑,是被尿憋醒的。

阿鹿抱著妹妹去拉粑粑,看著那旁邊一片綠油油的菜地,阿鹿就覺得很想笑。

巴叔也不知道這是什麼菜,應該是能吃的,有點像傳說中的佛菜,葉子都是兩片兩片的長,像是雙手合十的手掌,長的極好。

冬日,外面一片黃,這個搭起來給妹妹解決生理問題的小棚子里卻一片綠油油,看的就覺得精神,很有奔頭。

小神佑懶的很,一開始拉粑粑還會害羞一下,現在乾脆閉著眼,像是睡著一般,全部由哥哥解決。

拉完精神抖擻的去吃早飯。

早飯雖然還是野菜黑饃饃湯,不過加了一點鹹肉干,味道就好很多了。

雲煙畔見煙雲色 鹽是很珍貴的,山上也不多,但是咸草卻不少,老巴讓阿鹿摘很多咸草過來,擠出汁水,抹在肉上,晒乾,這樣肉放的久,還能當鹽來用。

就是稍微有點微苦,習慣了這樣的味道,也挺好的。

吃過早飯,阿鹿就跟巴叔去幹活了,本來他的活就是跟著巴叔照看馬群,現在理論上他加入了稍隊,是不需要做這些的,不過阿鹿還是習慣跟著巴叔,能學到很多東西。

而小神佑吃飽了,就出去曬太陽遛彎。

她的生活很是安逸悠閑。

小神佑發現,大黑好像很喜歡往山洞那邊跑。

背著自己曬太陽,曬著曬著,就到了那片山洞口了。

昨天她丟了兩條肉乾到地上,是因為想到自己要是看到亮亮,亮亮不給自己吃奶,肯定很傷心。

可是裡面兩人盯著大黑,大黑也沒有奶啊,她才留了兩塊肉乾。

今天過來的時候,小神佑看到洞口沒有那些擋路的絲線了,但是昨天那兩人還趴在裡頭。

小神佑看過去,那兩人手裡居然有亮晶晶的東西。

她天生就對亮晶晶的東西特別喜歡。

於是她就讓大黑往洞里走了。

而洞里躲著的小五真的嚇一跳。

「阿尋,真的過來了。」

說完又有點後悔,早知道那馬會過來,今天就應該把陷阱弄上的,他們白白放了油麻草。

油麻草雖然不是稀罕物,可是也不好采,長在枯骨潭的崖壁上,小五是身手好,跟猴一樣,用繩子綁著吊下去採的。

可惜油麻草人不能吃,吃了就會拉稀。

以前山上還有點吃的,今年氣候反常,這邊所有能吃的都被搜刮來了,山寨那邊基本都不怎麼給吃的了,所以兩人餓的都快不成人形了。

「她能看見我們。」也許是太驚訝了,阿尋難得說了一句廢話。

不用說,小五也知道了,因為那小孩騎著馬直直都走到他們跟前,然後從馬頭上刺溜的滑下來,一屁股坐在了他們面前。

他們朝外頭看,是能看見,但是因為離得遠,也看不清楚。

可是這會子看清楚了,面前一個小屁孩,肉呼呼的,像一顆球,很漂亮的球,她的眼睛很好看,大大的,睫毛很長。

洞里很昏暗,所以看不出小傢伙黑,就覺得小傢伙漂亮極了。

小五和阿尋都愣住了。

兩人不知道怎麼辦,連一向聰明的阿尋都沒有動靜。

小神佑看著面前兩人,從口袋裡掏出一條肉乾,開口道:「換,石頭。」

小五驚訝的後退了一步,不僅僅是小孩,還是小女孩,聲音糯糯的,不過不知道她是什麼意思。

阿尋遞出了手裡把玩的石頭,其實不是石頭,是俘虜洞裡面的小骨潭裡撿來的,應該是骨頭,只是不知道是誰的骨頭,圓圓的像顆小珠子,阿尋想事情的時候,會拿在手心裡玩。

小五看到肉乾,吸一口氣,眼睛都瞪大了。

因為他看到那小孩口袋裡好像有很多肉乾。

「阿尋,你看。」小五拉著阿尋,讓他看小孩的口袋。

阿尋搖了搖頭。

他剛剛就看了,裡面有四五根肉條,如果他和小五搶走的話,這小孩以後就不來了,但是沒有搶,說不定以後還來,這樣比一次搶完好。

而且萬一這小屁孩去告狀了,以後也沒有肉條了。

阿尋遞出了手裡把玩的小骨頭珠子。

卻見小傢伙搖了搖頭。

就見她把一條肉乾放地上,然後肉乾旁邊扒拉了四塊石頭。

小五不明白啥意思,蒙圈的看著阿尋。

阿尋大概猜出了什麼意思,更蒙圈了。

「她說,一條肉乾換四顆骨珠。」 冬日的陽光很舒服。

沒有夏日那麼灼熱,卻跟夏日一樣明亮。

「小傢伙又重了。」洛娘子抱著小神佑餵奶,從最初的輕輕抓起來,到現在有些沉沉的。

很有成就感。

畢竟是吃自己奶長大的。

她以前沒有想過,自己會要餵奶。

大家族的女子,懷孕的時候就會給準備好幾個奶娘。

何況是她這樣,預備進宮的參選的女子。

憑藉她家族的地位,她是不可能選不上的,只是進宮后的地位高低區別。

她更沒有想過,自己喂的還不是自己的孩子。

「越看越好看,好看的女子,都活的不易。」洛娘子伸手捏著小神佑的鼻子。

小神佑專心的吸奶,顧不上鼻子被捏。

主要是洛娘子也捨不得用力,輕輕的捏一下,跟撓痒痒一樣。

見小神佑都不搭理自己,洛無量忍不住又捏了捏她的耳朵。

小傢伙的耳朵很厚,肉肉的,軟軟的。

洛無量輕輕的捏著耳朵,把長的有點長的頭髮,別到耳後。

雖然不疼,但是捏的很癢。

小神佑一隻手扒拉著洛娘子,另一隻手從口袋裡掏出了一粒石頭塞給了洛娘子。

洛無量看著那肉呼呼藕節一樣的小短手遞過來的東西,愣住了。

一顆淡藍色的珠子。

陽光下散發著柔柔的光輝,看著就賞心悅目,很舒服的感覺。

大當家對洛娘子很大方,每次打劫來珠寶玉石,送給她的很不少。

她本身是世家女,眼界很高。

所以對小傢伙摘自己身上的珍珠瑪瑙並不在意,只當逗小傢伙玩了。

可是看到她遞過來的小珠子,洛無量卻有些異樣。 攻妻不備,前夫要復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