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對此,馬峰亮表示極度的心驚膽戰,既然她對這些嘍啰都能做到心狠手辣,自己肯定沒有活路了,既然是一死,不如奮力反擊,說不定有一絲希望呢。 馬峰亮趁著羅曼上樓,秦烽不由自主的抬頭看這個機會,猛地將身體往後一撤,順勢拔出藏在後腰的小手槍,一邊繼續往後撤,一邊進行瞄準。

眼看準星、缺口就要和目標三點一線了,他下意識的扣動扳機。

可是,槍並沒有響,而是和手臂一起往下掉。這讓他吃了一驚,憑藉自己的射擊本領,怎麼會出現這樣的事情,簡直是不可思議。

他努力的想把槍抬起來,看到的卻是高高舉起的一截斷臂。

他的右臂,從關節處斷開,切口十分平滑,直到他看到這一幕的時候,血漿開始朝外噴涌。

「啊!」他慘叫著退到牆根,一隻手緊握著流血的胳膊,慢慢的坐在地上。

羅曼伸長腦袋往下看,問道:「怎麼了?」

「沒什麼,這貨不老實,想要開槍打我,被我砍斷了胳膊。」秦烽回答說。

「哦,別讓他死太快。」美女經理交代說。

「那你動作快一點兒不就行了。」秦少笑著說:「胳膊都斷了,肯定大動脈也跟著斷了,雖然那貨用力握著,但誰敢保證他能活多久。」

美女經理點點頭:「馬上就搞定!」

馬峰亮一邊呼痛,一邊大口大口的喘息著,他怎麼都沒有想到,自己竟然連對方的一招兒都接不住。

而且,自己的手臂是怎麼被砍掉的,一點兒印象都沒有。

應該是那把懸在自己面前的寶劍,難不成他是……修真者!

修真者這個詞,他已經只在仙俠上看到過,直至上次教主命人傳來秘密消息,說商業集團那邊有幾個重要人物被殺,可能是修真者乾的,他才知道世界上還有那麼一群人。

他更加的心驚膽戰,因為當時天理教受到重創之後,一身本領的教主竟然下令龜縮起來,不允許任何人反擊,這說明連她本人都不是修真者的對手,更別說自己小小一個門主。

「你……你是白鶴門的人?」他猜測說。

「哈哈,白鶴門連給老子提鞋都不配。」秦烽嗤笑道。

「為什麼要殺我,而且冒充白鶴門的人?」他又問,白鶴門這個詞,同樣是從教主那邊聽到的。

秦烽很有深意的說:「我從來沒說過自己是白鶴門的人,這是你們教主的臆斷而已。至於為什麼要殺你,這個原因很重要嗎?這麼說吧,是因為你們的存在,擋了我和我朋友的路,所以你們必須死。」

馬峰亮很快明白了:「原來是這樣,我們這些對教主忠心耿耿的人一死,就會有人安插自己的親信,逐漸掌握天理教的權利,進而顛覆教主,對嗎?」

「你的確是個聰明人,能做到門主的位子,算是名至實歸。」秦少很少誇讚自己的對手,但眼前的這個傢伙,真的很聰明,能從隻字片語中判斷出正確的方向。

而且,看樣子,他已經想到了是誰。

慢慢的,他的表情變得頹廢起來,說:「果然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數十年,雖然教主不服老,但她的確是老了,就算她不斷的接受新事物,但思想仍然停留在以前。劉蘇本來就是前任教主的女兒,由她繼承教主之位算是合情合理,只是我沒有想到,她一個二十歲剛出頭的小女生,竟然能掀起這麼大的風lang,修真者都能請過來為自己效力,出乎所有人的想象。」

「對不起,我們適合做關係,不存在誰為誰效力。」秦大少哼道。

馬峰亮又說:「我基本上也知道你是誰了,你叫秦烽對不對,難怪之前教主一直懷疑你跟劉蘇的關係,看來她並沒有懷疑錯。唯一的錯,就是輕信了自己的侄女,沒有繼續進行查證。」

「大的失誤,往往都是從小的失誤開始的,等這些細節積累到一定程度,也就釀成了大的失誤。」秦烽嘴角上挑,說:「你真的很聰明,如果肯留在劉韻身邊的話,相信會幫她把這個失誤扭轉過來,你也很有可能成為我最強的對手。」

姓馬的搖搖頭,說:「不可能,我要是留在她身邊的話,十年前就已經被吸成人乾兒了,怎麼跟你成為對手?教主什麼都好,就是這一方面太差,多少有能力的人,都是累死在她的床上,如果把這些人全都放在有用的位置上,天理教的發展一定比現在更好。」

說這些有什麼用,劉韻根本意識不到這一點,就算是意識到了,她能控制住自己的欲-望嗎?

俗話說人之將死其言也善,馬峰亮現在就是那樣的狀態,彷彿他有很大的抱負不能施展。

但是,秦烽不會心軟。

羅曼更不會心軟,因為她跟姓馬的是仇人。

很快,她解決完了那些小嘍啰,面色略顯蒼白的從樓上下來,問道:「你們聊什麼呢?」

畢竟一口氣弄死五十多個沒有反抗能力的人,就算她曾經是修羅,也有些無法直視這種血腥的場面。

之所以能下得去手,一是必須這麼做;二是這些傢伙剛才抓了她,算是助紂為虐的人,該殺。

「沒什麼,這傢伙猜出了我的身份,還有劉蘇。」秦大少笑著說。

羅曼眉頭一皺:「是嗎,果然是個厲害的傢伙。」

她慢慢的抬起手槍,對著馬峰亮的頭,問道:「當初你殺我家人,現在我要為他們報仇,你後悔過自己的做法嗎?」

姓馬的笑了:「為達目的不擇手段,這是成功的基礎,我有什麼好後悔的。你也曾經是天理教的人,難道沒人給你灌輸這種思想嗎,要殺就殺吧,我從來沒有對自己做過的事情,感到過後悔。」

「如你所願,你這種人真的不配活在世上!」她扣動扳機,一直到把彈匣中的子彈全部打光。

除了腦袋上的兩槍之外,其他的子彈全打在馬峰亮的身上,包括四肢也沒放過。

由此可見,羅曼對他的恨,到了一種什麼樣的地步。

子彈已經打光了,她還在不停的扣動扳機,彷彿並不解恨。

咔咔……

撞針發出擊空的聲音,秦少上前一步,握住她的手。 把手槍從羅曼的小手中摘下來,秦烽給她一個鼓勵的眼神,說:「姓馬的已經死了,你的仇也報了。」

羅曼的神情變得有些落寞,她木然的點點頭,看了一眼已經死透的馬峰亮,突然抱住了秦da少,用帶著哭音的語調說:「你知道嗎,這些年來支撐我活下來的信念,就是報仇!多少次,我都想去往天國尋找父母,但一想起他們da仇未報,我就跟自己說,必須堅強的活下來。」

「好了曼曼,你遠在天國的父母知道你為他們報了仇,一定hui很高興。」他一邊拍打著美女的香-肩,一邊柔聲說:「而且,只有你活的更加開心,他們才hui更高興。」

「嗯!」美女點點頭,把臉放在他的肩膀上,說:「我一定hui好好兒活著,努力追求屬於自己的幸福。現在da仇得報,心裡覺得空落落的,烽,謝謝你。如果不是你及時趕到,我肯定已經被這些人糟蹋了,那是才沒臉見父母他們呢。」

「呵呵,保護你,是我的責任。」秦烽笑著說:「只要你不嫌我來的晚就行,說起來也的確夠懸的,要不是我的下一任務目標也在這座城市,我是不hui過來的。這也許就是你我之間的緣分吧,天註定的東西。」

「嗯!」羅曼沒有反駁,而是把她抱的更緊了。

當初選擇加入天理教,就是為了以後報仇方便,可後來她雖然當上了生men的四da金剛之一,卻仍然沒有報仇的機hui。

因為那時,馬峰亮已經是無men的men主了,除了自身實力強悍之外,身邊還有一幫高手保護,根本沒有機hui下手。而且,men主的行蹤都是機密,除了身邊的幾個人,外人是不可能知道的。

也就是說哪怕羅曼的實力高於馬峰亮,也很難找到下手的時機。

從剛才她被抓的過程,就不難判斷,連對方的手下都打不過,也就是連小怪都搞不定,怎麼跟老怪斗?

秦烽的及時出現,不但幫她化解了眼前的危機,而且還順利的讓她報了仇。

馬峰亮的功夫是不錯,但是在修真者的面前,簡直就是個跳樑小丑,連一招都接不住,就已經被砍斷了手臂。

秦da少能夠理解,作為一個女孩子,心中背負了這麼多的東西,一旦得到釋放,心裡肯定hui覺得失落,甚至是失去人生的方向。

不過好在羅曼並沒有失去希望,只需要一段時間,就能從困境中走出來。

「曼曼,我們離開這裡吧。」他輕聲建議說。

「好。」美女經理這才抬起淚眼婆娑的俏-臉,盯著他看了幾秒鐘,說:「我無異中聽靜靜說,你有一個風景優美的好去處,能不能帶我過去,我想換個環境換個心情。」

她說的是小鼎里的空間,這讓秦da少有些為難。

小鼎的秘密,他只跟家裡的女孩子們說過,就連侯寶,也是一知半解。

現在要對羅曼開誠布公,說實話不是太合適。

但她老早就是秦da少內定的女人了,不可能再跟其他男人發生任何的交集,而且現在處在心情低落的時期,提前讓她知道一些秦家的秘密,倒也無可厚非。

「好,我這就帶你去。」他笑著說,拿出紙巾溫柔的幫美女擦去臉上的淚水,然後才跟小鼎建立聯繫。

對於他經常hui帶一些「陌生人」進來,小鼎表示很無奈,她雖然不情願,卻還得照做,因為它害怕把秦da少惹mao了,自己真的hui被扔進馬桶里。

短暫的失明之後,美女經理慢慢的睜開da眼睛,她馬上被面前的美景驚呆了。

在這個到處都充斥著人造景觀,卻da言不慚的說是旅遊名勝的年代,這種純自然的風景,是根本找不著的。

「好漂亮啊!」她發出讚歎,馬上又驚呼道:「竟然還有苗圃和一個da湖,太漂亮了!秦烽你不夠意思,有這麼好的地方,為什麼從不帶我過來?」

說後面這兩句話的時候,她不由自主的嘟起小-嘴,一副可愛的模樣。

秦da少聳聳肩,說:「誰讓你老是針對我,而且不肯做我的女朋友。這是我們秦家最da的秘密好不好,我為什麼要對你公開?萬一你da嘴巴說出去,哥豈不是很麻煩。」

美女的嘴巴越撅越高:「哼,誰讓你老是在外面沾花惹草,我認識你之後,你都找了好幾個女朋友呢。」

「好啦好啦,咱們在這個話題上爭論不休,有意思嗎?」秦da少說:「再者,你現在不是已經知道了嘛。還有,那些不是普通的苗圃,種植的是珍貴草yao,還有da湖的底下,也都是珍貴yao材,全是滅絕的種類。」

「是嗎?」美女經理一臉的興奮。

「當然是,給你的那些丹yao,全是以這些草yao為基礎煉製的。」他正色道。

羅曼更加興奮了,之前的些許失落忘記的一乾二淨,她張開雙臂奔向湖邊,樂的就像小鳥一般。

秦da少有些無奈的搖搖頭,心想女人的臉啊,還真就跟孩子似的,說變就變。

不過這樣也好,最起碼能讓她忘卻那些不開心的事情,只要你願意,在這裡住多久都行。

其實除了這裡,還有一個風景秀美的地方,就是他從胖彌勒手裡搶的那座山谷。

和這裡相比,山谷並不出產名貴草yao,但因為那裡有一座古色古香的建築,還有林採薇的媽媽能做一手好菜,比這裡顯得更有人氣。

羅曼一路跑到湖邊,抬起腳把鞋子踢飛,連褲腳都懶得挽起,就直接下水了。

當然,她也只是在不超過膝蓋的深度跑來跑去。

秦烽腳步不緊不慢的走過去,從納戒中喚出一瓶紅酒和幾樣水果,舒舒服服的坐在沙灘椅上,看著美女戲水的絕美畫面。

羅曼一邊踩水,一邊興奮的說:「這水竟然是暖的,一點兒都不涼,秦烽你的運氣可真是太好了。」

這不是廢話嗎,哥的運氣要不是不好的話,能遇到你們這些優秀的女孩子?

就在他沾沾自喜的時候,美女光著腳丫跑過來,旋風一般的直接投入到他的懷抱中。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最後,連羅曼自己都記不清楚,自己到底登頂多少次,直至累的渾身酸軟無力,秦大少才低吼一聲,將精華送了出去。【無彈窗.】

他摟著累壞的羅曼,兩人一起睡著了。

……

西南某大城市,舒雅靜神色自然的走出小區大門,之所以如此的肆無忌憚,是因為她發現這個小區的監控攝像頭,根本就是形同虛設的東西,早就已經壞了。

就在幾分鐘前,她將一棟樓中頂層複式的業主搞定,這是那傢伙為了養情人,特意在這裡買的一套房子。

一切都很順利,直到她坐進車裡的那一刻,突然感覺到自己好像被人監視了。

這種感覺之前並沒有出現,說明自己是剛剛被人盯上的。

會是什麼人呢?她回頭看了一眼,視線範圍內沒有發現任何可疑情況。

和秦大少一樣,舒警花同樣相信自己的第六感,特別是成為修真者之後,這種感覺從來沒有錯過。

可以肯定的是,對方實力不弱。

而且很像是修真者,她有些狐疑,但還是快速啟動汽車,踩下油門離開這裡。

幾分鐘后,老二出現在這裡,他抬頭朝著其中某一棟樓望去,嘴裡自語道:「靈力波動明明是出現在這裡的,怎麼這麼快就消失了?」

保險起見,他決定上去看看。

又過了幾分鐘,他乘坐電梯來到頂樓,東戶的防盜門是虛掩著的,他伸手推開門直接走了進去。

客廳里,一個中年人死在了沙發上,胸口有一個看似可怖的傷口,卻並沒有流出多少血,而且血跡有被凍住的現象。

「是冰錐!」他很快做出判斷,這人是被人冰錐刺中胸部而死,所以傷口才會留下冰凍的現象。

冰錐的殺傷力並不大,但是對於普通人來說,卻是致命的法術。

「果然是修真者乾的,會是誰呢,難不成真是白鶴門的人?」老二並不能從傷口判斷出是誰下的手,他開始尋找其他的線索。

這時,門口響起一聲女人的尖叫:「啊!殺人了,快來人啊,殺人了!」

他回頭望去,之間一個打扮妖艷的女人在大喊大叫,他就是死者的情人,剛才出去買菜,外加帶一包tt,準備吃飽喝足了跟中年人床戰一番呢。

老二急了:「別叫,人不是我殺的!」

女人能聽才怪,叫喊的聲音更大了。

這個小區和其他大部分小區一樣,是房地產泡沫下的產物,也就是從外面看挺不錯,一到往上亮燈的家戶少之又少。不然的話監控設備全壞了都沒人修,因為入住率太低,所以物業費根本收不上來。

這棟樓上的住戶加起來不超過五家,最近的鄰居在三層樓以下,而且現在還是上班時間,能聽到才怪。

老二見女人不肯閉嘴,直接一把飛刀扔過去,刺中了她的咽喉。

女人慢慢的倒在地上,氣息越來越弱,只剩下眼睛還保留著之前怒目圓睜的狀態。

老二走過來,低頭看著她說:「不讓你喊你偏要喊,這都是自找的。長相倒是不錯,身材也很突出,怎麼就這麼不懂事兒呢,你要是不喊再讓我爽一下,說不定我會饒了你呢。」

說完,他轉身進了電梯。

舒雅靜開車行駛在馬路上,她認為有必要把之前的感覺告訴秦烽,就拿出手機撥通號碼:「小烽,我發現……你在幹什麼,睡覺嗎?」

秦大少可不是在睡覺,而且是摟著美女經理兼同事羅曼。

「嗯,有點兒累所以補個覺,什麼事情啊?」他問道。

舒警花說:「我剛才感應到被人盯住了,而且對方很可能是修真者,他應該沒有發現我,所以被我成功的甩掉了。」

秦少眉頭一皺,慢慢的起身然後走出帳篷:「修真者?這倒是不奇怪,劉韻那邊搜羅了白鶴門的幾個不肖徒弟,教眾被咱們這麼殺,又怎麼可能無動於衷。你小心一些,對方的實力可能不低。」

他的擔心不無道理,雖說舒警花此刻的等級並不低,但是僅限於跟普通人作戰的經驗,一旦遇上了真正的修真者,可能會吃大虧。

「知道了,我會馬上離開這個城市,去往下一個地點。」舒警花說:「而且下次行動的時候,會做功課做足,一旦發現有其他高手的存在,馬上暫停行動。」

「好,我會抓緊時間搞定這邊的事情,然後找你匯合,別忘了通知晴晴,讓她也小心一些。」他交代說。

「沒問題,我馬上就給她打電話。」

剛掛了電話,他就被人從後面抱住了,回頭一看,是正在打哈欠的羅曼大美女。

「睡醒了?」他柔聲問道,同時伸手幫她整理略顯凌亂的秀髮。

美女點點頭,說:「除了感覺還是沒力氣之外,其他都好。老公你可真霸道,能把人家弄的差點兒暈過去。」

「嘿嘿,沒辦法,這是天生的能力。」他翻身摟住只穿了一條透明睡袍的美女,說:「要是沒這份能耐的話,敢招惹那麼多女孩子嗎?你還沒見過哥的真正實力呢,就算是每天晚上群戰,都不在話下!」

「羞不羞啊。」羅曼伸出纖纖玉指,在他額頭上點了一下,問道:「剛才誰來的電話,是晴晴還是靜靜?」

「是靜靜,他遇到修真者了。」他沉聲回答說:「我判斷是劉韻派出來的,而且人數肯定不會太少,咱們接下來的任務不會像之前那麼順利。不過呢,這些傢伙都是小魚小蝦,只要哥出面,全得給我趴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