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蕭陽的話音落下,周圍的眾人不管是有沒有受傷,幾乎所有人全都嘩的一聲往前靠了一步,眼神堅定的盯著蕭陽。

"我去!"

"算我一個!"

"這次只有五十個名額,老孫你就別跟我爭了,你都受傷了!"

"草!老子傷的只是一根胳膊,可是還有一條胳膊兩條腿,衝進去照樣殺他們一個片甲不留!"

……

崇明微微皺著眉頭,臉色有些嚴肅,他知道這樣下去根本不是辦法,因為所有人都不會妥協,若是他們自己選的話,恐怕會這樣一直爭執下去。

因此崇明直接站出來,走到了場地中央,看到崇明出來,大傢伙全都自動的停止了爭吵,將視線全都集中到他的身上。

"各位,我知道大家都是鐵骨錚錚的漢子,對死亡並不畏懼,但是這一次我們需要的是絕對的精兵,是要跟著蕭陽先生闖進他們的老巢去救人的,,只有將幫主和大小姐全都救出來,那麼這次的行動才算是成功,否則的話,我們的人就要白白的犧牲了!"

"所以現在不是意氣之爭的時候,我們需要的是真正的好手,多一個好手我們成功的幾率就多一點!"

"現在聽我的,身上有傷的三兄弟退後!"

這一次聽了崇明的話,大家先是沉默了幾秒鐘,然後一部分身上帶傷的人自動向後退了一步,但是他們的臉上還是有些遺憾之色。似乎是為不能夠參加這次行動而有些惋惜。

崇明看了一眼人群,大約還剩下七十幾個人,於是崇明開始點名,他在幫內名氣不小,對這些人更是十分熟悉,所以凡是被崇明點到名的基本上都是絕對的好手。

崇明一口氣點了二十幾個人的名字,面對剩下的唔識幾個人,崇明有些猶豫起來,因為他清楚,這次的行動絕對是九死一生,也就是說自己的每一次點名都有可能會決定一個人的性命。

"各位,除了我剛才點名的這24個人之外,剩下的五十幾個兄弟,你們根據自己的情況往前一步吧,記住我的話,這不是意氣之爭,只有我們這個團隊的力量足夠的強大,才能夠最大限度的減少傷亡。"

接下來又經過了近半個小時的時間,五十個人的隊伍終於選了出來,剩下的一部分沒有選上的人,臉上有遺憾,有不甘心,但是大部分的還是對這五十個兄弟的祝福和激勵。

"兄弟,這一次你替我去好好的大幹一場,一定要將幫主和青竹大小姐救出來,讓他們知道咱們黃字幫並不是任人宰割的!"

"放心,這次就算是拼上這條命,我也要給那些傢伙留下一點念想!讓他們知道想要吃掉我們,那就得做好被崩掉牙齒的可能。"

……

隊伍中到處都是祝福和激勵的聊天話語,崇明則是被蕭陽叫到了一旁的一個角落中。

"青竹她們被關在哪裡?"

"在玄字幫的地盤上,那地方是他們幫主在郊外的一處私人莊園,面積很大,青竹和幫主還有地字幫的幫主全都關在那裡!"

"有沒有那地方的結構圖?"

崇明皺著眉頭思考了一下,"具體地圖沒有,但是我對那裡很熟悉,可以現場畫下來!"

金碧輝煌的大廳中,近兩百平的巨大大廳,此刻卻只有兩個人安靜的坐在沙發上。

作為玄字幫的當家人,賴強春風得意,臉上滿是興奮之色,一隻手中夾著一支古巴的哈瓦那雪茄,手指上帶著三個金燦燦的鑽戒,和幫派中的其餘三個幫主不同,四個人中賴強的野心是最大的,是最狠辣的一個。

坐在賴強身邊的天字幫的幫主唐震,唐震乍一看上去就是一個普通的蒼老的老頭,整個人坐在那裡和一個遲暮的普通老者沒有任何的區別,眼睛微微的閉著,若是不仔細觀察,甚至都幾乎察覺不出這個人的呼吸。

"這次你做的太冒險了!"

兩個人原本並不講話,空蕩蕩的大廳中顯得異常的安靜,靠在沙發上閉目養神的唐震突然講出這樣一句話,顯得異常的突兀,彷彿是絕對安靜的狀態下有了聲音,顯得異常的清晰刺耳。

賴強嘿笑一聲,用手指彈了彈雪茄,然後才夾在自己嘴裡,他喜歡這種感覺,這種大號的雪茄按夾在嘴裡,讓他有種高高在上的掌控感。而他最喜歡的就是這種掌控的感覺。

"冒險?呵呵,唐大哥,看來你是真的老了,富貴險中求,這個最簡單的道理我想恐怕你不會不知道吧?"

賴強突然轉頭看了一眼對方,然後露出一絲笑容。

"而且這件事情從頭到尾可不光是我一個人參與了,你也參與了,現在卻來對我講這個,你不覺得有些奇怪嗎?"

唐震的臉色一變,然後有些不悅的冷哼一聲,"我的意思是,這件事情你最好是事先和我通知一聲,這樣讓我也好提前有個準備,可是你卻根本沒有給我通知,而是私自發起了戰爭,你這是置我們青幫的百年基業於不顧啊,賴強,你可還記得組訓,不論怎麼樣,誰都不能夠動搖我們青幫的基業。"

"現在你這樣做,已經重創了我們青幫的根基,光是這兩場內戰打下來,我們青幫四個幫派早就已經元氣大傷!你……你太魯莽了!"

面對唐震的職責,賴強的嘴上一直帶著微笑,似乎根本沒有將對方的話聽進去。

"唐大哥,歷史在發展,我們也應該往前看嘛,你別看現在雖然青幫受到了一點損失,但是用不了多久,等我整合了地字幫和黃字幫的產業之後,嘿嘿,青幫將會在我的帶領下進入一個新的時代,你說,我對青幫是有貢獻還是沒貢獻呢?"

"嘿嘿,唐大哥,既然做出來了,就不要優柔寡斷了,你放心,有錢大家賺,以後青幫就是你我二人的青幫了!"

唐震的眉頭一挑,"那個小子怎麼辦?我想若不是他的話,你這次恐怕也不可能這麼輕鬆的推翻楚天的幫派吧!這塊利益的蛋糕裡面,你是不是和他也有私底下的交易?"

賴強的臉色不變,甚至眼睛都沒有閃一下,讓人看不出他的真實想法。

"呵呵,唐大哥,你認為我會將青幫這麼大的基業交給一個反骨仔嗎?放心,對於這樣的人,給他一點小利益就夠了,太多了會撐死人的!"

賴強看了一眼唐震,然後嘿笑一聲,"這個青幫,以後就是你和我的青幫,你說對嗎?"

唐震點點頭,"希望你不是引火燒身就好!"

"放心,他們的幫派早就被我們的人給衝散了,他們想要逆轉局勢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賴強有些自得的笑道,"現在一切盡在你我的掌控之後,接下來的這步棋,我們想要怎麼玩就怎麼玩?"

賴強拍拍手掌,然後輕笑一聲,"好了,接下來我們也該來見見老朋友了!"

隨著賴強的掌聲落下,遠處門口位置,幾個人青年壓著兩個人走進了大廳,被綁住的這兩人正是楚天和玄字幫的幫主秦池。

兩個人一走進這個大廳,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客廳中的賴強和唐震,秦池當場臉色大變,憤怒的對著兩個人破口大罵。

"唐震,賴強,你們兩個竟然敢造反?做出這麼大逆不道的事情!"

"嘿嘿,秦兄,你這話可就差矣,我們只是想要將青幫重組一下,怎麼能夠算是大逆不道呢!"賴強嘿笑一聲,似乎是看到兩人狼狽的樣子十分興奮。

"你們互相勾結,竟然對同門下手,引起內亂,兄弟相殘,這還不算是大逆不道?"

秦池臉色鐵青,神色激動,眼神怨毒的死死的盯著這兩個傢伙。

"秦兄,沒必要生氣,既然事情都發生了,這時候就算是你再生氣也已經於事無補了,賴強的野心早就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

楚天從出現到現在一直都是臉色平靜,神態淡然,似乎根本沒有將自己目前的處境放在眼中一樣。

楚天說完這句話,視線這才轉向一旁的唐震,神色有些古怪,"只是我沒想到的是,賴強做這件事情,唐震你竟然也同意了!而且還參與其中!看來在貪慾面前,所以的情誼和老祖宗留下來的的規矩都是不值得一提的。"

唐震老臉一抖,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畢竟這件事情上,他一直是猶猶豫豫拿不定主意的的那一方,典型的既想要拿到利益又害怕承擔損失的那種人。

只有在賴強已經動手之後,唐震才勉強做出了選擇,他沒有選擇幫助楚天和秦池一方,而是選擇了落井下石,趁機搶奪雙方的產業,爭取將利益最大化。

所以剛才楚天看向唐震的眼神中就充滿了鄙夷的神色,當年那個敢打敢拼,一把砍刀就敢帶著弟兄們闖天下的老大哥已經老了。 "楚天,你少在這裡胡說,上次你的幫派就應該被取締了,媽的要不是那個小子,你現在早就在地底下了!"

楚天的臉色不變,視線死死地盯著賴強,"我想知道你是用什麼條件打動梁天叛變的!"

聽到這個問題,賴強突然笑了,有些得意的看著楚天。

"嘿嘿,是不是有些不甘心,最終自己失敗竟然是敗在自己最疼愛的手下身上,這種感覺一定不好受吧!"

"不過我想就算是你猜破頭皮也猜不到他是因為什麼背叛了你!"

"你想把我們怎麼樣?難道你要殺了我們?"楚天語氣冰冷的問道,即使是在面對這種情況的同時,他也同樣沒有一絲的驚慌,這就是梟雄本色。

"殺了你?不不不,你們放心,暫時我是不會把你們怎樣的,畢竟大家兄弟一場,我怎麼能夠那麼忍心做那種大逆不道的事情呢!"

說道這裡賴強突然得意的笑了起來,臉上完全是那種小人得志的嘴臉。

"嘿嘿,不過楚兄,至於你的女兒,我可就不敢保證她的安全了!因為你的愛徒和我交易的其中一個條件就是把青竹交給他!"

楚天的臉色頓時大變,有些著急的大聲喝道,"你……你把青竹放哪去了?賴強,你敢動我女兒一根汗毛,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你不覺得現在你說這些有些可笑嗎?現在你們的生死可是掌控在我的手中,所有有這時間,還是多關心關心你們自己的安全吧!"

賴強一揮手,"將他們兩人帶到樓上房間,單獨看護,不準離開半步!"

"是!"

楚天有些著急,"賴強,你若是敢動我女兒,我是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等到兩個人被抓著走遠,賴強才冷笑一聲,"煮熟的鴨子,光剩嘴硬了!"

"你也別太過得意忘形,不要忘記楚天的手下還有一個傢伙沒有現身!"一旁坐在沙發上的唐震突然開口說道。

"你說的是……那個傢伙?"賴強皺著眉頭陳勝說道,腦海中立刻浮現出上次在地下全場中蕭陽強悍的表現。

"上次在比武場的事情你我親眼所見,那個傢伙的實力恐怕我們青幫之中無人能及!已經超出了正常人的範圍,聽說他和楚天的女兒關係不錯,若是他真的來了,那也是一個大麻煩,你有把握對付他嗎?所以你最好不要太放鬆!"

賴強突然一咧嘴,露出一絲冷笑,"你以為我會我那忘記這個傢伙嗎?你認為我暫時不殺這兩個傢伙是為了幹什麼?其中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我要用他們做誘餌,把那些不甘心的傢伙全都吸引過來,然後一網打盡!"

賴強露出一絲嗜血的笑容,"現在已經不是靠拳頭打天下的年代了,就算是那傢伙很能大,但是那也僅僅是在拳擊台上而已,我幾十個人一人一條槍,難道他還能夠快的過手槍?"

"哼!只要他敢來這裡,那我就敢保證,絕對讓他有來無回!"

夜色下,幾片烏雲逐漸遮擋住了月亮,天空上沒有一顆星,地面上的景物也開始變得黑暗起來。

起風了。

一大片灰濛濛的霧氣瀰漫在空氣中,即使是燈光照射,也僅僅是能夠看出一道黃蒙蒙的光亮。再往遠處就什麼也看不到了。

整個私人莊園中,到處都是一隊隊執勤的守衛人員,三五個一組,每隔幾分鐘就會迅速的圍著莊園固定的路線巡視一遍。

守衛森嚴,護衛全都帶著手槍,重要的是還有獵狗,從外圍看上去,整個莊園幾乎被包圍成了鐵通一塊,就算是一隻蒼蠅都飛不進去。

"隊長!"

"隊長!"

一個青年晃晃悠悠的走在莊園中,然後不斷的檢視著周圍的護衛有沒有玩忽職守的情況出現。

"全都給我打起精神來!今晚有大霧,視線不是很好,是很危險的,所以大家必須要全部給我打起精神來,這樣也是為自己的性命負責!"

"放心吧隊長,我早就和兄弟們吩咐下去了!不會有問題的!"

這個傢伙湊上來嘿笑一聲,"隊長,現在青幫只剩下天和玄兩大幫派,地和黃兩大幫派早就已經名存實亡,那些幫眾也被我們打的潰不成軍,投降的投降,逃跑的逃跑,他們怎麼還有膽子趕來這裡鬧事!"

這隊長眼睛一瞪,狠狠地瞪了一眼這傢伙,"那也不能夠放棄警惕,告訴你們,這種時候往往才是最危險的,有那麼一部分人看不清事實,想要將他們的幫主救出去,所以難保不會出來鬧事!"

……

而此刻莊園中外圍的野地里,一群人就趴在這裡的黑暗中,視線全都盯著一百米之外的莊園。

崇明帶著幾個人和蕭陽蹲在一個角落中,蕭陽則是在給他們布置相應的任務。

"這次你們五十個人的任務就是盡最大限度的拖住這個莊園中的那些護衛,我知道那些護衛的人很多,絕對是你們的幾倍,但是我需要足夠的時間來尋找和救出楚幫主和青竹,所以,剩下的時間,我需要諸位來幫我爭取出來!"

蕭陽的臉色有些嚴肅,這次的任務可以說他同樣沒有把把握,若是說讓他自己直接殺進去,那絕對沒問題,因為根本沒有人能夠攔住他,但是現在他需要衝進去,還要救出兩個人來,那樣的困難度就不是一倍兩倍了,因為莊園的護衛不是木頭,他們是不會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卻救人的。

"諸位,這次任務的危險程度,我就不需要多說了,可以說,從我們待會進入這個莊園開始,生命就已經交給了老天爺了,能不能夠活下來,那就要看上天的安排了!"

"所以,現在你們準備好了嗎?"蕭陽的視線十分嚴肅的掃過在場的每一個人。

崇明幾人點點頭,眼神出奇的堅定,並沒有因為這次的任務是九死一生而又任何的退縮。

"蕭陽先生,這次多靠你了,若是我們犧牲了,希望你可以救出幫主和大小姐!拜託了!"崇明突然十分認真的對著蕭陽說道。

"陽哥,拜託了!"

"拜託了!"

其餘幾個人也立刻站起來,一臉嚴肅的對蕭陽說道。

蕭陽點點頭,"我會全力以赴!"

"謝謝!"

崇明點點頭,然後站起來,轉身看向身後,所有的兄弟已經全都站了起來,視線看向這邊。

"諸位兄弟,廢話不多說,今天我崇明能夠和大家一塊參加這次行動,我感到很開心,不論結果如何,大家都是鐵骨錚錚的漢子,若是待會我死掉,請不要為我悲痛,請那些能夠活下來的兄弟,壯我青幫!"

"壯我青幫!"

"壯我青幫!"

……

幾十個人突然不約而同的全都重複著這一句話,眼神堅定,語氣冰冷,他們早就已經將生死置之度外了。

聽著這些漢子小聲的重複著這一句話,蕭陽也有些動容和感慨,這些人都是真正的漢子,他在想若是飛車黨發生了同樣的事情,阿飛他們恐怕也會毫不猶豫的站出來,將生死置之度外,誓死捍衛飛車黨的尊嚴。

等到所有人全都安靜下來,將視線看向了自己之後,蕭陽的先是觀察了一眼前方,然後才出聲道,"我先潛進去,你們的任務就是盡最大的努力吸引住他們的注意力,各位,祝你們好運!"

說完蕭陽手掌一翻,從腰間掏出一柄軍刺,然後迅速一躍而起,消失在夜色下,一百米的距離幾乎是瞬間而至,在所有人的注視下,蕭陽一躍而起,身體在莊園最外圍的圍牆上連續幾個踩點,身體已經衝到了手三米的高處,然後雙手一抓,攀住圍牆的邊緣,整個人輕鬆的翻了進去。

看到蕭陽成功衝進去,崇明輕笑一聲,"諸位,接下來到了我們的表演時間了,跟我來!"

身體從圍牆上一躍而下,輕鬆的落到地上,沒有發出任何剩聲響,蕭陽的身體立刻一閃,躲進了一旁的一顆數後面。

幾個護衛剛好從蕭陽這邊經過,似乎是剛剛巡檢過來,等他們離開之後,蕭陽才從黑暗中走出來,然後掃視了一眼四周。

果然不出他所料,整個院子中到處都是明哨暗崗,蕭陽身形靈活的迅速從兩個護衛身後竄過去,然後飛快的躲到涼亭後面,對方沒有任何的察覺。

蕭陽距離別墅的距離越來越近,躲過了一個個的護衛,有時候甚至整個人幾乎是擦著護衛的身體險之又險的躲了過去。

從靠近別墅的一個涼亭中走出來,蕭陽剛要離開,結果一對護衛剛好巡邏走了過來,蕭陽只好在一躲,整個人藏到了一旁花池的一座假山後面。

這組巡邏的護衛從假山旁邊走過去,而其中一個護衛似乎是憋壞了,竟然直接離開了隊伍,偷偷地朝著假山這邊走了過來。

這個護衛似乎是憋壞了,從隊伍中偷偷的走出來,然後快速的來到假山後面,這裡一片漆黑,在外面根本看不到這裡面的情況。|i^

這傢伙哼著歌,然後晃晃悠悠的來到假山後面,先是四周看了一圈,看到確實沒有人發現自己之後,才連忙解開褲子,然後站在假山後面滿臉愜意的開始放水。

舒服的放著水,這傢伙隨意的一抬頭,結果突然發現站在自己面前不遠處的黑暗中竟然有一道影子。 這傢伙一下子就慌了神了,有些不敢置信的揉了揉眼睛,結果一睜開眼睛卻突然發現自己面前已經站了一個人。

這傢伙頓時嚇得整個人渾身一個哆嗦,還沒有來得及喊出口,蕭陽已經一個手刀,直接將對方砍暈了過去,然後迅速將這傢伙的身體拖進了一旁的黑暗中。

將對方擺到一側的黑暗角落中,然後將這傢伙別在腰間的手槍給抽了出來。

蕭陽的眉頭緊皺,臉色有些難看,原本按照他的預算,自己必須不驚動任何人然後衝進別墅中,找到青竹的位置,救出青竹,然後出來之後才會引起注意,那時候才是外面的崇明等人行動的時候。

這樣可以盡最大可能的避免外面的人損失,但是現在事情出了變化,雖然自己將這傢伙給弄暈了,但是外面的人肯定很快就能夠發現少了一個護衛,那時候恐怕整個莊園都要戒嚴了。

自己必須要加快速度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