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你最好不要有什麼花樣。」香香的父親說著。

婆婆沒說著話,不過秦壽留了一個心眼。 第060章:破除詛咒

香風躺在圓圈的中間,菟絲子警戒著周圍。浮風則全神貫注的看著婆婆施展出來的黑煙。

一隻藍鳥飛過,就在這時婆婆突然停下動作,明顯就是做好了逃跑的準備。不過被香風的父親擋住了,可是不知從哪裡又竄出兩個身影,正是秦壽那天看到的婆婆的隨從。

香風的父親明顯對付不過來,而菟絲子並不是他們的對手。

「鳳雛。」秦壽大聲喊道。

隨後天空烏雲密布,一直鳳凰出現在所有人眼前。

「小子,一會你可要給我幾壇酒啊。」鳳雛說著。

「沒問題。讓你喝到撐。」秦壽笑著答應著。」

鳳凰的出現先是讓沒見過的人感到驚訝,后讓見過的感到害怕。

鳳雛隨即扇起狂風。並從嘴裡射出各種兵器。

「怪不得我的風對他不起作用。」香風躺在那裡說著。

很瘦的女孩和紫衣女人都被打倒在地。

「住手。再不住手我就把這孩子殺死。」婆婆抓著龍葵說著。

只是她還不知道自己是在太歲上動土啊。秦壽一臉看好戲的表情。

「喂,你這個老姑娘快放我下來。」龍葵平靜的說著。

「我去,龍葵你的忍耐力也太好了吧,這還跟她說著話啊?」鳳雛在天上說著。

「我可不像你。那麼暴躁。」龍葵還是很平靜的說著。

「額,你就是假裝高冷吧。我看就是這些年你悶得太久了。」鳳雛繼續刺激道。

在場的人都有點蒙圈。不過也不敢貿然說著話。

「哼,那你要不要試試啊?」龍葵好像對鳳雛是有一種好勝心的。

「哈,就等著你這句話呢。」鳳雛做出戰鬥的樣子。

「請把我放開。」龍葵對著婆婆說著。

「我次奧,你到現在還那麼紳士幹嘛。」鳳雛快要暴跳如雷一樣。

「你……憑什麼。」婆婆有些惡狠狠的說著。

「那就不要怪我了。」龍葵說著完轉過頭看著鳳雛。

這時天空陰的更加厲害了,簡直就是黑夜裡沒有燈一樣,隨後是電閃雷鳴,又將天空照亮。

龍葵直接變化成龍飛向鳳雛,可能由於破壞力過於大,婆婆直接就倒地死了過去。

在場的人再一次驚嘆。

「喂,你們打架能不能不要這麼大動靜啊。」秦壽在下面喊道。

「你不要管我們了。」鳳雛說著。

「但是你們這樣會把人家家毀壞的吧。」浮風也上前勸阻。

「你們怎麼那麼墨跡啊。」鳳雛有些不耐煩。

「龍葵哥,你要下來,我就給你好多的冰淇淋。」秦壽轉移目標說著。

「真的?」龍葵馬上動心了。

「當然了,我也不敢說著謊啊。」秦壽看到了希望。

「喂。你不能這樣啊。」鳳雛也變回孩子的樣子抱著龍葵說著。

「你這個煩人精哪裡比得上我的冰淇淋啊。」龍葵好不客氣的說著。

等兩人都落地后,天空也已經變回原來的樣子。

「哎,居然輸給了冰淇淋。我不服!」鳳雛咆哮道。

「不服也不行了。」龍葵打擊道。

鳳雛沒有在說著話。

「可是沒有了靈族的人,怎麼繼續儀式呢?」菟絲子說著。

「讓我來吧。」龍葵說著。

「哎?」秦壽疑惑道。

「交給他吧,我們可是活的夠久了,什麼都會的。」鳳雛躺在一旁的樹枝上說著。

隨後龍葵身上的確也出現黑煙,一道白光后,香風的身體開始變化。圓圈也消失不見了,周圍的事物恢復原本的模樣。

香風的身體開始變高,身材也變得突出起來。只是香風不像其他女孩那樣是苗條,而是有些壯實的,不過線條是美的。

「真是不愧是四大美女之一啊。」禽獸感嘆道。

這時秦壽的手臂有些痛。他們也回到家裡慶祝起來。

「來,這是你的酒,然後是你的冰淇淋。」秦壽依次對著鳳雛和龍葵說著。

「你小子還算說著話算數,但是現在有些不禮貌了啊。」鳳雛看著滿桌子的酒。

撒旦情緣:四爺的惑情寶貝 「哎呀,都這麼熟了,就不要在見外了。」秦壽說著。

「你小子還真是有點無賴的潛質啊。」鳳雛開玩笑的說著。

隨後鳳雛和龍葵從小孩的樣子變成了大叔的樣子。

「噗。」浮風不小心笑出聲來。

「怎麼?很奇怪嗎?」龍葵奇怪的問。

「不是,應該說著你們就應該這個樣子。」秦壽打量著兩人。

鳳雛變成了一個邋遢的大鬍子的,而龍葵則是一個比較壯但是看起來很高冷的。

「還真是謝謝您們兩位了。」享福的父親說著。

「恩,好說著,我們也只是償還了你們而已。」龍葵吃著草莓口味的冰淇淋說著。

秦壽看著,總感覺這個畫面很奇怪。

周圍的人們都很高興,而且今天的確是香風18歲的生日。當然是秦壽根據香風外貌判斷的年齡,真實年齡他並不想知道。

聚會還在繼續,不過秦壽出來透風。

「屁屁,怎麼出來了?」香風也跟著出來。

「哎呀,鳳雛真是太吵了。」秦壽吃著炸雞說著。

「屁屁啊,你想好了嗎?」香風沒有點破。

「你看,我也沒有跟你解除契約的,我想就不用了吧。」秦壽有些不敢看香風。主要也是因為現在的香風他還沒有習慣。

「恩,不枉我器重過你。」香風喝著她生日的酒。

秦壽有些不敢動,因為現在的香風只跟他差一頭的距離。順便說著一下秦壽的身高是180.

「喂,對我負責點。明明是182嘛。」秦壽對著旁邊白說著。

「難道你不知道四捨五入嗎。」旁白不客氣的說著。

但是相思不相負 「屁屁。」香風的聲音響起。

「啊?怎麼了香香?」秦壽奇怪的問。

「沒什麼,就是叫你進去呢。」香風說著。

「好的。都聽主人的。」秦壽又開始假正經起來。

還好在秦壽進去不久宴會就結束了。

「哎呦,這我的耳朵都快廢了。」秦壽扶著牆面說著。

「壽壽,你沒有事吧?」浮風奇怪的問。

「沒有,只是感覺晃。」秦壽還是第一次喝酒。

「小子,你也太弱了吧。」鳳雛還拿著酒壺喝著,徑直的走著。

「你是神仙我才不跟你比呢。」秦壽辯解道。

「那人家女孩子呢。」鳳雛指著香風說著。 第061章:鄰居是外星人

「你們都是妖,不能比。」秦壽再一次辯解道。

「難道你忘了自己身體內的另一半血液了啊?」鳳雛不甘心。

秦壽沒有再理他,說著不過還是躲得過的。這晚秦壽睡的很熟。

「我去,這是什麼地方啊?」秦壽醒來詫異道。

「秦壽你的大限已到。」周圍的人說著。

「不是,諸位兄台,你們是什麼人啊?沒有抓錯人嗎?」秦壽有些懵,還用了古代人說著話的方式。

「廢話就不說著了。」周圍的人又是一起說著的。

「你們是一個人?」秦壽大膽猜測。

「哼,沒想到你小子有點能耐啊。」這些黑影又變多了好像。

秦壽得意的笑著,不過馬上腹部就傳來一陣劇痛。一把匕首插在他的身上,那些黑影也消失了。而秦壽倒在血泊中。

「啊!」秦壽喊道。

秦壽這才發現是自己做的一個噩夢。

「壽壽你怎麼了?」浮風也被驚醒。浮風又一次夢遊的跑到了秦壽的旁邊休息。

「沒什麼就是做夢了。」秦壽起身洗了臉說著。

只是秦壽很詫異自己為什麼會做這樣的夢,而且最近做夢的幾率增加了。

「難道在預示著什麼嗎?」秦壽的腦袋左邊出現一個小天使說著。

「不要瞎想了,一定是因為要出現不好的事情了唄。」秦壽的腦袋右邊出現一個小惡魔說著。

「你才是瞎想呢。」天使拿著箭戳向惡魔。

小惡魔消失了。這就是每次秦壽想事情的時候回出現的情況,不過每次都是天使的勝利。

「你就不能有一次讓他一下啊?」秦壽對著小天使說著。

「不行!」小天使也消失掉了。

殘情虐愛:拒上總裁牀 「壽壽,你剛才是說著話了嗎?」浮風奇怪的問。

「沒,是自言自語。」秦壽穿戴整齊說著。

「風風呀,咱們現在可以回市裡了。」秦壽看著狐族的天空說著。

「那你不準備向村長告別嗎?」浮風奇怪的問。

秦壽沒有回答,浮風也沒有再追問。

「風風啊,你的店還開著呀?」秦壽奇怪的問。

「是啊,我的弟弟幫忙看著呢。」浮風笑道。

「小子,走路不看路你是想摔跤啊?」鳳雛訓斥道。

「大叔,你管的還真多啊。你們都不看還說著我。」秦壽指著鳳雛說著。

「也不想想我們怎麼能跟你一樣啊。而且還這麼快離開,我的美酒啊。」鳳雛委屈道。

「大叔你怎麼好意思一直賴在人家那啊。」龍葵像是在學秦壽的樣子。

「我可是你兄弟,你也太不厚道了。」鳳雛回過頭。

「大叔你的後面有個樹枝。」秦壽說著。

「哼,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騙我。你的伎倆是騙不過我們這種高級的妖的。」鳳雛吹噓道。不過說著的也是事實。

「哎呀。」下一秒鳳雛就被樹枝打到了腦袋。

鳳雛一看才知道是龍葵拿著樹枝。

「好呀,你們合夥起來欺負我就是。」鳳雛可憐巴巴的說著。

「臭小子,竟然不辭而別。」香風從後面追來。

「香香別打臉啊。」秦壽感覺到香風要打他。

「我不光要打臉,還要打遍全身。」香風舉起拳頭。

「香香,你這樣不好的。對了,對皮膚不好。」秦壽還在努力的在勸阻者香風。

「屁屁,你不要跑啊。」香風沒有去追秦壽。

「我又不傻。」秦壽見香風沒有再追業績至正常的走路了。

「唉……~香香你把我放下來。跟放風箏一樣的。」香風迅速的用尾巴勾住了秦壽,並把秦壽舉的很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