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煙塵散盡,王陽的身影出現在入口處。

而何雨欣,就站在王陽的身後。

蘇青就知道王陽會來,不過他也沒有想到王陽竟然是這樣過來的,這樣的手段,明顯是要表達些什麼。

蘇青不是一個傻子,自然明白王陽那心中的怒火,不過他也並沒有多說些什麼。

即使,王陽就是直接從正門進來,那蘇青都不會奇怪。

一切,都很難說。

王陽昂首闊步走進來,蘇青的人頓時反應過來,拔出槍對準了王陽。

王陽並沒有停下腳步,一邊走一邊冷冷的說道:「我不喜歡有人拿槍對著我,要不然我也不保證會發生什麼。」

蘇青楞了一下,他很清楚,要是王陽想要幹掉他的話,那麼根本不需要這麼麻煩的事情。

別看現在蘇青在東華市的地方很高,可是蘇青知道王陽的身份。

真要是惹惱了王陽,就憑赤龍王這三個字,王陽可以不費吹灰之力的弄死蘇青一百次了。

蘇青給了自己的小弟一個眼神,示意他們把槍放下。

這些人也算是聰明,一個個都急忙把槍給放下了。

王陽抬眼掃了蘇青一眼,眼神之中帶著一抹煞氣。

「收起來。」蘇青有些無奈的說道。

那幾個小弟面面相覷,最終還是乖乖的將槍給收起來了。

王陽朝著蘇青走過去,直接坐在了蘇青的對面,何雨欣緊跟著王陽,直接坐在了王陽旁邊的位子上,自始至終她都沒有說什麼,今天龍門這邊主事的人是王陽,而何雨欣只是陪襯罷了。

蘇青打了一個響指,酒菜立馬就被端上來了。

看著一桌子熱騰騰的飯菜,王陽就明白是什麼情況了,看來蘇青早就知道他要過來的。

王陽見狀,也並沒有繞圈子,單刀直入詢問道:「我想知道何子山那些消失的手下,該付出什麼樣的代價?」

蘇青聞言,也並沒有吭聲,反倒是親自給王陽倒了一杯酒。

王陽打量著蘇青,等待著這小子的答案。

蘇青慢悠悠的說道:「不需要這麼著急,要是有人想要滅口的話,那早就已經滅了,要是不想的話,那不是還有時間嗎?」

王陽卻是搖了搖頭,緊接著說道:「我不著急,我可以等待,但是我怕何子山沒有辦法等待了。」

聽到王陽這話,蘇青頓時微微一笑,連眼神中都帶著笑意:「有事自然是小弟去辦了,不需要說什麼,今晚何子山被查封的東西,我要一半,那這小子我可以給你。」

何雨欣頓時瞪圓了眼睛,登時怒道:「你還不如去搶!」

「呵呵,我比搶來的快多了,搶的話,那我還需要犯法,但是這件事情我可不是不犯法的啊。」蘇青依舊笑眯眯的說道。

何雨欣氣的臉色鐵青。

實際上,她和王陽在來的路上那就是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的,只是何雨欣也並沒有想到,蘇青這小子竟然真的獅子大開口。

要知道,何子山被封的地盤有多少,蘇青這一下子就要一半,簡直就是在趁火打劫。

王陽深深看了蘇青一眼,也沒有什麼表情,不咸不淡的說道:「好。」

何雨欣咬著牙,她還是捨不得就這麼拱手相送,可王陽說的話那就等於是何子山說的話,即便是何雨欣這個時候,那也是說不出來什麼的。

何況,龍門的地盤和何子山的性命比起來,何雨欣更看重後者。

王陽做出了決定,蘇青沒有問這個決定是不是有效,甚至看都沒有看何雨欣一眼。

依照王陽和蘇青的身份,兩個人都丟不起那個臉,何況何雨欣也不會反對這件事情。

「既然你這麼有誠意,那我也不會讓你失望,讓人交接一下,人我交給你。」

蘇青喝了一杯酒,很是隨意的說道,實際上,他早就已經準備好了一切。

王陽一點都不覺得意外,要是蘇青不控制人,那才說不過去呢。

蘇青那就是一個真小人,這麼好的機會,他會放過?

何雨欣直接去簽訂那些協議,蘇青這個人很注重書面上的東西,有何雨欣的簽字,那何子山的那些產業就算是名正言順的到了蘇青的名下。

以後就算是何子山親自出面,那都是沒用的。

王陽也在心中算了一筆賬,之前蘇青和橋老三他們得罪了龍門,何子山回來以後這幫人也都交出了不少的地盤。

這麼一看,實際上何子山也並沒有損失的太慘,何況上一次蘇青也是被何子山坑的很慘。

雙方這一次,就算是打了一個平局,至於後面的事情那就要看王陽的本事了。

合約一送過來,蘇青臉上的笑意那是更加濃了。

蘇青打了一個電話,直接將人交給了王陽。

王陽也不客氣,叫嚴碧洲去拷問那些人,他則是和蘇青繼續坐著。

「說起來,上次兩個人這樣一起坐著喝酒,好像已經是很遙遠的事了。」王陽很有深意的說道。

「呵呵,每一日都有千年之感,位置不同,道路不同,就像那些混社團的,你能指望他們奉公守法?那他們吃什麼?」蘇青這話雖然說得並不多,但是這樣的話語已經表達出了他的意思。

王陽聞聽此言,頓時搖了搖頭,緊接著笑道:「道路不同,但是可以有好,有壞,這全憑自己把握了。」

蘇青也不和王陽多說這個話題,他看著王陽說道:「我感覺我們依舊可以再合作一次。」

「哦?如何說?」王陽隨口說道,心中卻是已經猜測道蘇青到底想要說什麼。

這個時候,蘇青皺著眉說道:「本來我還以為遮天會已經完蛋了。」

「你想多了。」王陽嗤笑道。

實際上,王陽也是覺得有些奇怪,蘇青這樣的人沒有投靠到遮天會那邊,已經算是很奇怪了。

一直以來,蘇青都是和遮天會水火不容的,即便蘇青後來和橋老三有一些聯繫,那也僅僅是因為龍門的事情。

蘇青這小子在東華市壯大實力,為什麼他會一直和遮天會這個樣子?

王陽不得不懷疑,這個蘇青後面的人恐怕也是很有問題的。

這個時候,蘇青繼續說道:「你說得對,到底還是我想多了。我已經遮天會算是完蛋了,但是這一次何子山的事讓我明白,那可以在任何人身上發生,我們斗,那也是後面的事情。」

蘇青說到這裡,故意停頓了一下,似乎在觀察王陽的反應。

王陽繼續裝糊塗,不咸不淡的問道:「所以呢?」

王陽的這個態度,讓蘇青有種吐血的衝動了,他相信王陽是明白他要說什麼的,結果現在王陽擺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蘇青都快內傷了。

蘇青扯了扯嘴角,只好繼續說道:「所以我們先聯手幹掉遮天會。」

要知道,今晚何子山那邊的事情簡直是太恐怖了。

何子山那是什麼人?東華市頂尖人物之一啊,龍門那是什麼勢力?就連蘇青都不敢輕易的招惹何子山,不然上一次他也不會將自己的地盤給拱手相送了。

可是,就是這樣的何子山就是這樣的龍門,遮天會還不是動手了。

億萬總裁溫柔點 一夜之間,何子山進去了,下面的那些地盤也丟了很多,還是栽在了警察的手中。

現在這個時候,龍門就算是想要做些什麼,那都是一點辦法沒有。

這一次,整何子山的人可不是黑的,而是白的力量,那些堂口的人總不能到警察局去鬧吧?

蘇青也是被驚到了,他雖然還沒有怎麼招惹遮天會,但是和遮天會也絕對不會是朋友。

就算蘇青容得下遮天會,可遮天會容得下他怎麼發展下去嗎?

那答案就是很明顯了,早晚有一天蘇青和遮天會也是要爆發的。

敵人的敵人,那就是朋友,蘇青很明白這個道理。

他和王陽都有共同的敵人,那就是遮天會了,蘇青想著就趁著這個時候,乾脆跟遮天會死磕到底了。

蘇青不想同樣的事情發生在他的身上,也是篤定了王陽要幹掉那些傢伙,所以蘇青才會這麼說。

王陽點點頭,算是同意了蘇青的這個想法。

兩人開始商談一些利益上面的事情,事不宜遲王陽也沒有閑工夫和蘇青廢話,開口說道:「你直接說吧,你要什麼,而我又能得到什麼?」

「這件事情很複雜,咱們誰出力大,那誰得到的地盤就多。」蘇青直截了當的說道。

王陽也沒有任何猶豫,點頭答應下來。

兩人之間沒有任何的實驗,因為他們都知道,要是誰耍賴的話,那就是要直接爆發戰鬥的節奏。

蘇青不會蠢到和王陽正面死磕的地步,而王陽也不是背信棄義的人,哪怕是暫時的盟友。

兩人談完不久,嚴碧洲就回來了。

蘇青若有所思的掃了一眼嚴碧洲,不過嚴碧洲也沒鳥他,直接走到王陽身邊。

這個時候,蘇青很是自然的站起身,走到一邊去看風景了。

嚴碧洲也鬆了一口氣,因為有些話他還是不想讓蘇青聽到的。

嚴碧洲俯下身子,湊在王陽耳邊低聲說道:「老大,已經得到想要的東西了。」 既然都已經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王陽自然也不願意在這裡繼續停留,兩個人之間的關係就剩下敵對的了,所以他看著蘇青說道:「告辭了。」

蘇青沒有站起來,反而意味深長的說道:「有些時候別被表面給矇騙了。」

王陽頓時就感覺到有些不對勁,只是他也不明白,蘇青想要表達什麼。

王陽帶著幾個人朝外面走去,蘇青則是靜靜的看著王陽離去,他敢肯定今晚的風暴會越來越大,不過這又怎麼樣,唯有亂起來,他才有更多的機會施展拳腳。

車上,王陽和何雨欣坐在後面,嚴碧洲則是很小心的開著車,護航的車則是在前面十米處,留出足夠的空間給他們活動。

現在的情況十分的危險,開車的人隨時都有可能會被人給幹掉,所以副駕駛不坐人。

「說吧,具體情況是怎麼回事?」剛才在蘇青面前,王陽也不方便仔細詢問,但是現在這裡沒有外人,他自然是要好好詢問一番。

嚴碧洲的臉色十分難看:「估計我們可能要無功而返了。」

「怎麼說?」王陽也知道自己的那些敵人做事情只怕是會十分利索,根本就不會有什麼漏洞給他。

「那些人都說了,他們也不認識收買他們的人,他們也沒有想背叛何子山。當時收買他們的人都是說想要找一個地方溜冰,但是周圍的酒店都比較嚴格,更是不安全,算來算去,都是何子山這邊最為安全,於是他們就拿出一萬塊收買了幾個人。那些傢伙也是想著這些錢拿著也沒有什麼事情,自己這邊不會那麼倒霉中招,最重要的是他們認為那些都是富二代一樣的傢伙,肯定不會出事……」

嚴碧洲簡單的將這些事給說出來,王陽和何雨欣頓時就明白這些傢伙的套路真的很深。

一般情況下,那些負責辨別人的傢伙,那肯定是經濟不怎麼樣的了,這一下子就有一些錢到手,只要不是傻子都會做。

這些無關智慧什麼,有多少人會時刻都想到,這些事情可能是陷阱啊?

我不想受歡迎啊 沒有,一個人都沒有想到這些事情。

也就是因為如此,這才導致後面的情況發生。

王陽深深的舒緩了一口氣,而後他看著何雨欣說道:「你可能要有些心理準備。」

「什麼?」何雨欣還不是那麼明白王陽的意思,她看著王陽說道:「你是說後面還會有麻煩?」

「我估計你爸沒有那麼簡單出來,光是那麼多家酒店的事情都讓你爸有些麻煩,況且我想那些人也不可能什麼都不做,估計他們可能會繼續給你爸找麻煩。」

王陽有些擔心的說道,他現在都不敢肯定,自己的敵人到底是多少傢伙,只是他們出手是越來越沒有漏洞了,想要破局都有些困難。

況且,何子山現在也算是家大業大了,想要找他的漏洞和麻煩,真的不需要多麼困難。

何雨欣沉默了一會兒,而後看著王陽說道:「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都可以接受,只是我爸那邊的事,就麻煩你費心,有什麼要我做的,上刀山下火海,我都在所不惜。」

「這些也只是我的假設而已,你暫時不需要多想,我先去一個電話給魯炳科那邊問問,我想現在應該可以知道一些東西了。」王陽知道嚴碧洲沒有說那些看場的人是否可以辨認收買者,那就說明這一條線已經斷了。

現在想要知道具體情況,那還是要魯炳科那邊。

在事情發生的時候,那酒店就被查封了,尤其是那些監控都被帶走了,這才導致王陽來蘇青這邊的原因。

王陽剛剛撥通魯炳科的電話,魯炳科邊接通了。

「現在情況怎麼樣了?」王陽開口詢問道。

「月無形正在看著審訊何子山,我已經讓芸芸回來上班了,她在旁邊看著,那邊不會出什麼事情。」魯炳科簡單的用幾句話將事情給說明白。

「我明白了,現在我想要看看那些酒店的監控,有沒有辦法?」王陽直奔主題去了。

「沒有。」魯炳科有些無奈的說道:「那些東西搬回來之後,我們的人正在看著,結果突然那些東西著火了。」

「突然著火了?一點都沒有留存嗎?你們的人當時不是在那邊看著的,怎麼會沒有搶救到?」王陽心中已經猜測出,這估計是遮天會的人在毀滅證據,只是這警察的人又出問題了嗎?

或許是知道到王陽想的是什麼,魯炳科很是肯定的說道:「估計是被人給下了電腦病毒,但是我敢說這一次我們這邊是沒有一點情況的,因為在那邊看著的是魏國安,在出事的第一時間他就已經去處理,只是可惜那些東西燒的太快了。」

要說其他人當內鬼,魯炳科還可能相信,但是魏國安當內鬼,他是怎麼都不相信的。

「你們那邊方便我這邊的人過去檢測一下嗎?我也不是懷疑什麼,我只是想要將那些東西給弄出來。」

王陽也認識魏國安,對於魏國安的印象還是比較好的,只是這東西壞的那麼巧合,而且還是那麼一瞬間,這事情我們怎麼都不相信,除非是被人給直接火燒了。

「可以。」魯炳科也知道,要是不讓王陽過來,那王陽也有本事過來,況且這些事情本來就是需要有人幫忙處理的。

王陽掛斷電話,又給洛天業去了一個電話:在電話一接通的時候他就開口詢問道:「你現在在哪裡?」

「我在家。」洛天業在接電話之前,他都還在休息,不過他也知道王陽肯定是有什麼要緊的事情找他,所以他開口問道:「有什麼需要我做的?」

「招娣在嗎?」王陽沒有回答,反而問了吳招娣的下落。

「在。」

洛天業應答,王陽立馬說道:「你現在讓她送你過警察局這邊,帶齊你的工具,我需要你幫忙恢復一些東西,還有你們小心一點,估計那些人已經到處對人下手了。」

冷妻試愛33天 王陽就怕洛天業在半路被人給幹掉了,這樣的損失他可承受不起。

「好。」洛天業掛斷電話看了吳招娣一眼說道:「出門。」

王陽又看著嚴碧洲說道:「先將雨欣給送回去,然後我們再去警察局,一路上盡量小心,我懷疑那些傢伙不會就此收手,估計很快就會對我們出手。還有你要儘快融入那些情報網,我們現在十分的被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