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庄小仙擋開眼前的阻礙,向著岸邊奔去,迎頭衝上來一群紅犼,他被一隻紅犼打倒在地,庄小仙翻滾著起身,半蹲在地下,這時,秦壽跳在庄小仙的背上,庄小仙非常配合地站起來,秦壽縱身一越,到了岸邊,出其不意地一招擒拿手,扼住了白兔的脖頸。

「它就是你們的頭目嗎,信不信我掐死它。」秦壽一手拿著兔子,一手拿著仙人錘,隨時戒備著。

這時,所有紅犼都停下來,齊齊地望著秦壽這邊,紅色瞳孔閃爍,不知下一步會做什麼。

「人類,你很聰明,但你的聰明還不足以讓你離開。」

秦壽聽到這隻兔子稚嫩的聲音,心頭升起一個壞壞的想法。

「我們或許無法離開,但是你也別想好過,看到那隻夜叉了嗎,我們或許走不了,但是它一定可以,我把你送給她當寵物,你的日子一定會很好過。」

小白兔轉頭看向七七,直覺告訴它,越是漂亮的女人越是可惡,那個女人雖然面孔很美,但是渾身散發著一股陰寒的氣息,跟著它,自己的日子一定不好過。

「人類只要你放開我,我可以讓你們離開這。」

「這麼多的怪物,你怎麼讓我們離開,更何況,你是故意帶我們來這的。」秦壽覺得這隻兔子也不是很難對付。

天降萌寶:吻安,厲先生 「我既然能帶你們來,也能帶你們離開。」

「那你為什麼帶我們來這?」

「我聽到你們在找鬼門,這是鬼門的通道。」

「要勞煩你送我們一程了,等到了安全地方,我自然會放了你。」

秦壽和庄小仙試著離開,回頭一看,兔子在手,這群紅犼果然很安靜,便放心的往前走,七七也在身後跟著。

「陽光總在風雨後,請相信有彩虹,風風雨雨都接受,我一直會在你的左右…」秦壽得意的哼著小曲,用自認為極是深情的眼神看著手中的小白兔。

「人類果然虛偽。」小白兔一個大大的白眼拋向秦壽。

「庄兄,這年頭,連兔子都會翻白眼了。」

「秦兄,這可是一個各族百舸爭流的時代,自然是習以為常了,既然秦兄這麼喜歡,何不把它送給哪個心愛的姑娘,這可比鸚鵡好玩多了。」

聽到心愛的姑娘,秦壽目光一沉,一種酸楚湧上心頭。

「啊,秦壽,救我啊!」

秦壽和七七發現腳下居然出現了一個大坑,不知道通向哪裡。

天越發的黑了,四周吹來陣陣涼風,太陽公公終於還是回家休息了,一輪月亮掛在天空上,微弱的月光垂下來,灑在大坑裡。

借著月光,秦壽向下看去,大坑的四壁凹凸不平,漆黑的土裡摻雜著黑色和紅色的血液,乾枯的血液已經與這裡的土完全融為一體,暴露出歲月里一種慘烈的氣息。

再往下看去,模糊中帶著一片巨大的灰霧,大坑空間似乎很是廣闊。

七七蹙眉看著,他似乎已經覺出不一樣來了,這個大坑恐怕不僅僅是個坑而已。

秦壽也探著腦袋向前看,可惜天黑了,裡面灰濛濛一片什麼都看不到。 「七七,你不覺得很奇怪嗎?這裡一個人都沒有,唯一的活物是一隻兔子,而且它好像對周圍很熟悉。」

「只有一個解釋,它從小生長在這裡,故意引我們來這。」七七的語氣難得嚴肅了一次。

「難道它知道我們的目的,你看它到了這裡好像不怕了。」秦壽看著那隻小白兔停在了河岸邊,嘴裡仍然叼著那根水草,低頭尋覓著什麼。

庄小仙靠在七七的身後,緊張的打著哆嗦「以本少多年經驗,事出反常必有妖,都是你喊著要吃兔子,連兔子都知道你要吃它了。」

「小兔兔啊,你那麼可愛,大哥哥是喜歡你才追你的。」秦壽對著那隻兔子,努力擠出一副人畜無害的表情。

這時,地面傳來轟隆隆的聲音,連天邊都染上了紅色。

「秦壽,什麼情況啊,你看,太陽落山了,難道它在等待黃昏時刻,真是只心腸歹毒的兔子啊。」

只見大地一聲抖動,出現一個大坑,坑裡爬出許多體型巨大的狗身怪物,向著三人奔來。

秦壽拿出射日弓朝怪物射去,落日箭如同流星劃過,穿過怪物身體,帶著黑色的血液飛濺。

庄小仙取出佩劍,一記橫掃千軍向著怪物打去。

然而,也只是使怪物的攻勢稍緩而已,地面映著深紅的陰影,好似大狗一般,向著眾人逼近。

「這是紅犼,外形似狗,吃人的黑暗野獸。秦壽,用兩儀錘。」七七的瞳孔都被映紅了。

只見七七又變成了夜叉形態,雖然實力比不上全盛時期,仍然散發著一種王者之氣。

紅犼感到了七七身上的威壓,行動突然一滯。

這時,傳來一陣紅犼的怒吼,成群的紅犼終於明白眼前之人雖然有一種上位者的壓迫,但似乎實力很虛弱,猶豫了一下,繼續向著前方衝去。

秦壽帶著仙人錘主動迎擊,與紅犼大戰在一起,狹路相逢勇者勝,庄小仙使出慕仙宗的落英繽紛迎戰群獸。

雙拳難敵四敵,庄小仙差點被紅犼的一隻手臂撕碎,幸而秦壽的仙人錘及時砸到,但沒有注意到身後的危險,危急時刻,庄小仙用隔山打牛逼退了秦壽身後的紅犼。

二人相視一笑,彼此露出感激的目光,然後背靠著背,為對方守住身後,繼續迎戰。

「秦壽,這些東西好像只攻擊我們,難怪七七說他們是吃人的野獸。」

秦壽看著眼前越來越多的紅犼,頭皮發麻,這樣下去,不被吃死,也會累死的,必須想辦法,看向七七,身邊也是一群怪物,但是攻勢沒有這邊狠,似乎只是為了拖住七七,真是一群有組織有預謀的野獸啊。

「庄小仙,這些傢伙是有組織有紀律的,我們必須找到它們的頭目,才能脫困。」

「難道是那隻兔子。」

庄小仙回頭看到那隻兔子正兩腿盤坐在岸邊,只是看著它的動作怎麼那麼眼熟,哦,那是人類的動作啊…

庄小仙擋開眼前的阻礙,向著岸邊奔去,迎頭衝上來一群紅犼,他被一隻紅犼打倒在地,庄小仙翻滾著起身,半蹲在地下,這時,秦壽跳在庄小仙的背上,庄小仙非常配合地站起來,秦壽縱身一越,到了岸邊,出其不意地一招擒拿手,扼住了白兔的脖頸。

「它就是你們的頭目嗎,信不信我掐死它。」秦壽一手拿著兔子,一手拿著仙人錘,隨時戒備著。

這時,所有紅犼都停下來,齊齊地望著秦壽這邊,紅色瞳孔閃爍,不知下一步會做什麼。

「人類,你很聰明,但你的聰明還不足以讓你離開。」

秦壽聽到這隻兔子稚嫩的聲音,心頭升起一個壞壞的想法。

「我們或許無法離開,但是你也別想好過,看到那隻夜叉了嗎,我們或許走不了,但是它一定可以,我把你送給她當寵物,你的日子一定會很好過。」

小白兔轉頭看向七七,直覺告訴它,越是漂亮的女人越是可惡,那個女人雖然面孔很美,但是渾身散發著一股陰寒的氣息,跟著它,自己的日子一定不好過。

「人類只要你放開我,我可以讓你們離開這。」

「這麼多的怪物,你怎麼讓我們離開,更何況,你是故意帶我們來這的。」秦壽覺得這隻兔子也不是很難對付。

「我既然能帶你們來,也能帶你們離開。」

「那你為什麼帶我們來這?」

「我聽到你們在找鬼門,這是鬼門的通道。」

「要勞煩你送我們一程了,等到了安全地方,我自然會放了你。」

秦壽和庄小仙試著離開,回頭一看,兔子在手,這群紅犼果然很安靜,便放心的往前走,七七也在身後跟著。

「陽光總在風雨後,請相信有彩虹,風風雨雨都接受,我一直會在你的左右…」秦壽得意的哼著小曲,用自認為極是深情的眼神看著手中的小白兔。

「人類果然虛偽。」小白兔一個大大的白眼拋向秦壽。

「庄兄,這年頭,連兔子都會翻白眼了。」

「秦兄,這可是一個各族百舸爭流的時代,自然是習以為常了,既然秦兄這麼喜歡,何不把它送給哪個心愛的姑娘,這可比鸚鵡好玩多了。」

聽到心愛的姑娘,秦壽目光一沉,一種酸楚湧上心頭。

「啊,秦壽,救我啊!」

秦壽和七七發現腳下居然出現了一個大坑,不知道通向哪裡。

天越發的黑了,四周吹來陣陣涼風,太陽公公終於還是回家休息了,一輪月亮掛在天空上,微弱的月光垂下來,灑在大坑裡。

借著月光,秦壽向下看去,大坑的四壁凹凸不平,漆黑的土裡摻雜著黑色和紅色的血液,乾枯的血液已經與這裡的土完全融為一體,暴露出歲月里一種慘烈的氣息。

再往下看去,模糊中帶著一片巨大的灰霧,大坑空間似乎很是廣闊。

七七蹙眉看著,他似乎已經覺出不一樣來了,這個大坑恐怕不僅僅是個坑而已。

秦壽也探著腦袋向前看,可惜天黑了,裡面灰濛濛一片什麼都看不到。 「我們之前已經在鑄劍峰轉遍了,居然沒有發現這兩個大坑?」秦壽看向七七,心頭有著許多迷霧。

「看來鑄劍峰當真有許多秘密,也許只有在特定的時期它才會顯現出來。」七七若有所思的隨口說著,其實她更懷疑這個大坑連接的是去鬼蜮的結界。

因為之前也有過鬼蜮結界會出現各種形狀的時候,那麼變成大坑也不是不可能。

「庄小仙掉進去,不知道情況怎麼樣,為了朋友,我必須下去。」秦壽的聲音非常堅定,讓七七的心頭震動。

原來朋友就是明知生死未卜,卻依然會為了對方向著黑暗去前進,七七覺得這種感覺是自己從來沒有過的。

「我們既然是三人一起來的,那麼也要三人同歸,本皇與你一起走這一遭。」

秦壽用自己的落日箭叉在坑壁上,拿出一根繩子綁在箭頭上,一頭扔在坑下。

與七七一起拉著繩子滑下去。

坑底一片黑暗,秦壽從玉清乾坤戒里拿出一個夜明珠,發現地上有許多斷肢殘骸,有人類的,也有妖族的…

「剛才庄小仙遇到危險,我一時大意居然讓那隻可惡的兔子給跑了,再讓我抓住它,一定把它剝皮抽筋不可。」

「如果我們可以平安回去,自然會有這個機會。」七七看著眼前的景象,似乎在回想著什麼…

秦壽向前走著,看到暈倒的庄小仙,蹲下身子,抱起庄小仙,一隻手為庄小仙渡著真氣。

「庄兄,你醒醒。」

「秦兄,你來了。」庄小仙睜開雙眼,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

秦壽讓庄小仙靠在坑壁上調息,和七七觀察起周圍的環境。

坑壁上刻著許多鬼蜮的生物,有與各族大戰的情景,向著來時的方向看去,只見一片灰霧遮掩著一切。

前方出現一條長長的大道,一眼望不到盡頭,大道邊是一條長長的河,河水泛著詭異的黃色。

「這是什麼鬼地方啊,怎麼感覺那麼滲人。」秦壽吸了一口冷氣,打著寒顫。

「庄小仙,你怎麼樣?」

「有秦兄為我注入真氣,感覺好多了,我們還是趕快離開這吧。」庄小仙撿起地上的佩劍,站起來。

眾人向著來的方向往回走,走了許久,發現還是停留在原地。

「鬼打牆啊,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鬼打牆。」

秦壽和七七,用最大的力量向前方打去,卻跟打在棉花上一樣。

「入口是巨大的結界,只能進來,出不去,看來我們只能前進了。」

突然,狂風大作,席捲向整個大地。

長河的水更黃了,黃到極致,像是吞噬一切的幽泉。

眾人緊抱在一起,抵禦大風。

狂風忽然停止,上空出現了一朵火燒雲,接著慢慢擴大,直到整個上空布滿火燒雲。

溫熱的氣息遊盪在巨大的空間里,秦壽和庄小仙額頭上落下滾滾的汗珠,汗水浸濕了他們的整個衣裳,只有七七沒有受到影響,臉色如常。

接著,火燒雲漸漸退去,一股陰寒撲面而來,整個空間下飄蕩起了鵝毛大雪。

秦壽和庄小仙的嘴唇凍得發紫,但是二人臉色卻極其古怪,像是經歷了人間最難以置信的事情。

「庄兄,我剛剛沒有看錯吧,這裡的春夏秋冬似乎很是沒有規律啊?」

「秦兄,我們這是把最不可能的事情都見識了啊,以後回去有得是跟那些姑娘吹噓的資本啊。」

「都什麼時候了,庄兄還在想著泡妞,實乃天下第一情聖啊,我對你的佩服如同滔滔江水,連綿不絕…」

秦壽和庄小仙在詭異的環境下,催發出生命的毅力,互相調侃,放鬆緊繃的心神,忽然,二人的嘴巴張得老大,下巴都快掉到胸上了。

「還好這裡沒有鵝蛋,不然我給你們兩人的嘴巴都塞一個。」七七聲音也是微微發顫,只是努力強裝著鎮定。

只見,整個空間內的雪花慢慢消融,水花全被那條黃河吸去,接著黃河兩岸快速的生長著紫色的曼陀羅,直到長到和人同高才停止。

接著所有的曼陀羅都化為幽藍的粉末漂浮著,四周非常靜謐,只聽到,所有粉末發出了滋滋滋的聲音,然後騰起陣陣焰火,焰火消失不見,一朵朵彼岸花林立著,彼岸花通體散發著幽藍,發著炫目的藍光,照亮了整個空間。

這時一陣不協調的陰風刮過,彼岸花的花葉更加璀璨了,花葉迎著風急速長大,一片接著一片,像是架起了橋樑,又像是在等待著什麼。

吼…吼…吼…

像是隔著無盡遠的號角聲傳來,一種歲月滄桑的氣息籠罩整個空間。

接著,眾人好像聽到了戰鬥聲,老人、小孩、婦人的哭泣聲,還有男人怒吼的聲音。

「我們要戰鬥,我們要戰鬥,我們是不敗的英雄…」

整齊劃一的戰歌聲充斥在整個空間,聽到這麼激昂充滿鬥志的戰歌,眾人感覺熱血沸騰,被牽引著想要一起去戰鬥。

「醒來!」

秦壽和庄小仙渾身一震,感覺神魂回歸身體,看到七七嘴角流血,面色蒼白,心頭明白,剛剛是七七不顧自身,喚醒了自己。

兩人看到七七瞪大了雙眼,順著七七的視線望去,只見遠方,一隻軍隊軍陣嚴明的漂浮在彼岸花葉上前進,他們穿著古代的服飾,青銅鎧甲上絲絲已經乾涸的血跡,眼神空洞,沒有任何思想的波動,好像是執行某種任務般,沒有絲毫慌亂。

從秦壽等人身前路過的時候,才看清,他們身上的佩劍上刻著古老的紋路,是最早的兵器。

連綿大軍終於行軍結束,秦壽和庄小仙長長地舒了口氣。

彼岸花這時也完成了它的使命,所有彼岸花一起爆碎,重新化作粉末,落回黃河內,消失不見。

「這是世間很少有人見識過的陰兵借道啊,天哪,這裡太恐怖啊!」庄小仙嘴唇哆嗦得厲害。

七七有些失落的點點頭說道:「這些陰兵並不恐怖,我看更恐怖的事情還在後面。」

「啊?」秦壽有些後悔什麼都不帶就衝進鬼蜮了,要是出現什麼突髮狀況他恐怕沒辦法保護庄小仙這個拖後腿的。 「我們之前已經在鑄劍峰轉遍了,居然沒有發現這兩個大坑?」秦壽看向七七,心頭有著許多迷霧。

「看來鑄劍峰當真有許多秘密,也許只有在特定的時期它才會顯現出來。」七七若有所思的隨口說著,其實她更懷疑這個大坑連接的是去鬼蜮的結界。

因為之前也有過鬼蜮結界會出現各種形狀的時候,那麼變成大坑也不是不可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