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康熙的暗衛的能力本就不一般,而且這時也沒有人想到康熙會在這個時候去查那些事,所以很容易就讓康熙查清楚了對書萱動過手的人。

只是在康熙看到暗衛拿回來的證據的時候,發現就想要憑這些就治下手的人的罪還是有些勉強。

畢竟這些動了手的人有好幾個都來自滿族大姓,他想要對他們動手就必須得有足夠多的罪證,才能一次性的將他們徹底解決。

所以不甘心的康熙又讓暗衛繼續盯著那幾個人查,只要能夠查出足夠多的罪證,那他就可以處理了那些人。

而且還能讓他們身後的家族無話可說,大不了等來年選秀的時候,再次從他們的家族選兩個進來就是了。

只是這次暗衛帶回來的罪證可真的是讓康熙震怒了,比得知書萱被其他人下毒的時候要生氣多了,他恨不得能長雙翅膀飛到那些人的身邊,直接將他們全部都給掐死。

即便是不能飛,康熙也是立馬帶著人就往那些人的宮殿走去。

「皇上,您怎麼來了?是來看嬪妾的嗎?」

當康熙走到咸福宮的時候,裡面的人早就得到了消息,站在宮門口迎接了。

「嗯!」

可是康熙看也不看她就直接往裡面走去。

「皇上,你等等嬪妾啊!」

看到康熙這模樣,那女子也不當回事,連忙嬌滴滴的叫著跟了上去。

康熙這種態度,她只是認為他是因為要忙著處理地震的事,所以心情不好,並沒有多想。

而且在她看來康熙這麼忙的時候,還專程過來看她,這可是莫大的榮寵,可以讓所有人都羨慕的了。

「皇上…」

女子追上康熙,才剛叫了一聲,就聽到康熙對一個宮女吩咐道,「你去將張氏和她的孩子叫過來。」

「皇上,這張妹妹是哪裡做錯了,讓皇上不高興了嗎?」

女子自認為善解人意的走上前去對康熙說道,「張妹妹還年輕,做事可能會沒那麼穩妥,若是有什麼錯處還請皇上不要生氣,放心氣壞了身子。」

「小阿哥呢?你讓人去將他帶過來,朕有事要說。」

康熙冷冷的撇了女子一眼,冷冷的說道。

「啊?是!」

女子聽到康熙的話,愣了一下,不明白他為什麼會這麼吩咐,不過看著康熙那有些難看的臉色,她也不敢問,只能吩咐宮女去將孩子帶過來。

吩咐完之後,她才發現康熙已經坐在首位上了,而且看著康熙現在這樣子,她也只覺得害怕,不敢再上去和他說話,只能忐忑的在這裡等著宮女將人帶過來。

等了半晌,人終於到齊了,眾人行禮之後,康熙讓他們全部都站成一排,仔細的看了許久,問出了一句讓眾人肝膽俱裂的話。

「富察氏,張氏,你們說說,這兩個孩子的生父是誰?」 「哥哥,我好像突然感覺那個方向有什麼很重要的東西?」

京城中的一處偏僻的地方,一個與這裡的氣質格格不入的女子疑惑的朝著皇宮的方向看了一眼,對著她身邊的少年說道。

「我也感覺到了,這或許是我們的一次機緣,我們去看看吧!反正那是皇宮,對我們來說也不會有什麼危險。」

少年也看著皇宮的方向點了點頭說道。

這兩人就是葉博文二人,因為葉心心看到這次災難讓那麼多人沒了居住的地方很不忍心,所以便跑過來給他們幫忙了,而葉博文也是被他拉過來的。

這裡生活的都是一些窮苦的百姓,他們平時住的地方都是隨意搭建而成的,本來就不是很穩固,所以這次的地震讓這裡的房屋幾乎全部都塌了。

雖然然朝廷有派人來幫忙,可是還是以身份貴重之人為先的,這裡的百姓都只是一些普通人,所以直到現在為止並沒有得到任何的救助。

在葉博文和他們告別的時候,他們雖然還是很不舍,但是還是充滿感激的目送他們離開了。

……

「皇,皇上,你在說什麼啊?」

皇宮中,富察氏和張氏被康熙那目光看得本就渾身不自在了,等康熙質問出聲的時候,兩人臉色瞬間就變得蒼白如紙,她們怎麼都想不到康熙怎麼會突然問起這件事,這是可是們隱藏在心底最深處的秘密。

「哼!都這個時候了,你們還想騙朕嗎?你們最好還是老老實實的說出這兩個孽種到底是誰的,朕說不定還能放過你們的家人,否則宮妃魚人私通到底是什麼罪名你們應該知道的吧!」

康熙一她們這反應就知道自己調查的結果是完全真實的,一想到這裡康熙就氣得想吐血。

想他身為帝王,身為這個天下最尊貴的人,可是卻被眼前的這兩個女人蒙蔽了這麼久,還替一個不知名的男人養了這麼多年的孩子,一想到這裡康熙就恨不得將眼前的這兩個女人碎屍萬段。

而最讓康熙生氣的是,這兩人所勾搭的男人他的暗衛竟然還沒有調查出來,不是他們隱藏得太好了,就是這個人身後的實力太大了,所以才能將這件事影藏得這麼好。

不過不管是什麼原因,這都是康熙不願意看到的,他現在必須從這兩個女人口中問出那個人是誰,否則他肯定不能安心的。

「皇上,你怎麼問出這種問題了,他們當然是皇上的孩子啊!難道是有人在皇上面前嚼舌根子了嗎?嬪妾對皇上一片,有怎麼可能與其他人勾搭呢?皇上你可千萬不能被那些人給騙了啊!他們這樣做都是為了挑撥你們父子之間的關係而已!」

這時候還是富察氏率先反應了過來,她趕緊拉著她身旁的男孩子跪在康熙面前說道,那真切的語氣若是不知道的人聽了,還真以為她對康熙多深情呢!

「是啊!皇上,嬪妾和富察姐姐自進宮以來就一直安分守己的待在宮裡,就連出去的時間都很少,又怎麼會與人勾搭呢?皇上您可一定要查清楚事情的真相,還我和富察姐姐一個清白啊!」

聽到富察氏的話,張氏也連忙跪下說道。

「哼!你們欺騙了朕這麼多年,現在還想給自己找借口,說你們是被人陷害的!你們都當朕是那麼容易被人蠱惑的嗎?」

康熙自認為已經知道了真相,所以看著她們兩人的做派,只覺得有一種被欺騙,被人當傻子耍的怒氣,於是他對這兩人說話也不客氣起來,「幾年前朕本來打算不再理會你們的,可是誰知道在那時候你們竟然傳出了懷孕的消息,想來你們是因為害怕失寵,所以才壓迫外面隨便找了一個男人生了這兩個孽種的吧!更可笑的是朕竟然還因為這兩個孽種而解除了對你們的懲罰,現在看來你們當時一定在看朕的笑話吧!看著朕被你們這樣蒙在鼓裡,你們很有成就感是吧?」

康熙看著跪在他面前的幾人,只覺得一陣噁心,想到這些女人竟然也被其他人碰過,康熙就恨不得跳到池子里將自己好好的清洗一遍,這種感覺實在是太讓他難受了。

「不是的,皇上,不是這樣的,就算當時你將我們禁足了,可是我們依舊沒有任何對你不敬的想法,我們只是想著安靜的在咸福宮過完餘生,並沒有想過要和其他人生一個孩子來冒充皇子爭寵啊!」

富察氏雖然當初與她一度春宵的人是誰,可是這時候她也知道她絕對不能認下這個罪名,否則他們一家都完了。

「意外?呵呵!你們當朕還那麼好騙嗎?若是沒有證據,你們覺得朕會來找你們嗎?」

康熙冷笑著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富察氏,還是覺得自己當年還是心太軟了,竟然讓兩個女人欺騙了這麼多年。

「證據?不可能?嬪妾自進宮以來從來沒有和其他男子有過牽扯,有怎麼會與人珠胎暗結呢?這一定是有人在陷害嬪妾,皇上你肯定是被人騙了,求皇上能查清楚事情的真相,不要讓那些小人給騙了。」

這富察氏身為富察家族的人,從小就見識過不少的后宅陰私之事,對於康熙今天突然知道了這件事,她最開始也是驚慌害怕的。

可是一想到當年的事情就連她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只是在某一天一覺醒來就被太醫檢查出她已經懷孕五個月了,她當時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整個人都蒙掉了。

畢竟按她侍寢的時間來推算,她就算懷孕也不該是有五個月的,她當時也很著急,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從絕代雙驕開始穿越 不過還好她反應快,及時用錢堵住了太醫的嘴,讓她將她懷孕的時間虛報了一個月,以此來敷衍過去了。

並且在康熙回來之後,她也如願以償的恢復了原來的位份。

在那段時間,她一直擔心著康熙會不會發現,或者孩子真正的父親會來找她,可是過了好幾個月,直到孩子生下來,康熙也沒有任何的異常行為,也沒有任何人來找她。

所以她漸漸地放下心來,心安理得的享受著這一切,根本就沒有想過康熙有一天會知道事情的真相。

今天當康熙看著她說出那樣一番話的時候,她還很害怕,以為康熙知道了當年的事情,來找她算賬來了。

可是當她冷靜下來之後才想到,當年那件事除了她的貼身宮女和那個診脈的太醫之外,再也沒人知曉。

而這兩人這幾年來也暗中替她做了不少的事情,若是她倒霉了,這倆人也討不了好,所以她們是不可能出賣他的。

既然如此,那康熙就絕對不可能知道這件事情的真相。

所以康熙今天會過來和她說這些,肯定是有人在陷害她,她相信康熙只要肯查,就一定可以洗脫她的罪名的。

「呵呵!證據?朕沒有想到你們竟然還想要狡辯?難道你們以為朕是那種聽到一點兒風聲,就跑過來興師問罪的人嗎?若不是有了確切的證據,朕又怎麼可能就剛這種事情說出來!不就是證據嗎?你們等著吧!馬上就來了!」

康熙被富察氏的態度給氣樂了,他沒有想到這人的心裡素質竟然會這麼好,都這時候了居然還能這麼理直氣壯的否認自己曾經做過的事情。

看到康熙這麼篤定的態度,富察氏也有些不確定了,難道康熙這麼查出來了當年的事?可是這怎麼可能?他們都是不會出賣她的啊?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等待的時間總是過得特別的慢的,富察氏和張氏覺得自己的膝蓋都已經跪得麻木了,康熙所說的證據依然沒有來。

而這種等待宣判的煎熬,更是讓兩人覺得壓力重重,若不是因為這事關係著她們的命運,估計她們早就暈過去了。

只是她們現在的情況,估計也是撐不了多久了。

而她們身邊的兩個孩子,早就被嚇得瑟瑟發抖了。

這皇宮裡長大的孩子本就比較早熟,雖然康熙他們說的話,還有許多是他們聽不懂的,可是以他們能聽懂的那些就足夠讓他們震驚了。

他們沒想到他們竟然不是康熙的孩子,他們的生父是一個身份不明的人。

這一認知讓他們接受不了,他們若是康熙的孩子是可以錦衣玉食的過完一生,可是若是他們的父親是一個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人,那他們別說榮華富貴了,能保住他們的一條小命就不錯了。



「皇上,人已經帶到了!」

就在幾人等帶的快要撐不住的時候,外面傳來了一道男子的聲音。

「嗯!進來吧!」

康熙淡淡的回道。

「是。」

門外的人應了一聲,跑后就看到兩個穿黑衣的人走了進來,他們手中各自拎著一個人。

這時他們拎著的人不知道怎麼回事,已經臉色蒼白的昏迷過去了。

「回皇上,人已經帶到了。」

兩個黑衣人將手中的人往地上一扔,雙手抱拳道。

「好!你們先下去吧!」

康熙對著黑衣人揮了揮手道。

「人證已經帶來了,你們還有什麼可解釋的嗎?」

等到黑衣人走後,康熙對著地上的兩人說道。

「皇,皇上,這…」

富察氏看著暈倒在地上的兩人,結結巴巴的不知道該如何解釋。

而另一位張氏早就說不出話來了,只能露出一副驚恐的眼神看著康熙。

「現在沒話說了吧!」

康熙冷冷的看著地上的幾人道,「這你們是自己招認呢?還是要朕派專門的人來審問你們?」

「皇上,饒命啊!嬪妾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聽到康熙冷漠的話語,富察氏連忙對康熙磕頭道。

「這麼說你們是不肯招了?」

康熙看著不斷磕頭的富察氏,眼睛眯了眯問道。

「皇上,不是這樣的,嬪妾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富察氏這時也急了,她知道康熙能查到那個太醫那裡,那她所做的事情也瞞不住了。

如果可以,她肯定會跟康熙招認的,可是她也是真的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啊?這讓她要怎麼招呢?難道憑空捏造出一個人來嗎?

「哼!看來你們還真是對那人情深意重啊!都這種時候了,竟然還想著護著他,就是不知道等他知道了你們母子被處決的時候,會不會來救你們了!」

看到富察氏那一臉為難的樣子,康熙直接就認為她是想要維護那個給他戴了綠帽子的男人了,整個人氣得快要瘋了。

「皇上,你不能這樣做!孩子是無辜的,它還什麼都不知道,你有什麼不滿就沖我來啊!」

康熙的話音剛落,富察氏便忍不住抱緊了身邊的孩子,擋在他面前說道。

「無辜?朕只要一看到他們,就會想到朕竟然替別人養了這麼多年的孩子,這種恥辱只有用他們的命才能洗清!」

康熙目露凶光的看著兩個孩子,若不是礙於身份,估計他現在就已經撲上去掐死他們了。

「皇上可以將他們送走啊!只要見不到就不會心煩了,孩子還小,求求皇上就放他們一條生路吧!」

富察氏哭著祈求道。

「呵呵!你是不是當朕是個傻得,留著你和別的男人生的孽種,時刻提醒著朕到底有多失敗,竟然連自己的女人都看不住。」

康熙看著富察氏,冷笑了一聲說道。

原本康熙有多喜歡這兩個孩子,現在看到他們就走多恨,他們的存在時時刻刻提醒著康熙,他被人戴了綠帽子,

康熙這麼高傲的人怎麼能忍受得了這個,所以這兩個孩子他是一定要殺了的。

「皇上,嬪妾真的沒有背叛你,只是嬪妾當時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突然有一天就被太醫診斷出已經懷孕了,而且當時已經五個多月了,所以嬪妾沒有辦法,只能將孩子生下來,可是嬪妾真的沒有和其他男人有過來往啊!」

「沒有過來往?那這個小孽種是憑空出來的嗎?朕倒是不知道何時你竟然有一個人也能生孩子的能力了。

惡少,我不嫁 康熙嘲諷的看著富察氏說道,「你不願意說也沒有關係,反正等你們死了之後,也不會有人再知道這件事了。」

康熙說完拍了拍手,就看到有兩個宮女端了一個托盤過來,上面擺放著六個酒杯,此時裡面已經裝滿了酒。

「你們是自己喝還是朕讓人幫你們?」

康熙面無表情的看著幾人問道。

「看來你們是需要人幫忙了!」

康熙見幾人都恐懼的看著酒杯往後退,便示意他身後的人去將酒給這些人灌進去。 「皇上,請手下留情。」

富察氏幾人看著被康熙的侍衛灌過來的毒藥,不管怎麼掙扎都無濟於事,就在他們絕望的時候,耳邊突然響起了一道清冷的男聲。

來人正是葉博文兄妹,其實他們一早就到了,只是他想先看清楚情況,所以一開始就沒有站出來,可是看到康熙都要將他的目標給殺掉了,他只能站出來了。

「不用管他們,給朕灌下去!」

聽到這個聲音,侍衛們不由自主的停了下來,康熙看到這一幕,著急的沖著侍衛吼道。

「是!」

侍衛雖然不明白康熙為什麼會這麼著急,但是還是遵從康熙的命令加緊了手中的動作。

「住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