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這到底是誰幹的?怎麼可能殺了這麼多的魔獸和人類?」李彥強忍著心中嘔吐的慾望,臉色難看的望著前方的那個祭壇,心中充滿了恐懼之情。

人類捕殺魔獸,為的是得到魔獸身上的各種材料和魔晶,用來製作裝備武器和煉金藥劑以便達到增強實力的目的;而魔獸殺死人類,目的更加單純,就是為了捕食。

不論是人類捕殺魔獸,還是魔獸捕殺人類,都不會做出這種慘無人道的事情來。可這確實就展現在大家的眼前,令他們不得不相信這個事實,可這到底是誰幹的?

「不對!這裡不能久留,咱們快撤!」艾瑪在嘔吐了一陣之後,稍微恢復了幾分冷靜,忽然面色一變,匆忙指揮著大家從原路返回了。 第446章難道是深淵魔族

艾瑪並沒有說明為什麼要大家全速撤離,只是一直催促著大家向科里安諾城的方向奔跑,哪怕是大家已經盡了全力,她還是嫌速度不夠快,指示李彥給速度慢的成員加持「風行術」。

要不是釋放「疾行術」的速度太慢,而且需要李彥停下來釋放的話,艾瑪甚至都想要李彥釋放「疾行術」了。

李彥雖然沒想通艾瑪為什麼會這麼做,但心裡也隱隱約約的感到了一絲不安,連忙按照艾瑪的指示給速度慢的成員加持了一遍「風行術」。

等到星輝傭兵團的成員一口氣跑了好幾里路,大家都感覺有些吃不消的時候,艾瑪這才讓大家稍微降低了一些速度,不過依然不許停下來,哪怕是咬著牙也要堅持跑到科里安諾城。

「團長,你這麼急著讓大家遠離那裡,難道是你發覺哪裡有什麼危險不成?」在給大家都加持了一遍「風行術」之後,李彥這才有空湊到艾瑪身旁詢問起來。

直到這個時候,艾瑪的臉色才稍微平復了一些,先前一直都是慘白的。她皺著眉頭,看了看圍在身邊的李彥和奧克里曼等人,反問道:「你們剛才都看清那些魔獸的種類了嗎?」

李彥和奧克里曼等人下意識的點了點頭,然後便你一言我一嘴的把他們還記得的魔獸種類都說了出來,先前還沒發覺什麼,可這麼一說,大家才感覺出不對勁兒來。

這些魔獸的屍體,大多數都是中級魔獸,幾乎沒有低級魔獸的影子,至少從李彥他們的記憶中沒發現有低級魔獸。而且其中還有不少是李彥他們暫時沒辨認出來的魔獸,畢竟這些魔獸屍體都不是完整的,想要把它們都辨認出來可不容易。

「看來你們也發現了。」艾瑪看了看臉色開始變得不正常的眾人,繼續說道:「人類的屍體咱們先不談,單說這些魔獸屍體,至少我就沒發現其中有低級魔獸的屍體,從你們剛才說的情況來看,你們基本也都是一樣的,那也就是說明這裡的魔獸屍體至少都是中級魔獸!」

中級魔獸……

如果是一隻兩隻的中級魔獸,那星輝傭兵團也能把他們給捕殺掉,但如果面對的是一群中級魔獸,那星輝傭兵團也只有逃命的份兒了。當初十幾隻紫金魔狼就已經把星輝傭兵團給搞的焦頭爛額的,要不是做好了萬全的準備,星輝傭兵團能不能保證一人不損還不一定呢。

紫金魔狼在中級魔獸中並不算是強大的魔獸,它們只是憑著數量多才對人類構成了極大的威脅,可有些強大的中級魔獸,完全有能力憑一己之力就對星輝傭兵團產生威脅,就好比碧眼金雕……

面對這樣的魔獸,星輝傭兵團也不敢大意。

可那裡的中級魔獸可以用多不勝數來形容,而且其中大部分都還是剛死去不久的,要不然身上也不會還有鮮血流下來了。可這麼多的中級魔獸,卻都死在了這個詭異的地方,這本身就不正常。

不論這是誰做的,他既然能捕殺這麼多的中級魔獸,那星輝傭兵團就肯定不是他的對手,而他在這個荒涼的地方建造這麼一個詭異的祭壇,也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萬一讓他知道星輝傭兵團已經發現了這裡,那星輝傭兵團恐怕就沒有好果子吃了……

想到這裡,李彥等人的臉色都變得非常難看。剛才看到那個詭異祭壇的時候,不少人可都吐了出來,那些污漬可都留在那裡呢,萬一要是被那個捕殺魔獸的什麼東西給發現了,那豈不是暴露了?

艾瑪看到李彥等人都想到了這點,才點著頭說道:「那些遺留物即便是想要處理也來不及了,所以我只能讓大家儘快趕路了。他並沒有看到咱們的身影,也就不知道咱們的樣子,只要咱們能返回到人多的地方,那它就應該無法判斷出具體是誰來,就算他能從咱們留下的氣味兒來找出具體的人來,那也要不少的功夫,有那個時間,咱們都能回到科里安諾城了。」

李彥明白艾瑪的意思了,離科里安諾城越近,人類的氣息就越多,就算那個兇手發現有人到過祭壇,並且順著星輝傭兵團留下來的痕迹追了過來,但想要從這些傭兵中找到星輝傭兵團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至於說他會不會把所見到的傭兵都殺了,這點李彥不敢保證,畢竟他在祭壇那裡留下的情形實在是太恐怖了。

「團長,那咱們怎麼辦?難道就直接回科里安諾城嗎?」李彥繼續問道。

這才剛出城,就又要回去,那豈不是說今天就要白白浪費了?想到這裡,李彥就不免有些不甘心。

「是啊,咱們直接回科里安諾城,不但今天不再出城了,最近這幾天都不出城了,等看看情況再說。」艾瑪可不像李彥這麼斤斤計較得失,和這幾天可能有的收穫相比,星輝傭兵團的安全更加重要。

詭異的祭壇那裡可是有不少人類的屍體,誰又知道他們是不是科里安諾城的傭兵呢?萬一星輝傭兵團落到這個不知是什麼東西的手中,那可就太危險了。

「那回到科里安諾城后怎麼辦?咱們要把這件事說出去嗎?」李彥有問道。

「當然要!」艾瑪肯定的說道。

當初在帕薩拉曼城的海魔獸攻城戰的時候,星輝傭兵團向傭兵行會彙報了希勒可能是深淵魔族的事情,經過傭兵行會的確認后得到了豐厚的獎勵,艾瑪至今還記憶猶新,如果這次的事情也和深淵魔族有關,那星輝傭兵團豈不是又能立功了?

上次從傭兵行會那裡得到了至尊藥劑和三件優秀級的魔法裝備,那這次又能得到什麼好獎勵呢?艾瑪甚至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李彥這時候也想到了深淵魔族的可能性。

從這個祭壇建立的時間點來看,肯定是看準了魔獸暴動爆發在即才臨時建立的,那就說明建立祭壇的人或者什麼東西打算在魔獸暴動的時候搞小動作!

當初希勒想要利用海魔獸攻城戰來挑起人類和海族的戰爭,那這次會不會又有深淵魔族的傀儡想要利用魔獸暴動來挑起人類和望幽森林中的超級魔獸的戰爭? 第447章彙報情況

不管這個詭異的祭壇是不是深淵魔族的傀儡建立的,但至少從這個祭壇周圍的情形來看,這絕不是什麼好東西!就算和深淵魔族沒有關係,但也一定是非常邪惡的祭壇,要不然也不會需要這麼多的中級魔獸的血液了。

星輝傭兵團在艾瑪的督促下,沒有半點耽擱,一口氣跑到了科里安諾城的南大門處,雖然路上引起不少傭兵詫異的目光,可星輝傭兵團絲毫也不在意,畢竟和自己的性命相比,這些詫異的目光又算得了什麼?

回到科里安諾城之後,艾瑪讓沃爾納率領大家返回駐地,沒有特殊情況不許外出,然後她便和李彥、奧克里曼、林娜一起直奔傭兵行會,打算向傭兵行會彙報這一詭異的情況了。

由於科里安諾城已經發布了捕殺魔獸的任務,大部分傭兵都已經出城去捕殺魔獸了,即便是仍然留在科里安諾城內的傭兵也很少有跑到傭兵行會來混日子的,所以當李彥一行人進入傭兵行會的時候,發現這裡忽然變得冷清多了。

由於有了上次彙報希勒的經驗,這次李彥等人直接奔著傭兵行會的緊急事件處理區而去。

和帕薩拉曼城的傭兵行會中的緊急事件處理區的冷冷清清相比,科里安諾城的傭兵行會中的緊急事件處理區就顯得熱鬧多了,時不時就有傭兵行會的工作人員手中拿著各種資料急匆匆的進進出出,忙的不得了。

李彥一行人的到來很快就引起了緊急事件處理區的工作人員的注意,馬上就有人放下了手頭的事情,熱情地接待了李彥一行人。

「各位,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們傭兵行會幫著解決嗎?」這位工作人員微笑著問道。

不得不說,這裡的工作人員的服務質量比起帕薩拉曼城的傭兵行會的工作人員來強了可不止一籌,那裡只有接待李彥他們的馬克還算是盡職盡責,但這裡的工作人員都顯得非常的敬業,除了主動過來的這位工作人員一直面帶微笑之外,其他的工作過人員在和李彥等人對視的時候也都露出了微笑。

這時候艾瑪上前一步,面色凝重的說道:「你好,我們是星輝傭兵團,今天我們在出城以後……」

很快,艾瑪就把今天發生的事情詳詳細細的向這位工作人員說了一遍,隨著艾瑪的描述,這位工作過人員的臉色也變得越來越難看,倒不是他從中發現了什麼奇異之處,只不過艾瑪把那個詭異祭壇描繪的非常形象,這位工作過人員即便是沒有親眼見到那個祭壇,但心中也差不多能描繪出那副恐怖的畫面了,這才讓他的臉色也變得有些蒼白起來。

等到艾瑪把整件事情描述完畢之後,這位工作人員的臉色還沒恢復過來,他先是鬱悶地看了艾瑪一眼,然後才誠懇地說道:「這件事實在是有些詭異,我也無法做主,我這就把事情向我們的主管彙報一下,你們可以在這裡等一會兒嗎?」

當然要等!連主管都沒見到,大家怎麼可能離開呢?

看到李彥等人都點了點頭,這位工作人員便招呼了另外一個工作人員陪著李彥等人,然後他便急匆匆的離開了。

新來的這位工作過人員顯然也是一位自來熟,他並沒有過問剛才李彥他們和那位工作人員說了什麼,而是和李彥等人隨意的聊了起來。有了他的插科打諢,李彥等人倒是沒覺得在這裡等待有什麼不自在的,都很隨意的和他聊了起來。

不多時,先前的那位工作人員便又急匆匆的返回了,他走到艾瑪身邊,正色說道:「我們主管想要親自接見你們,請跟我來。」

說完,他先是沖著叫過來幫忙的那位工作人員做了個感謝的手勢,然後便帶著李彥四人來到了緊急事件處理區旁邊的一個房間。

科里安諾城的傭兵行會可要比帕薩拉曼城的傭兵行會大多了,光是一個緊急事件處理區就分成了好幾個房間,這位工作人員帶著李彥四人穿過好幾個房間之後,才來到他們主管所在的房間。

和外面的大房間相比,緊急事件處理區的主管所在的房間就要小的多了,不過也更加精緻了。房間的一側,擺放著一個大沙發,上面坐七八個人都不會覺得擠。房間的正面,擺放著一張大辦公桌,緊急事件處理區的主管便坐在辦公桌後面,面色凝重的看著李彥一行人。

還沒等帶路的工作人員開口說話,這位主管變揮了揮手讓他離開了,等到工作過人員把房間的屋門關上之後,這位主管便直接問道:「你們說你們在出城捕殺魔獸的時候發現一個祭壇,周圍還有不少中級魔獸和咱們人類的屍體?」

從這位主管沒說半點客套話的情形來看,他是一個辦事雷厲風行絕不拖泥帶水的人,和這樣的人打交道那就不能墨跡,否則肯定會引起他的不快的,所以李彥四人都直接點了點頭,承認了這個事實。

「那你們還記得那個祭壇的形狀和大小嗎?」這位主管馬上問道。

這個詭異的祭壇給李彥等人的印象實在是太深了,即便是想要忘記都很困難,所以艾瑪馬上回答道:「我們當初在看到這個情形之後馬上就離開了,所以只能說出我們看到的那部分的形狀,至於背面會不會有什麼不同那就不得而知了。」

主管露出了一個讚賞的神情,說道:「那就把你們看到的那部分畫出來吧,包括那個血池的形狀。」

李彥四人相互看了看,都不禁有些傻眼了,要他們用嘴描述一下形狀還行,可要他們動手畫那可就有些強人所難了。他們中間可沒有善於作畫的人,估計從畫出來的形狀根本就聯想不到現實中的祭壇的形狀。

這位主管顯然也清楚李彥他們的水平,並沒有露出急切的表情來,只是隨意的說道:「你們只要能大體畫出祭壇的形狀就可以了,不需要畫的有多像。」

聽到主管這麼一說,李彥他們四人也只能硬著頭皮畫了。好在這裡有四個人,大家根據記憶相互討論,畫出來的祭壇雖然還是不太像,但至少也有那麼幾分樣子了…… 第448章李彥的猜測

看著李彥四人經過反覆修改最終形成的圖案,傭兵行會的緊急事件處理區的主管不禁陷入了沉思。

李彥看著一直緊盯著圖案不說話的主管,不知道他心中打的是什麼主意,只能低聲向艾瑪詢問了。

「團長,他這是什麼意思?認出這個祭壇的來歷了還是沒認出來啊?」

艾瑪只是思緒縝密一些,並不能未卜先知,哪裡會知道這個?她只能搖了搖頭,不確定的說道:「我也不知道,不過我想他應該想到了什麼,不可能一點兒線索也沒有,要不然也不會想這麼久了。」

緊急事件處理區的主管手中拿著的這個圖案,在李彥四人經過多番修改之後基本已經和他們所看到的祭壇非常相似了,雖然由於大家並不擅長繪畫,無法把那個詭異的祭壇的精髓給描繪出來,但外形基本沒有什麼差別,只是顯得有些生硬而已。

主管拿著圖案看了又看,那就說明他對於這個祭壇並不陌生,或者是見過類似的圖案,這才會因為回憶而忽略了李彥等人的存在。

不管怎麼說,這都是一個好現象,至少他沒有直接把圖案丟在一旁,只要這個圖案有價值,那星輝傭兵團就能得到相應的獎勵,至於獎勵的太小那還要根據這個祭壇的重要性而定了。

又過了一段時間,這位主管才彷彿是想起了什麼,甚至來不及和李彥四人說句話,便急匆匆的拿著李彥他們繪製的圖案走出了自己的辦公間,不知去向。

這下子李彥四人都有些傻眼了,他就這麼走了,連句話都沒留下,那我們怎麼辦?是繼續在這裡等著呢,還是走人呢?

還沒拿到應得的獎勵,也沒有一個肯定的答覆,李彥等人自然不會這麼輕易就走了的。從主管那緊張焦急的神情不難看出,這個祭壇絕對是一個危險的存在,作為發現並彙報這個情況的星輝傭兵團,傭兵行會總不會一點兒表示也沒有吧?

「咱們還是老老實實地在這裡等著吧。」艾瑪率先在主管的辦公間的沙發上坐了下來,然後就一言不發默默地等待著。

奧克里曼只是在戰鬥期間才會越過艾瑪直接指揮星輝傭兵團的戰鬥,平時他基本都是聽從艾瑪的意見的,所以見艾瑪隨便的坐在那裡,他也立馬坐了下來,開始調整自己的狀態來。

要知道星輝傭兵團在發現那個神秘的血腥祭壇之後,就一路馬不停蹄的趕回科里安諾城,其他人都回到駐地休息去了,他們四人可是直接奔著傭兵行會而來的,中途沒有半點停留,要說一點兒也不疲憊根本不可能。

趁著現在沒人的功夫,趕快回復一下狀態也是好的,誰也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如果傭兵行會準備對這個祭壇進行深入研究的話,那肯定會讓星輝傭兵團派人帶路的,到時候作為星輝傭兵團的第一強者的奧克里曼必定是首選。

現在不調整好狀態,到時候怎麼能帶路?

李彥和林娜也坐了下來,不過他們倆可就不像艾瑪和奧克里曼那麼鎮定了,而是在低聲討論著什麼。

「李彥,你說這個祭壇到底是幹什麼的?我怎麼感覺那麼不安呢?」

哪怕是已經回到了科里安諾城,只要一回想起那個血腥祭壇的景象,林娜還是會感到一陣心悸,整個人也下意識的向李彥的身邊靠了靠,彷彿只有這樣才能讓她感到心安似的。

李彥自己的狀態也不算好,不過作為男人這個時候一定要表現的硬氣一些,他拍了拍林娜的肩膀,輕聲安慰道:「沒事的,你就是剛才回來的路上趕得太急了,休息休息就好了。」

林娜順勢靠在李彥的懷中,蒼白的臉色也漸漸有了幾分色彩,不過她心中始終忘不掉那個血性祭壇,忍不住又繼續問道:「李彥,你不是知道不少深淵魔族的事情嗎,這個祭壇會不會也是深淵魔族搞出來的東西?」

李彥無奈的聳了聳肩,擺出一副「我也不知道」的神情。

「我知道的關於深淵魔族的事情,也都是從一些書中看到的,裡面也只是介紹了一些深淵魔族的種族特徵和習性,並沒有說其他的東西,所以這個祭壇會不會和深淵魔族有關,我也不清楚。」

對於李彥模稜兩可的回答,林娜的疑惑並沒有罷休,她繼續追問道:「那你猜猜看呢?這個祭壇是用來幹什麼的?總不會是一個擺設吧?」

面對林娜刨根問底的追問,李彥也只能根據一些書中的記載再加上自己的猜測胡說一通了。

「嗯,要我看啊,這個祭壇應該是用來召喚什麼東西的,而且從這個祭壇前面的血池的情況來看,這個召喚出來的東西是非常嗜血的,要不然也不至於需要這麼多的魔獸血液了。而且這個召喚出來的東西的實力也應該非常強大,不然不至於要中級魔獸的血液才行。」

「召喚祭壇?」艾瑪忽然轉過頭來看向李彥。「你是說這些魔獸血液是用來類似於獻祭的作用?」

李彥點了點頭,這確實是他能想出來的唯一的解釋。

嗯,好多小說不都是有類似的情節嗎?大反派用鮮血召喚出異世界的某個邪惡的存在,然後主角大發神威,最終把大反派和他召喚出來的邪惡存在全部都殺死了……

這些當然不能向艾瑪他們說了,李彥只能尷尬的撓了撓頭,說道:「這是一個祭壇,這點沒錯吧?既然是祭壇,那自然要有獻祭的東西了,那裡除了血池之外就只有屍體了,總不會那些屍體是祭品吧?」

不管是什麼情況下,一般用作祭品的東西都要保持它的完整性,不能有什麼損壞的地方,不然就會被認為是對祭祀的不尊重,這點大家都明白。

那些魔獸和人類的屍體,幾乎沒有完整的,自然不可能是祭品,所以血池也就成了唯一適合當祭品的東西了。用那麼多鮮血來獻祭,如果真是用來召喚什麼東西的話,那召喚出來的肯定也是非常邪惡的,這點大家毫不懷疑,不過這是召喚什麼東西的?和深淵魔族有沒有關係呢? 第449章主管的發現

奧克里曼依然坐在那裡閉目養神,並不參與李彥和艾瑪、林娜的談論,不過不管他們如何判斷,都只是猜測而已,沒有絲毫的證據能夠證明他們說的就是真的。

直到緊急事件處理區的主管再次返回的的時候,李彥他們也沒能討論出一個合理的答案來。

主管一進屋,就直接來到李彥四人的面前,正色說道:「經過我們的判斷,這個祭壇可能是一個非常可怕的東西,不過現在才剛開始建造沒多長時間,所以我們還有機會摧毀它!

你們能及時把這個情報反映給我們,如果證明一切都屬實的話,那你們的獎勵肯定不會少的,不過獎勵要等到魔獸暴動之後才能發放。

那個祭壇距離科里安諾城太遠,我們並不清楚具體的位置,請問你們能派個人給我們帶路嗎?」

這個要求星輝傭兵團沒有拒絕的道理,而且能和傭兵行會的強者搭上線,哪怕只是混個臉熟,對於星輝傭兵團以後道路都會有不小的促進的。

「這個當然沒有問題,不知道你們具體準備什麼時候出發?」艾瑪當仁不讓的就答應下來,這個沒有什麼好猶豫的,哪怕是現在就出發,奧克里曼也已經做好了準備。

「呵呵,這個不急,既然我們打算一舉把這個祭壇摧毀,那就必須要集中足夠的力量才行,光靠我們一個傭兵行會顯然是不夠的,所以我們今天會召集好人手,然後明天一早就出發,早一天解決它就能少一份危險。」

艾瑪點了點頭,繼續問道:「那不知你們需要什麼樣實力的人帶路呢?我們有劍尊級斗師,也有高級魔法師,應該能滿足你們的要求的。」

緊急事件處理區的主管是一位斗師,據奧克里曼觀察實力應該也是一位劍尊,不過他明顯要比奧克里曼強大多了,至少也是高級劍尊,說不定馬上就能突破到劍宗的級別了。

星輝傭兵團來的四人中,他一眼就看穿了奧克里曼、艾瑪和林娜的實力,而李彥由於是魔法師,所以他並沒有判斷出深淺來,不過從李彥的年齡來看,他判斷李彥頂多也就是一個中級魔法師。

他這麼長時間才回到這裡,一方面是把祭壇的事情上報到會長那裡,另一方面就是去打聽星輝傭兵團的底細去了。

雖然說一般這種情況不可能會有人來謊報的,不過沒有什麼事情是絕對的,特別是傭兵這個圈子,更是奇葩的很,只要是能賺到錢的事情,就沒有人不敢幹的,調查星輝傭兵團也是為了以防萬一。

星輝傭兵團的資料很快就到了主管的手中了,可他拿到的資料只是星輝傭兵團升級到五級傭兵團的時候的資料,那時候的李彥還是中級魔法師呢,整個星輝傭兵團也沒有一個高級魔法師。

可現在艾瑪竟然說他們星輝傭兵團有高級魔法師存在,難道就是眼前這個年輕的魔法師?

主管這時候也有些不淡定了,他恨不得立刻跑出去找一個大魔法師來鑒定一下。

在剛看到艾瑪和林娜的時候,主管心中就已經夠驚訝的了,她們看起來也就二十來歲,一個初級劍師,一個高級劍客,實力都非常不錯,這樣的年齡能夠有這樣的實力在傭兵界可不多見,就連他這個高級劍尊當初也沒有她們這麼大的潛力啊!

一般成為傭兵的人,大多數都是那種天賦並不強,考不進正規學院的人,這樣的人潛力自然不可能高到哪裡去,將來的成就也非常有限,這也是為什麼傭兵界普遍實力不高的主要原因。

哪怕是那些天賦不錯在正規學院上過學的傭兵,他們當中絕大多數也只是臨時性的當一段時間傭兵,或者是為了體驗傭兵生活,或者是為了實現自我突破,但很少有終其一生都是傭兵的。

畢竟傭兵的生活太苦太累,死亡的幾率也太高,算不上是一個安穩的職業。對於那些實力不錯的人來說,他們有太多的選擇,沒必要非在傭兵這一條路上弔死。

當然,也有些天賦異稟的天才會選擇走上傭兵這條路,不過這只是鳳毛麟角,算不得數。

光是艾瑪和林娜的斗師天賦已經夠讓主管感到驚訝的了,沒想到星輝傭兵團竟然還有一個更加天才的魔法師!

主管可不認為一個五級傭兵團能夠吸引一位高級魔法師加盟,最大的可能就是原來的中級魔法師突破到高級魔法師了!

一個小小的五級傭兵團竟然有這麼大的潛力?

主管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仔細回憶了一下剛才看的星輝傭兵團的資料,終於想起他們在升級傭兵團時那位中級魔法師的名字了。

「你叫李彥?」

李彥愣了一下,不過很快反應過來這位主管一定是查了星輝傭兵團的資料了,那裡有自己的名字和基本資料。

「是啊,我就是李彥。」

「你是高級魔法師?」主管已經儘可能地讓自己的聲音顯得淡定一些,不過在李彥他們的耳中聽起來仍然顯得有些大了。

「呵呵,準確來說我只能算是一個偽高級魔法師。」李彥有些羞澀的說道。

如果讓埃里克斯和胖子哈吉他們看到李彥這幅神情,一定會大叫著說他這是在裝蒜!李彥什麼時候羞澀過了?這太奇葩了!

不過埃里克斯和胖子哈吉他們都不在,現場只有艾瑪和林娜、奧克里曼三人,他們可不會拆李彥的台。

所謂的「偽」高級魔法師,主要就是指已經突破到高級魔法師的級別,但綜合實力還沒有達到魔法師行會頒布的高級魔法師的考核標準的魔法師,他們在精神力、魔力上面已經達到了高級魔法師的最低要求,只不過對於四級魔法的掌握還不到位,所以通不過考核,等到他們能夠正式通過考核,那就可以去掉「偽」這個字了。

主管雖然是一名斗師,但對於魔法師的這個規定並不陌生,哪怕李彥只是一個「偽」高級魔法師,這也夠讓主管感到吃驚了。

斗師方面有艾瑪和林娜這兩個潛力無限的苗子,魔法師方面又有李彥這個絕對算是天才中的天才的苗子,一個小小的五級傭兵團什麼時候竟然有這麼大的潛力了?科里安諾城的那些大型傭兵團難道都是瞎子聾子嗎? 第450章露西亞再次到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