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助理說這句話的時候,臉有點紅,覺得有些丟臉。

他們家BOSS不僅順走人家的手機,甚至還他嗎拿去破解,要看人家妹子的微信聊天記錄。

哎…可是這是自家BOSS,能有什麼辦法?

墨北霆涼涼地撇了他一眼,「我不看我要你們破解幹什麼,拿來。」

助理把手機遞過去。

遞過去的手機已經被破解了鎖屏密碼,拿到手上的時候,他一劃開屏幕就能看到手機屏幕上那寥寥無幾的手機軟體。

微信,微博,簡訊。

墨北霆撇了一眼微博,看到微博上那忽然顯現的紅點提示,好奇的點了進去。

一刷新微博,就刷新到了無數條艾特消息。

【裴初九片場公報私仇!】

【工作人員私下透露,鞭打戲裴初九公報私仇,塗辣椒水真抽!】

【裴曉月拍戲後背受傷。】

【裴曉月敬業。】

刷到這些新聞的時候,墨北霆下意識的就點了進去。

最開始的爆料是一個工作人員,他在看到裴初九上藥時候,順手給拍了張照片給PO到了網上。

也沒有露臉,只是把這個事情大概的說了一下,本意也只想吐個槽。

可是卻沒想到……火了。

而且很快,大家都扒出來了,可因為工作人員沒拍到正臉,只拍了背影的傷,而且身影很模糊,所以大家下意識的就把這個受傷的人安在了裴曉月身上。

裴曉月那麼溫柔的人,像是會做這種事的嗎?

而裴初九那種妖媚的臉,一看就是那種惡毒心機婊女配角原型,雖然長得美,可是裴初九的美太有攻擊性,就像是一朵迎風盛開的帶刺的玫瑰,光是擺在那,就足以奪走所有人的光彩。

墨北霆掃了幾眼之後,看到了那個背影,一眼就認出來了那是裴初九而不是裴曉月。

這女人在片場里被欺負了?

墨北霆眉毛一跳,並不太相信。

那個女人像是一個吃虧的人?

他刷微博刷著刷著也忘記這是誰的微博了,一溜煙就點贊了一連串的評論。

下午。

裴初九剛拍完一場戲,累得腰酸背痛的,忽然,裴子辰就抱著電話過來了,「姐姐,吳姐的電話。」

裴初九把手機拿過來,喝了口水,「吳姐,怎麼了?」

電話那邊吳韻的聲音詭異的停了兩秒,而後才開口,「初九,你…你趕緊把你微博上點的贊都取消,這個節骨眼,你怎麼盡抹黑自己?」

「啊?」她楞了,「什麼贊?」

吳韻聽到她的話,沒反應過來,「你不知道?」

裴初九皺眉,「知道什麼?」

「……」

電話里沉默了半晌,而後吳韻的聲音在電話那邊響起,「那你現在就去微博上看,你看看你自己的微博里幹了一些什麼事。」

裴初九:

她的眉心跳了跳,忽然猛然間想起來,他嗎的,她的手機在墨北霆那。

她的臉一下就黑了,有種不太好的預感縈繞在心裡。

果然——她一點開微博,搜索到自己微博的時候,一下傻眼了。

只見她的微博賬號點贊了一連串的微博評論。

【裴初九今天點贊的微博:我覺得裴初九就長了一張電視劇惡毒心機婊的臉,一看就不像會吃虧的,果然,你看一拍戲又搞出幺蛾子來了,裴曉月得給她欺負死吧?】

【裴初九今天點贊的微博:裴初九一看就是那種戰鬥力爆棚的女妖精,哎,裴曉月怎麼可能斗得過裴初九啊!?】

【裴初九今天點贊的微博:哎,裴初九就算動了全身,就算胸,鼻子,眼睛,嘴巴,眉毛,腿,牙齒全都是假的,但是組合起來能美成這樣也很不容易了,我要是整容能整成這樣,我也想去哎。】

甚至還能看到她自己微博的評論。

【王子綠最棒噠:裴初九真他嗎是心機婊。】

【裴初九V:嗯,你說得對,確實是這樣。】

【裴初九滾出娛樂圈V:什麼時候能讓裴初九滾出娛樂圈?】

【裴初九V:我也在等著這一天,你們加油。】

……

裴初九越看,臉越黑。

而她正在刷的時候,又猛然間刷新出了她自己的又一條動態。

【裴初九點贊過的微博:我今天發現,整容醫院好多都拿著裴初九的臉當整容範本,真是的,那種女人的臉有什麼好當範本的啊??】

裴初九:

裴初九氣得狐狸眼都冒火,她牙齒咬得咯吱咯吱響,把手機狠狠的拍在桌子上,呵呵的冷笑,直接往片場外邊走去。

裴子辰看著裴初九那怒氣沖沖的樣子,楞了一下,忙把手機收起來,而後根上去,「姐姐,你去哪呀?還在拍戲,下一場馬上要開始了!」

裴初九冷笑,「你去幫我跟導演調一下戲,給我請一下午假,就說我大姨媽來了,身體不舒服。」

裴子辰:「哦,好,但是姐姐你要去幹嘛?」

裴初九步子一頓,陰森森的聲音響起,「殺人,放火,埋屍!」

裴初九殺氣騰騰的換好衣服離開了。

因為拍戲恰好是在上京郊區,所以此刻從上京郊區到墨氏公司也並不算太遠,兩個小時候,她就來到了墨氏公司樓下。

墨氏集團是一整棟大樓,整座大樓高聳入雲,從下往上看的時候,幾乎看不到頂。

她看了一眼掛在上方的墨氏集團的牌子,帶著墨鏡踩著高跟鞋滿臉殺氣的走了進去。 剛走到前台,她就被前台小妹攔下來了,「小姐,請問你找誰?」

裴初九摘了眼鏡,面無表情,「墨北霆。」

前台小妹楞了一下,沒有想到這女人竟然直呼她們大BOSS的名字,於是皺眉開口,「請問您有預約嗎?」

裴初九冷笑,「我來要債還用預約?你見過高利貸債主去討債還要跟人預約好通知一聲才去討的嗎?要真這樣的話,人家早跑了,你當人家傻啊?」

裴初九站在那,滿臉的冷色。

前台小妹懵了,「小姐,你是不是找錯人了,我們這裡是墨氏集團,我們BOSS沒有欠過高利貸。」

墨氏集團墨北霆要說最不缺的就是錢了,會去借高利貸?開什麼玩笑?

前台小妹的表情一下就不耐煩了起來,「小姐你沒事的話就離開吧,我們總裁不是誰想見就能見的。」

裴初九呵呵一笑,笑容陰森森的,「電話借我一下。」

前台小妹瞪了她一眼,可還是把手機拿了出來,可她剛拿出手機,一下就看到那邊女人動作十分快的把她的內線座機電話給放在了檯面上,手速十分快的撥打了內線電話。

電話接通了,是一個男人的聲音。

「喂,你好。」

裴初九冷冷開口,「我要見墨北霆。」

語氣冰涼,不客氣。

馮君愣了一下,「您好,我是墨總的助理,請問您找他什麼事?」

「討債。」

馮君的眉頭皺得極緊,討債?他BOSS好像沒有欠債啊?他正想把這莫名其妙的電話給掛斷的時候,忽然,腦海里一下就想起了那個手機。

「您…是裴初九裴小姐?」馮君試探性的問了一句。

「嗯。」

裴初九微笑,笑容燦爛如朝霞,「看來,馮助理知道我,也知道我來討什麼債?那個順人手機不還還隨意偷窺人隱私的王八蛋呢?」

馮君:

儘管只是一個電話,但是聽到裴初九的聲音時候,還是讓馮君感覺到了那背後傳來的嗖嗖涼意。

馮君乾笑了兩聲,沒有回答裴初九這個問題,只是開口道,「那裴小姐就上來吧。」

啪——裴初九掛斷了電話。

掛了電話之後,馮君聽到電話那邊嘟嘟嘟的聲音,冷汗就下來了。

他想了想,趕忙跑到了墨北霆的辦公室門口,恭敬的低著頭,「墨總,裴小姐來了。」

「攔著她,不要讓她上來。」墨北霆坐在沙發上,懶洋洋刷著微博,隨口一答。

馮君的話一頓,忽然聽見了後邊高跟鞋啪嗒啪嗒的聲音響起。

他往後一看,瞬間頭一下大了,他乾巴巴的笑了笑,嘴裡那句「人已經來了。」都沒來得及開口,就只感覺到後邊的女人如一陣風一般掠過,推開了辦公室的門。

裴初九在推開門的時候,盛氣凌人的站在門口,冷冷的盯著墨北霆開口,「攔著我?怎麼,墨北霆,你心虛啊?」

墨北霆抬頭,慢悠悠的把手機放在手心裡把玩,抬起頭的時候,一眼就看到了那邊慵懶倚在門口的裴初九。

裴初九穿著一件白色的襯衫款長袖,一條簡單隨意的藍色牛仔褲,一頭墨黑的長發披散了下來,慵懶的披散在身上。

墨北霆看了那門口僵著的馮君一眼,淡淡開口,「出去,把門關上。」

馮君鬆了口氣,跟被大赦了似的跑出去,關上了門。

裴初九邁著步子走過去,坐在了墨北霆對面,一眼就看到了他拿在手上把玩的手機。

她看著那明顯找人破解過的手機,氣得怒火直衝頭頂,她走過去,一拍桌子,身子前傾,惡狠狠的盯著墨北霆開口,「墨北霆,你他嗎是缺一個智能手機的錢嗎?信不信我告你侵犯隱私?」

她看著墨北霆那張平靜無比的臉,就想衝上去把他那平靜的面具給撕碎。

她從包里掏出來幾千塊,拍在桌子上,「老娘的手機,給我。」

墨北霆把錢收了起來,手指摩挲了幾下那個手機,而後淡淡開口,「這些錢我就當你還我那天的醫藥費和車費了。」

「……」

說完之後,墨北霆又繼續翻看手機,甚至興緻勃勃的拿著她的微博賬號刷微博,並沒有要給她的意思。

裴初九看著他那嘴臉,氣得想跳起來咬死他,「你爸媽知道你窮到連一個手機也要順嗎?墨總,你沒經過我同意的情況下,順走我的手機,還拿著我的微博亂點贊,信不信我告你啊!?」

裴初九的狐狸眼紅得要噴出火來,一雙眼裡滿是冷芒。

墨北霆聽到她的話,挑了挑眉,「你告我?」

他抬起頭,語氣平靜得像是在陳述一件事實,「我懷疑老婆出軌,翻看自己老婆的微博,難道還要付法律責任?」

裴初九:

「我翻看自己老婆的微博,用自己老婆的微博點幾個贊,我想法官應該不會管這種芝麻大的事,是不是,老婆?」墨北霆的薄唇勾起了一個涼薄的弧度,眼角眉梢里滿是戲謔。

裴初九聽到墨北霆的話,被噎了一下。

世界上怎麼會有墨北霆這麼討厭的男人,虧她之前還認為墨北霆還有那麼一點良心知道送她去醫院。

真是見了鬼了。

裴初九看著他慵懶而散漫的靠在椅子上,平靜的挽著她手機的樣子,就氣得抓狂。

這口惡氣不出,她簡直誓不為人。

她涼颼颼的盯著墨北霆看了半晌后,忽然笑了,小的燦爛,牙不見眼。

她邁著步子走了過去,忽然就跨開雙腿,一下坐在了墨北霆的身上,白嫩的手朝著墨北霆的皮帶摸去。

墨北霆一下就繃緊了。

墨北霆原本冷沉的眸子瞬間變了色,他伸出手,一把抓住了裴初九那隻四處點火的手,冷冷道,「裴初九,別點火,從我身上滾下去!」

他的一雙狹長鳳眸都因為慾望而染上了一抹深沉的紅。 「裴初九,滾下去!」

身體的反應十分誠實,誠實得讓墨北霆厭惡而惱怒。

這個女人,他怎麼能對這個女人有這樣的反應呢?

可…他的腦海中又不自覺的湧現出了那個晚上的那些旖旎的畫面。

裴初九嬌笑著湊過去,紅唇在他耳邊吹了口氣,「怎麼滾?滾去床上嗎?」

墨北霆:

墨北霆的身子都僵硬成了鐵,可他的手卻依然碰都沒碰裴初九一下,握著手機的手用力的捏緊了手機,指尖都捏得泛了白。

墨北霆看著眼前咫尺的那張嫵媚的臉,冷冷開口,「裴初九,你知道你這麼做的後果嗎?」

裴初九看著他那忍得痛苦的樣子,冷笑,「後果?在辦公室強姦墨氏總裁的後果嗎?照你說的,我是跟你學的啊,我在辦公室強姦自己的老公,法律能管得著嗎?」

墨北霆:

裴初九笑了笑,「墨先生,你要是要告我強姦罪呢,兩年前就應該告我,你現在跟我領了結婚證了,你想告我也告不動了。」

她的話頓了頓,笑眯眯的湊過去,整個身子都靠在了墨北霆身上,手撫摸住了墨北霆的胸膛,隔著衣服畫著圈圈,「墨先生,我覺得你說得對,法官也管不了我的家事呢?就算是墨家……應該也管不了我睡自己的老公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