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甚至古藤主動一點道:「那個……我們醫院有一位主刀醫生,非常擅長這樣的事情,上一例成功手術,已經被我院方列為變性手術教科書般的案例。」

「滾!」

聽到古藤的話,老六差點沒忍住,一槍崩了這傢伙。

實在是因為太疼的了,疼的他連胳膊都懶得抬起來。

只是這番話在古藤等人的耳中如臨大赦一般,紛紛站起來轉身就跑。

「別在這些人身上耽誤工夫了,我先給你注射一劑特效藥,然後送你出去!」

「好!」

雖然好丟人,被五哥的假體,一腳踹的沒有了戰鬥力。

但現在自己這個情況,也只能這樣了。

其實也不怪他,肥豬那一腳,明顯是蓄謀已久了。

想想腳尖朝上,把人離地踢起一米高。

換做正常人,被踢死都有可能。

老六能撐到現在,已經是僥倖了。

只見這時,老七拿出一支注射劑,一針扎進他的大腿。

看著藥劑被注射進自己的大腿。

老六的臉上逐漸鬆了口氣,不知道是什麼藥劑,但注射進自己身體里后,確實感覺身體舒坦多了,連疼痛感都消散了許多。

身體緩緩躺在地上,嘴上詛咒道:「媽的,待會你找到那個假體,一定要幹掉他,不!給我留下一口氣,老子要一腳一腳的踹爛他。」

聽到老六的話,老七臉上反而不以為然。

拍拍老六的肩膀道:「放心,早就已經爛了。」

沒等老六明白這話是什麼意思,整個人就已經昏昏欲睡,掙扎了幾下,最終還是閉上了眼睛。

「嘿!」

只見老七咧嘴一笑,撕開臉上的面具。

露出趙客的真容。

給他注射的,並不是什麼毒藥,而是龍朋,也就是麻醉藥。

自己每天都會做大量的手術。

麻醉藥自然是必不可缺的,但自從經歷過上次趙客一天七次的手術。

麻醉科的人一聽到趙客要做手術,都快崩潰了。

趙客就會趁著他們不注意的時候,用攝源手,把麻醉藥給換掉。

至於那些躺在病床上的患者么……一巴掌打暈就行。

自己其實壓根就沒走,本想要看著肥豬這傢伙和對方拼個魚死網破,自己撿個便宜。

沒想到,肥豬這貨陰損的很,一招斷子絕孫腳,轉身就跑。

趙客本來也打算走。

畢竟老六即便雙腿動彈不得,可如果真拼了命,也比如會是一翻惡戰。

肥豬不肯繼續待下去也是這個原因。

不過這時,趙客聽到了老六的求援。

巧合的是,自己和獵狗團老七,都具備著隱匿的能力,而且自己對老七的假體還很有印象。

所以一切就變得簡單多了。

這些假體根本不會去想到,在這個陌生的地方,居然會有人冒充自己的同伴。

這不僅僅是神態上的冒充。

而是趙客精準的把握到了這些人的心理。

看似很這很簡單,但裡面很多細節,都是經過趙客再三推敲后的結果。

如趙客冒充老七時,先展示了自己隱匿的能力。

而冒充老六的時候,則把老六的長刀,作為探路石。

趙客的每一步都在無形中,令對方產生先入為主的觀念,而等他們來不及去細想的時候。

趙客會馬上把所有人的注意力轉移到別的地方,讓他們根本顧不及去思索。

正是這些常人所不注意到的細節,才會令趙客屢屢得手。 聽到趙客輕描淡寫的,講述自己是如何將麻醉針,注射進老六的身體里。

如何拿走了老六的刀,循著肥豬留下的痕迹追蹤上來。

女人的臉色變得蒼白起來,顯然時間凝固,在瘋狂消耗著她的力量。

這種能力,會伴隨著使用的時間越長,消耗越大。

趙客肯說這麼多,何嘗不是在拖延時間。

「老六並沒有死,甚至我可以還給你們,只要你告訴我,克里·拉斯在那裡,以及你們為什麼要搶奪疫苗,我可以考慮一下,把人還給你們。」

相比殺掉眼前這些假體。

趙客更感興趣的,是如何找到自己的假體。

眼下,只有殺掉克里·拉斯,自己能才能完成主線。

但自從上次之後,整個暴動軍團都消失了。

自己也是迫於無奈,才將目標改變,打算先完成支線任務。

對於趙客的詢問,老三輕蔑一笑:「司令官大人,自然是要侍奉在真神的身邊,你這種爛泥巴種,還沒有資格知道她的去向。」

「你剛才說……侍奉?」

趙客眉頭上挑,對於老三罵自己是泥巴種渾然不在意,可聽到侍奉這兩個字的時候。

趙客心裡不知道為什麼,像是被點燃了一團火苗一樣,噌的一下,心裡冒出一股子邪火。

這是一種很難去理解的感覺。

趙客雖然想想要殺掉她,但她終究也是自己的一部分,試想一下克里·拉斯赤果著身體,躺在所謂的真神懷抱中的畫面……

趙客心裡的邪火,不由得越燒越大。

「當然……」

似乎是看到了趙客眉宇間生出的一股怒氣,老三嘴角微微上揚,帶著調侃的口吻,用很小的聲音道:「是用身體去侍奉。」

「呼……」

一口冷氣順著趙客的喉嚨吞下去,陰鷙的眼神,像是烏雲一樣的神情,沒有再繼續和她廢話下去。

而是默默從郵冊里,公爵哀嚎!

古樸的槍身上,已經看不到昔日精美的雕紋,但槍身瀰漫著一股時間的味道。

將槍口對住老三的腦袋。

默默扣動下扳機。

「砰!」

銀色彈道化開空氣,但子彈卻是停留在老三面前,僅僅三寸的距離,就逐漸凝固在了那裡。

「哼!」

這令老三的眼神更加的不屑,在她眼中,趙客只是一個靠著陰謀詭計的傢伙。

只要自己能撐過去一段時間,等裡面老七宰了那頭肥豬,就會迅速出來支援自己。

至於自己的傷,到時候只要拿到了疫苗,一切都不再是問題。

她倒是挺樂意,和趙客聊聊天,消磨消磨時間。

順便告訴聊一聊侍奉這個詞語該怎麼去理解。

「砰!」

趙客的回應很簡單,繼續開槍。

只見子彈沿著相同的軌跡,和前一發子彈逐漸疊在一起,兩者之間的距離,比一張4A紙還要薄。

見狀,老三臉上的笑意更濃:「上次司令官大人放你離開,是在可憐你,不然你覺得你能活著離開那裡么?」

「砰!」第三發!

「砰!」第四發!

震耳欲聾的槍鳴聲,不斷在走廊里迴響。

但僅隔著一扇房門的另外兩人,卻對槍鳴聲置若未聞,打的不可開交。

不過可以看出來。

肥豬已經快要撐不住了。

他的能力,被分裂的最嚴重,導致缺少關鍵的能力。

就好比一輛法拉利跑車,卻被卸掉了四個輪子一樣,徒有昂貴炫酷的外表,卻無法開動起來。

相比老七的假體。

在吸收掉本體的力量后,實力自然提升了一大截,兩柄匕首在他的手中,不斷變幻著花樣,在肥豬的身上留下傷口。

肥豬唯一的優勢,就是對於老七能力的熟知,以及他還保留著殭屍的嗅覺。

除此之外,還有趙客和老三都囑咐過他,要留活口。

這令老七始終留著一手,不然肥豬怕是撐不了多久了。

但即便如此,也依舊不能改變,兩者實力上的差距,敗亡,不過是早晚的事情。

便在這個時候,趙客突然把手上公爵哀嚎收起。

邁步走上前來。

「放棄了?」

看到趙客的舉動,老三嘴角不由自主的揚起一抹微笑。

只見老三面前,銀色的彈頭並列成一條直線,每一顆子彈都彷彿和後面那顆子彈僅貼在一起一樣。

這樣的槍法,確實令人很驚嘆。

但那又有什麼用,在時間的面前,一切都是渺小的存在。

「是啊,在時間面前,一切都是渺小的。」

趙客目光盯著老三,反而向著老三咧嘴一笑,露出自己整齊的白牙。

隨後低聲道:「可時間的主人,見了老子,也要乖乖的爬下來,給老子撅起屁股!」

「???」老三。

只見趙客說著,目光看向定格在半空的子彈。

時間可以凝固一切,確實是無懈可擊。

但並不代表它就真的無敵。

只見趙客深處手指,輕輕在最尾端的子彈後面,用力一推。

「砰!」

子彈被推下去,令本已經停滯在時間中的彈頭碰撞在前一發子彈上。

像是多米若骨牌般,不斷向前推動去。

「咔~」

每一顆彈頭向前推移了哪怕緊緊只有不到一毫米的距離,卻令空氣中開始炸裂開猶如蛛網般的裂痕。

頓時,老三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在那裡,取而代之的則是驚恐,因為她發現,自己凝固在周圍的時間,開始逐漸不再受自己的控制。

「時間可以凝固,但如果凝固在一秒的時間,被強行向前推動下去,會怎麼樣?」

趙客瞳孔中閃爍著自信的光芒,因為姬無歲的原因,趙客對於時間系能力,有著很獨特的見解。

你可以想象一下。

當一塊可以抵擋下大鎚猛擊的鋼化玻璃,卻會在偶然間,被人輕輕一敲,導致突然炸開。

並不是因為敲擊的力量有多大。

而是在無意間令玻璃內部,產生了「內應力」錯位導致玻璃內部平衡遭到擠壓后崩塌。

眼前的道理是一樣的,當后一秒的時間被推進。

哪怕僅僅只有微不足道的千分之一秒。

那麼本來凝固的時間,也會像是那塊鋼化玻璃一樣,瞬間失去了平衡,直接崩碎掉。

簡單地說,就是蝴蝶效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