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那我要開始了。」

蕭凌來到金英的背後盤腿而坐,將雙手放在金英的後背上,道:「接下來我替你抹除禁錮的時候,你不可以有絲毫反抗。當然,我知道你修為被禁錮了,你也反抗不了,反正這話我還是要強調一遍的……」

「你這小子,故意說的吧……」

金英不由對蕭凌感興趣起來,對於蕭凌剛才的那些話,他現在已經是相信了一半,畢竟,蕭凌的確是來救他的,眼中也沒有絲毫惡意。

蕭凌默不作聲,將靈魂力湧入到金英體內后,開始觀察金英體內的禁錮。

「果然……」

蕭凌心中一定,金英體內的禁錮,乃天魔宗的那位大人所布下,這禁錮之中還夾帶著一抹靈魂烙印,一旦被抹除的話,那麼天魔宗的那位大人定然會有所察覺。

「好在我有所準備……」

蕭凌抬手一揮,打開聖碑,將一名金錢會的成員放了出來。

這是蕭凌留下的唯一活口,同時也布下了血奴烙印,為的就是替換金英,以備不時之需。

「主人!」

看到蕭凌后,此人立馬跪拜在地上。

「這人是金烏軒手下的得力幹將!他是叛徒!」

看到此人後,金英眼睛都紅了起來,他是恨透了金烏軒,還有金烏軒手下的那些人,若不是這些人的話,他也不會淪落至此,假若蕭凌沒有救他的話,以後他的生死定然會被那些人所玩弄。

「他怎麼會叫你主人?莫非你控制住了他?」

金英目光看向蕭凌,他已經開始相信蕭凌的話了,蕭凌能夠將金烏軒的人帶到這裡,那麼金烏軒在金錢會的勢力極有可能被連根拔起了。

「我的確是掌控了他。」

蕭凌微微點頭,道:「我將他拿出來,無非是想將你體內的禁錮轉移到他身上。畢竟,在你體內施展禁錮的人,可是天魔宗的人!在禁錮之中,有那位強者的一抹靈魂烙印,若是強硬抹除的話,一定會被那位強者察覺到的!這樣的話,無疑會打草驚蛇,驚動那些投靠天魔宗的人!」

聽著蕭凌這些話,金英看向蕭凌的目光從質疑變成了敬佩,道:「蕭凌!我聽從你的安排,你在替我轉移體內禁錮的時候,順帶將最近發生的事情告訴我。你的話,我已經相信了!」 「相信了么……」

蕭凌有些無奈,微微點頭,道:「我替你轉移體內禁錮的時候,就將最近的事情大概告訴你吧。 靈妃傾天下 至於金錢會的一些具體詳情,等你回到金錢會後,再去問金桃淺他們。」

「好!」

金英再也沒有絲毫質疑,乖乖在原地等待蕭凌出手。

蕭凌也沒有絲毫停頓,抬手一揮間,一抹魔氣呼嘯而出,注入到金英體內。

要想將金英體內的魔氣禁錮轉移到其他人身上,必須動用魔氣才行。

在神武大陸上,除了天魔宗的那些人會靈活運用魔氣之外,幾乎是無人可以使用魔氣了。

當然,蕭凌是一個特別的例外。

哪怕沒有天魔宗的功法,蕭凌也可以將魔氣納為己用,或許這就是特別的天賦能力吧。

對於這一點,蕭凌很很清楚。

他不僅可以煉化魔氣,將魔氣納為己用,更能輕易收服天火,天冰,乃至天雷這些天地奇物。

蕭凌一直在猜測,是不是因為自己修鍊了八門遁甲,又修鍊了逆血神功,導致體質變得十分特殊,最後才具備了容納這些力量的天賦。

可是,這些都沒有絲毫依據,索性蕭凌並沒有去深究了。

哪怕是這樣,蕭凌內心還是清晰明白,他能夠有如今的成就,與他的神秘身世離不開,要不然的話,他也無法覺醒獨一無二的血炎武魂。

「金英前輩,我準備給你替換魔氣禁錮了。這個過程的話,不會太長,頂多十五分鐘左右的時間。在這個時間內,我會長話短說,將最近發生的事情告訴你!」

蕭凌一隻手搭在金英後背,另外一隻手搭在金錢會的叛徒身上,開始默默轉移金英體內的魔氣禁錮了,在這個過程當中,他也是將最近發生的事情告訴了金英。

聽著蕭凌說的這些話,金英目光複雜無比,就是他過於信任金烏軒,才導致最後自己都被陷害了,也差點還是進桃淺和金煌等人。

好在蕭凌的出現,擊潰了金烏軒的陰謀,解救了金錢會。

這一刻,金英明白了一點,蕭凌不僅僅是他的救命恩人,更是整個金錢會的恩人,這份恩情,這輩子恐怕都無法還清了。

同時,金英也將當初發生的事情大概告訴了蕭凌,幾乎與蕭凌想的那些沒有絲毫差異。

「好了。」

蕭凌緩緩收回手掌,將事先準備好的衣袍遞給金英,道:「金英前輩,麻煩你將身上的衣服脫下來,我要為冒充你身份的人換上。」

金英沒有絲毫廢話,十分乾脆按照蕭凌說的去做了。

「雖然此人體內有了魔氣禁錮,被禁錮了修為,但是他的外貌與我不一樣,若是有人來視察的話,肯定會露餡的!」金英道。

「金英前輩,不知你有沒有聽說過易容術?」蕭凌笑道。

「易容術我自然聽說過。」

金英目光微微一凝,嘆氣道:「看來你已經將計劃全部安排好了,你儘快給此人易容吧。我現在已經迫不及待回到金錢會了。到時候,我會按照你的計劃,不會立馬現身暴露身份。」

「那我先給他易容一下。」

蕭凌微微點頭,將易容的工具拿了出來,當即為冒充金英的人開始易容。

易容的過程很快,不一會兒,一張和金英一模一樣的臉龐展現出來。

金英穿上了黑袍,他看到了這一幕,忍不住砸了砸嘴巴。

「你和易容水平很高超,若是只看外貌的話,真的是真假難辨!當然,若是感知氣息和修為的話,肯定會露餡。」

金英對蕭凌刮目相看了,如此年輕就掌握了諸多手段,又有如此精密的計劃,放眼神武大陸上的年輕一代,能夠做到這等地步的人,估計是屈指可數了。

「金英前輩,我做的這些,真正的目的無非是混淆視聽,瞞天過海一段時間。在這個時間內,將天下商盟的隱患全部拔除,這才是最終的目的。」

蕭凌緩緩起身,擦了擦汗水,此刻假金英已經穿上金英的衣服,與真金英沒有絲毫區別。

「該走了吧?」

對於蕭凌的話,金英沒有絲毫反駁,在得知蕭凌的計劃后,他覺得這個計劃已經很不錯了,反倒是現在的他,已經迫不及待回到金錢會了。

「馬上。」

蕭凌道:「我將牢房的禁錮重新布置一下,等我們離開后,我還得將陷阱陣法重新修復一下,確保和我來之前一模一樣。」

「蕭凌,你做事真是小心翼翼。」

金英感慨一聲,道:「若是我有你這般謹慎,我也不會慘遭毒手。」

「我不想因為自己的失誤,而引發一些沒必要發生的悲劇。」

蕭凌目光一凝,一路走來,他經歷了諸多廝殺,也面對過很多兇殘的敵人,同樣,在這些敵人當中,不乏智勇雙全的存在,也是因為這些強悍的敵人,讓他變得小心翼翼,在做事的時候,力求沒有絲毫漏洞。

「嗯……」

金英也察覺到了蕭凌眼中閃過的一抹光芒,他並不是傻子,或許是蕭凌因為經歷過了什麼事情,才導致後來做事小心翼翼,對於這種事情,他並沒有刨根問底,識趣的站在一旁等待蕭凌。

莫約半個時辰后,牢房的禁錮,還有牢房外的陷阱陣法全部被蕭凌重新設定好了。

在牢房外,金英自然是見到了金烏軒,對於這個叛徒,他心中自然是火大,作為自己的大哥,為了金錢會會長的位置,不惜投靠天魔宗!

投靠天魔宗后,金烏軒甚至還要殺父親金煌,還有他的女兒金桃淺,此人真的不可饒恕,哪怕金英慈悲心腸,此刻也恨不得宰掉金烏軒了。

雖然金烏軒成為了蕭凌的奴僕,算是半個死人了,可是金英心中的恨意無法消滅。

「蕭凌,我可以殺了他嗎?」金英沉聲問道。

「金烏軒么……」

蕭凌吩咐陽鷹和陰圭清理戰場后,目光看向金英,道:「你想殺的話,隨你。反正此人罪惡滔天,死亡對他來說是最好的歸宿。」

咻!

金英微微點頭,當即拿出了一把利劍,直接刺入了金烏軒的心臟。

金烏軒沒有絲毫抵抗,倒在地上,漸漸失去了生機。

解決了金烏軒后,金英抬起頭來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將複雜的情緒壓制住后,這才偏過頭來看向蕭凌,道:「蕭凌,我們走吧。」

蕭凌點了點頭,金英如此痛快抹殺了金烏軒,這的確令他感到意外,至少優柔寡斷方面,金英並沒有繼承了金煌這個性格。

咻!

蕭凌屈指一彈,血炎呼嘯而出,瞬間將金英焚化,將金英的血氣徹底煉化納為己用,使得實力已經到達了四星巔峰武帝。

同時,蕭凌拿出了風闕魂消笛,將金英的靈魂力全部吸收掉,使得風闕魂消笛的靈魂飽和程度達到了百分之八十。

在風闕魂消笛身上的十二個孔,已經有十個孔浮現出了精緻的紋路,只要最後兩個孔也浮現出精緻的紋路,那麼風闕魂消笛就可以徹底淪為開啟九魂闕境的鑰匙了!

收起鳳闕魂消笛,蕭凌身形一動,朝著金錢會的方向暴掠而去,一襲黑袍的金英緊隨其後,兩人也是消失在夜色當中。 「蕭凌大哥,他怎麼還沒有回來?」

金錢會總部,金桃淺來回渡步,一雙桃花眼滿是著急之色,眼看天都快要亮了,結果蕭凌的身影還沒有出現,這讓她內心著急無比。

「莫非,蕭凌大哥出事了?」金桃淺忍不住道。

「你,可以停下了。」

龍碧君雙手抱胸,一雙碧目頗為無語看著來回走動的金桃淺,不急不緩地說道:「你再晃來晃去,我都要被你弄暈了!另外,蕭凌他會回來的,所以你少操心點!哪怕操心,這件事情也應該由我來!」

「可是……」

金桃淺停下腳步,若是換做以前脾氣火爆的她,肯定會和龍碧君爭論一番,可是知道龍碧君和蕭凌那般親密的關係后,在龍碧君面前她總是抬不起頭來,更何況,蕭凌是她的恩人,更是金錢會的恩人,無論龍碧君如何說她,她都會默默承受。

而且,龍碧君說的不錯,蕭凌和她沒有多大關係,能夠為蕭凌操心的人,也只有龍碧君有這個資格,至於她的操心,似乎是瞎操心。

哪怕是這樣,依舊無法阻擋她心中對蕭凌的擔憂,這份擔憂,似乎是超越了對她父親的擔憂。

「蕭凌大哥吉人自有天相,絕對不會有危險的。」衛卿夫堅定道。

「對啊!蕭凌大哥如今的修為是四星武帝,他以四星武帝的實力擊敗了兩名暗部絕殺!如今,他又得到了無上天劍,更是如虎添翼,神武大陸上能夠傷到他的人不多了!哪怕真的遇到了什麼危險,他也會立馬用通訊螺通知紅蓮武帝前輩啊!」

啟明正在給龍碧君捏著肩膀,也將心中的想法說了出來。

「好了,你們這些丫頭片子別爭了,我徒兒馬上來了!」

坐在一旁的紅蓮武帝把玩著通訊螺,就在剛才,蕭凌已經將消息傳遞給他了,他微微一笑,目光看向眾人,道:「一切都很順利!」

「太好了!」

金桃淺鬆了一口氣,眼中滿是興奮之色,蕭凌順利歸來,那麼表明了金英也回來了。

「紅蓮武帝前輩,那我父親是不是也……」

金桃淺目光看向紅蓮武帝,看到後者微微點頭后,她臉上已經是綻放出了笑容,笑得很是燦爛。

「蕭凌畢竟是我龍碧君看中的男人,他的能耐,自然是有目共睹的!」

龍碧君微微一笑,蕭凌平安歸來,她心裡也是鬆了一口氣,她知道蕭凌此番獨自前往聚天群山,一定是很兇險的,索性一切都很順利。

「多虧了蕭凌小友。」

金煌一雙渾濁的雙眼已經含淚了,他一大把年紀,差點是白髮人送黑髮人,多虧了蕭凌,要不然金英也不可能順利擺脫魔掌。

咻!咻!

兩道破風聲響徹開來,在這件房間內,出現了兩道黑袍人影。

這兩道黑袍人正是蕭凌和金英。

「我回來了。」

蕭凌將黑斗篷放下,目光看向金煌和金桃淺,笑道:「幸不辱命,我已經將金英前輩安全帶回來了。」

伴隨著蕭凌語音落下,一旁的金英也是將黑斗篷放下,露出了頗為滄桑的臉龐。

「爹!」

「我的兒啊!」

金桃淺和金煌看到金英后,立馬圍了過來。

「父親,女兒,我回來了。」

金英抱住了金桃淺,還有金煌,他一雙眼睛已經流下淚水,哽咽道:「能夠見到你們,真的太好了!我真的以為自己再也見不到你們了!」

「回來了就好!」

金煌已經是老淚縱橫,看到金英平安無事,他真的太開心了,這一切都多虧了蕭凌,哪怕是為蕭凌上刀山下火海,拼了這一條老命,他都願意。

「蕭凌!請收我一拜!」

金英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朝著蕭凌跪拜下來。

「蕭凌小友,多謝你將我兒子帶回來!」

金煌也是跪在地上。

「蕭凌大哥,謝謝你!真的太謝謝你了!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報答你!」

金桃淺也是美眸流淚,跪拜在地上。

「三位,快快請起。」

見狀,蕭凌頗為無奈,當即是親手將三人扶起來。

「此番出手,算是無心插柳柳成蔭。不過,看到你們能夠團聚在一起,我也很開心。」

蕭凌露出和煦的笑容,金英三人聚在一起,那幸福美滿的笑容,他看在眼中,對於這一幕,他也很嚮往,也很珍惜。

「蕭凌小友,你的意志,就是金錢會的意志!以後有用到金錢會的地方,我們都鼎力相助!」金煌認真道。

「這份心意我收下了,估計用不了多久,有些地方還真的需要金錢會的幫忙。」

蕭凌微微點頭,並沒有推脫,過不了多久,他與璀璨樓等勢力發生衝突的話,的確需要金錢會的幫忙。

一個人的力量終究是有限,有些時候,還需要藉助一下夥伴的力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