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沒想到,宋懷瑾一醒來,什麼煽情的話都沒有,第一句就是「沒有鬍渣」。

又看了看宋懷瑾臉上的笑和蒼白的臉色,阮瑜有些不忍又沒好氣地問道:「現在感覺怎麼樣,哪裡疼?」邊說著,邊按了床頭的服務鈴,叫醫生過來。

宋懷瑾看著阮瑜有些擔憂的樣子,張口就想安慰她說「不疼」,可轉念一想,又把嘴裡的話換成了:「疼,哪裡都疼。」

臉上的笑也適時地收了起來,微微皺著眉看著阮瑜,看起來可憐巴巴的樣子,濕漉漉的眼神就像一隻……小奶狗一樣。

腦海中浮現最近流行的「小奶狗」這個詞的時候,阮瑜忽然覺得有些惡寒。宋懷瑾平時那個樣子,跟什麼小奶狗怎麼搭邊了?也就是生病了,才會露出這不為人知的一面,跟喝醉了一個鬼樣子。

別了別目光,阮瑜將腦海里的想法趕出去,平靜了下心情,才又轉回頭,安慰著:「沒事,服務鈴已經按了,醫生馬上就來了。」頓了頓,又問,「想吃些什麼?待會我讓小趙給你買過來。」

說完,想到什麼,又補充道:「不過,醫生說了,你現在只能喝粥,還不能放別的。」

宋懷瑾:「……」那還問他幹嘛?

阮瑜眼底憋著笑,還準備說些什麼,病房的門就被人打了開來。

進來的是趙尋御,他是這次宋懷瑾的主治醫生。就他一個人,身後也並沒有跟著其他小護士。

「怎麼樣,撿回了一條命的感覺不錯吧。你這次可得感謝我跟小瑜,我倆這次都是你的救命恩人。」因為是主治醫生的原因,趙尋御最了解現在宋懷瑾的身體狀況,知道他死不了,也沒什麼內傷,所以臉上嬉笑著,也沒有什麼太大的擔憂。

宋懷瑾看了趙尋御一眼,神色不善。

趙尋御口中的「我倆」這兩個字,讓他聽起來尤其不順耳。

被宋懷瑾這麼一看,趙尋御立馬慫了下來,低頭有些尷尬地摸了摸鼻子,又抬起頭說道:「那再怎麼說,我也能算是半個你的救命恩人吧,畢竟我可是你的主治醫生。」

「廢話少說,我現在什麼狀況?」

因為對方是趙尋御的原因,宋懷瑾講話也沒那麼多客套,問得直截了當。

趙尋御的臉上的嬉笑這才收了起來,認真地跟他說了當前的狀況。然後,又問了問宋懷瑾現在的感覺怎麼樣,確定了都是正常反應之後,才點了點頭,拿起胸前口袋裡的筆,在自己的本子上記錄了下來宋懷瑾的反應。

記錄完,習慣性地想要跟病人家屬說些照顧的注意事項。可一張嘴,趙尋御又想到,現在宋懷瑾這個病人家屬,那可是阮瑜,怎麼想怎麼覺得不是滋味。

看了看宋懷瑾,又看了看阮瑜,宋懷瑾乾脆開口建議道:「小瑜,你一個人照顧懷瑾,也挺累的,不然你就找兩個護工好好照顧他,你自己先回去好好休息吧。」

臉上眼中全是對阮瑜的心疼。似乎阮瑜才是那個需要照顧的病人一樣。

宋懷瑾:「……」這個重色輕友的東西,撬牆角還撬到他這來了。

要不是他現在壓根起不來,動不了,他簡直想自己動手把趙尋御丟出去算了。

「滾蛋!」宋懷瑾黑著臉,沒忍住,爆了句粗口。

重生異能:暗黑嬌妻不好惹 又看了看阮瑜,眼神里的意思很是明顯:你敢回去休息試試?

差點沒忍住嘲笑出來的阮瑜立馬就慫了下來。 又待了一會,實在受不了宋懷瑾殺人一樣的眼神,再加上自己還有其他的病人要查看,叮囑了阮瑜幾句需要注意的,趙尋御就離開了。

臨走前,還不忘再次心疼又深情地對阮瑜說道:「千萬不要讓自己太累了。」

當然了,得到的依舊是宋懷瑾略微暴躁的一聲:「滾!」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受傷的原因,阮瑜總覺得今天的宋懷瑾格外的……粘人。

就比如現在。

「不用護工,你在就行。」聽到「護工」兩個字,宋懷瑾下意識地就開口反對。

宋母和宋懷月就不用說了,肯定不會來照顧「阮瑜」。再說了,就憑去救宋母和宋懷瑾當天,宋母的反應看來,明顯是更恨這個「兒媳婦」了,就算宋母答應了,阮瑜還真不敢讓宋母過來。趙秘書忙公司的事,本職也不是照顧總裁夫人,所以也不會來。

阮瑜偶爾還得去公司露個面,自然也不能時時刻刻在醫院照顧。所以,請護工,無疑是最好的辦法。

阮瑜愣了愣,隨後反應過來,宋懷瑾估計是怕出現下一個趙小荷。

想了想,阮瑜開口安撫著:「那,讓王嫂過來。」

王嫂是個細心的,再加上從小看著宋懷瑾長大,跟宋懷瑾的主僕感情也挺深厚。再加上,阮瑜之前在宋家的三年裡,雖然在宋氏母女和不少人那受盡了白眼和奚落,但王嫂還真沒表露出過一絲看不起阮瑜的樣子。

所以,讓王嫂來照顧宋懷瑾,阮瑜也挺放心的。

只是,宋懷瑾依舊是想也不想就拒絕了。

「可是,我待會就得會宋家拿點你換洗的衣服。我走了,沒人照顧你。」

「不用,打電話讓王嫂帶過來就行。」面對阮瑜提出的回宋家去取些東西過來的想法,宋懷瑾依舊毫不猶豫地就拒絕了。

總之,好說歹說,宋懷瑾就一個意思:阮瑜不許走。

阮瑜:「……」這男人受傷了之後怎麼就那麼難說話呢?

不過,看了看宋懷瑾臉上還沒消退的青紫,阮瑜無奈,點點頭同意了。不然還能怎麼辦呢,她總不能扔下宋懷瑾不管吧。

只是,連宋懷瑾也沒想到,自己會打臉如此之快。

看著阮瑜眼底的疲憊,宋懷瑾……心疼了。

看了看旁邊專給病人家屬陪護用的床,宋懷瑾開口:「你去睡會,不用管我,有事我叫你。」

他的本意,是想跟阮瑜多單獨相處的,多看看阮瑜。

天知道,他之前多怕差點就看不到阮瑜了。所以現在,他看阮瑜的眼神都是近乎貪婪,只是,那摸貪婪被他掩藏得很好而已,他怕自己這樣,太突然了,嚇到阮瑜。

也許,在阮瑜心裡,還惦記著和自己離婚呢。一想到這個,宋懷瑾就堵得慌。

阮瑜看了看時間,搖了搖頭,「待會會有護士過來給你輸液,我再等等。」

說實話,她是有點困了,但是還能忍受。等宋懷瑾醒過來的這兩天,她雖然睡得不多,但是多多少少實在困得不行了也會去睡一會。

坐在宋懷瑾旁邊,想到什麼,阮瑜又開口:「對了,楚雲珊已經被抓進去了。不過……據說她精神出現了問題,正在準備進行精神鑒定。」主動跟宋懷瑾說著楚雲珊的情況。

內心感嘆,沒想到楚雲珊還真是精神出現了問題。

不過,想想也能理解。哪個心理正常的人會心態扭曲成那個樣子?

又看了看聽到這話垂著眼帘不知道在想什麼的宋懷瑾,還以為他多多少少有點傷心,阮瑜又開口安慰道:「你別難過了,趙尋御說了,你得保持一個好心情。」

宋懷瑾聽到這話,收回了思緒。

他倒不是難過,只是感慨。畢竟,他其實從一開始,就沒真正愛過楚雲珊,不過都是些年少輕狂時候的錯覺而已。楚雲珊之所以會走到今天這一步,從新銳設計師到綁架案的犯罪嫌疑人,都是她自己作的,也沒什麼好心疼惋惜的。

而且,劫後餘生之後,他甚至還有點慶幸,慶幸自己在危難時候看清了自己的心。不然……說不好他真會錯過阮瑜。

抬眼看了看阮瑜,宋懷瑾沒有回應她這個安慰,「還是讓護工來吧。」

阮瑜:「……」這男人怎麼一會一個想法。

不過,反正現在宋懷瑾說什麼是什麼,阮瑜打了電話讓趙秘書領一個護工過來。

趙秘書來得很快,不僅帶著護工趙寧,還帶著一些需要阮瑜親自過目才能生效的文件。

趙寧人長得白凈清秀,個子苗條高瘦,是剛畢業的女大學生。

阮瑜看了看趙寧,表示很滿意。 冰山爹地笨媽咪 不說她能力怎麼樣,至少第一眼看上去賞心悅目,衣品也不錯。

等趙秘書彙報完工作,介紹自己的時候,才識趣地沖阮瑜和宋懷瑾笑了笑,「總裁好,夫人好。」

說話乾淨利落,不該說的一句不多,沒有過分熱情討好,讓阮瑜對她的印象又好了幾分。

「嗯。」應了一聲,算是回應。

趙秘書說完正事,又開始說起了一件不算正事的事。先是猶豫了一下,才說出了口,「總裁,夫人,那天的那個外國人,又來了。我們沒讓他進公司大門,但經常能看到他在公司門口那等。這讓我們公司的合作夥伴看見了……影響有點不好。」

趙秘書說得委婉。

但哪裡是有點不好,簡直是太不好了。天天一個英俊高大的外國人,擱集團門口晃蕩,還嚷著要見總裁夫人,這……腦洞大的有心人說不定還會腦補出什麼來。

畢竟,大家族企業,都是要面子的,也是一點糾紛就最容易引起外界亂七八糟猜測的。

阮瑜一時還沒反應過來,「哪個外國人?」

前幾天擔心宋懷瑾,這幾天又照顧宋懷瑾,幾乎是忙得有點心力交瘁,阮瑜一下子還真想不起來什麼外國人。

宋懷瑾卻是一下就反應過來了。

「不見,讓他滾。」宋懷瑾臉色非常不好看,說話也毫不客氣。

趙秘書一說,他就反應過來了,那是那天瘋狂叫阮瑜「女神」的那個人。

一下子,醋罈都要翻了。

阮瑜這也才反應過來,這是那天跑到公司里來硬是要叫自己什麼靈魂伴侶、女神的那個外國人。

內心疑惑,她到底怎麼就成那個外國人的女神了?他看見了自己的哪一副刺繡?

想到自己反正也不是人那個外國人,阮瑜也沒多說什麼,默認了不見。再加上,宋懷瑾現在的身體狀況不太好,壓根也沒法見人,就連其他合作夥伴之類的探視都擋了回去,別說見一個狂熱粉絲了。 趙寧今天是第一次見到傳說中的宋氏集團的總裁和總裁夫人。

本來以為,倆人就跟網上盛傳的那樣,恩愛都是為了作秀,在一起只是商業聯姻,根本不是真正的愛情。可今天,發現好像也不是那麼回事。

將買來的粥打開,趙寧正準備端著粥坐在宋懷瑾床邊喂他,就看見宋懷瑾皺了皺眉,眼光始終看著阮瑜,「你不喂我嗎?」

語氣冷然,可趙寧硬是從裡面裡面聽出了一絲撒嬌賣萌的味道。

原來……外界傳聞的宋氏總裁夫人是個冰山美人,這話跟實際情況不符啊。宋總夫人這撒嬌還真是一把好手,重點是還能撒得不動聲色。

阮瑜:「……」宋懷瑾是不是腦子被摔壞了?

不過想想,他本來就有點潔癖,真讓一個女護工喂他喝粥,他不喜歡那也正常。就是,他不怕自己妻管嚴的形象從此以後深入人心?

就在趙寧正在目瞪口呆,還沒回過神來的時候,那邊的阮瑜又說話了。

「行,喂你喂你。」阮瑜的聲音裡帶了一絲無奈。

可是,趙寧還是從裡面聽出了一抹不尋常的寵溺出來。

趙寧只覺得,自己一瞬間,收到了暴擊,少女心怦怦直跳。 錯愛冷麪首長:假婚真愛 宋總和總裁夫人這分明就是在撒狗糧啊,是誰說他們感情不好貌合神離、宋總還在外面保養小三情婦的,這分明是感情好得不得了啊。

而且,「宋總」的聲音,也太酥了吧。本來就好聽的音色,正經說話的時候接近低音炮,再加上這樣無奈又帶著寵溺的語氣,簡直就是偶像小說電視劇的男主樣啊。

愣了愣,直到阮瑜在旁邊說道:「那粥給我吧。」

趙寧才回過神來,把粥遞給了阮瑜,讓阮瑜喂宋懷瑾。

接過粥,坐在宋懷瑾床邊,阮瑜輕輕地舀了一勺皮面不那麼燙的,細心的吹了吹,才遞到了現在異常嬌弱的宋懷瑾口邊,「來,張嘴。」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宋懷瑾這個樣子實在太過令人心疼的原因,阮瑜只覺得自己說這話時,散發著滿滿母性的光輝。

在趙寧眼中看來,又是另一種耐心和溫柔。

她覺得她都快吃了一噸狗糧了,這簡直是甜蜜暴擊啊。

識趣地沒有多說話,趙寧低著頭,坐到了一邊,假裝自己不存在,沒有打擾他們之間溫馨的氛圍。

外面的陽光灑落進來,伴隨著初春嘰嘰喳喳的鳥叫聲,讓宋懷瑾和阮瑜倆人都莫名有些安心起來。

將手裡的粥一口一口地認真喂完,阮瑜放下碗,還非常貼心地從旁邊床頭櫃的抽紙盒裡抽了一張紙,去給宋懷瑾擦嘴。

只是,才一抬頭,就猛然對上了宋懷瑾充滿了笑意的雙眼。

阮瑜自己的眼睛很美,瞳孔黑的十分純粹。以前她小時候,不少親戚朋友看見這雙眼睛,都會誇她的眼睛長得好看。

現在,配合著宋懷瑾眼中的笑意。阮瑜一下子,只覺得自己彷彿看到了漫天星辰。

臉上一熱,阮瑜佯裝鎮定地微微別開了目光,本來還算溫柔的手也只是隨便給宋懷瑾擦了一下就放了下來。

……

宋氏集團大門門口。

英俊高大的外國男人依舊不肯離開,還在跟趙秘書問著阮瑜的蹤跡。

趙秘書身後,則跟著兩名保安,隨時準備動手趕人的樣子。

一時間,幾人有些引人注目,不少路過的人紛紛慢下了腳步朝這邊看過來。

趙秘書有些無奈地看著陸卿,說道:「先生,不好意思,我們總裁夫人真的沒空。您還是先回去吧。」

陸卿卻還是不肯離開。

他從小就是接受紳士教育的人,具有良好的紳士風度,如果真的讓人厭惡了,他當然不會死纏爛打死賴著不走。不過,他卻是剛從宋平那聽說了「阮瑜」受傷的消息。

他這次來華國,也有告訴宋老爺子。

宋仁雖然不會主動把陸卿引見給自己兒媳婦,但是也不會阻止。在他看來,陸卿被阮瑜的刺繡打動,想要來尋找溝通,這是他的自由。他本身知道,陸卿並不是沒有道德底線、會隨意破壞別人家庭的人。

再說了,因為藝術而產生的靈魂共鳴,怎麼能跟愛情一樣?伯牙子期、高水流水,不也是知音之間的靈魂共鳴?

並且……對於兒子和兒媳婦,宋老爺子總覺得,需要給他們一點刺激。

所以對於「阮瑜」受傷的消息,宋仁並沒有刻意瞞著陸卿,而是一得到消息,就讓宋平告訴陸卿了,同時還讓宋平給阮瑜打電話,問問消息。

陸卿現在可以說是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

電話里,宋平並沒有告訴他「阮瑜」受傷的具體狀況,只是大概說了句被綁架了,傷得挺嚴重的。

看著面前無奈的趙秘書,陸卿追問著:「那把你們總裁夫人在哪家醫院告訴我,行嗎?我就想看看她傷得怎麼樣,不打擾她。」

「你怎麼知道我們夫人在醫院?」皺著眉,趙秘書看著陸卿的目光有些驚訝,帶著提防。

宋母和宋懷瑾被楚雲珊綁架這事,畢竟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所以幾乎是對外封鎖了消息,只說是夫人生病了。普通不親近的人更是連夫人住院的消息都不知道,那面前這個男人是怎麼知道的?

聯想起他對夫人的「狂熱表現」,趙秘書心頭有些不安,這人到底是誰啊?

而且,不說總裁對他的態度怎麼樣,就光夫人,顯然就是一副不怎麼待見他的樣子。

想到這,趙秘書更不敢告訴陸卿,夫人到底在哪家醫院。

「你要是再不離開,我可就不是讓保安趕你那麼簡單了,我報警了啊?」趙秘書板了板臉,語氣也硬氣了幾分。

不得已,陸卿只好離開了。

而旁邊,剛剛因為他們不小的動靜看了過來的男人,見陸卿不在跟趙秘書幾人糾纏,立馬小跑來到了他旁邊,用F國語言有些興奮地喊著他:「陸卿,陸卿先生!」

陸卿停下腳步,轉頭看著他,眼裡並未得到阮瑜消息的微微沮喪還沒有消退,湛藍的眼瞳里夾帶著疑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