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徐玉不是想探聽徐夢的隱私或啥,而是作為姐妹她想幫助徐夢,想讓此時謎團的徐夢得以一點幫助,知道自己和父母是站她這邊的一直關心呵護她的。

但是假如就這樣真的什麼也不說,不問,又好像自己很陌生!

徐玉不知道怎麼形容那種感覺好像如鯁在喉,明明太多問題,卻一個無從問的感覺,想關心也沒有方向感的迷茫,怎樣都好像容易讓徐夢誤解。

所以徐玉更想知道這兩年她經歷了什麼?

怎麼變得如今這樣子。

好陌生的那種生疏感。

不喜歡,也無法反駁的陌生感。

就這樣走著,走著幾步,徐玉感覺徐夢很多心事,心不在焉著跟在後面,魂不知道跑哪的那種,時常獃滯或者思索的眼光再或者耷拉著腦袋。

她在思考什麼,卻始終不想開口。

一如小時候她的沉默如金,真的如金,一天看說了有三句沒,默默地不吭聲就那樣沉默,沉默得有時徐玉都懷疑是不是徐夢什麼時候被下了啞葯,或者她語言都退化了。

那時的徐玉是真的擔心,就像現在一樣擔心,但是徐夢依舊怎樣也是惜字如金的感覺,好像說了一兩個字會掉塊肉一樣。

不論怎麼說,獎或罰,批或誇,反正徐夢都是很沉默,沉默得有時徐玉都感覺家裡好像沒有徐夢這個人一樣。

好像她不存在一樣,在角落裡,在邊角旮旯(旮旯ga,一聲,la,一聲)里,那樣沉默著,低著頭,或弄著紙筆,或玩著玩具,或低頭不知道的什麼的一堆零碎的小物件擺弄……

那種沉默,好像和世界邊緣化了,好像整個世界沒有她,或者說整個世界拋qi了她,她像被遺忘的小孩,或低頭哭,或難得笑,都與這個世界,與她的家人,所有人無關。

但諷刺的也是這,她的沉默不語,在這個世界里的爸媽婆婆爹爹都好像是應該的,小孩應該這樣的典範,這樣的表揚,加速了這樣「石化」的徐夢。

也許這樣的徐夢在後來的徐玉看來是病態的,當時只是覺得不對勁,孩子都是這樣的,這樣沉默的嗎?

這樣真的好嗎?

徐夢就這樣不知不覺變成了一個「老好人」,或者「老壞人」,「老壞人」。

沒有喜怒哀樂,大致都是那樣低頭的沒有表情的模樣,也沒有任何的情感或者生活什麼的需求,哪怕簡單的互動,嬉鬧都沒有。

那種沉默,沒有邊界感,也沒有對錯或者自我想法表達感。

就像,像……

還記得有過一兩次的徐玉親眼看見徐夢添過飯了,但是婆婆不記得,說她是不是沒添,飯多,又加了滿滿大半碗,徐夢依舊不表態,不說加了還是沒加。

徐玉說「看到(徐夢)加了」。

婆婆說「加沒加她不知道啊,也許你看錯了,她自己都沒做聲。」

「你加了啊,是加了啊,我明明看到加了。」徐玉還記得當時自己拉扯著徐夢的胳膊使勁晃著。

但徐夢至始至終都沒說話,也沒有任何錶示。

也就好像無形中是認同了婆婆的話一樣,那麼自己是說假話,是看錯了?

不可能明明看到了?

是看到了!

怎麼?

徐玉那時很氣,就這樣眼睜睜看著徐夢吃完了那碗又添的飯,連同婆婆後面在飯鍋里看到還有的邊角的飯粒又給了兩飯勺徐夢碗里,還是一樣吃了,一顆飯都不剩。

「我就說(徐夢)沒加(飯)吧!」婆婆的笑聲還遊盪在耳邊。

結果是當天的徐夢肚子鼓鼓的,半天都動彈不得。

徐玉因此記仇了徐夢好幾天,但是徐夢依舊什麼也沒說,好像沒發生什麼事?

好像一切沒發生一樣?

「為什麼加過了飯就是不說,怎麼也不說,為什麼,你知道婆婆還以為撒謊,怎麼可能,我親眼看到,明明你加了,加了的,你為什麼不說,為什麼?」

徐玉此時想起當時的自己,嘴裡無意間叨叨了一句「怎麼可能看錯!」

是啊,婆婆看錯都有可能,但是她是小孩子,眼神什麼的都是很好的,怎麼可能看錯,那天她鼓鼓的肚皮也是實錘。

但是……

徐玉又想起自己小時候對徐夢無意間說的一句話「如果哪天忽然家裡沒看見你,都不奇怪了!」

簡單的話,徐夢簡單扯動的嘴角,卻讓如今的徐玉覺得莫名凄涼。

如果某天,徐夢不在了,估計也不會有多少人惦記。

也不會有多少記得她的來過。

綁架你,迫嫁他 她是被世界遺忘的人。

也是一直沉浸在自己世界的人。

那麼的沒有存在感的:

孤獨。

淡漠。

凄涼。

「你還記得小時候的事嗎?」徐玉忽然轉頭問著。

徐夢停下了腳步看著徐玉,愣愣的眼神,愣愣著,如同小時候的她的「石化」了一般。 看著徐夢的樣子。

徐玉忽然彷彿間看到了過去的她和現在的她的重疊,那個低著頭角落的女孩,總是「石化」的女孩。

那刻徐玉好像抱抱她,又怕驚嚇了她,徐玉有種不知道怎麼言語的那種傷心,忽然就濕了眼角,紅了眼眶。

「姐姐對不起你,對不起……我……我沒有幫到你什麼,我甚至覺得你會不會就是個啞巴了,或者像他們說的壞小孩。」

想起過往的小朋友都說,徐夢是個壞小孩,是個問題的小孩,難聽的通俗話就是徐夢是個智障,哪哪都是停止發育的……

那些難聽的話,甚至徐玉有時和徐夢鬧脾氣,她不和自己玩遊戲的那種不合群,不配合自己,以及不那麼同意自己觀點什麼的,總是默默不做聲的生氣,她,她,自己也說過。

徐玉忽然想起自己曾經說過的話,狠狠抽了自己一巴掌,臉頰的燙也彌補不了過往點傷,特別現在徐夢這樣,徐玉覺得自己作為大姐,真的很失職。

徐玉忽然說著一句「姐,真的對不起你,對不起,我以為,以為……以為,以為你去那邊(江西城的昶攸市的昶攸重點中學學校)是,是享福,是前途光明的,我真的以為你回家,某天回家是不說光宗耀祖,也是金光閃閃回家,可是,可是……」

徐玉沒法說下去了,她也不知道徐夢發生了什麼,這兩天徐添明到底發現了徐夢的什麼,導致現在的情況,更不知道,那徐添明問及懷yun,不可能空穴來風,應該有什麼判斷?

看見那徐夢的男朋友呢,還是聽說了什麼?

都不得而知。

徐夢才14歲,不可能,不可能啊?

即使過往徐添明說的十五六歲孩子都有了,在農村啥啥幹活一把手,樣樣(指家庭,各種責任以及義務)挑起來,但是徐玉一直覺得那是像古代雙雙殉qing一般只是傳說,傳說的存在。

這樣想好像徐夢有男朋友也沒有什麼,但是14歲,怎麼也感覺太小,也難怪徐添明那麼生氣,拽著回來。

畢竟想想對比徐玉現在19不曾有男朋友,發現可能的戀情苗頭都趕緊掐滅在搖籃里,各種說詆毀「拆散」的,更別提她還14歲。

現在沒懷,多少鬆了口氣,但是估計管教什麼的這那,上學目前有點難,不知道要鬧到怎樣才算是結束,徐添明才會相對滿意,或者說他對開始壓根不滿意,以後,唉,難說,難說……

她,還那麼小,14歲,花一樣的年紀啊,徐玉不敢想像她的未來,更不敢輕易問及什麼,讓徐夢傷痛,再添傷痕。

過去的徐玉不懂,說了做了些不該是事,可能造成了不可估量的傷痕,但現在不管怎樣徐玉已經19了,有些事她明白了,原生家庭的苦,徐玉在一點點承受,可徐夢呢,可能更無法接納那些存在吧!

她脆弱也太孤獨了,孤獨得好像全世界只有她自己,她和全世界無關,沒有半點牽連。

大了的她僅僅只是外貌身材的些許改變,骨子裡的東西一旦形成可能需要幾年甚至一生去改變去彌補。

徐玉真的想給徐夢一個擁抱,久違的擁抱,但半張開的手卻怎麼也無法完全張開。

她不知道這個擁抱是不是來得太晚,是不是沒那麼需要,或者她現在會不會以為自己是同情或者憐憫啥的。

她真的怕徐夢再受刺激。

她無法判斷,抉擇,因為自己一點點小舉動可能的傷害,徐夢太敏感了,太脆蹂躪。

所以徐玉半張開手定格在那裡,一如剛剛「石化」的徐夢,她不敢向前,也不敢退後,僵在那裡的半張開的手。

徐玉沒辦法自己也變得裹足不前,看著眼前愣住的徐夢,徐玉一手掌呼的想再打自己一巴掌,真的太難受了,這種難受是記憶彷彿dao子在割打著徐玉,那良心的譴責就是一把把銳利的dao柄,帶著柄這樣一齊向徐玉駛來。

心裡的痛遠比身上的痛,那麼讓徐玉難以自愈,也難以自拔的情緒在裡面。

就在徐玉要呼向自己的那巴掌的中途被徐夢給擋住了。

徐夢拉著徐玉的手掌,幾近顫抖摸著她自己的臉頰。

好像吮吸著徐玉手掌的溫度那樣放在她自己的臉頰上「會痛,會痛的!」

徐夢那輕柔的聲音,那眼神,那模樣,像極了當初自己看婆婆(徐添明媽)打徐夢時,自己拉扶時被婆婆甩開的那磕到凳子面上那後腦勺的血時,徐夢之後給徐玉說的話就是「好疼好疼,會痛,會痛的!」

那時的徐夢重複著這話。

但當時徐玉卻在腦海倒帶著婆婆當時的話語。

婆婆發現徐玉哇哇哭時,慌神,趕忙鬆手放開了徐夢,但是也就是把徐夢丟一邊,像被利用完,發泄完丟一邊的「shi體」一般,只是沒有那種摔或其他,只是隨手丟一邊。

徐玉還記得自己撫著後腦勺哭時看見徐夢被丟在剛剛婆婆打她的那靠凳子上,就那樣斜躺著,連屁股上的褲子也沒拉上,徐夢那樣裸lou的皮膚,連帶著很快沒有力氣眼睛也緩緩閉上,身體軟趴趴像連在凳子上的蚯蚓,那樣沒有空隙的或身體某部分挨著地,或某部分挨著凳子的面。

而徐玉卻扶著的後腦勺,只記得不停倒帶著,重複著的婆婆那幾句「叫你多管閑事,這下好了,這下好了,都這麼丁點,管好自己就是了,誰叫她自己偷錢,小小年紀偷錢,不學好,還大言不慚說自己爸媽,我是發現了,看著乖巧的孩子內心這毒,以後大了也是毒婦。」

徐玉可能疼的也暈了過去,不記得暈倒后的事情,只記得模模糊糊自己抱起,還有各種嘈雜的聲音,以及自己的身體被各種顛覆晃動的幅度。

還有那婆婆嘴裡不停叨叨的,「多管閑事,多管閑事……下次還多管閑事么?」

徐玉是被醫院救治后康復的,所以比較快。

而且徐玉被磕到,救治及時,相對而言疼痛是少些。

但徐玉還記得自己病床上的哇哇哭,但是別人問話,婆婆說的自己調皮不小心磕到的。

那時大多數人都是附和著「孩子大了是調皮,只能多注意了,這下可能老實幾天了。」

他們說著類似的話,類似的笑,徐玉有時也附和著笑兩下,沒心沒肺,但是輕鬆。

卻始終不敢透漏真相,她記得自己醒時,婆婆搶先說著的那句「孩子太皮了,叫她注意,注意,看著不對勁,拉都拉不及(來不及的意思),結果這樣,咋辦喔,估計留疤。」

「那沒辦法,唉,帶孩子是辛苦。」旁邊人叨叨。

「是啊,沒辦法,她爸媽上班去了,三孩子都我一人帶。」婆婆帶著哭腔,卻沒有淚的聲調說著,手時不時好像抹眼淚的動作。

徐玉想說「不是,我……,我是……」

(//)

:。: 「這孩子不是,不是什麼,你爸媽辛苦工作,你要感恩,不能說大逆不道的話,不能不聽話,以後好好聽我的話,你爸爸也說,交給我了,你不記得嗎?這麼調皮,以後你爸媽管教,我真是吃虧討不得好,帶你們三,辛苦死了。」

說著又似模似樣摸著眼淚。

「這辛苦,不,你剛說三,三孩子,那這婆婆累啊!」

「好好聽婆婆的話。」

「帶孩子是辛苦的,這多辛苦啊,以後要孝順,要爸媽孝順,對婆婆孝順,知道嗎?」

「這麼小,能聽懂嗎?」

「教育不能晚,要讓她早知道,早曉得,以後就更好帶,也知道心疼婆婆,爸媽的付出。」

「就是,就是……」

「有點道理。」

……

這樣一串的七嘴八舌的話語,婆婆受著各種褒揚還有誇讚,都覺得婆婆辛苦啥的,以後自己要孝順,徐玉沒說話,只是偶爾別人摸著頭說時自己盲目點著頭。

徐玉心裡卻很納悶。

明明事實不是這樣啊,為什麼?

但是再當人問起,徐玉也好像默認了那句「自己調皮摔的」。

因為每當別人問時,徐玉如同剛醒時被搶話的婆婆,字語中的那,「不能說大逆不道」,「感恩」啥,徐玉就聯想到了徐夢被打開花的pi骨,和那婆婆當時叨叨徐夢的大逆不道,不感恩,不孝順。

徐玉想到那場景一下就不敢定格,更別提說話。

再婆婆提及父母一次,她就聯想到父母打罵時,自己和徐夢在角落裡的瑟瑟發抖,那背身聽到的各種噪雜的聲音,也是徐玉的惡夢。

魔妃她總想混吃等死 也讓徐玉夢魘過,更警慌(緊張恐慌)過。

徐玉和徐夢都怕那句,「不聽話給爸媽管教」婆婆她不帶的話,更像種威脅和如,有大人教育小孩子的壞人一般。

徐玉和徐夢對壞人概念不深,好像就是不是好人的凶叔叔的印象,但是說爸媽卻像魔gui的存在。

一說爸媽字眼,徐玉和徐夢就怕得不行,那是不敢觸及的惡魔般的存在,好像如影隨形跟了徐玉徐夢至未成年,徐玉的成年,或許也會跟隨一輩子,難以擺脫的陰影和心裡壓力。

徐玉只從那件事里吸取的是婆婆說的「不要多管閑事,管好自己」這個至理。

這至理也無形中成為了徐玉處事的其中一重大標準與準則。

可能太小記憶學習到的以後都很難糾正。

所以現在的徐玉更加心疼徐夢的現在和如今的局面,她感覺到徐夢肯定很痛,很痛。

那個說痛的那天,和那個一起抱頭哭的那天。

徐玉還有句話沒說,那就是「你更痛,比我更痛。」

仔細想來,當時徐夢就那樣被打后丟一邊,恐怕到後面只有等婆婆晚上七八點了。

婆婆處理完徐玉的住院,還有回家找徐磊回家,然後進門才可能搭理,施捨點照顧啥的。

而那被打時天還未黑,只是太陽落山了,到後來婆婆進去搭理,這兩三小時可想而知,徐夢要經歷點黑夜,和醒來的全身每個皮膚細胞都感覺到來自pi骨的那種炸開的疼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