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兩人的交手,將整個天空都是撕開,露出了那無窮無盡的宇宙,這撕開的天地剎那之間便是復原,但還是給韓宇的心中造成了極大的震動。

緊接著,天地之間便是瀰漫著一股肅殺的氣息,仿若是落葉蕭蕭,猶如寒冷咧咧作響。

雖然沒有看到雪花飄舞,但韓宇還是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魂聖之強,神鬼莫測,單單是交手,便是改變了天地之間的氣候,四季不住輪迴,彷彿時間都是在退避。

這就是魂聖的手段,煌煌天地,無所不能!

沒有人能夠看清楚青翼和少年人交手的情況,但是從那星空不住出現的情況來看,兩人的交手極為激烈,但也奈何不了各自。

最壞最好的你 雖說打起來極為熱鬧,但是青翼和少年人心中都是明白,勢均力敵,就算是打上幾百上千年的光陰,也分不出勝負來,況且魂聖境界的戰鬥,已經超出了火炎小界的負荷,兩人再這麼繼續打下去的話,只怕整個火炎小界都是要被毀滅掉。

魔魂宗和聖劍門的來人都是吞下了一口唾沫,初來便是看到了一場魂聖之間的戰鬥,讓他們也是震駭不已,尤其是那裂開的空間,讓他們都是升起了一股膽寒的感覺。

「青翼,我們之間可是有著協議的,昔日你們妖族在我火炎小界棲身,可是簽訂了不得對付我炎魂宗的協議!」少年人怒喝,的確憤怒不已,青翼可是魂聖境界,若真的發起狂來,抹殺炎魂宗參加諸峰大比的弟子輕而易舉。

況且,整個火炎小界可不止有青翼這麼一尊魂聖。

魂聖強者,強如炎魂宗這樣的宗門,明面上也只有一尊而已,最多超不過五指之數,此時為了這上古遺迹,少年人從漫長的沉睡之中蘇醒過來,想不到會遇到這樣的一場戰爭。

「上古遺迹,豈是這麼好相與的,你們要開啟上古遺迹我不反對,但是魔崽子和偽君子都進來了,我就不得不管了!」

青翼臉上蒙著一層冰霜,魔魂宗和聖劍門曾經針對過妖族,甚至於整個妖族沒落至今,魔魂宗和聖劍門乃是幕後推手。

若不然,青翼也不會庇護於炎魂宗,來到這火炎小界了。

「你想要報仇,找他們的老祖宗去,現今的魔魂宗也好,聖劍門也罷,誰還記得當年的那場驚世之戰,若是怪的話,只能是怪你們妖族站錯了隊伍,一元大陸,三千世界完美之地,不知道有多少域外勢力垂涎三尺!」

青翼不接少年人的話頭,和少年人打得越發激烈了起來。

兩人的對話其他人根本就無法查知,若是聽到的話絕對會是震動無比,這其中牽扯了數千上萬年的秘密所在。

「上古遺迹之中有著通往域外的傳送法陣,你們打的還不是這傳送法陣的主意,既然你也說了,一元大陸,域外不知道多少勢力垂涎三尺,一旦打通了這傳送陣的話,只怕一元大陸就要面臨著滅頂之災!」

青翼長嘯而起,身後有著白狐的法相顯現了出來,三條尾巴熠熠生輝,美輪美奐。

「閉門造車,固步自封!」少年人冷哼了一聲,「域外星路封閉,我等的修鍊之路也就是隨之斷掉。多少年前,就像是炎皇那樣的豪傑人皇,還是沒有來得及踏出星路,從而隕落。」

「魂聖之上,到底還有什麼境界,古籍之中的記載極其模糊,還不如自己親眼去看上一看,或許能夠找到這斷續的路途所在。」

少年人也是喚出了自己的法相天地,居然會是一個巨靈神,和張須髯變換的巨靈神有些相像。

「搬山!」

巨靈神法身手中抓著一座雄偉山峰,一下子便是朝著青翼扔了過去。

搬山砸人,看到了這一幕的修士都是紛紛咂舌,驚駭不已。

白狐法相嘶鳴,速度極快,便是躲過了這一座山峰,直衝過來,三條尾巴也是暴漲,一下子便是將巨靈神法身纏繞住,一拖,直接便是將巨靈神法身拖倒。

三條尾巴之中蘊含著極為可怕的規則之力,便是巨靈神法相都是無法躲閃,只能是被白狐給拖倒在地。

巨靈神法相身高千丈,這一倒塌下來可謂是驚天動地,火炎小界不知道是有多少座火山遭殃。

四季也是不住變換,魂聖級別的戰鬥,韓宇雖說看不到,但是那種氣機的逸散,讓他也是頗有領悟,心底里也是有了一想法,一旦通透,那麼破境指日可待。

小老兒這個時候也是化作真龍,目力大增,這才是看到了青翼和少年人的戰鬥。

一腳一腳,一板一眼,青翼和少年人之間的打鬥,仿若是凡人一般了無趣味,卻是驚天動地。

巔頂大修,只是氣機的交鋒便是能夠讓天地四季變換不休,更何況是這拳拳對打。

「強,太強了!」

真龍贊道。

火炎小界,四方各地,也是有不少目光投向了天空之中的戰鬥,他們是唯一不受這兩大魂聖威壓的一部人,個個都是魂宮修為,魂聖境界的戰鬥對於他們來說可是有著極大的益處。

觀摩魂聖的戰鬥,沒準能夠領悟到什麼,從而再進一步。

白古、星雲子、藍姬兒、張須髯等,魔魂宗和聖劍門之中也有數人能夠清晰看到青翼和少年人的戰鬥。 青翼和少年人都是打出了真火,魂聖大戰,天崩地裂,便是連火炎小界都是被摧毀了一部分。

山峰倒塌,岩漿倒轉,整一個末日一般的場景。

「楊銳,既然你想要開啟上古遺迹,那麼就進入吧!」青翼一聲輕叱,朝著一處打了過去。

楊銳眼中猛然的一縮,青翼的神通在那一處虛空之中只是一攪,便是傳來了一股亘古才有的氣息,緊接著,便是有無數的宮樓從天而降,密密麻麻的。

白玉宮樓、綠銅宮樓、黑鐵宮樓等等宮樓,這些都是魂宮境界才是能夠修鍊出來的宮樓,這個時候紛紛從天墜落下來,砸得大地都是顫抖不已。

「上古遺迹,原來這就是上古遺迹!」楊銳只知道上古遺迹即將要出世,但並不知道上古遺迹內中的情形如何,現在看到了這一幕,哪裡還不能夠明白,所謂的上古遺迹,根本就是上古年代魂宮境界強者所留下的宮樓所化。

上九等宮樓,下九等宮樓。

上九等宮樓,以金玉形成,下九等宮樓,便是銅鐵而鑄。

白玉為上,仙金給第一!

當那一座仙金宮樓從天而降的時候,整個火炎小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彼岸花,無數的瓊樓玉宇拔地而起,仙鶴巡天,一條條清澈的河流也是圍繞著各座山峰流淌。

那震耳欲聾的瀑布聲,也是此起彼伏,綠野仙蹤,鍾秀山峰,比起炎魂宗的山門更顯得美麗不少。

當為人間仙境也不為過!

「這就是上古宗門氣概,」楊銳驚嘆不已,也是多看了青翼兩眼。

此時上古遺迹打開,那麼打通傳送通道的也就是提上了日程,青翼則是冷哼了一聲,道:「上古宗門,不知道是有著多少造化遺存下來,每一座宮樓之中,都是有著其主人所留下來的傳承所在。但就算你們獲得這些傳承又是如何,天作孽尤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青翼哪能不恨,上古遺迹開啟,這通往域外的通道便是要打開,不管是一元大陸的人要出去,還是域外的人要進來,都免不了滔天大戰,她妖族棲身在這火炎小界,首先遭殃的便是她妖族。

但青翼也知道,上古遺迹的打開根本就阻擋不了,就算沒有人為開啟,這上古遺迹也會是自動出現。

就像是楊銳所說的那樣,魂聖之上的路斷了,天地自然也會將這一條斷路給接續上,否則的話,一方大世界的魂聖越來越多,又無法出去,對於一方大世界來說,乃是巨大的威脅!

此時上古遺迹打開,青翼和楊銳也是紛紛罷手,同時傳訊,讓麾下去各尋機緣。

「上古遺迹開啟了,這就是上古遺迹!」看著那一座座宮樓,眾人都是驚嘆不已,尤其是那高聳雲間的仙金宮樓,更是吸引了大部分的目光。

仙金宮樓呀,上九等排名第一的宮樓,一元大陸歷史上,也就是少數幾人能夠修鍊出這仙金宮樓罷了,現今時代,更是看不到一人修出仙金宮樓。

便是排名第二的白玉宮樓,千百年過來,也就是白古修出了這白玉宮樓罷了。

宮樓的強大與否,關乎氣運運轉,不過就是下九等最末的生鐵宮樓,也是凝聚了一方的大氣運,魂宮境界,一方豪雄,就算是最末的生鐵宮樓,也不可小覷。

但無疑,最強大的還是仙金宮樓!

「沖呀!」

不少人朝著仙金宮樓沖了過去,仙金宮樓的傳承,絕對是非同小可!

便是星雲子等十大真傳也是意動,只是他們離仙金宮樓有著不小的距離,況且他們已經是進階魂宮境界,宮樓定型,就算是得到了仙金宮樓的傳承,對於他們來說也沒有多大的益處。

相反,他們將目光放在了後面才出現的那些瓊樓玉宇上面。

這些后出現的瓊樓玉宇,蘊含著極為神聖的氣息,而且,從這些瓊樓玉宇之上,他們也是感受到了一股悸動,彷彿有什麼東西正在呼喚他們一般。

朝著仙金宮樓而去的眾人,忽然是被一道光芒給擊退,有的修為微弱的,直接被這一道光芒掃為了飛灰。

眾人驚懼後退,才發現這一道光芒正是仙金宮樓所發出,凜凜威勢,仙金宮樓並不想眾人進去。

其他的宮樓也是在抗拒人們的進入,雖說這落下來的宮樓將近一萬,只要不出意外的話,在場眾人都是能夠獲得傳承,但是現在宮樓展現出了它們的猙獰殺機,讓眾人都是驚駭不已。

總裁駕到:女人,你是我的 白古眉頭微皺:「魂宮強者,就算是隕落了,也不想自身的傳承這般容易傳下去。」

其他人都是點了點頭,這個時候張須髯道:「不過上古遺迹這個時候現世,倒是省了我們一番謀划,如今除了要尋找各自的機緣之外,還要找到傳送陣的具體位置。」

「也不知道大師兄如今被困在了哪個區域?」

白古打量了四周,道:「大師兄被困的那個區域,可不是我們所能夠涉及的,或許,大師兄已經是找到了傳送陣也說不定。」

其他人各自思量了一番,便是自行散開,尋找各自的機緣去了。

韓宇也是在尋找,當這一方世界變換的時候,他便是從感悟中醒來,看著這鳥語花香一般的美妙世界,心頭對於這樣神仙手段也是無比震動。

小老兒正在用力撞擊一座宮樓的大門,只是任由小老兒如何撞擊,都是難以撼動這宮門絲毫。

「公子,現在一萬宮樓落下,這可是魂宮強者的傳承,得到其中一個可就是發達了。」

韓宇已經是得到了炎皇傳承,對於這什麼魂宮傳承並沒有多麼熱心,笑了起來,道:「小老兒,我記得你所修鍊的功法,雖說不是天功,但也不弱於天功了,你還對這魂宮留下來的傳承感興趣嗎?」

小老兒眉毛一挑,一副看白痴地樣子看著韓宇:「我說公子,你是真不懂還是在裝傻充愣呀,誰說魂宮強者留下來的傳承只有功法呀,這麼一座偌大的宮殿,一般會遺留魂宮強者生前的財富。」

「魂宮強者所留下來的財富,那該是多麼驚人,只要得到一個,我們就不要為修鍊資源所發愁了。」

韓宇確實是想不到這一點,畢竟炎皇留給他的傳承中,也就是只有一部天功,以及炎皇所留下來的畢生修鍊心得罷了。

一個魂宮強者的身家自然是非同小可,況且這魂宮強者還是上古時代的,比起現今的魂宮強者來說,不知道要強上了多少。

當即衝上前去,助小老兒攻打這魂宮大門。

金烏祭出,此時的金烏火焰不再是紅火一片,邊緣的火焰之中已經是帶著一絲金色,看起來也就是拇指大小的一點金色火焰,卻是蘊含著極為磅礴的力量,讓小老兒眼眸都是凝重了許多。

金烏借力,小老兒的實力一下子便是暴漲了不少,一拳轟出,震得整個魂宮大門都是顫抖了起來。

「動了!」

韓宇臉上露出一絲驚喜之色,讓小老兒繼續轟擊宮門,幾輪下來,終於是撼動了宮門,將宮門打開了容納一人出入的口子。

嗖的一聲,韓宇率先沖了進去,他有金烏護體,就算是遇到危險也是能夠來得及閃避。

所謂玉宇宮樓,乃是魂宮強者鎮壓天地的中樞所在,便是魂宮強者隕落,這宮樓也會是長久存在於天地之間,最後化作寶器。

不過宮樓倒不一定會化作宮樓類寶器,像是火雲舟這樣的寶器,或許便是一名魂宮強者隕落後留下來的宮樓所化。

說是宮樓,倒不如說是一件武器,宮樓主人生前喜歡用什麼樣子的武器,這宮樓便會是演化成什麼樣子。

只是這宮樓,想要真正演化為寶器,還得需要九天罡風的洗鍊,九天罡風,只有一元大陸這樣的大世界才擁有,像是火炎小界這樣的域界根本就無法產生九天罡風,宮樓想要化為寶器,幾乎是不可能。

天長地久有時盡,宮樓若是無法化為寶器,它的底蘊也會是漸漸散去,甚至於被留在宮殿中的其他器物吸收進靈氣,最後化為一堆粉塵。

韓宇一跨進宮樓,所見只是光禿禿的,沒有那種金碧輝煌的場面,一盞青銅古燈,一把梨花寶槍,安靜地躺在了角落之中,而宮樓之中的天地靈氣也是朝著兩者匯聚過去。

小老兒也是進來,看到了這一幕,唏噓不已:「這宮樓已經是走到了末路,還沒有來得及演化成寶器,蘊含的靈氣便是已經被吸收一空了,難怪其他的宮樓有法陣守護,我們找到的這宮樓連一絲反抗都是沒有。」

不管是青銅古燈還是梨花寶槍,都是宮樓主人所下來的強大寶器,和宮樓之間本就是同生同源,宮樓將靈氣輸送給兩者,猶如是母親撫養自家孩子一般。

但若是宮樓得到了九天罡風的話,那麼存在裡面的所有器物的靈氣,反而就是為宮樓所吸收了。

「看來這宮樓主人生前隕落的時候極其倉促,根本就來不及留下他的功法傳承,或許說,這宮樓主人也想不到自己會隕落,這宮樓主人應該是剛剛晉陞的魂宮境強者,還沒有來得及布置自己的宮樓便是隕落了。」

小老兒有些唏噓,強如魂宮境,隕落的時候和其他人又能有多大區別。 與印聯區交流訪問團的實戰比武正式結束。

哈羅吉這個跳騰的最厲害的傢伙,在普羅夫的強力干預下,還是留了一條命。

現在的醫療技術下,除了斷成幾截的肋骨需要大半個月的時間才恢復,其它傷勢恢復起來還是很快的。

當然,像池紅纓、苗還山、崔璽三人的傷勢,就要更輕一點了。

除了池紅纓之外,苗還山與崔璽兩人當天晚上就可以下牀自己活動了。

心臟貫穿傷的池紅纓,傷勢稍重,至少要到第二天,才能下牀。

柴驍這位三色頭髮飄飄、口花花的一看就是花心大蘿蔔的貨,竟然很意外的一直守在病牀前。

其實許退是很期待學校的獎勵的。

有關學校的獎勵,許退自個先算的門清。

他一共上場戰鬥了五場,五場全勝。

按學校之前的獎勵規則,勝一場,就有一萬塊現金獎勵,五十點榮譽功勳值,十點個人功勳值。

一共是五萬塊,兩百五十點榮譽功勳,五十點個人功勳。

五萬塊的現金,也不少了。

關鍵是功勳值錢。

榮譽功勳雖然說無法計入個人權限等級,但與計入個人權限等級的功勳價值是一樣的。

因爲與莊自強小哥交流的不多,功勳的具體價值,許退不太清楚。

華夏基因進化大學藥劑中心給出的用功勳兌換E級能量補充藥劑的兌換價是10點功勳換一瓶。

當然,這個兌換,所有人包括工作人員都說不值,是在浪費功勳。

但是,這個兌換標準,卻基本上代表了功勳點的下限價格。

一比五百。

一點功勳,最少值五百塊。

按莊自強的說法,功勳其實是很值錢的,許退再翻一下,理想一點,一點功勳按一千塊算。

一共三百點功勳,其實應該是三百零一點功勳。

只要入選,就有一點功勳。

那就是三十萬。

嗯,鉅款了!

可以稍稍解決許退當前缺錢的燃眉之急。

“胡老師啊,我問一下啊,我們那個獎勵啥時候發?”臨解散時,許退還是忍不住問了帶隊老師胡南中一句。

“看把你着急的。”

看着許退的模樣,胡南中笑了,這小子心急的。

“學校還能差了你這點獎勵不成?等着,等過幾天池紅纓、崔璽、苗還山他們傷勢恢復一點,學校會給你們開慶功會。

到時候,少不了你們的獎勵。”胡南中說道。

“還得幾天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