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超市老闆聽到自己要進去警察局,心裏面一下子就產生了抗拒的表情。

「為什麼,我又沒有幹什麼事為什麼要我去警察局,我不過去。」

直接就拒絕了顧佑麟這個要求,可是他忘記了,這個不是請求,而是一聲通知。

「很抱歉,這個你不得不過去了。」

說完,不管超市老闆的抗拒,直接就帶著他離開了。

坐著審訊室的超市老闆,一聲不吭的,腦洞一直低著,眼神有些耷拉的樣子,不知道在想著些什麼事。

「你就是這個網站的負責人嗎?」

從旁邊的文件袋裡面掏出來了幾張紙,將那個網址就這麼放著在超市老闆的面前。

超市老闆沒有抬起頭來,也沒有說話,一副什麼都不會說,不願意配合的樣子。

將文件袋推到超市老闆的面前,顧佑麟自然是知道他在想什麼,估計是心裏面在想著對策,又或者在拖延時間。

「如果你繼續一副不願意配合,什麼也不想說的樣子,你就以為我們沒有辦法了嗎?我們都已經掌握了證據,你的好朋友,老二,全部都招供了,全部都告訴我們了,你要說的,不說的,都已經不重要了。」 顧佑麟一臉凝重的吐露出來事情的嚴重性,也讓超市老闆一下子詫異的抬起頭來,他的確是沒想到老二會將這些事情給暴露出來的,他本來還以為他什麼都不會說,自己也什麼都不說,警察就什麼都不知道得,沒想到事情居然會是這樣。

「你別想著套路我,想著欺騙我,我跟你說,我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超市老闆,我什麼都不是,什麼都不知道,這些事情,我壓根就沒有聽說過。」

超市老闆想著打死不承認,只要自己不願意承認,就不會有人知道的。

只是他忽略了老二,忘記了還有催眠這一回事。

「行,你不相信是吧,我們給你聽一段話,你就知道我們說的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了。」

說完,直接就調出來了一段老二本催眠說出來的話。

聽到這些錄音之後,超市老闆終於是啞口無言了,他沒想到他真的是會說出來事情的真相,一切都是敗在了這。

「只要你願意將事情的真相告訴我們,我們一定會給你坦白從寬,抗拒從嚴的機會。」

顧佑麟本來還以為這樣子說,超市老闆就會願意將事情給說出來的。

可是誰知道超市老闆聽到了老二的錄音之後,的確是不掙扎了,只不過也什麼話都沒有說。

就這麼低著頭,心裏面不知道在想著些什麼事。

「你難道還是什麼都不想說清楚嗎?」

陸雅可看到他這個狀態,就猜測到,他應該是在考慮,到底要不要說出來,又或者是心裏面有什麼顧慮。

「你們組織在榕城哪裡,基地具體位置在哪裡,為什麼我們去到那裡的時候跟老二給的位置不一樣,裡面是空空如也了,是不是你們提前知道,將基地給搬空了呢?」

他們今天才剛剛收到消息,立即就兵分兩路,一路人去抓拿超市老闆,另外一路人去榕城那邊找基地的,可是誰知道去到那裡的時候卻什麼都沒有看到。

低著頭的超市老闆聽到顧佑麟的話,不知道是不是陸雅可的錯覺,她居然感受到他在偷笑。

難道這個也是沒有在他的預料之中的嗎?

「我什麼都不知道,問我也沒有什麼用,你們又怎麼可能確定老二就是內部人員呢?確定老二被催眠說出來的真相就是真話呢?你們是不是太過於自信了吧?」

超市老闆臉上很鎮定,特別是帶著一副金絲框眼鏡,輕輕的推一下,這個狀態,真的是跟自信。

「我告訴你們,你們這些愚蠢得警察,是不可能找到我們的基地的,我們的目的,很快就可以實現了,你們是沒有辦法阻止我們的步伐的。」

說到這裡的時候,高興的笑了起來,特別的洋洋自得。

陸雅可跟顧佑麟兩個人對視了一眼,他們沒想到這個超市老闆居然會這麼難搞的,什麼都不願意說,還被洗腦的這麼乾淨,這麼得徹底。

看到什麼都問不出來,顧佑麟心裏面有些著急,畢竟距離破案的日子沒有多少天了,他要怎麼跟上級彙報,難道彙報這個嗎?會相信嗎?畢竟沒有證據,什麼都還沒有調查到。

「沒事,隊長,你放心,超市老闆不願意開口說話,我們還有其他的會員,可以問問其他人,說不定他們知道一些什麼事呢?對吧?」

陸雅可知道事情越來越棘手了,不過他們現在說不定可以採用迂迴的方式,從其他的低級會員身上入手,問問其他人的說法。

對哦,他差一點忘記了,他們抓了很多會員回來,老大不願意開口,總會有人暴露一些破綻的。

「好,那雅可你就跟我一塊過去看看吧,看看能不能審訊下來一些什麼事,你以前是不是學過心理學這個課程,為什麼總覺得你看事情看的很準確呢?」

顧佑麟對於陸雅可真的是越來越刮目相看了,這樣的能力,完全不亞於他們的刑警了。

「對的,我在大學的時候,曾經修過心理學這一門課程,我之前還想著要深入學習這一門課程的,不過因為時間的原因,我才沒有深入學習的。」

原來是這樣,顧佑麟點了點頭,正當顧佑麟準備往審訊室走進去的時候,被陸雅可給攔住了。

「別,讓夥計進去審訊就可以,我們就待著在這邊看,在第三視覺會更加容易發現事情的破綻,容易看出來哪裡有問題。」

直接就伸手過去拉著顧佑麟的手臂,而顧佑麟一下子被陸雅可給拉著,呆愣著在原地。

「原來陸雅可的手是這麼軟的嗎?」

心裏面一直在想著這個,眼睛一直盯著陸雅可的手看。

「隊長,怎麼了嗎?我們趕緊進來看看,要不然他們已經開始審訊了。」

看到顧佑麟居然在原地發獃,陸雅可不禁在他面前揮了揮手。

「沒事,就是剛剛不小心想到一些事情走神了,我們現在進去吧,看看審訊的怎麼樣,有沒有新的發現,如果再沒有新發現,接下來就難辦很多了。」

他們將所有的線索調查都放到了他們組織上面來,如果再什麼都調查不到,上面估計就會催促他們結案的了。

「好的,我知道了,我們現在進去看看吧,總會有新發現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安慰,陸雅可居然覺得會有什麼發現。

同事已經在審訊室裡面挨個審訊其他的會員,剛剛好過來這裡的一個會員是一個年輕的男子,大概是二十來歲左右的樣子。

「你叫什麼名字,為什麼要加入那個組織?」

對於他們為什麼要交一大筆錢進去那個組織,一個邪教組織,被人洗腦,陸雅可真的是感覺到很奇怪,不懂他們為什麼這麼做。

這個會員臉上很是慌張,感覺到很害怕,陸雅可覺得,他身上應該是沒有什麼重要的點,要不然一般都會表現的很鎮定。 「我,我叫小七,我交錢進去那個組織,就是想著進去看看,是不是真的花錢就可以殺人了,我有一個特別討厭的人,可是我卻不敢動手,想要一直觀摩看看,沒想到昨天就被警察給抓起來,我很少接觸這個組織的,就是……就是那天他們說,不得不來,我就只好過來開會了。」

將事情的原委全部說了出來,陸雅可覺得沒有什麼問題,點了點頭。

顧佑麟也看的出來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接著審訊下一個了,其他的人也是差不多的,對於這個組織不是很清楚,他們知道的領導就是老二了,連老大都是沒有見過的。

不過當審訊之前那個女會員的時候,陸雅可多留意了一下。

畢竟她可是知道除了有老二還有老大的人,她知道的事情應該會多一些才對的。

「你們的組織基地在什麼地方,除了老二,還有你們老大是超市的老闆,是嗎?」

被詢問到這個的時候,女會員眼珠子一直在轉著,彷彿在思考著一個適合的答案。

陸雅可知道她的狡猾,盯著她看了許久。

「我,我知道得不是很清楚,我知道除了老二之外,還有老大,我們老大是不是超市老闆我倒是不知道,我只是見過他幾次而已,壓根不知道他是不是超市老闆。」

想著這樣子,估計警察就不會繼續多問自己的了,沒想到同事這時候拿出來了一張超市老闆得照片。

「是不是這個人?」

盯著照片看了許久,停頓了一會,終於點了點頭。

「你以前見到他得時候,都是在什麼地方看到的?」

「都是在開會的時候,都是在那個超市的樓上。」

接下來問了好幾個問題,都是沒有什麼新的發現,繼續審訊著下一個。

其他的會員都是差不多得表現,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跟發現,不過到了下一個人的時候,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還是怎麼樣。

陸雅可發現這個人特別的鎮定,從剛剛進來審訊室的時候,一直都是鎮定面對著警察,甚至是趁著同事沒有注意的情況下偷偷的觀察著這邊。

這個表現讓陸雅可覺得很奇怪,他難道不慌張嗎?不害怕嗎?他跟其他的會員表現的有很大的不一樣地方,總覺得他就是特別的,不過幸好他們是在這邊看,而不是在審訊室裡面,如果在審訊室裡面,估計就發現不了這些問題了。

「隊長,你發現了嗎?他,很不一樣,比較與眾不同。」

指著在審訊室的這個人,顧佑麟仔細的觀察了一番,的確是陸雅可說得差不多,有著很大得不一樣。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他是不是知道的情況比較多呢?還是有其他的身份呢?

右手輕輕的捏了一下自己的下巴,顧佑麟在想,他應該是特殊的。

「小林,好好的監視著這個人,林夕是吧,盯緊一點,如果他有什麼舉動,哪怕是細微的事情,全部都彙報給我,知道嗎?」

可能是因為這麼多人裡面,就他特別,他現在也是將注意力放到了他的身上來,就是希望會有新發現。

「好的,我知道了,我會好好的監視著他的了。」

只要監視著他,他會有什麼樣的舉動,對接下來的案件一定會有新發現的了。

雖然是證實了超市老闆就是老大,這個組織的負責人,但是顧佑麟準備下一盤比較危險的棋子。

一旦失敗了,線索就一定會全部斷掉的,而一旦成功了,一定會有重大的發現。

「你可以先回去了。」

超市老闆被放離開警察局之後,並不是就這麼放回去,而是派人暗中觀察著超市老闆,看看他會不會有什麼的發現。

在被放回去的路上,超市老闆從警察局走出去之後,並沒有直接就回去自己的超市,而是往小巷的方向走了過去。

一直在暗中觀察超市老闆的警察留意到這個之後,立即快速的跟了上去。

他不知道他到底想要幹什麼,不過還是盯緊著,擔心他是想要逃走,如果一旦是逃走了就糟糕了。

「噠噠噠」

快速走著路的超市老闆,一邊快步流星的走著,一邊在抹著額頭上面的汗水,也不知道是因為熱的還是焦急的汗水。

從小巷那邊繞回去了一棟別墅,超市老闆回去之後直接就是翻箱倒櫃的,收拾了一番。

看到這一幕的警察意識到超市老闆很有可能就是想要逃走。

給在警察局的顧佑麟發了一條信息,接收到消息的顧佑麟直接就召集了幾個同事。

「超市老闆要逃走了,你們幾個就跟著隊長一塊過去抓人,別讓人給逃走了。」

沒多久,顧佑麟就帶著同事一塊去阻攔。

「不知道警官你們過來幹什麼呢?我就收拾一下東西,怎麼了嗎,難道這個不可以嗎?」

超市老闆一臉懵逼的盯著顧佑麟看,彷彿是不他們到底是什麼意思。

「帶回去警察局。」

顧佑麟不管他想要說什麼,直接就將人給帶回去了警察局。

回去到警察局之後,顧佑麟才發現,自己原來是中了圈套,中計了。

「隊長,剛剛你們出去抓超市老闆的時候,驚動了組織的其他成員了,他們一個個的慌張起來,差一點就暴亂了。」

畢竟他們組織原來的會員也是有差不多一百多號人的。

當聽到這裡的時候,顧佑麟跟陸雅可兩個人才反應過來,原來超市老闆早就知道他們會派人跟蹤著他的,故意表現的要逃跑的痕迹,故意驚動其他成員,可是這麼做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呢?這麼做有什麼好處呢?

對啊,到底是有什麼目的呢?顧佑麟一直都想不通,一臉的無奈。

坐著在自己的辦公室,揉了揉自己的腦袋。

覺得都是因為自己的過錯,他或許不應該讓超市老闆回去的,不應該帶著人過去抓人的,才會驚動這些會員的。

不過,他忽然之間有些明白,為什麼超市老闆要驚動這些會員了。 估計就是想要告訴他們,什麼都別說吧?

可能是清楚顧佑麟現在的心情,陸雅可來到了顧佑麟的辦公室,站著在他門口。

「咚咚咚」

輕輕的敲了一下顧佑麟的門,而正在思考的他本來是不想要任何人進來的,可是一想,自己的舉動不太好,最終還是讓人進來了。

「進來。」

聽到顧佑麟的聲音之後,陸雅可便走了進來。

看到他現在這個狀態,便知道一定是心情很不好,估計就是因為在煩躁著昨天超市老闆的事情了。

「雅可,怎麼了嗎?過來找我是有什麼事嗎?我剛剛,狀態不是很好,不好意思。」

他剛剛的確是在煩躁著,總在擔心著這個案子。

她本來是打算安慰一下顧佑麟的,可是發現現在他心情好像好了許多。

這樣子她也可以放心許多了,不用擔心他會走不出來了。

她就知道顧佑麟會振作起來的,不像是振作不起來的。

「沒事,我剛剛在外面看到你心情好像不太好,所以就走過來問問你。」

畢竟大家都是同事的關係,肯定要過來安慰一下,也不希望顧佑麟會因為這樣的事情而自責的。

「嗯,謝謝關心,我沒事了,我都已經理順了,你先回去忙吧,如果這個案子有什麼進展,我再聯繫你,又或者你有什麼發現,你再聯繫我。」

點了點頭,陸雅可離開了顧佑麟的辦公室,準備繼續去找一下線索。

第二天一大早的,陸雅可來到警察局這邊,正準備過去看看林夕的,可是誰知道卻看到了裡面空空如也的,一個人都沒有,不知道去了哪裡。

陸雅可有些疑惑,林夕哪裡去了,難道是逃走了嗎?不應該啊,畢竟警察局這裡有警察在這邊蹲守著的,不可能逃的掉的。

「裡面的人哪裡去了?」

陸雅可剛剛好看到有一個警察往這邊走過來,恰好她有事情想要好好的詢問一下。

立即就抓住那人的手,擔心的詢問起來林夕的下落,她的第三感告訴她,林夕一定不簡單的,他身上的氣質跟鎮定,是偽裝不出來的。

「他昨晚被人給保釋出去了,怎麼了嗎?雅可你不知道嗎?」

看到陸雅可拽住自己,還以為發生什麼比較重大的事情了,當聽到原來是這件事的時候,他這才知道,原來是問林夕的下落。

整理好衣袖之後又繼續去巡班去了,反正每天的工作都是這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