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身材魁梧,長相猙獰的四臂羅剎,穿著一身西裝,雖然遮住了他的另外兩隻手,卻無法遮住他兇惡的表情,惡狠狠地盯著雷轟,彷彿要把他一口吃掉。

若要給他最厭惡之人排個序,毫無疑問是華夏國火焰之子排第一,排第二的就是這光明王子雷轟了。

這可惡的雷轟,竟敢玷污他心目中偉大的神女。

除了四臂羅剎迪讓外,其餘諸神後裔的年輕一代也紛紛從車裡出來,他們有達羅之鷹薩米特·汗,苦行僧伍萊,以及精靈射手希娃蒂。

尤其是那苦行僧伍萊,如同枯木老僧一般,全身髒兮兮的十分難看。據說那傢伙,為了苦修數十年不曾洗澡。

唯一養眼的,要數精靈射手希娃蒂了。她早在琉璃島一戰中,就和王焱有過交集。只是在青年大會上表現比較一般,並沒有嶄露頭角。

最後從一輛SUV中出場的,是濕婆神女英迪拉·婆羅門。

她全身穿著印國最華麗,最傳統的服裝,臉上蒙著一副面紗,眉心處一道閉合的眼睛留下一道淡淡的縫隙。她的氣質,充滿了神秘而冷艷的氣息。

然而就是此女,一下車后,目光就死死地落在了雷轟身上。即是有些嗔怪,又是有些喜悅。

這讓印國參觀團的男性成員們,無不忿忿不平,內心嗚呼哀哉,神女殿下,您這是要投奔國非局的節奏嗎?

…… ……

與此同時,雷轟的眼神也落在了濕婆神女的身上,兩人的眼神觸碰,對撞,一切都無聲無息,卻產生了強烈的化學反應。

「哇,那就是濕婆神女?」擅長空間掌控的張偉,被選作了學生代表之一。他的眼睛也死死地盯住了濕婆神女,顯然對她十分感興趣。

「她的身上,似乎藏著一股毀滅性的氣息,真不愧是毀滅之神行走在人間的代表。」司空智託了托眼鏡架,冷峻的表情中有些凝重,只是嘴角似乎有一抹玩味。

他似乎已經看出來了,那個濕婆神女和雷轟導師之間,似乎有著極深的瓜葛。而國非局派遣雷轟導師前來招待,恐怕也是懷著不可告人的秘密。

有意思,有意思。用美男計么?

以司空智的智商,在略觀察了些情報后,就分析出了事情的緣由。

「那個四臂羅剎迪讓,好像也很不簡單啊,雖然長得很醜陋,可身體里似乎藏著很強大的力量。」紅頭髮,就像是一個不良青少年的趙成天,有些忌憚而畏懼地看著那個伍萊。不過胸腔之中,卻是充滿了熊熊燃燒的熱血。

之前的趙成天,也算是膽大包天,無所畏懼了。可自從進了超能學院,他才發現原來這世界上強者如雲,他不過是個才剛剛起步的新人而已,撐死了,也就是有些潛力。

相貌猙獰的四臂羅剎迪讓,轉頭看向了學生代表團,他咧嘴獰笑了一聲,就像是一隻待人而噬的怪物。趙成天感覺自己就像是被一頭兇猛的野獸盯上,渾身發毛。

而南蓮欽點的重點學生王冰,也是臉色微微發白,內心生出了些畏懼。

「哼!」

雷轟背負著雙手,橫跨一步擋在了學生代表們面前,目光冷漠地盯著四臂羅剎迪讓,嘴裡蹦出了一個字:「滾!」

在沒有喝酒的狀態下,雷轟的嘴裡肯蹦出一個字來,已經算是啰嗦無比了。

也是由此可見,雷轟雖然看似冷漠,可實際上對自己人那是相當的護短。就憑這一點,他就和王焱很像。甭管對錯,先把自己人護住了再說。

「你!」

四臂羅剎氣得渾身發抖,周身肌肉鼓脹,藏在西服內的另外兩隻手嘶啦一聲鑽了出來,四條胳膊上肌肉虯結,充滿了爆發性的力量,「光明王子雷轟,你竟敢羞辱我。來來來,讓我們大戰三百個回合。」手一晃,四隻手中各自握了一柄明晃晃的戰刀,揮舞起來,寒光四溢,如同刀陣一般。

「哼!」

雷轟是何等脾氣,只是冷冷地哼了一聲后,手中就多了一把縈繞著電光的長槍。此槍名為雷殛槍,雖然還達不到聖器級別,但是和雷轟的屬性極為契合,憑添了強大的威力。

而且,雷轟早已經是半步S級人物,豈會在意四臂羅剎的挑釁?

就在兩人互不相讓,不斷地在攀升著氣勢,戰鬥一觸即發時。七尾狐王令狐瑤珏和濕婆神女英迪拉,齊齊喝了一聲:「住手!」

令狐瑤珏瞪向了雷轟說:「光明王子,不管怎麼說,對方都是國非總局請來的客人,不得如此無禮。」

而英迪拉卻對四臂羅剎更不客氣,周身的毀滅火焰氣息忽明忽暗,怒聲道:「迪讓,我們這一次是來學習華夏國建設超能學院經驗的,不是讓你來惹是生非,挑釁事端的。如果你再控制不住怒火,就給我滾回去。」

雷轟手一斂,收起了雷殛長槍,背負著雙手一句話都沒說,一副冷酷狂炫吊炸天的模樣。

而四臂羅剎迪讓,似乎對濕婆神女英迪拉極為敬畏,縮了縮腦袋說:「是,神女殿下,我會儘可能控制自己的脾氣。不過,我們來華夏國,除了學習經驗外,也是想和華夏國的青年才俊們切磋一下的。」

「切磋自然會有。」濕婆神女英迪拉神色淡淡道,「但是就憑你的實力,和光明王子還差很大一截,就不要再去丟人現眼了。」

「神女!」

四臂羅剎聞言心碎了一地,他都快哭了起來,即便事實如此,可神女殿下您也要當眾給點鼓勵啊,不用這麼長他人志氣,滅自家威風吧?

「令狐局長,迪讓從小生長艱苦,脾氣不是太好,我替他向您道歉。」濕婆神女轉身對令狐瑤珏,不亢不卑地致歉說。

「神女殿下,我們家雷轟脾氣也是有些急躁。」令狐瑤珏揮了揮手說,「遠來是客,這裡面也有我們的不對。站在門口說話不合適,還請進學院參觀。小雷,還不快去招呼神女殿下?」

令狐瑤珏雖然沒談過戀愛,但是她好歹也是純種的九尾天狐血脈,天生對男女之事敏銳異常。僅僅是這一小出,她就看出了雷轟和濕婆神女之間似乎有些不愉快,就像是一對小情侶吵了架,互不理睬冷戰之後見面的尷尬。

由此,才開口督促了一下雷轟。

雷轟勉為其難地點了點頭,走到了濕婆神女的邊上,一把拉住了濕婆神女的手,說:「走!」

「噗!」

令狐瑤珏見狀,差點一口血噴了出來,妙眸瞪得大大的,不是吧?哪有你這樣子,當眾玩霸道總裁范兒的?這不是要惹事嗎?

果不其然!

一旁的苦行僧伍萊,達羅之鷹等人怒斥道:「雷轟,你好膽!竟敢當眾羞辱我們神女殿下。還不快快放開她。」

豈料,濕婆神女原本還想甩開的,可一聽得這話,當即眼神一凜斥道:「都閉嘴,正所謂入鄉隨俗,我們進入華夏國,要尊重華夏國的風俗。」

眾人一暈,內心都很崩潰。神女殿下,雖然我們讀書少沒見識,但是您也不能這麼誆騙我們啊。沒聽說過華夏國還有牽手裡什麼的。

不過,既然神女殿下都這麼說了,這口氣也只能忍下去了。眾人心如刀割,卻只能強憋著一口氣。算了,拉個手就拉個手吧,反正也不是沒有被拉過。

驀地,雷轟淡淡地橫了一眼眾人,伸出手,直接攬住了濕婆神女的香肩,然後大搖大擺地往學院走去。那走路的姿勢,要多囂張就有多囂張。

轟!

這一瞬間,猶如一道驚雷,劈得那些印國人外焦里嫩。

…… ……

「我勒個去!」

要不要這樣子囂張霸道啊?你說你拉個小手,已經是很過份了。但是念在這是華夏國的地盤上,我們諸神後裔忍了。可是,雷轟你這個混賬竟然得寸進尺了。

摟肩膀?你丫的,那是個什麼姿勢啊?牽小手,還能勉強解釋說是入鄉隨俗。可樓肩膀,那純粹就是在耍流氓。

「嗷嗷嗷~」

尤其是四臂羅剎迪讓,以及達羅之鷹等人,都憤怒的嚎叫了起來。甚至,就連向來禪定的苦行僧伍萊,眼皮子都直跳了起來。

這豈能再忍得下去?

再忍,雷轟那恬不知恥的傢伙,下一步會不會把手伸到濕婆神女殿下的衣服里去?濕婆神女乃是濕婆神教的代言人,是神的女人。

這傢伙,竟敢褻瀆神靈。

但是學生和導師之中,卻是一下子爆了起來。導師們瞠目結舌,暗爽的同時,卻是神經都緊繃了起來,這一個弄不好,就是一場浩劫和戰爭啊。

但是學生代表們,尤其是那些年輕的男生們,卻都是興奮地嗷嗷直叫了起來。溜溜溜,沒想到一下子冷酷無情的雷轟導師,在泡妞方面竟然也這麼溜。

僅憑這一點上,似乎並不比王校長差啊。看來,咱們華夏國的超能者老前輩們,一個個都玩的挺溜啊。

我方之中,唯有令狐瑤珏無奈地一拍額頭。總局委派雷轟前來招待印國一行人,其目的自然是不言而喻。可是,雷轟那做法,完全就是一副霸道總裁臭流氓的架勢,就連她令狐瑤珏看得都臉紅,太丟人了。

其實,就連濕婆神女本人也傻眼了。兩抹緋紅染遍了臉頰,耳後根,心中是又羞又惱。自從上一次,她陪著雷轟一起去為火焰之子鼓勁后,兩人之間就沒再見面了。

互相之間,也是有了些分歧和爭吵。

他們之間的矛盾,那是清清楚楚的事情。濕婆神女那是印國濕婆神教的神女,也是諸神後裔未來的希望,甚至是領袖。

按照常理,她是不可能為了雷轟放棄所有,這不僅僅是她一個人的事情,而且還是整個濕婆神教的事情。

由此,她嘗試著邀請雷轟脫離華夏國非局,進入諸神後裔。如此一來,雖然擺在她面前,依舊會有些困難,但也未必不能解決了。

可是,當時的雷轟只說了一個字,「不!」,然後轉身就離去。

數月以來,濕婆神女也想和雷轟斷絕關係。卻是不想,越是想斷,越是斷絕不了。日日夜夜的內心煎熬之下,讓她想出了這麼一個主意,組團來華夏國參觀學院。

其實,她的內心也是十分忐忑的,沒有任何戀愛經驗的她,根本不知道該如何處理這件事情。內心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想盡一切辦法來華夏國見雷轟一面。

卻是萬萬都沒有想到,甫一見面,就是發生了這種事情。這傢伙,依舊是如此霸道,如此蠻不講理,用最直接的方式再次侵入了她的內心。

她也想著,小鳥依人般靠在雷轟懷裡,讓他領著自己參觀超能學院,甚至哪怕是這麼安安靜靜的走在路上也行。可實際情況,讓她根本無法這麼做。

自尊心也好,諸神後裔的臉面也罷,甚至,為了那虛無縹緲的濕婆大神,她都不能堂而皇之的這麼安心享用。

「雷轟!」

霎時間,濕婆神女的臉色冷漠至極,「如果你不放開我,就別怪我翻臉無情。」心中卻是在咬牙切齒地暗罵,火焰之子,沒錯,肯定是那可惡的臭流氓火焰之子在背後亂出主意。

哼,火焰之子,下次本神女見到你,一定得找你好好算算賬。可惡的傢伙,雷轟好端端的一個優秀青年,就是被火焰之子那種狐朋狗友帶壞的。

與此同時,身在西伯利亞以北,冬島上陪著南蓮重建秩序的王焱,阿嚏阿嚏連打了幾個噴嚏。他有些目光悚然,內心忐忑不已,又是哪個傢伙,在背後非議冤枉自己?

是露露?娜娜?還是安歌姐?或者是孫幼苗?文茹菡?亦或是沈夢婷!難不成,是被他爺爺強行帶回家修鍊的小雪貂?

可憐的王焱,就算再給他一百次機會,他也不可能猜得出來,竟然是因為雷轟又再次調戲挑逗濕婆神女,自己隔著上萬公里躺槍了。

真可謂是冤死他了。

見得濕婆神女真的發火了,雷轟也是傲嬌地挑了挑眉頭,直接放開了她的肩膀,雙手插兜繼續擺出了一副炫酷吊炸天的模樣。

那模樣,就像是老子摟你是給你面子,是你的福氣。既然你不要,老子還不稀罕給呢。那模樣,真是叫人可氣。

濕婆神女好懸沒給氣死,瞅他那副死樣子,還真不如馬上打道回府,回印國好好地當她萬人膜拜的神女去。

一旁的令狐瑤珏頭疼不已,只好前來打圓場:「神女殿下,我們家雷轟就是愛開開小玩笑。這樣吧,我來領各位貴賓好好地參觀一下超能學院。」

濕婆神女深吸了一口氣,阻止了即將暴走的諸神後裔眾人,沉靜著內心道:「那就多謝令狐局長了。」

在雙方互相克制的情況下,令狐瑤珏擔起了大梁,帶著眾人在學院內參觀了一番。原本安排的接待儀式等等,也都一律從簡。

她也是有些頭疼了,天知道那雷轟和濕婆神女,接下來會有些什麼奇奇怪怪的事情。思來想去,她只是想出來了一個辦法。

那就是找王焱。

雖然王焱是個更讓她頭疼的傢伙,可不得不承認,那傢伙的鬼主意特別多。

一條消息發給王焱后,不多會兒,王焱直接一個電話回到了令狐瑤珏手機上。在問明白了一些情況后,他開始出了些主意。

那主意,讓令狐瑤珏的心砰砰直跳,臉龐又有些泛紅和害羞,忐忑不安地問:「我們這麼做,會不會太過分了些?人家畢竟可是濕婆神女。」這主意,可真夠餿的。

「那是個動了凡心的濕婆神女。」王焱淡定地說,「有些事情快刀斬亂麻,效果反而更好。」

…… ……

「這……」令狐瑤珏雖然覺得有些道理,可總是下不了決心。王焱的安排,實在是太觸目驚心了。

「令狐局長,您想想。」王焱見她猶豫,就繼續勸道,「不管之前發生了什麼事情,現在他們既然已經到鬧了這種地步,再想回到什麼都沒有發生過,就是絕無可能性了了。若是雙方鬧崩了,以後見面說不得就是敵人。現在我們執行這個計劃,一旦成功,自然是什麼事情都解決。一旦失敗,也是壞不到哪裡去。」

令狐瑤珏一陣無語,王焱這傢伙滿嘴都是歪理,可這些歪理,怎麼聽起來好像是唯一的選擇呢?她醞釀了幾分鐘后,無奈地說道:「好吧,我承認你說的有些道理,我去執行一下計劃。另外,你在冬島若是沒什麼事情的話,你還是先回來一趟比較好。順便,彙報一下冬島的事情經過,咱們局裡要存檔,並且給你計算功勛的。」

說完,令狐瑤珏就掛斷了電話,開始著手布置了起來。

是夜!

安排住宿之後。

例如四臂羅剎迪讓之類的傢伙,開始鬧事了起來:「抗議,抗議。為什麼我們和神女殿下的別墅距離那麼遠?」

「你是要我幫你安排在神女殿下的別墅里,一起住嗎?」令狐瑤珏冷冷地回應,「你是不是對神女殿下有什麼不軌之心?」

「不是不是。」四臂羅剎急得滿臉通紅,連連擺著四隻手說,「令狐局長您誤會了,我,我只是擔心神女……」

「勿須你來擔心。」令狐瑤珏冷漠而霸道地說,「你們諸神後裔一行人,是我們的貴客。安全方面,我們國非局自然會承擔起來。」

令狐瑤妃可是堂堂S級人物,一旦認真發威起來,威懾力非常強大。四臂羅剎連半步S級都沒有,自然是不敢和她較真的。

再加上一點點魅惑波動,倒是讓一些喧鬧肇事者們,都迅速安靜了下來。

入夜!

月上柳梢頭。

學院內的別墅群中,兩道淡不可見的身影,如同暗影鬼魅一般地游曳在叢林之中。若不是強大的高手,用精神力鎖定這一片區域,恐怕還真的很難發現他們的身影。

「師,師尊,我,我怕啊!」其中一道身影,悄無聲息傳音說,「我們做這種事情,一旦被發現的話,就會死無葬身之地了。」

「蠢貨,膽小鬼,為師怎麼會收了你這麼個慫貨徒弟?」一個猥瑣的傳音響起,「咱們已經說好了,師徒兩個一起組建超能狗仔隊,專拍男女八卦新聞。讓超能界的男男女女的私生活,都無所遁形。讓他們一定聽到我們師徒的名號,就渾身顫抖,不敢越雷池一步。」

「可是,師傅,我怎麼越聽越猥瑣啊。」年輕的聲音,聽起來似乎有些哭笑不得,「我敢自己就像是偷窺狂。」

「不,我們是正義的化身。」猥瑣的聲音,聽起來鏗鏘有力,內心充滿了信仰色彩,「咱們超能界,是為了拯救世界而存在。那些無恥的傢伙們,整天就知道談情說愛,照此下去,世界必然會滅亡。為了世界的安慰,必須有人站出來!為師不怕,不怕遭萬人唾罵。正所謂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你要是不願意,可以立即脫離師門,從今往後為師就沒有你這個徒弟。」

「好吧,師尊你贏了。」那年輕的聲音里,充滿了無奈。攤上了這麼一個師尊,也不知道他的人生之路到底會走向何方。

「小偉啊,你不用這幅表情嘛。」猥瑣的聲音繼續說道,「其實我們作為刺客一脈,這也是一種修行嘛。您想想看,若是我們能悄無聲息的把人的隱私都挖到手,豈不是同理可證刺殺也得心應手?再說了,你就不想看看大名鼎鼎的雷轟,和傳說中的濕婆神女親親熱熱的場面嗎?」

「想……」

「想就給我跟上,回頭直播了給你分錢。」

兩道身影的的速度,再次快了幾分,猶如鬼魅般縹緲無影。不多會兒,他們就像是一縷輕煙般落在了一棟別墅旁的樹上,從若有若無的身影中,赫然看出了這兩人,竟然是猥瑣之王和他的徒弟張偉。

之前的張偉因為偷窺王焱和烏雅安歌,被狠揍了一頓的場景依然歷歷在目。由此可見,這對師徒還真是王八看綠豆,互相看對著眼呢。

「這是為師特地定製的超高清,超視距針孔攝像頭。非但極為隱蔽,而且五十米以內,就算是一隻螞蟻都能拍得清楚。嘿嘿嘿,我們一旦抓到了這個大新聞,保管發大財。」說話的是天山刺客,猥瑣之王威利哥。

自從他發現自己的女友是個偽娘后,人生觀世界觀的道德觀已經徹底崩塌了,開始在猥瑣的道路上漸行漸遠,一去而不可復返。

尤其是看到小女孩安安靠著直播比賽,賺了天文數字的錢后,他似乎發現了某種商機。只要有足夠的八卦新聞,就能讓他賺大把大把的錢。

有了錢,還怕交不到女朋友嗎?

「來了來了,謹慎噤聲!」猥瑣之王威利哥低聲傳音,目光中露出了興奮之色,「我就說嘛,兩人的住的別墅靠那麼近。再以他們的性格推斷,保管是濕婆神女英迪拉先按捺不住,來找雷轟。所以,我們只要守著雷轟的別墅就行。」

果不其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