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商正初打了個哈哈,對二族長道:「族長莫怪!我這屬下能見常人之所不能,上次發現乜老太的也是他!」

「哦?不知小兄弟還見到了什麼?」二族長一想到周順民知道的事,怕他泄露出去,試探似的問道。

「一個死人的想法,有何重要,夢裡見有金山銀山,還能做的准數不成!老大,我們走了!」三子不耐煩道。

金山銀山?二族長眼睛一寒:「小兄弟的夢很奇特,我這窮鄉僻壤,若能出礦,可不得孝敬楚王爺。」

「可不說呢!這周順民太不實誠,說只要能再看一眼他閨女,就把金山銀山送我,這麼不靠譜,我可不信他!」

這時的三子絲毫沒有見到程雲深的窘迫,能說會道。

「哦?那他有沒有說,金山銀山在哪?」二族長目光如炬的盯著三子

三子渾然不覺似的,抬手指了下後山的方向:「別說我不知道,那是你們村的祖墳吧!周順民拿這坑我,我才不想管他呢!走了……」

三子當先打馬,一副著急出村的樣子。

「他們一定是知道了什麼!」二族長爆喝一聲:「攔住他們!」

話音剛落,程雲深和翠禾從馬車出來,翻身上馬,由商正初幾人護著,端得棄車而逃的架勢。

這村裡,顯然不知兩位族長會功夫,只聽他一聲令下,人群中衝出數十人,向程雲深等攔了過去!

商正初且戰且退,一副不願撕破臉的樣子:「我們什麼都不知道,族長也什麼都不知道,豈不兩相宜!」

「哼!楚王府侍衛眾多,若你們去而復返,圍困我們,豈會留反擊機會!還不如,現在留下你們!」

商正初趁機抓住昨天那位三公子!再被圍困,以二族長的三孫子為質,找到周王墓入口,三孫子意欲坑殺眾人,商正初且戰且退,一副不願撕破臉的樣子:「我們什麼都不知道,族長也什麼都不知道,豈不兩相宜!」

「哼!楚王府侍衛眾多,若你們去而復返,圍困我們,豈會留反擊機會!還不如,現在留下你們!」

商正初趁機抓住昨天那位三公子!再被圍困,以二族長的三孫子為質,找到周王墓入口,三孫子意欲坑殺眾人!

書客居閱讀網址: 二族長舉手作勢,止住眾村民,冷喝到:「統領有話好說!」

那些人順勢圍堵,將程雲深等困在中間,兩相分庭抗禮。

商正初凝眉:「族長這像好好說的樣子?你的威脅商某認了,這不帶人立馬就走,反倒是你,不想認賬?」

二族長眯著兩隻豆大鼠眼,似笑非笑道:「不敢,這位小兄弟不是相見清兒姐,不如再留一留,我們一起去後山看看,若真像北山似的發現點什麼,統領還能去王爺那能領個功勞不是!」

商正初假裝深思,沉吟不語。

三公子生怕商正初不同意:「我帶你們去!」

程雲深突然開口道:「統領,要不咱跟著去吧!昨日上香似乎不太管用,若是能入祖墳,我也不算白來一趟。」

「不說我還想不起來,老大,那個乜老太的告訴我,想跟他家老頭埋一塊,小姐噩夢是不是跟這有關?」三子拍了拍頭,「哎!我這半瓶子能力,時準時不準的……」

二族長一聽還有不準的時候,眼中精光一閃而逝:「小兄弟的本事還真神奇!就是不知道,如何判斷準不準呢?」

「這好說,若是成了,我讓乜老太入夢告知周大樹,讓他送我酬金來,不防告訴你,我這入夢術,白日也可做到!」三子洋洋得意道。

二族長一愣,為了試三子的本事,連吉時也不算了,吩咐人去叫周大樹父子,竟要他趁太陽未升,把乜老太的墳遷了!

程雲深等人三回周順民的小院,依舊兩相對峙,商正初把三孫子交給李中良看管,又令張江看著黑衣人。

這樣等了小半天,乜老太的墳總算遷完,程雲深得到第十塊白玉方磚,她在屋裡咳咳兩下。

翠禾喊道:「姑娘歇會吧!」

院里,三子收到信號,閉目片刻,突然睜開眼,對二族長道:「乜老太的墳遷完了,現在我要做法,你派人讓周大樹睡下,等會他就會來給我送酬金,你且看好了……」

三子在村裡,沒少見跳大神之類的法事,他小時候嘴裡長泡,疼的哇哇哭,他娘還聽人勸請神婆……隨即,三子裝模作樣的在院里一番表演。

別說,還真像那回事。商正初看一挑眉:「你且裝神弄鬼,若周大樹沒送錢來,讓族長誤會我們楚王府,我要你好看!」

同時,程雲深躺在床上,很快入夢,她施展織夢術,借乜老太告知周大樹,來送三兩銀子和三個銅板。

翠禾見程雲深醒來,忙走到院里:「三子,你這法事得做到何時,姑娘還得休息呢!」

三子旋身,一劍掃過燃著的三炷香,煙頓時散滅,他站正收勢,猛然睜開眼:「且等著吧!」

翠禾:「……」

不一會兒,院外跑進來一人:「族長,周大樹來了!」

眾人看去。

那人悄聲對二族長道:「我看著的,他的錢是睡醒之後,現湊的,我還借給他一個銅板,總共……」

周大樹正要上前遞給三子,二族長攔了過去,讓三子猜:「你到說說,收了老太太多少酬金?」

三子不屑的伸出三根手指:「小爺我命中有三,向來只收三錢……」

「族長,他說的不……」

那人臉上剛浮上喜色,三子搖了三下手指:「爺的三錢是三金三銀三銅,你們小小村戶,想來也沒甚大錢,便只要三兩銀三個銅,對是不對?」

那人猛然瞪大了眼:「族長!」

二族長張開手,果見手心三角銀子三個銅板,瞳孔一縮,轉頭盯著周大樹,惡狠狠道:「你跟他們串通?」

周大樹是真夢到了,那極力反對的表情做不得假,他兒還道:「我們回村那天,也是阿爹夢見我奶,說想遷到阿爺邊上,我們才趕回來的,村正不同意,不信您問他家的!」

這事他知道,周順民請示過,當時他也沒同意。

雖然從周大樹這沒詐出來,二族長還是信中有疑,又問:「小兄弟能不能再問問順民,是誰傷的他,昨夜人審了,德福也認了,我是怕冤枉錯了人!」

三子閉眼凝神,掐指一算,睜開眼往地下啐了口痰:「一群認錢的黑心玩意!不給人報仇就算了,還來詐小爺?我呸!」

二族長臉一僵,嘴唇抖了抖,沒說出話來……他給商正初要走自己的三孫子,離去時一臉青色。

中午飯是前院送來的大鍋菜。

一般村裡紅白事,都是沾親帶故的村裡人來幫忙置辦,中午事家就會請人吃飯。

翠禾出門給三子傳話:「姑娘說,多虧了你幫忙,她現在渾身輕鬆,以後可不敢沾這種事了。」

旁邊送菜來的村民,正是昨夜貼對子的,他支棱起耳朵聽。

三子回道:「要不是那老頑固,咱那日上柱香就解決了,我也不想管,可我若不管,它就會遷到別人身上,過了頭七,只有我出手才能解!」

「這些人也是,死都死了,還挂念這挂念那的有什麼用!」翠禾不滿的嘟囔了一句,把飯端進屋裡。

那人頗為驚異道:「看不出來,您年紀不大,還是大師呢!」

「那可是!」三子一臉得意,「我夢的大多是真的,要不然我一村裡窮小子,能進王府當差?」

「那大師,我們村正真說了想見清兒姐?」那人一臉諂媚的問道。

「這還有假!哎,你們村正說後山有金,會不會也真的,要是!要是讓我找到,再告訴我們王爺,嘖嘖,我升官發財,你們村也發了!」

那人僵著臉:「是,是……」

「還有,我可提醒你,別跟……」三子看著前院對他使了個眼色,「別太近,他有心愿未了,會找上近處的人!」

……

翠禾進屋衝程雲深努了努嘴:「你看能耐的他!」

程雲深捂嘴笑道:「這得多虧了他!」

翠禾猶豫的問道:「姑娘說,村正娘子會不會……」

「等著瞧就是!」程雲深擺擺手,招呼翠禾坐下一起吃飯,剛撂下筷子,忽然聽前院一陣騷亂。

翠禾站門口一聽,眼睛一亮,回身對程雲深道:「姑娘,村正娘子暈了!」

院里那人受了驚嚇一般,臉色一白,跌坐在地上,他慌亂的爬起身,跑了出去。

他把三子的話一傳,又看了看周圍,一副神魂不定的樣子,問二族長道:「二娘這暈倒,會不會是……」

書客居閱讀網址: 還有,我可提醒你,別跟……」三子看著前院對他使了個眼色,「別太近,他有心愿未了,會找上近處的人!」

……

翠禾進屋衝程雲深努了努嘴:「你看能耐的他!」

程雲深捂嘴笑道:「這得多虧了他!」

翠禾猶豫的問道:「姑娘說,村正娘子會不會……」

二族長臉一僵,嘴唇抖了抖,沒說出話來……他給商正初要走自己的三孫子,離去時一臉青色。

中午飯是前院送來的大鍋菜。

一般村裡紅白事,都是沾親帶故的村裡人來幫忙置辦,中午事家就會請人吃飯。

翠禾出門給三子傳話:「姑娘說,多虧了你幫忙,她現在渾身輕鬆,以後可不敢沾這種事了。」

旁邊送菜來的村民,正是昨夜貼對子的,他支棱起耳朵聽。

三子回道:「要不是那老頑固,咱那日上柱香就解決了,我也不想管,可我若不管,它就會遷到別人身上,過了頭七,只有我出手才能解!」

「這些人也是,死都死了,還挂念這挂念那的有什麼用!」翠禾不滿的嘟囔了一句,把飯端進屋裡。

那人頗為驚異道:「看不出來,您年紀不大,還是大師呢!」

「那可是!」三子一臉得意,「我夢的大多是真的,要不然我一村裡窮小子,能進王府當差?」

「那大師,我們村正真說了想見清兒姐?」那人一臉諂媚的問道。

「這還有假!哎,你們村正說後山有金,會不會也真的,要是!要是讓我找到,再告訴我們王爺,嘖嘖,我升官發財,你們村也發了!」

那人僵著臉:「是,是……」

「還有,我可提醒你,別跟……」三子看著前院對他使了個眼色,「別太近,他有心愿未了,會找上近處的人!」

……

翠禾進屋衝程雲深努了努嘴:「你看能耐的他!」

程雲深捂嘴笑道:「這得多虧了他!」

翠禾猶豫的問道:「姑娘說,村正娘子會不會……」

「等著瞧就是!」程雲深擺擺手,招呼翠禾坐下一起吃飯,剛撂下筷子,忽然聽前院一陣騷亂。

翠禾站門口一聽,眼睛一亮,回身對程雲深道:「姑娘,村正娘子暈了!」

院里那人受了驚嚇一般,臉色一白,跌坐在地上,他慌亂的爬起身,跑了出去。

他把三子的話一傳,又看了看周圍,一副神魂不定的樣子,問二族長道:「二娘這暈倒,會不會是……」

「別瞎說!」二族長擰著眉頭,眼睛四處看了下,不確定道:「興許,她是累著了!」

不料,醒來的村正娘子,哭求道:「要不就讓那人看一眼清兒……」

三孫子跳腳道:「這麼行!要是被外人瞧見那女人,我們不就都完了!爺爺,咱乾脆一不做二不休,把他們都誆進去得了!」

那人附和道:「三爺說的對!要是他們回去告訴楚王,他派兵來,咱們也躲不過!」

「他敢!北山那事……」

「爺爺!這事您告發出去,他還不是會找咱報復,咱把這幾個人困那裡邊,神不知鬼不覺,楚王的人來了,咱就說他們早就走了……」

「對!不是還有那個黑衣人嗎?咱們推給他就是!」

二族長想了又想:「去請大族長來。」

……

前王府的祖墳之地在村子正中向後的山上,遠遠可見,鬱鬱蔥蔥。

山腳下路中為村子的祠堂,上山需經過祠堂兩側的路向後,每隔段路修一望樓。

樓兩側有圍牆,順著山腰往兩側綿延,將祖墳層層環繞。

這座不大的山竟有十處望樓,圍牆也是曲折,像迷宮一樣,要是夜裡上山,不走中路,很難不迷路。

每逢有人落葬祖墳,抬棺從山腳到山頂,每經過一處望樓,都會敲一下鍾,取名「送終」之意。

鐘聲次數越多,說明此人在村中地位越高,墳頭從山腳一直到山頂。

墳山之大,程雲深只在現代一些高規格的陵園見過,站在山坡上,轉身回望,可以看到整個村子。

這場景頗為壯觀,卻一點不像村裡該有的規制,更像保存完好又有人打理的王陵——

程雲深看了眼商正初,眼神微微擔憂,她真沒想到,這一個村子的祖墳這麼壕!

商正初也很意外,蹙眉道:「族長不是帶我們見周清兒么?」

「她犯了大錯,被送進來守陵,」二族長看到幾人上山後臉上的震驚之色,暗暗得意,他指了指山頂,接著說道,「就在最上面的望樓,難不成,統領不敢上去了?」

「不是女子不能守山么?」程雲深低聲疑惑道。

二族長詭秘一笑:「見到,你們就知道了!」

……

穿過最後一處望樓,程雲深很快見到了周順民畫面中的地方,山頂中正又一塊高大異常的碑!

隨著走近,程雲深心跳加速,越發緊張,她暗暗對商正初點點頭。

雖然跟上山的只有二族長和他三孫子,但對方敢兩人送她六人上來,肯定有所依仗,且眾人上山前被卸了武器,又不知此地機關,都不敢掉以輕心。

二族長似不屑隱藏,他當著眾人的面打開機關,石頭移動發出沉重的響聲,程雲深感到莫名的透不過氣!

商正初看著二族長,站著不動。

二族長獰笑:「統領怕了?」

商正初面無懼色:「我怎知裡面不是陷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