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而且,就死在自己的跟前。

尤其看到林青青,陸蕊,秦雨菲幾個女人的時候,李凡猛地從睡夢中驚醒,臉上並出現了一些冷汗。

醒過來的李凡,趕緊給陸蕊打了一通電話,陸蕊沒有接之後,便給林青青打了一通,林青青也沒接。

最後秦雨菲的時候,李凡也沒抱希望,結果沒想到秦雨菲的電話秒接了。

「你還沒睡?」李凡問道。

「恩,我跟我姐姐在一起呢,我們逃出來了,那慕容長風,一直派人找我姐姐,想把我姐姐抓回去。」秦雨菲說道:「我們躲在了一個鄉下的村莊里。」

李凡皺了皺眉頭,說道:「慕容長風這個王八蛋,還不肯放過你姐姐嗎?」

秦雨菲沒有說話,李凡在電話里聽到了一個女人哭哭啼啼的聲音,李凡說道:「要不這樣,你把位置發給我,我找人去接你們到我的度假村裡來。」

「行,我早就想給你打電話,找你幫忙了,可是又不好意思。」秦雨菲充滿喜悅的說道。

掛了電話之後,李凡便去找了一趟猴子。

而此時的猴子,睡得跟頭豬一樣,晃了半天,才清醒過來。

「老闆,大少爺把我叫醒,是不是有啥事兒啊?」

猴子揉了揉眼睛,眼神睜開之後,突然有些凌厲的說道:「媽的,不會有人闖進來了吧?」

「沒人闖進來,我想讓你跟我去接倆女人。」

李凡說完后,猴子一陣壞笑:「呵呵,憋不住了啊?呵呵,算你有良心,還知道接倆進來,不過,咱們度假村裡不是沒有女人啊,上次你不是送了一個進來?我看她就挺不錯的,長得不錯,身材也挺好…」

李凡白了一眼猴子:「她是我女朋友的室友,你說我能對她下手嘛?」

「呸呸呸,都什麼亂七八糟的啊,我們去接的,是秦家的秦雨菲和秦怡然,誰想女人了?是慕容長風一直在找秦怡然的麻煩,我想把她接過來,讓她來度假村裡躲幾天。」李凡白了一眼猴子,說道。

猴子剛說完,秦雨菲的電話響了起來:「李凡,我們好像被發現了。」接到網站通知,這本書需要改下書名,所以從明天起,改名為《最強小少爺》,給大家帶來的不便,還請諒解。 「怎麼回事?」李凡一臉緊張的問道。

「怎麼會被發現呢?」李凡這邊一臉的急切。

秦雨菲慌慌張張,語氣充滿了不確定:「我也不知道,咱倆剛通話結束,我就收到一條簡訊息,簡訊上說,我的電話被竊聽了,叫我迅速撤離。」

「不知道對方是誰?」

「不知道,對方沒有備註姓名….」正說著,秦雨菲驚呼了一聲,道:「他又給我發信息了。」

「快看看。」李凡追問道。

秦雨菲看到簡訊之後,臉色徹底的變了:「是…是我現在所處的位置。」

「他讓我快跑,再不跑的話,恐怕就來不及了。」

「你現在所處的位置,除了我之外,還告訴過別人嗎?」李凡問道。

「沒有,我剛落下腳呢,連我父親都不知道我現在在哪。」

秦雨菲說話的時候,手都哆嗦了起來。

電話那頭,傳來了秦怡然的聲音:「指定是李凡出賣了我們。」

李凡聽到這句話,氣就不打一處來,秦怡然這個傻逼,要不是自己,她現在早就成為別人的女傭了。

自己救了她,她卻反過來懷疑自己。

「先別慌,就算他們發現了你們,也需要一定的時間,你們先找個地方躲一躲,看看附近有啥安全的地方。」

「一會兒,我們微信聯繫。」

這電話可以竊聽,這微信總不能也被竊聽吧?

掛了電話,事不宜遲,李凡立馬拉著猴子,跑出了度假村,鑽進了車子里。

猴子看著李凡,調侃著笑道:「我說少爺,你到底喜歡那個丫頭啊,是你現在的女朋友陸蕊,還是秦家大小姐啊?」

「當然是陸蕊。」李凡想都沒想便回答了。

猴子搖了搖頭,說道:「那可未必,就沖你對秦家大小姐這份緊張勁,就可以看出來,你心裡啊,百分之百有人家。」

「聽說這除了秦家大小姐之外,還有一個林青青。」

猴子壞笑著說道:「老闆,你的艷福不淺啊。」

「去你的。」

李凡白了猴子一眼,說道:「艷福不淺有啥用,這國家可有規定,我最後只能娶一個老婆。」

「而且,我未來娶的那女孩,八成是陸蕊。」

「秦雨菲和林青青,算是我人生中的紅顏知己吧,等她們找到未來的另一半,我就從她們的生命中離開。」李凡有些惆悵的說道。

說真的,李凡何嘗不想把三個女人都給娶了呢?

畢竟,這三個女人,都在自己的心裡有位置。

並且,都喜歡著自己。

但是,這也只能想想罷了。

「這有啥難的,像咱們這種人,沒必要遵守這個,大不了離開這個國家,去一個小島上,到時候,你想娶多少個,就娶多少個,我在國外那會兒,身邊就有人娶三個老婆,一家四口,恩愛的很,我還教他們一家打麻將呢。」

「所以,只要她們彼此之間,願意接納彼此的存在,老闆你完全可以一個娶三個啊。」猴子說道。

「可關鍵是,我現在的女朋友陸蕊,是一個醋罈子,別說三個了,就算是兩個,她都能殺了我。」李凡嘆了口氣,說道:「算了,先不提這些了,趕緊開車吧。」

「我給秦雨菲發了好幾條微信了,一個都沒有回。」

李凡皺著眉頭說道:「我現在的心,忽然有點忐忑了。」

「怕什麼?再怎麼說,她們都是秦家的大小姐,即便被抓了,也不會有啥生命危險的,再說了,這秦怡然既然不領咱們的人情,咱們幹嘛要救她啊,就讓她被慕容長風給帶走唄。」

李凡沒說什麼。

其實,李凡對秦怡然,也沒啥好感。

要不是看在秦雨菲的面子上,李凡怎麼可能管秦怡然的死活?

走到半路上的時候,李凡忍不住掏出手機,給胡非打了一通電話。

電話一通,胡非那邊就傳來了陰陽怪氣的聲音:「我說小祖宗,你可肯捨得給我打一通電話了啊,我給你打了一晚上了,你的電話,一直都關機。」

「我說,你是不是把我給拉黑了啊?」

胡非忍不住問道。

李凡有些尷尬的一笑:「剛才手機出毛病了,這不,一修好,我立馬給你打電話了。」

李凡趕忙解釋了一句,實際上,李凡的確拉黑了胡非。

這一晚上,胡非給自己連續打了十幾通電話,李凡實在煩了,就直接把他拖進了黑名單裡面。

胡非著急的問道:「我說李少爺,你到底把那伙人怎麼樣了?」

「那可是一百多號人啊,你知不知道,我這裡都快炸了,一群江湖上的大哥來找我,逼著我去跟你要人。」鬍子說道。

李凡呵呵一笑:「他們找你幹嘛?這些傢伙,又不是不知道他們的小弟在那裡,你直接叫他們來找我,不就ok了嗎?」

「呵呵,他們可得有這個膽子啊。」

「而且不僅如此,他們的地盤,都被搶了,我說李少爺,你這招玩的高明啊。」胡非呵呵笑了笑,說道:「先對你說聲恭喜了,你今晚,算是賺大了,地盤,整整擴大了一倍還多呢。」

李凡抿著嘴一笑:「是他們自己活該。」

「他們要不把自己最得力的手下,都派來攻打我們度假村,我會趁虛而入?」李凡呵呵笑著。

「好吧,咱們還是言歸正傳,李少爺,那伙人到底怎麼樣了,你不會把他們全部給殺了吧?這可整整一晚上了,他們沒有任何消息,電話打不通,人也找不到,你沒把他們殺了吧?」胡非擔心道。

那可是一百多號人呢,這李凡要是把他們全部給坑殺了,那這件事兒,恐怕以後就麻煩了。

李凡淡淡的說道:「你管他們幹什麼?他們要是死了,對你來說,應該少了不少麻煩才是。」

「這些社會上的蛆蟲,這些年,沒給你惹麻煩吧?」李凡問道。

「話是這麼說,但他們這些年,可罪不至死啊,而且這可是一百多條人命啊,你要是…」

胡非話還沒有說完,李凡就打斷了他,說道:「放心吧,他們人沒有死。」

「只是,被我廢了而已,現在他們全都躺在一所秘密醫院裡,是我們李家開的,你放心好了,等過個十天半個月,等到地下江湖的秩序,都塵埃落定之後,我自然會放他們回去,而且,你也不用搭理這些狗屁大哥,沒這個必要,他們報警?他們報哪門子的警啊?」

「失蹤?這醫院裡的那些人,又不是沒家人,就算是要報失蹤,也輪不著他們啊,而且,每天,我會讓這些人,給他們家裡人報一個平安,所以,你不用擔心,我不會給你惹麻煩的。」李凡對著胡非安慰了一句。

胡非心中的石頭,一下子落了地。

知道他們都還活著,胡非便已經很開心了。

胡非最擔心的,就是李凡一怒之下,把他們全都給做了,那樣的話,事情就大了。

「對了,我想問你一件事兒。」

李凡皺著眉頭說道:「今天晚上,你有沒有見過慕容長風?」

「慕容長風?好像沒有。」

胡非搖了搖頭。

李凡一下子愣住了:「那麼說來的話,今天給秦雨菲通風報信的人,不是你?」

「什麼通風報信,李少爺,你在說什麼呢,我怎麼聽不懂啊。」胡非像是丈二和尚一樣,一點也摸不著頭腦。

李凡皺著眉頭說道:「算了,看來我懷疑錯了,掛了吧。」

李凡說完,便掛了電話。

李凡原本以為,這個給秦雨菲通風報信的人,會是胡非呢,現在看來,另有其人啊。 這不是胡非,又會是誰呢?

正在李凡胡思亂想的時候,車子停了下來。

「不能繼續開了,剩下的路,我們要走著進去。」猴子停下車子說道。

李凡和猴子下了車。

眼前,是一個窮鄉僻野。

這個村子,並不大,而且進村的路,就那麼一條。

這條路,已經被十幾輛車,給全部堵住了。

顯然,有一批人,比李凡和猴子,提前一步到達。

李凡的心,更加忐忑了起來。

「不知道她們怎麼樣了。」李凡緊張的問道。

猴子呵呵一笑,撇著嘴說道:「放心好了,這一看啊,他們就沒有抓到人呢。」

「這要是抓到人了,這些車子,就應該往回走了。」猴子說道。

李凡嗯了一聲,悄悄通過一條小道,進入了村子里。

猴子則是大搖大擺,似乎無懼這些人。

畢竟,猴子擁有神乎其技的槍法,他自然不怕這些傢伙。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顆子彈,從猴子的身邊劃過,朝著李凡,射了過來。

猴子迅速的拉著李凡的胳膊,快速的一拽,才讓李凡閃過了一劫。

如果一個人,經歷了數十次的死裡逃生,那麼,他就會產生一種第六感,在危險來臨之前,有著一些提前感知。

剛才的一瞬間,李凡竟然下意識預料到了一般。

就算是猴子不拉自己,李凡也相信,這一槍,頂多打中自己的胳膊,而不會打中自己的命穴。

帝少絕寵迷糊小妻 「是她!」

猴子的臉色,變了一下。

「誰?」李凡問道。

顯然,對面開槍的人,猴子是認識的。

「我的師姐,之前,你母親曾經收過一個女徒弟,不過最後的時候,她沒有跟我們一起走,聽說,現在歸順了四大家族。」猴子的臉色,有些凝重。

「她怎麼會知道我要來?」猴子皺著眉頭,自言自語道。

李凡忽然想了起來。

前陣子的時候,王小源跟自己父親,要說出一個秘密的時候,不就出現了一個神秘的槍手嗎?

而這個槍手,則當著自己父親的面,差點一槍要了王小源的命。

之後,自己父親追擊進了樹林里,但卻毫無所獲。

想必,那天開槍擊斃王小源的人,和今天想要李凡命的人,是同一個人。

李凡皺著眉頭說道:「媽的,我媽教給她槍法,她竟然用來殺我,這個沒良心的東西。」

「她比較愛錢,一顆子彈,五十萬!」

猴子皺了皺眉頭說道:「那是她以前的價格,不知道現在漲了沒有。」

「看來,這次的營救,沒那麼簡單了。」

猴子抿抿嘴說道:「她提前佔據了制高點,而且咱們只要一露頭,她肯定會開槍。」

「那怎麼辦?難道咱們就躲在這邊一動不動?」

李凡皺著眉頭問道:「那秦怡然和秦雨菲怎麼辦啊?咱們不去救她們,她們遲早會被慕容長風的人抓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