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哦?還有這種事情?」

茅豐羽有些意外的看了葉宇一眼。

年紀不大,而且還只有練氣第四層的本事,怎麼就如此厲害呢?

「是你在其中搞鬼?」

所以茅豐羽就沒有把葉宇放在眼中,徑直的走向葉宇,淡漠的問道。

「真正搞鬼的人是你吧?」

葉宇挑了一下眉頭,冷冷的說道:「誰給你們的膽子,竟然敢私自使用親王精血?」

「放肆!怎麼跟豐羽少爺說話的?」

白弘毅直接就呵斥道:「豐羽少爺可是隱世家族茅家的天才般人物,如此年紀已經進入到了練氣第五層。」

「你還不趕快跪地求饒,難道想讓豐羽少爺發怒,扒你的皮抽你的筋嗎?」

他故意點出茅豐羽的身份和實力,就是想讓葉宇投鼠忌器。

嚇破白寬的膽子,然後順理成章的接管白家。

「隱世家族?練氣第五層?很厲害嗎?」

葉宇不屑的說:「如果沒有記錯的話,隱世家族的青年才俊我已經廢掉了一個。」

「他今天若不說出事情,恐怕將會是我廢掉的第二個隱世家族的人。」

「猖狂!」

茅豐羽忍不住了,大喝一聲道:「我茅豐羽長這麼大,還從來沒有見過如此猖狂的人。」

「真以為當了天目組織的對方,就覺得自己高高在上,不把任何奇門之人放在眼中了嗎?」

「我告訴你,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區區世俗界裡面的奇門根本就是小打小鬧,真正的奇門世界是我們隱世家族。」

「在我們這些人眼中,你他嗎的算個什麼東西?」

「別說是你新任的天目組織隊長,就算是上一屆的天目組織隊長,也不是我們的對手,已經落入我們手中,成為了我們的試驗品。」

「你說什麼?」

聽到這話,葉宇的眼神不由得變得冷厲起來。

上一屆的天目組織隊長,難道是秦雷昌?

「我說秦雷昌秦隊長已經成為了我們的試驗品,現在你還覺得自己有資格跟我叫板嗎?」

茅豐羽輕蔑的說道。

他一眼就能夠看出來葉宇的修為,練氣第四層,根本不足為懼。

別說是他,就他帶來的那些年輕人,都能夠秒殺葉宇。

「你們抓了我秦大哥?那有沒有看到過一個年輕漂亮的女孩,她叫夏悠悠?」

葉宇有些緊張起來。

按照原先的約定,他去處理雲省的事情,讓秦雷昌帶著夏悠悠去吸收其他地方的親王精血。

現在他們竟然把秦雷昌抓獲了,恐怕夏悠悠也凶多吉少。

「你竟然還認識那個女賊?」

一聽夏悠悠的名字,茅豐羽的眼睛就亮了。

「這麼看來,你們的關係應該非常密切了?」

「她敢跟我們茅家搶奪親王精血,自然要給她點顏色看看了。」

「不過可惜她的速度太快,我們沒有辦法抓住她。」

「現在好了,我可以把你抓住,然後宣揚出去,以你關心她的程度,恐怕她跟你的關係匪淺,到時候肯定會主動的找上門來。」

「哈哈,真的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啊!」 聽到夏悠悠逃走,葉宇也鬆了一口氣。

不過秦雷昌竟然被他們抓了,這茅家,還真的是膽大妄為啊。

「呵呵,你說的不錯,我跟那個夏悠悠的確有關係,甚至可以說,她是我的女人。」

葉宇非常坦然的承認道:「不過就憑你們這些人,就想抓住我嗎?」

「哈哈,葉宇,你也太天真了。」

聞言白弘毅就哈哈大笑起來,「雖然你比我的本事強那麼一些,可面對隱世家族的豐羽少爺,也只有求饒的份。」

「我勸你還是乖乖的跟豐羽少爺合作,把夏悠悠給誘騙過來,這樣可能免你一死,不然,你和那個夏悠悠都等著被茅家剷除吧。」

「少爺,不用跟他廢話了,讓我來收拾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東西。」

茅豐羽身後跟著的年輕人立刻就有人請戰,要去對付葉宇。

「練氣第四層嗎?」

葉宇淡漠的掃了一眼,不屑的說:「就這麼點本事,連我身邊都靠近不過來。」

「小子,休要猖狂,看招。」

那人說完,就揮舞著拳頭沖向了葉宇。

葉宇輕輕一抬手,一道銀針飛射過去,直接命中那人的心口,跟著那人便呆立在當場,還保留著進攻的姿勢。

看到這一幕,茅豐羽愣了一下。

「銀針封穴。」

他身邊的那個老者同樣是一驚,「沒想到你這麼年輕,竟然懂得銀針封穴,你師承何人?」

「家師華平華老爺子。」

「華平?」

那老者沉吟一番搖搖頭說:「不可能,他只是醫術超然,可修為並不是很高,根本沒有這個本事。」

「你在騙我?」

「這麼看來,你應該是獲得了什麼奇遇了?」

「現在交出來,然後答應我們少爺的要求,我可以饒你不死。」

「否則的話,就不要怪我殺人越貨了。」

「你應該明白,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的道理。」

「銀針封穴很厲害?」

茅豐羽沖著那老者疑惑的問道。

他還真不知道這世間還有如此奇妙的東西,在他的眼中,只有實力才是王道。

「怎麼說呢,厲害倒談不上。不過同級別的情況下,若是懂得銀針封穴,基本是很難有人是你的對手。」

「就像剛剛那種情況,他一伸手,就能把我們的人給控制住。」

「不過如果面對更強的對手,這銀針封穴的作用就不是很大了。畢竟在實力有限的情況下,一枚銀針很難破開強者的防禦。」

「爺爺,讓我上吧,正好我是練氣第五層。」

就在這個時候,他們身後又走出來一人請戰道。

「去,把他給我廢了,然後把銀針封穴搶回來。」

茅豐羽一揮手,大笑著說。

如果自己也學會了這銀針封穴,豈不是說可以同級別無敵嗎?

他現在已經進入到了練氣第六層,同級別無敵,那整個茅家,就很少會有敵手了啊。

到時候地位和實力都會提升一大截,能分到的親王精血會更多,對他的修鍊更加有益。

一旦進入到練氣第七層,恐怕整個華夏國就真的再也沒有人會是他的對手了。

天下無敵。

想想就讓人憧憬啊!

在茅豐羽沉浸在自己的幻想當中,那個隨從已經沖了上去。

「誰說銀針封穴只能控制練氣第四層的人了?練氣第五層我也一樣控制。」

葉宇站起身子,淡漠的說道。

再次甩出去一道銀針,直奔那人而去。

那青年早有準備,看到銀針近前,身子急忙一側,想要躲開。

可那銀針好似長了眼睛一般,他往哪裡躲,銀針就往哪裡跟進。

當他無處可躲的時候,噗的一聲就沒入到他的身體。

然後他就呆立在那裡,又被控制住了。

「這,這,這不可能。」

老者看到這一幕,震驚的吼道。

「怎麼回事?長老,剛剛你不說是他只能控制住練氣第四層的人嗎?怎麼現在連練氣第五層的人也能控制住了?」

茅豐羽也是一臉的震撼。

練氣第五層啊。

想想整個華夏國,除了隱世家族,又有幾個人能達到這個層次?

可以這麼說,練氣第五層在這個國度已經是鳳毛麟角的存在。

然而這樣的高手再葉宇面前,連一個照面,不對,甚至都沒有近人家的人,就被控制了。

這樣的實力,他聞所未聞,簡直是罕見至極啊。

「隔空控物,他竟然達到了隔空控物的境界,這絕對不可能。」

老者緊皺眉頭,不可思議的說。

「什麼是隔空控物?」

茅豐羽一愣,聽著好高檔的樣子,可他從來沒有聽過有這種功法啊。

「就是用靈氣驅動實物。」

老者解釋道:「在我們茅家的典籍當中有記載,很久之前,華夏國的靈氣還充沛的時候,凡是修鍊進入到築基,便能夠驅使實物。」

「就像電視上經常演的那種,御劍飛行,甚至踏空而行之類的。」

「可以現在靈氣稀薄的程度,根本不可能有人再達到這種境界,他怎麼能有這種本事?」

「莫非他是一個築基高手?」

「不對,這絕對不可能。」

「規則所限,凡是能夠築基的人,往往都會受到上蒼的懲罰,要麼飛升而去,要麼就會被規則所壓死。」

「這麼看來,他必然是有其他的妙法。」

「不錯,真的非常不錯,豐羽少爺,這一次我們真的是撿到寶貝了。」

「只要擒獲此人,以後我們就能成為這個世界的主宰。」

聽到這些,茅豐羽的眼睛更加亮了。

銀針封穴還不算最牛的,要是能夠用靈力驅使實物,才是真正的牛叉。

到時候載著妹子踏空飛行,看星星賞月亮,豈不美哉。

「懂的很多嘛?」

葉宇緩步走到他們近前,淡然一笑道:「可惜沒有任何用處,我所施展的不過是醫術。」

「用靈力控制銀針只是醫術的一種,跟你說的那些築基啊,踏空飛行完全不搭邊。」

「不過你這麼一說倒是讓我對你們茅家越來越有興趣了。」

「典籍,我也想去翻閱翻閱。」

「哈哈,小子,你真猖狂,竟然還敢翻閱我們茅家的典籍,先過了我這關再說吧。」

茅豐羽忍不住了,率先出手。

當然,在見識到葉宇的實力之後,他並不敢託大,一出手就把腰間的長劍給抽了出來,直奔葉宇的門面就劈了過來。

「好慢啊。」

葉宇輕飄飄的閃過去。

他的精神力非常強悍,早已經把對方的招式給預判的一清二楚。

「慢?」

茅豐羽一愣,「那我就給你來點快的。」

說完之後,他就加緊攻勢,嗖嗖嗖,一劍塊似一劍,劍劍不離葉宇的要害之處。

而葉宇始終沒有出招,就那麼左躲右閃,搖頭晃腦,輕輕鬆鬆就把茅豐羽的進攻給完全躲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