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你還說,你真的是把這兩位當自家人了事吧?你以為人家不會笑話我們?」葯監局長氣憤難平。

「人家哪裡笑話我們了,司忻的朋友不是還說了會幫你治療的,人家都想幫你了,哪裡會笑你?你也太敏感了吧?」

「治我,怎麼治?拿什麼治,你看他的樣子像是會治病的嗎?你還相信他,我今天就算是給他治,他能治的好,我什麼條件都答應他!」

「局長,這可是你說的,我可是有證人的啊!」周安突然在一旁說道。

葯監局長也是在氣頭上,都不知道自己說了一點什麼,他反問道:「我說什麼了?」

「你說要是我能把你的病治好的話,你什麼條件都答應我!」周安回答道。

說完還求證了旁邊的兩個女的,說道:「你們應該也聽到了吧?」

「聽到了,我聽的非常清楚,我老公是這麼說的!」小姬搶先回答道。

「那就好,人證有了,我就放心了!」

「要你這麼大的反應幹什麼?你以為這個人真的會治,連醫術都不會吧?你不是要賣化妝品的么,什麼時候還是一個醫生了。」

「局長,我是賣護膚品的,我的護膚品裡面可是有葯的成分的,對人臉有很大的恢復作用,這就是涉及醫學的,所以醫術么,我也是精通一點的。」

「局長,這點我可以作證,我是親眼見過周安治病的能力的,我爺爺多年的毛病就是他治好的。」

司忻想周安既然要試試的話,那就是有點本事的,她該幫忙說的時候,還是要幫忙說幾句的。

「老公,你聽到沒,人家說不定真的可以治呢?」

「我說你今天怎麼回事,以前從來沒有見到你這麼相信一個人,你以為我自己心裡沒有判斷嗎?這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我心裡比你看的清楚。」

葯監局長說道,周安聽出了這人依舊對自己有偏見。

說道:「局長,口說是很難讓你相信,你讓我試一試不就行了,反正對你也不會有任何的損失不是嗎?」

「你根本就做不到,我為什麼還要你試,你現在其實心裡是在嘲笑我的吧,你想通過給我隨便看一下,然後和我說我治不了了,來侮辱我的吧?」

葯監局長用自己洞察一切的眼睛說道。

周安其實是可以理解的,這畢竟對於男人來說,確實是一個特別敏感的話題,特別是這樣的話,根本就是連提都最好不要提,所以周安耐著性子說道:「局長,我可以問心無愧地說,我沒有嘲笑過你,更不想要侮辱你。」

「我反而想要做點自己能夠辦到的事情,讓你以後不要被別的人侮辱,時間一長了,就算你自己不說,別人也會說的。」

「我剛剛對你這種態度,你還會這麼好心幫我?」葯監局長不相信世界上有這樣不計較的人。 魏逸晗,剛開始的時候還能忍一忍。

可當鹽水完全侵入傷口,火燎一般的感覺充斥全身?

他再堅強的意志,在這一刻也崩潰了。

從小錦衣玉食,從一出生就註定了未來的不凡,人生可謂是順風順水,何曾受到過如此遭遇?

簡直就是非人對待!

「瘋子,瘋子!」

魏逸晗雙目通紅的瞪著季梵明,恨不得吃人。

除了這個詞,他再想不出另外一個詞來形容眼前的人!

「是啊,我是瘋了!」

萬萬沒想到,眼前的人竟然直接承認了!

「若不是你,我還變不成現如今的樣子。」

「我應該感謝你,是你,讓我體驗了前所未有的快樂!」

「下一步!」

等不了了,等不了了!

爭爭為什麼一直都不看我?!

爭爭只看我一個人不好嗎?!

成桶的蜂蜜被人抬進來。

「下一步!」

成桶的小型蟲蟻類。

地下室中的慘叫不絕於耳,其中還伴隨有求饒謾罵的聲音。

可不管面前的兩人如何?

季梵明都是一臉冷漠。

「下一步!」

最後一步。

「等等。」

不爭全程目睹了男女主的非人待遇,沒有阻攔,卻覺得心中毛毛的。

我,會不會也這麼被對待?!

她可沒有忘記,之前某人說要懲罰她!

「爭爭?」

少年對上懷中女孩的目光。

「爭爭如果想替他們求情? 超級助理 那就不必開口了。」

「因為我不同意!」

為什麼要替他們求情?

他們有什麼可值得你求情的?!

季梵明一臉的冷漠,像是一條冰封萬里的河,完全沒有冰消雪融的可能性。

不爭抿唇:「……」

【神仙姐姐,男女主如果死亡,世界立刻崩潰,你沒有忘記吧?】

嗷嗷嗷!

神仙姐姐你在猶豫什麼?

你要知道,你的功德值現在為零!

男女主一旦死了,世界立刻崩潰,男主的五百萬功德值沒有了不說,傳家寶你也沒有得手!

神仙姐姐你是想體驗體驗『電擊』的感覺嗎?

神仙姐姐你會受不了的!

「留下他們!」

「不可能!」

季梵明毫不留情的回絕。

並且給自家手下使了個眼色,讓人趕緊將礙眼的兩人弄走!

「我說了,留下他們!」

「我要他們兩個活著!」

「不……」

少年的話還沒有說全,脖子便被人狠狠的掐住了。

少年臉上閃過片刻的愣怔,接著嘴角一扁,眼底立刻浮現出了水色。

「爭爭,你為了他要殺我?你就那麼愛他嗎?!」

【叮——】

【男主幸福指數:30%。】

主子被人掐著脖子,手下自然不敢輕舉妄動。

【……】

【神仙姐姐,你是想完成攻略男主的任務,還是想完成獲取傳家寶的任務?】

還是,我家神仙姐姐貪心的想,兩項任務同時完成?

可能嗎?

旺財號扁扁嘴,默默的搖頭。

俗話說的好,魚與熊掌,不可兼得!

貪心的結果,往往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我要他們活著!」

不爭沒有回答旺財的話,死死的盯著季梵明,手上的力道不減,反增。

【神仙姐姐,你不會真的想掐死『傳家寶』吧?】

啊啊啊!

神仙姐姐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啊?

『傳家寶』,那可是你的『傳家寶』!

你的人都不放過?

五百萬功德值對你的吸引力,就那麼大嗎?!

「為什麼?!」

為什麼要讓他們活著?!

為什麼對我如此殘忍?!

爭爭!

你說過喜歡我!

你說過!

可為什麼……我現在卻這麼難過?!

「你掐死我吧!」

死了,就不會難過,不會痛苦了!

不爭:!!!

五百萬功德值?

還是『傳家寶』?

甄不爭的目光在魏逸晗和季梵明身上移動。

一口氣嘆出。

「我只是希望他們活著。」

只有他們活著,我們也才能繼續活著啊。

不爭鬆開掐著少年的脖子,借力從他的懷中出來。

「他們死了,對你有什麼好處?」

「他們,吸引了爭爭的目光!」

吸引爭爭所有目光的人,都該死!

今天是魏逸晗和唐菲菲,明天就是……

「值得嗎?」

不爭望著面前少年頗有些瘋狂,猙獰的表情。

她心理很清楚,他說到做到!

之前悶不吭聲的就做了這一切,綁架、酷刑、還要將人丟到海里餵魚!

「值得!」

昏暗的地下室中,兩人四目相望。

最終,還是甄不爭率先打破了沉默。

她伸手,拉住了面前漂亮男孩子的小白手。

依舊是那麼好看,讓她移不開眼睛。

季梵明:???

「不讓他們死,我答應你一個條件可好?」

「任何要求都可以。」

季梵明:???

「不行嗎?」

非要他們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