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是死是活,只能看蕭凌的造化了。」

龍碧君死死的抓住君流和小金,喝道:「你們跑過去都沒有的,這樣會葬送那麼自己的性命,天劫的威力,就連我都不敢抵抗!」

隨著龍碧君語音一落,一道光芒一閃而過,湧入蕭凌眉心當中。

然後,龍碧君等人就看見了天空那狂暴的力量已經消散開來,一切回歸於平靜。

「天劫沒有了?」

君流微微一愣,連忙道:「快讓我們過去!」

「這怎麼可能!」

龍碧君雙目一瞪,覺得有些奇怪,那上空的天劫消散不見,這讓他錯愕,只好帶著君流和小金再度來到蕭凌身旁。

眾人看著沉睡的蕭凌,只見後者身軀微顫,一絲血跡從嘴角流出。

「怎麼回事?」

君流著急道:「為何我大哥還醒不過來!」

他推著蕭凌,蕭凌根本沒有任何反應,這讓他如同熱鍋上的螞蟻,顯得很煩躁。

「你不要動蕭凌。」

龍碧君蹲下來,認真看著蕭凌顫動的身軀,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緩緩道:「若是我沒有猜錯的話,蕭凌現在還在經歷天劫!這天劫,應該是最為恐怖的心魔劫!」

君流問道:「什麼是心魔劫?」

他現在很急迫,蕭凌經歷了那麼恐怖的天劫,上天為何還要降臨天劫,故意難為蕭凌。

「心魔劫是最難渡過的天劫!」

龍碧君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道:「天劫有很多種,比如滅世雷劫,考驗的是武修實力。武修可以憑藉強大的實力抵擋住滅世雷劫。然而,心魔劫考驗一個人的心志,與武修的實力沒有任何關係。也就是說,雷劫是看得見的傷害,可以用辦法去避免抵抗。而心魔則是看不見的,心魔會攻擊一個人心智,往往心魔會攻擊武修內心的弱點,根本防不勝防。因此,心魔劫不知道何時發出進攻,何時結束。」

「若是蕭凌支撐不住的話,他就會一直陷入心魔劫的攻擊,無法醒過來,也就是死亡……」

聽完龍碧君這話,君流直接是傻在原地,不能動彈。

「那該如何是好?」

君流終於擠出一句話出來,顯得十分嘶啞。

「只能看蕭凌的心智了。」

龍碧君搖了搖頭,道:「若是蕭凌心智堅強的話,這心魔劫其實很容易過去的。」

噗嗤。

就在龍碧君語音一落,蕭凌口中涌動出大量鮮血,這讓他一驚。

「難道,蕭凌的心魔劫很強大嗎?」

龍碧君不能夠確定,畢竟他沒有經歷過心魔劫,對於心魔劫的認識,只是在那些書籍當中看到過。

總之,這心魔劫不好渡過。

他也不知道蕭凌能否挺過去,他聽聞,有一些實力強大逆天的武修,皆是死在心魔劫手上。

「我們不能做什麼。只能看蕭凌自己。」

龍碧君盤腿而坐,沉聲道:「我們就在這裡守候著他,等他醒過來吧。」

君流也是沒有辦法,與小金在一旁,守護著蕭凌。

他們心中為蕭凌祈禱著,希望蕭凌快點擊敗心魔劫,早點醒來。

……

聖武山,聖武院。

「林武師兄,你為何如此待我!」

蕭凌嘴角留著鮮血,目光憤怒的看著身前的白衣少年。

白衣少年,正是聖武院如日中天的天之驕子林武。

他今天來測試堂測試能夠覺醒武魂,林武卻突然出手,一招將他打成重傷,這讓蕭凌咬牙切齒。

「一個廢物而已。」

林武漠然的盯著蕭凌,淡淡道:「你沒有資格踏入測試堂,因為結果很明顯,你一輩子都無法覺醒武魂,是不折不扣的廢物!」

「林武師兄威武!」

「林武師兄所言極是,蕭凌不過是一個廢物而已,連武魂都無法覺醒,根本不配來到測試堂!」

「廢物,快滾開這裡!」

一從少年少女目光譏諷的看著倒在地上的蕭凌,皆是出言嘲諷,沒有一個人同情蕭凌。

「蕭凌,你走吧。」

測試堂的長老臉色冷漠,道:「林武一招你都支撐不過,你是無法覺醒武魂的。」

望著眾人冷漠譏諷的目光,蕭凌心頭涌動出一股逆血,吐了出來,最後只能狠狠的看了一眼林武等人,只好默默的爬起來,離開了這裡。

在這個武道為尊的神武大陸,無法覺醒武魂,簡直連狗都不如。

蕭凌捂著胸口,感受到那強烈的痛楚,心道:「林武這個混蛋,往日我對你何其的好,你卻恩將仇報,處處與我作對!」

嘆了一口氣,蕭凌朝著住處走去。

他現在受是傷很嚴重,必須要治療一番,要不然,留下暗疾的話,以後他就沒有任何機會覺醒武魂了。

「呦呦呦,這不是曾經的天才蕭凌師兄嗎?」

一個少年擋在了蕭凌面前,歪歪腦袋,眼中不懷好意。

「林玄。」

蕭凌後退一步,道:「你為何要擋著我的去路?」

林玄是林武的弟弟,兩者是一丘之貉,每次碰見這兄弟,蕭凌都沒有好果子吃。

「蕭凌師兄,我聽聞你受了重傷,心中甚是擔憂,特地來這裡,看看能不能幫你的忙。」

林玄上下打量著蕭凌,看見蕭凌臉色蒼白,氣息萎靡,這讓他臉上有著一絲詭異笑容,朝著蕭凌靠近。

「我不需要你的幫忙。」

蕭凌後退數步,目光忌憚的看著林玄。

因為沒有覺醒武魂,他完全打不過林玄。

更何況,他受了林武一招,身上的傷勢太嚴重,就算一個普通人,都可以虐他。

「蕭凌師兄,你不要見外啊。」

見蕭凌後退,林玄露出猙獰的笑容,道:「既然你不令我的情,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

咻!

林玄身形一動,一拳轟在了蕭凌腹部。

噗嗤。

蕭凌吐出一口鮮血,如同斷了線的風箏一樣,跌落在地上。

「真是不堪一擊,你還是曾經那個天才嗎?」

林玄一腳踩在蕭凌身上,低下頭顱,鄙夷道:「廢物,就是廢物。真不知道,你還有什麼臉面待在聖武院。」

「你!」

蕭凌身負重傷,根本掙扎不起來,只能憤怒的盯著林玄。

他更加清晰的明白,實力不強大的話,簡直連狗屎都不如,好歹那些狗屎,沒有人去踩。

現在,聖武院每一個碰見他,都喜歡過來踩著他,嘲笑他,這讓蕭凌飽受煎熬。

「雲曦!快來救救我。」

蕭凌看到一個絕美少女路過此地,他眼中充滿了希冀,連忙說道。 雲曦,與他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

「蕭凌哥哥?」

雲曦看到了蕭凌,美眸看向林玄,冷聲道:「林玄,你在做什麼?你難道不知道蕭凌哥哥是我的青梅竹馬嗎?」

「原來是嫂子,抱歉啊。」

林玄立馬笑嘻嘻道:「我恰好碰見蕭兄,想虛心和蕭師兄探討武技。現在,正和蕭師兄切磋,下手自然有分寸的。」

說著,他狠狠的踩了下蕭凌,讓後者忍不住痛叫了一聲。

「原來是切磋啊。」

雲曦點了點頭,道:「蕭凌哥哥,林玄難得有這般好心,你就好好與他切磋吧。說不定,切磋后,你能夠覺醒武魂呢。」

「雲曦,剛才林玄喊你嫂子,我需要你解釋一下!」蕭凌忍著疼痛,目光看著雲曦,問道。

雲曦默默的看著蕭凌,並沒有出聲。

「雲曦,你有什麼難處,快和我說。」

蕭凌艱難道:「雖然我現在沒有覺醒武魂,但是我會努力,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

「蕭師兄,你就別多想了,你是無法覺醒武魂的。」

林玄忍不住打擊道:「還有,我可以和你解釋一下,我為何叫雲曦嫂子。那是因為,在一個月前,院長給我哥和雲曦安排了婚約。現在,雲曦自然是我的嫂子了。」

聞言,蕭凌身軀一震,目光有著不可置信的神色,他看著雲曦,問道:「雲曦,你快告訴我,這一切都是假的。」

他不相信這一切都是現實。

最疼愛他的義父,竟然會將雲曦和林武定下了婚約!

「這一切都是真的。」

一道冷漠的聲音從一旁傳來,說出此話的人,正是林武。

看著林武到來,雲曦默默的走向林武身旁,在蕭凌的注視下,挽住了林武的手臂。

「蕭凌哥哥,這一切都是真的。」

雲曦終於是開口,美眸當中有著冷漠之色,彷彿看待一個陌生人一樣看著蕭凌。

這讓蕭凌只覺得心如刀絞,喘不過氣,雙目通紅,死死的握著拳頭,想要掙紮起來,和林武拼個你死我活。

「放棄掙扎吧,蕭師兄。」

林玄重重的踩著下蕭凌,看向林武道:「大哥,你快帶嫂子去靜幽林玩吧,我現在還要好好與蕭師兄切磋呢。」

靜幽林!

聖武院當中,情侶幽會的地方,每天都有情侶在靜幽林卿卿我我……

「這裡交給你了。」

林武帶著雲曦,朝著靜幽林的方向走去。

雲曦直徑穿過蕭凌面前,沒有看蕭凌一眼,這讓蕭凌目光有著死灰之色。

等林武和雲曦走後,林玄又對蕭凌一番拳打腳踢,不過,見到蕭凌一動不動,這讓他覺得沒有意思,吐了一口唾沫后,大搖大擺的離開這裡。

蕭凌默默的爬了起來,舉步艱難,並沒有回到自己的住處,而是前往聖武山的一處懸崖上。

「我活著有什麼意思?」

看著天際的雲層,蕭凌苦澀道:「我是一個廢物,義父和雲曦都對我失望透頂,一個個都遠離我而去……」

「老天爺,你告訴我,我該不該繼續掙紮下去?」

隨著蕭凌語音一落,這萬里晴空突然有著雷鳴傳出,一道雷光在蕭凌身後劈下,直接將蕭凌腳下岩石劈的粉碎。

「看來,老天爺也要我死啊。」

蕭凌隨著這些碎石朝著山下墜落而下,他閉上了雙眼,明白自己是這個世界上最倒霉的人。

死了,一切就解脫了。

只不過,為何心中會覺得那般堵塞,說不出的痛苦。

也罷,一切都會過去了。

想必,死亡后,還會有另外一個世界。

在那個世界,應該沒有任何人再嘲諷他了,那樣的話,就太好了。

……

「唔,這是哪裡啊?」

蕭凌艱難的睜開眼皮,發現自己躺在一張床上,他掃視著周圍,發現這是一間茅草屋,裡面的物品都整齊乾淨,由此可見,這間茅草屋的主人生活很清雅。

「你醒了。」

房門緩緩的推開,一道絕美的素衣少女站立在那裡。

她的聲音,空靈動聽,猶如琴弦撥動間,那種天籟之音。

看著這不似人間的少女,蕭凌目光獃滯,最後緩過神來,道:「姑娘,難道是你救了我?」

「是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