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好,好,」柳太妃點頭,她早已經知道會是這個結果,也笑著說道:「那順便給你裝扮一下你不會拒絕吧?」

給自己裝扮,魏青鸞突然感覺自己有一種掉入坑裡的感覺。原本還以為只是穿上衣服呢,這是要給自己化妝了?但都說道這個地步了,她也只能道謝了。

半個時辰之後,自穿越過來之後第一次被描眉畫眼,打粉擦胭脂,塗了唇脂的魏青鸞通過銅鏡里看到了自己的模樣。

原本在穿衣服的時候她還有些懷疑自己能不能駕馭了這身粉色綢緞的長裙和配飾,此時看來,那些衣服像是專門為自己設計裁剪而成。頭上和手上,身上的配飾更是起到了畫龍點睛的效果,讓人看了只覺得相輔相成,不可缺一。

再看看粉嫩嫩的臉頰,如一汪清水的眼眸,還有花瓣一般的嘴唇,天啊,原來自己竟然可以這樣美!這是她第一想法。

想起剛才被各種擺布的時候,自己還想著以後再也不要這樣裝扮的想法,魏青鸞啞然失笑。這一刻她推翻了之前的思想。

怪不得人們會說沒有醜女孩,只有懶女孩,看來還真是這樣呢。

等以後自己要是有了這樣的條件,她一定也要好好的打整自己,起碼真的在看到自己這樣美麗不可方物之後,自信也得到了大增。

而當魏青鸞出現在柳太妃跟前之後,柳太妃也禁不住眼睛一睜。她可是在後宮裡待過的人,除了本身曾經美麗過,更是比其他人見過各式各樣的美人。但魏青鸞還是讓她眼睛一亮。

招呼魏青鸞坐到身邊后,柳太妃看著她禁不住開口說道:「丫頭啊,其實你更適合女裝。」這麼一個如花似玉的小丫頭,為了不依附與別人,整日穿著男裝到外面奔波,真是讓人心疼呢。

魏青鸞一笑,說道:「還是祖母眼光好,身邊的人也都是心靈手巧,才會將我打扮好的。「

柳太妃呵呵笑道:「那就是說你也喜歡這樣的裝扮了,那好,回頭我給你幾個人,讓你天天這麼美麗。」

「別,別,」魏青鸞一聽立刻搖頭。說道:「我可沒有那個福氣,還是等我想要打扮了,就過來找祖母指點吧。」她現在可沒有這個時間和金錢放到裝扮上。再說了,柳太妃從靖南州過來,也就帶了那些人,她要是用了那些人,柳太妃這邊可就人手不夠了。 「也好,」柳太妃是看到魏青鸞的美麗一下子提升了一大截心中有些心疼她,所以才會生出了送幾個專門伺候裝扮的人給她。此時聽到魏青鸞委婉拒絕,頓時想到伺候自己那些人可是宮女,給了魏青鸞也不符合規制,心中對她這樣識大體禁不住高興,也就隨口打趣道:「女為悅己者容,這些事確實不應該是老身操心的,還是讓你未來的夫婿去做吧。」

「祖母,」一聽這話,魏青鸞頓時臉色飛紅,心中莫名的就閃過軒轅澈的面容,也就更加羞澀了。

柳太妃則是看著她的窘態呵呵直笑。

兩個人正在說著話,魏青雲也換好了服飾走了出來。一身藍色鑲著紅邊的錦緞外套,更襯得他的小臉光潔如玉,大眼睛如寶石一樣閃閃有神。

「姐姐,」顯然小傢伙對他自己這身衣服也很是喜歡,但當看到魏青鸞之後眼睛一亮,跑了過來對著魏青鸞說道:「你現在和我身上的衣服一樣漂亮哦。」

這個小傢伙雖然腦子反應很快,但畢竟年紀還小,原本是想著誇魏青鸞漂亮,誇自己的衣服漂亮,這麼直接放到一起后就成了這樣。

柳太妃忍俊不住,笑著說道:「青雲今日就是很漂亮,喜歡這些服飾吧?」

「喜歡,喜歡,」魏青雲連連點頭,身子依靠在魏青雲身上對著柳太妃說道:「祖母,等青雲長大后,也會給祖母買好多漂亮的服飾。」他知道這些東西都是柳太妃準備的,說出來的話倒是讓人心暖。

「好,好,我等著小青雲長大后給買好看的衣服。」柳太妃笑眯眯的,很是滿足。

巳時初,作為宗令的晉老王爺在代表了皇上的太子的陪同下來到了靖南王府。

晉老王爺是皇上的親叔叔,今年七十有五,也是皇族裡輩分最大的人了。為了表示自己的仁厚,皇上在五年前將這個在他登基初期流放到苦楚之地的長輩接到了京城。並且還讓他擔任了宗令這一職。

因為參加這次儀式的沒有外人,所以軒轅長群也就將舉行儀式的地方設在了他居住的前院觀瀾殿。

吉時臨近,柳太妃帶著魏青鸞和魏青雲在一群宮女嬤嬤的簇擁下前往前院。

多大點事兒 過來通知並帶著她們去前院的是華管事。

走在路上,柳太妃問華管事:「來的都有誰呢?」

「宗令晉老王爺,太子兩個人,還有一個筆錄大夫跟著,」華管事回到:「其他的僕從侍衛都留在了外院。」

這是說一會儀式中也只有這三個人在場了。

「青雲,」柳太妃回頭看看和魏青鸞牽著手一起走的魏青雲,微笑著說道:「一會進行儀式的時候,有不認識的人在場,你怕是不怕?」

「不怕,」跟魏青鸞預料的差不多,魏青雲搖搖頭,聲音清脆的說道:「有祖母,父王,還有姐姐在身邊,青雲什麼也不怕。」

這個小傢伙回答的可是面面俱到,魏青鸞搖頭暗笑。她覺得自己小時候絕對不會有這個小子聰明,也不知道他都是從哪裡學來的這些話,讓人聽了心中舒服。

來到前院觀瀾殿外,候在外面的劉管事見了遠遠的就迎了上來,小聲說道:「剛才五皇子和石公子兩個人到了。」

什麼,他們兩個人不是昨天已經來過了嗎,今天怎麼又來了?魏青鸞先低下了頭。

「哦,」柳太妃一邊向著大殿走去,一邊也低聲說道:「難得他們有心了。」至於心在誰身上就說不定了。

「說是今日正好路過,」劉管家低聲說道:「就過來觀禮。」

聽著他們的對話,魏青鸞在心中暗自腹誹,什麼有心,什麼路過,他們簡直是閑的。

說話間,幾個人已經來到了大殿前。

華管事通報了一聲,柳太妃帶頭走了進去。

一進到大殿,魏青鸞飛快的掃過和軒轅長群坐在一起的幾個人。

那個白鬍子穿著一聲醬紅色綉著五爪團龍的老者,不用問魏青鸞也知道肯定就是擔任宗令的晉老王爺了。

軒轅澈和石雲青她認識,那穿著淡金色跟晉老王爺綉著同樣的五爪龍的年輕人,就是太子了。

或許因為知道了魏寶珠現在的靠山就是太子,雖然只是一眼,魏青鸞卻很快挑出了他許多相貌上的缺陷。眼睛細長,眸帶奸詐。鼻子山根不實,根基難穩。嘴唇太薄,人心苛刻。不像是一個能成大事的人,就是能登上了大寶,也不會是一個明君厚主。

而魏青鸞在打量太子軒轅浩的同時,軒轅浩也在打量著她。

這段時間他那邊的人想要拉攏林老夫人的事情他自然是知道的,這麼一個小小年紀的丫頭想不到竟然連著壞了自己的大事。若不是她,老五早已經屍骨都腐爛了。打亂他打擊和警告四皇子那邊人的一個計劃。

還有,她竟然在知道自己要收拾濟世堂的時候,還敢跑接手濟世堂,是真的要站在四皇子一邊,跟自己作對嗎?

還真以為自己一個太子是好惹的?

一個從山野村莊走出來的野丫頭也想給自己不痛快,所以他也絕對不會讓她好過。魏寶珠那裡,他是管定了,看看她一個沒有根基的人能在京城折騰多長時間。

轉而想到軒轅長群卻是收了魏青鸞的弟弟做了義子,軒轅浩禁不住握了一下拳頭。現在父皇正是抱著對這個靖南王皇叔要補償的心情,他不敢有所動作。也罷,讓這個野丫頭暫且先苟延殘喘幾日,等靖南王離開京城后,他再想法收拾她們姐弟兩個人就是了。

可是,雖然不能直接對著她們姐弟兩個人動手,但不妨他去做別的方面的事情。魏青鸞來京城不就是想要跟林將軍府相認嗎,他一定不會讓她如願。

這麼一想,軒轅浩的心裡才舒服了一些。

軒轅澈在魏青鸞一進門的時候,便將目光投了過去。

這是那個丫頭?若不是跟她見了好幾次,他都懷疑自己認錯了人。

魏青鸞穿著正式的女裝,打扮,他在祥雲寺的時候就見過一次。可這次再見,他只覺得她比當時好看了很多倍。

所以當軒轅浩的目光也掃過魏青鸞的時候,他禁不住心中暗自鬱悶,這個丫頭男裝不是挺好的嗎,幹嘛穿成這樣出現在眾人面前? 軒轅澈和石雲青當然不是路過順便過來的,他們是特意過來的。

當然了,具體的說,是軒轅澈特意過來的,石雲青還是作為陪同的角色。

他們來的目的是將昨天沒有辦完的事情做完,也就是軒轅澈將昨天要捎給魏青鸞的信轉給她。

昨天軒轅澈中午左右就回到了京城,見到軒轅渝之後,當聽說他要另外派人去給魏青鸞傳信,立刻要求這件事還是他去做。軒轅渝當然不會拒絕。

但一天內跑兩次靖南王府有些說不過去,所以軒轅澈選擇了今日以路過的借口參加儀式。

掃了一眼魏青鸞,見她一直牽著魏青雲的手,軒轅澈心中明白要是想要說這些事,也要等到儀式結束后了。也好,剛才太子看這個丫頭的目光太過陰鶩了一些,他也正想單獨提醒一下魏青鸞。

在場的幾個人心思各異自不必細說,眼看著吉時將到,王府的人將需要的東西也都準備到位。

由於魏青鸞姐弟兩個人父母雙亡,再加上魏青雲年紀太小,所以今日的儀式簡單了很多。

隨著擺在大殿旁邊桌子上沙漏裡面的沙土緩緩漏完,晉老王爺顫顫巍巍站了起來,說了一聲:「靖南王軒轅長群收魏姓小兒為義子之儀式現在開始。」

隨著話語,晉老王爺將早已經準備好的一本皇室宗譜放在了晉身旁檀香木大桌上,繼續說道:「軒轅長群焚香稟告長輩祖宗。」正規的儀式中,是要到祠堂拜祖宗牌位的。但畢竟是皇家的宗祠,開一次牽扯甚多,所以直接將早已經過世的宗譜供上,也算是告知所有長輩祖宗了。

他的話音一落,軒轅長群走過去從內侍手中接過香,點燃后插在前面的香爐里,然後跪倒在青色的墊子上磕了三個頭。

等軒轅長群起身之後,晉老王爺看向魏青雲,說道:「義子魏青雲敬拜祖宗。從此入我軒轅家族,受軒轅列祖列宗庇護。」

按照計劃中的,軒轅長群帶著魏青雲,幫助他點香插入香爐。魏青雲早已經被魏青鸞教了幾次,心中有數,跪下叩頭煞是有模有樣。

然後是魏青雲給軒轅長群奉茶,儀式結束。

原本太子和晉老王爺商定的是等儀式結束他們就離開。晉老王爺倒是沒有意見,是太子因為軒轅長群和四皇子,五皇子兩個人走的較近,心中不滿,所以不想給靖南王府這個面子。

可此時,眼看著魏青雲跟在軒轅長群身後,學著軒轅長群的樣子邀請他們一起去早已經擺好酒席的暖閣里去參加宴席,晉老王爺禁不住心中痒痒的。

當初皇上請了他過來的時候,晉老王爺一口便答應了下來。當然了,如果要是他不過來,就是太子一個人過來也是完全可以的。晉老王爺並不是給皇上面子,而是顧念到和軒轅長群相似的身份和經歷才來的。

晉老王爺早年也是被前皇上忌憚,子嗣稀薄,只有一個女兒也嫁入了他的封地晉地。現在京城裡晉王府也就他和老妻兩個人生活。

以前在晉地的時候,女兒也是經常帶了孩子前去探望他們老兩,分別幾年,他沒有再見過女兒和那些孩子。所以現在乍然見到了魏青雲這個和他在離開晉地的時候和喜歡的最小的外孫年紀相似的孩子,晉老王爺心中突然閃過唏噓。

這幾年,他不想給女兒女婿招禍,所以甚至不許他們進京探望自己,真不知道有生之年還能不能見到他們一家子。

所以晉老王爺頓時就忘了跟太子的約定,直接應了軒轅長群父子的邀請。

若只是一個晉老王爺,太子根本不看在眼中。可當看著軒轅澈和石雲青兩個都是一副理所當然要留下的模樣,太子軒轅浩也決定留下來。

因為之前沒有想到軒轅澈和石雲青會來,兩桌宴席已經安排在暖閣里了。此時也不好再說分開,軒轅長群也就直接邀請了眾人一起前往暖閣。

一頓宴席下來,雖然軒轅浩和軒轅澈之間暗流洶湧,但面上賓主盡歡。

晉老王爺上了年歲,和軒轅長群,柳太妃母子說了一會話之後又有些倦了,喝了一盞茶之後便起身告辭。

見此,太子也只好跟著他一起離開。

等他們一走,軒轅長群和柳太妃見軒轅澈和石雲青兩個人還兀自坐在那裡喝茶,母子兩個人目光一對,便都明白了對方在想什麼。

軒轅長群先站起來對著柳太妃說道:「母妃,我有些不勝酒力,先去書房喝杯茶清醒片刻,然後再跟澈兒兩個說話。」

「好,好,」柳太妃點頭,說道:「昨兒雲青教青雲擺弄那些玩耍的物件,其中木馬有些歪了,正想讓他看看呢。等讓他們幫助收拾好了,就讓他們去尋你。」

那些玩物還沒有搬到魏青雲姐弟兩個人居住的院子,還在柳太妃哪裡,所以等軒轅長群離開,一行人又回到內院。

因為起得早了,又折騰了這半天,魏青雲早已經哈欠連連了。等到了柳太妃院子里便睡下了。

安置好魏青雲睡下,將石雲青指到旁邊的廂房去擺弄那些物件后,柳太妃借口怕魏青雲沒有人守著涼到肚子,便回了內室。起居室里也就剩下了軒轅澈和魏青鸞還有在旁邊伺候的寧嬤嬤。

這也是有了昨天的經驗,柳太妃不想節外生枝,乾脆讓他們兩個人在自己房中說話。

如果之前魏青鸞和軒轅澈兩個人還不明白,等寧嬤嬤也找了借口離開之後,兩個人頓時反應了過來。

雖然剛開始兩個人有些不自在,但隨後兩個人都想到昨天獨處的時候想到的順其自然也就都釋然了。相互看了一眼,卻發現對方也在看著自己,又都禁不住避開眼神。

一時間房中的氣氛頓時怪異起來。

還是軒轅澈迅速調整好自己的情緒,開口說道:「魏姑娘,昨日我過來是給你帶信的。濟世堂那邊四哥已經讓人去辦了,很快便不會再有那些流氓地痞搗亂。」 雖然對他說起昨日來心中還是有些不自然,但聽到關於濟世堂的事情,魏青鸞立刻點點頭,說道:「好,也請你轉告四皇子,那邊肯定不止是這些手段,讓他多操心,別等人家使了手段再去處理。」

「這個自然,」見她從容相對,不復再是之前跟自己相處時候的炸毛,軒轅澈心中莫名的高興,說道:「咱們這邊也不是任人宰割的肥肉。」昨天軒轅渝也說了,會給太子那邊的人找麻煩,讓他們沒有閑心用到濟世堂上。

「好,希望如此。」魏青鸞說著,看向軒轅澈道:「那四皇子對濟世堂要進行的其他事情可有什麼意見?」雙方合作,她當然也是希望四皇子能同意自己的那些營銷手段。

「四哥很滿意,」想起昨天軒轅渝說起魏青鸞的那些手段和方法很感興趣的模樣,軒轅澈心中莫名的閃過一絲不快。這個丫頭這麼優秀做什麼,難道不知道自己這樣做會引起別的男子的關注嗎?

雖然是自己預料中的,但魏青鸞還是很高興。也就沒有注意到軒轅澈眼眸中一閃而過的異樣。甚至因為兩個人第一次這麼平心靜氣的說話,她心中還有些小竊喜。

而見魏青鸞臉上笑容更勝,軒轅澈忍不住開口說道:「你就那麼喜歡經商?」

沒有想到他突然來這麼一句,但因為早已經想通了,知道兩個人走到一起難於上青天,魏青鸞也就決定用平常心態對待,也就輕嘆了一聲,說道:「誰不愛黃白之物啊,尤其對於我這麼一個毫無根基的人,若是不趁著機會多多為自己和弟弟賺上一些傍身的錢財,難道還要等著別人來憐憫嗎?」

這話聽在軒轅澈耳朵里,心中禁不住一動,這個丫頭,真的是讓人不得不佩服。她甚至比很多男子都更有志氣和膽量。放眼京城,這樣的女子很是少見。

心中猛然閃過一個念頭,軒轅澈開口說道:「我也有一些產業,交給你打理可好?」

這話聽在魏青鸞耳朵里讓她心中莫名的一動,他,他該不會是想將自己的身家交給自己吧?原本想要衝口而出的拒絕也就一下堵在嗓子里了。過了一會才有些不自然的笑道:「五皇子開玩笑了,你手下人才濟濟,哪裡還需要我這麼一個小女子呢。」

她這是願意?軒轅澈心中一熱,禁不住說道:「我可以讓他們聽你的調配。」

雖然是心中有了準備,但這樣的話還是讓魏青鸞心裡發熱。她心中閃過許多念頭,但到最後,她開口說道:「這些跟傳信有關係嗎?」

一聽這話,軒轅澈原本有些發熱的腦子頓時冷靜了很多,他知道此時自己也有些操之過急,說道:「沒有關係。」

魏青鸞開口道:「那我們先說有關係的。」

她說先說有關係的,那是不是自己跟她一些沒有關係的事情以後可以再說?軒轅澈原本冷下去的腦子頓時一下子又熱了起來,心跳也禁不住加快。

「四哥還說了,你那個大山楂丸他也會關照濟世堂那邊儘快先製作出一批來,若是效果好,他會盡量爭取別的藥物給濟世堂製作。」軒轅澈看著因為自己的話神色越來越激動的魏青鸞,繼續說道:「說不定會是一個大單。」

「你告訴四皇子,沒問題。」知道四皇子還真的是聽進去了自己的話,魏青鸞自然是高興了。原本還以為自己心中裝著的穿越前的那些東西用不上了,看來還真能靠它們賺錢呢。

「好,」軒轅澈點頭,突然想到另外一件事,說道:「還有,軒轅汾那邊用了你的藥方,身體越發的好了,要感謝你呢。」

這是說軒轅汾用了自己的法子將程嬤嬤除去了! 斗羅大陸之無敵升級 魏青鸞笑了。怪不得說知識就是力量呢,果真如此。只怕四皇子這邊能痛快的答應了自己去處理濟世堂那邊的事情從中起到了作用。

「不用公主感謝,」魏青鸞一笑,說道:「在山上的時候公主甚是照顧民女,民女些許之力不足掛齒。」本來軒轅汾就是四皇子一派的人,不用她感謝自己,只要四皇子關鍵時刻給力就是了。

「你倒是不居功,」軒轅澈看著魏青鸞說道:「這樣反倒是更讓我放心將所有都交給你打理了。」包括一顆心。

怎麼又說到這個話題了,魏青鸞忍不住抬頭看向軒轅澈,說道:「五皇子這麼信任我,難道不怕我失手讓你一無所有?」

「不怕,」軒轅澈搖頭。

「我,」話在心中打了一個轉,魏青鸞舔了一下自己發乾的嘴唇說道:「我謝過五皇子的信任,但現在畢竟剛剛來京城,人生地不熟的,再說了,現在有了濟世堂,我也沒有其他精力再去做別的事情了。」

這是拒絕自己了?軒轅澈心中雖然明白是在意料之中,但還是不免有些失望。站起身來說道:「好,我可以等。」以後他一定要多關注四哥和這個丫頭之間的交易,不能讓她再接四哥別的鋪子了。以後她只能接自己這邊的鋪子產業。

「你等?!」魏青鸞有些傻眼,這個傢伙難道是真的對自己用心了?

「是,我等!」軒轅澈此時下了決心,反正到現在為止,他也就對這個丫頭不厭煩。為了自己以後過的順暢,他也要等到讓魏青鸞對自己也動了情感。想到這裡,他只覺得心跳加快,耳根後面發熱。

怪不得慧塵大師說自己紅鸞星動了,他第一次感覺到了十八年來從來沒有過的心動。

他的異樣魏青鸞都看在了眼中,可她雖然前世活了將近三十歲,卻也沒有經歷過感情。之前想的再多,在突然的狀況面前,還是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去做了。

「魏青鸞,」突然想起還有一件事沒有說,軒轅澈開口說道:「神醫滕道子就在北城柳條衚衕最裡面居住,這是最後一件要告訴你的事情。」

「好,我知道了。」魏青鸞點頭。

「那我走了,」軒轅澈此時只覺得自己心跳如鼓擂,只怕魏青鸞發現他的緊張,也就開口說道:「還有,別忘了我剛才說過的話。」

等軒轅澈離開之後,魏青鸞過了一會才反應過來,自己真是反應遲鈍,她怎麼沒有將自己一生一世一雙人的條件說給他呢?

只不過隨後她用力搖了搖頭,算了,反正兩個人再見面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她現在還是先想著如何去找神醫,想法子拜神醫為師再說吧。 翌日,魏青鸞青衣小袍,依舊做男子裝扮,帶著扮作小廝的追風和逐月兩個人,乘坐劉老六的馬車前往北城神醫滕道子所居住的柳條衚衕。

北城作為京城裡居住的最為貧困,低等的人居住的地方,在出入進去京城其他地方的街道都有人嚴格把守。就是魏青鸞的馬車在進入北城地界的時候,都被盤問了幾句。而在路口,要從北城出來的人被盤問的就更嚴格了。

想來是統治者允許了北城的存在,但卻不希望這裡的人出去到別的地方生事才會如此安排的。

等進到北城,魏青鸞看著一排排矮小窄仄的院落,禁不住暗自嘆了一口氣。

怪不得都說物以類聚,人以群分,確實如此呢。不管是這個世界還是自己穿越前的文明社會裡,階層和等級都是極為分明和嚴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