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噗!」

一道道鮮血噴出,只見去追殺巨魔族巨人的修士全部死亡。

將臣子臉上不喜不悲,看著那些撤離的巨魔族巨人也沒有一絲感情,他手持長刀,全身獵袍無風自動。

「回去告訴嘯月大帝,只要我將臣子沒有死,魔族便沒有資格踐踏天巫大陸!」將臣子的聲音在領頭的巨魔族巨人腦中響起,猶如雷鳴,巨魔族巨人的身體微微一顫,撤離的速度也加快了幾分。 第四百一十章:重臨故地

看著撤離的巨魔族巨人,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在他們看來,巨魔族太強大了,至少巨魔族還不是他們能抵擋的。

「凌楓,你沒事吧?」杜三來到了凌楓的身邊,一臉關切。

看著一臉關切的杜三,凌楓搖了搖頭,雖然此時他的五臟六腑都極為疼痛,但是現在沒有人能幫助他,五臟六腑移位,就算是將臣子也不能讓瞬間讓他恢復。

「呼!」凌楓深吸了一口氣,他看著那些人,沉默了一會道,「我現在需要去療傷,杜老哥可願意幫我背到天魔殿中?」

杜三一愣,他目光中的擔憂之色讓凌楓的心頭微微一暖,在神州大陸他被世人遺棄,真正關心他的,能有幾個?可是在這天巫大陸中,沒有歧視,沒有鄙夷!

杜三將凌楓帶到了天魔殿中,他看著一臉淡然的凌楓,臉上也出現了一絲笑容。如此傑出的青年,他是自己的朋友,是自己的兄弟,放眼整個修鍊界,誰會有他這般逆天?

杜三關上門,盤膝在門口,為凌楓護法,畢竟療傷是不能被打斷,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看著門口,凌楓嘴角泛起一絲笑容,只見他全身靈力湧出,然後整個人消失不見。

「主人!」剛入殘界,阿狸等人都趕了過來,對著凌楓恭敬的道。

凌楓看著這些人,這些人的實力基本上都是在人境和地境之間,這些人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名殺氣衝天的青年。

青年身穿一副暗淡破舊的鎧甲,眼眸中沒有一點感情,猶如是冰冷的劊子手,不易親近。

在青年的身旁,一名飄逸的中年男子背負著兩柄長劍,中年男子全身劍氣騰騰,整個人猶如是一柄未出鞘的利劍。

看見這兩人的時候,凌楓臉上的笑容更盛,這兩人正是當初在帝王嶺決鬥的花榮和陸一川。

「殿主!」似乎是察覺到了凌楓在觀察自己,兩人恭敬的對凌楓行禮道。

凌楓點了點頭,他看著花榮兩人道:「你們的天賦很好,如今又達到了人境修為,只要不出意外,你們定能問鼎巔峰。」

花榮和陸一川聽見凌楓的話,內心激動萬分,沒有什麼比凌楓認可自己的天賦更激動的事情,畢竟凌楓作為這殘界之主,想要讓他對一個人發自內心的讚賞,真的太難了。

看著激動萬分的兩人,凌楓輕輕的嘆息了一聲,然後便看著阿狸,「阿狸,怎麼不見狄雲等人?」

「主人,狄雲一直都有管理仙殿事物,所以沒有過來。斷麟也痴迷火焰,所以他一直都在管理熔爐,主掌煉丹和煉器。」阿狸恭敬的回答道。

「讓狄雲他們帶著姜寒姜羽來仙魔殿中。」凌楓點了點頭,他直接一個閃身消失不見,只留下一道聲音不斷的在大廳中回蕩。

看著消失不見的凌楓,阿狸怔了怔,然後對著那些修士說了一些話,然後便直接離開。

凌楓盤膝在仙魔殿中,一顆火紅色的丹藥出現在凌楓的手中,這枚丹藥散發出一股磅礴的能量,藥力和能量融合在一起,讓這丹藥的藥性更加霸道。

「淬火內體丹!」凌楓看著這枚丹藥,毫不猶豫的吞了下去,丹藥入口即化,一股霸道的藥性在凌楓的經脈中亂竄。

淬火內體丹,本只是淬鍊內臟和肉體的丹藥,可是現在,凌楓五臟六腑移位,現在服用這淬火內體丹卻是十分危險的。

「震!」藥力不斷的亂竄,凌楓臉色有些猙獰,直接結了一個手印,原本亂竄藥力也一下子溫順了下來,不過凌楓臉色凝重,他知道,這只是藥性緩衝的階段,一旦藥性爆發,後果極為嚴重。

如果凌楓沒有將藥力壓制,那他的後果只有死!

「哼!」凌楓一聲冷哼,只見他全身魔元運轉,就在魔元接觸到藥力的時候,一股磅礴的藥力能量和魔元撞擊在一起。

「篷!」兩股能量一下子爆發,魔元直接化作一隻蒼狼,朝那股藥力吞噬而去。

凌楓此時已經被汗水打濕了,狂暴的藥力依舊不斷的在凌楓的經脈中亂竄。

「鎮!」凌楓再次怒喝一聲,只見他們的雙目中透出一絲精芒,緊接著,魔元不斷的吞噬藥力,凌楓的臉色也逐漸紅潤。

「呼!」吐了一口氣,凌楓臉上也泛起了一絲笑容,猶如是女人般的皙白肌膚,這顯得十分詭異。

「主人,狄雲他們到了。」突然,仙魔殿外傳來了阿狸的聲音。

「都進來吧!」凌楓淡然道。

殿門打開,狄雲等人看著凌楓,眼中有些疑惑,他們不知道凌楓為什麼會叫他們過來。

「徐龍徐虎呢?怎麼沒有看見他們兩人?」凌楓有些疑惑。

「主人,他們兩人分別守護著秘閣和葯閣,所以他們沒有過來。」阿狸解釋道。

凌楓點了點頭,秘閣和葯閣太重要了,這是仙殿的根本,武技和丹藥存放的閣樓。

「你們知道我讓你們來是要幹什麼嗎?」凌楓看著狄雲等人他的眼眸中也出現了一絲平淡的笑容。

狄雲等人看著凌楓的樣子,他們不由微微疑惑,只有站在一旁的左丘寒傲眼中閃爍出一絲光芒,不過這絲光芒卻輕易的被凌楓撲捉到。

「老師,你真的準備帶我們出去嗎?」姜寒看著凌楓,他似乎也猜出了什麼,不由開口詢問道。

凌楓看著狄雲幾人,他的聲音很平靜,「我說過,我會讓你們身為殘界弟子而驕傲,我要殘界之名響徹整個大陸。」

凌楓的話極為高昂,他看著狄雲等人的目光也充滿了期待。這些人都是殘界中最高層的人物,是自己最信任的人物,他們能夠為殘界代言,能為殘界做出貢獻。

「殿主,真的要出去了嗎?」阿狸的眼眸中極為期待,她的實力早就達到了人境巔峰,僅僅還差一步便能突破,可是這一步之遙不管她怎麼修鍊,彷彿那就是一道天斬,不容跨越。

看著這些人心中的期待,凌楓的臉上也泛起了一絲淡漠,他看著狄雲等人,聲音中有些冷漠無情,「外面的世界比起殘界要強大太多,就算是黃境修為的強者,也有極大的可能死亡。」

這些人中,最強大的就只是狄雲和左丘寒傲,他們兩人本就算是一人,一善一邪,擁有著不同的意念,不過他們的實力也才只是黃境初期的強者,在現在的天巫大陸中,這根本沒有絲毫用處,畢竟現在的天巫大陸,只有地境強者才擁有屠戮的資本,黃境強者也僅僅只能保證自己生命安全而已。

所有人沒有人害怕,相對的,他們還感覺到了這充滿了挑戰,在殘界只中,他們是無敵的存在,可是在天巫大陸,他們隨時面對著死亡的威脅。

「老師,現在我們已經達到了荒蕪期境界,不知道我能不能回去看看?」姜寒和姜羽一臉期待,天巫大陸,生育他們的地方,他們怎麼會不思戀。

凌楓點了點頭,他看著這些人,眼眸中也充滿了淡然,只見他一個閃身,直接出現在了十丈之外,然後平淡的道,「所有人都做好準備,等待我的召喚。」

「是!」狄雲等人熱血沸騰,他們看著凌楓的目光也極為炙熱。

等凌楓消失不見之後,仙魔殿中頓時極為熱鬧,這些人都在討論著凌楓的話,討論著外面是什麼樣的世界,頓時間,姜寒和姜羽兩人便被狄雲等人圍住,要求他們講外面的世界。

……

天魔殿!

凌楓緩緩的站了起來,他看著依舊盤膝在門口的杜三,他的臉色也有些笑容。

「杜老哥,謝謝你為小弟護法。」凌楓真誠的感謝道。

「小楓,你這就是看不起老哥了,我為你護法難道還有什麼不妥嗎?你在說這樣的話,就是看不起老哥。」杜三臉一板,看著凌楓。

凌楓本還想說些什麼的,可是杜三的話已經讓他無話可說。

「楓兒,你沒事吧?」凌落櫻突然來到了凌楓的身邊,一臉擔憂道。

凌楓點了點頭,他能清楚的感受到凌落櫻對自己的那種發自內心的關心,所以他也沒有絲毫隱瞞。

「現在你已經達到了荒蕪期境界,你有資格知道你的身法。」將臣子看著凌楓,他一臉平淡,口氣中帶著一絲激動。

「我的身份?」凌楓不由一怔,這是他在天巫大陸中第三次聽見將臣子跟自己的討論身份的問題,這不由讓他極為好奇。

在凌楓的記憶中,他的父親就算一個普普通通的木匠,他的母親是神州大陸歐陽家族的掌上明珠,他被宗門遺棄,被世人遺棄,他被所有修士稱為魔,他的身份就是一個普通木匠的孩子,如果非要說不同的話,那就是他的母親是一名強大的修仙者。

「跟我去冰雪宮殿,等到了哪裡,你自然會知道一切。」將臣子看著凌楓,眼眸中也沒有什麼感情。

凌楓眉頭微微一怔,他看了一眼凌落櫻,發現凌落櫻正一臉期待的看著自己,他也不由點了點頭,跟著將臣子朝冰雪宮殿而去。

看著凌楓離開,凌落櫻的美眸中也不知怎麼回事,流下了一滴淚水。 第四百一十一章:雷神之名

兩人速度很快,不一會便來到了寒冰之地。

寒冰之地依舊如初,冷的刺骨,只見凌楓手握魔劍,一臉平淡。

在這寒冰之地同樣危機重重,雖然不像和魔族的戰鬥一樣,隨時有著失去性命的可能。

「去寒冰宮殿!」將臣子看著凌楓,淡然道。

凌楓點了點頭,不過就在他們準備前去的時候,一道身穿白衣的女子直接從天而降,她看著凌楓地目光也充滿了堅定。

「我要跟你們一起去!」白衣女子看著兩人,深吸了一口氣道。

「小櫻,你去做什麼?」將臣子看著凌落櫻,眉目一橫,聲音中有些疑惑。

「我必須去,我想知道我昏迷之後的事情,我想知道我的哥哥到底去了哪裡?」凌落櫻看著將臣子,眼眸中淚光閃爍,彷彿隨時都會落下。

看著凌落櫻的樣子,將臣子微微嘆了一口氣,然後點了點頭。

凌落櫻沒有親人,她唯一的親人就是她的哥哥,從她記事起便一直跟隨她哥哥生活,她的哥哥就是她唯一的牽挂。

從上古時期到現在,她便一直和哥哥在一起,可是在自己生活的五十年中,當自己醒來的時候,這一切都變了,自己的哥哥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體內流著自己哥哥血脈的少年。

「哥哥,我一定會找到你的。」凌落櫻心中暗自發誓道。

「走吧,直接去寒冰宮殿。」將臣子看著凌落櫻和凌楓兩人,淡然道。

寒冰宮殿,這冰雪世界唯一的宮殿,也是僅存在這冰雪世界的遺迹,沒有人知道宮殿中有什麼,也沒有人知道寒冰宮殿中是否有危險。

「凌楓,先隨我去茅草屋中去拜見聖尊,之後進入寒冰宮殿就要看你自己的造化了。」將臣子的聲音很平淡,他看著凌楓地目光也充滿了期待。

凌楓點了點頭,他看著冰雪世界的茅草屋,心中也有些動容。

三人走進茅屋中,凌楓的目光卻盯在了四方桌上的三幅畫像上。雖然這並不是第一次看見,可是這並不能隱藏住凌楓內心的激動。

貌似父親的雷神,將自己一生絕學傳承給自己的囂傲聖尊,桀驁不馴的沼澤大妖,這讓凌楓十分尊敬。

凌楓現在畫像前,他對著畫像拜了拜,神情極為虔誠,就在凌楓禮畢的時候,三幅畫像突然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道乳白色的光芒。

乳白色光芒將凌楓包裹,凌楓只感覺自己無法動彈,整個人彷彿被人控制了一般。

「吾乃混沌魔神囂傲聖尊,生於混沌之中,成名於太古時期,吾於混沌魔神萬法大帝在虛空一戰,遭天道偷襲,最後雙雙隕落於長空,今日你能看見我神識畫像,定然得到我們的傳承,現在你應當拜我為師,得到我所有傳承。」

猶如是驚雷般的聲音響起,凌楓只感覺到心中一顫,雙膝不由自主的跪下,緊接著,那乳白色的光芒一下子湧入了凌楓地體內,頓時間凌楓只感覺腦海中多出了一些陌生的記憶。

「楓兒,剛剛是怎麼回事?怎麼有道乳白色的光芒將你籠罩?」凌落櫻一臉擔憂。

凌楓搖了搖頭,他看著凌落櫻,沉默了一會道,「你可以跟我講講雷神的事情嗎?」

凌落櫻一怔,她盯著凌楓,一臉凝重道,「你真不知道雷神是誰?」

凌楓點了點頭,對於雷神,在天巫大陸關於他的傳奇太多了,對於這樣的傳奇人物,凌楓的確很好奇,很好奇這是什麼樣的人物。

看著凌楓,凌落櫻深吸了一口氣,她的思緒已經回到了上古時期,回到了上古時期自己極為弱小的時候。

「雷神是一個傳奇人物,他從一個普通士兵修鍊到了天境極致強者,他從軍前父母雙亡,只剩下一個妹妹,因為太古時期戰亂連連,強者輩出,雷神想要保護自己的妹妹實在是太艱難了。」 億萬妻約,總裁慢點追! 凌落櫻的聲音略帶著一絲顫抖,彷彿這一切都歷歷在目。

「那最後呢?最後雷神怎麼名動天下的?」凌楓有些好奇,他好奇雷神如何從一個普通人成就傳奇。

「最後他的妹妹遭奸人所害,受監獄之苦,雷神得知之後,他修鍊大陸的一門邪術,屠殺了整個部落救出他妹妹,因為獨自一人屠殺了一個部落,他被所有人遺棄,也許是因為修鍊了邪功,他沒有朋友,陪伴他的是他唯一的親人,他的妹妹。」

「可是在雷神修為只是化神期的時候,他的妹妹被大陸上頂尖的宗門鏡音宗看中,宗主欲要收她為弟子,因為雷神的原因,所以她拒絕了鏡音宗宗主,雷神知道,這是他妹妹唯一能改變自己一生的機會,所以最後雷神狠心離開,而他的妹妹也進入了鏡音宗修鍊。」

凌楓能感受到雷神的孤獨,沒有朋友,有苦獨咽,沒有能傾訴的對象,即使是偌大的天巫大陸,也無法找到一處能傾訴的地方。

「那之後呢?」凌楓詢問道。

「之後雷神去了各處險地,經過了百年時間,他達到了荒蕪期境界,可是他依舊沒有出現,直到鏡音宗大劫時,他力挽狂瀾,名動大陸。」

「最後他追隨囂傲聖尊,用自己鐵血的手段,再次向世人證實了自己雷神之名。」

凌落櫻很平淡,凌楓從她的口中聽出了太多,那種對雷神的尊重,對雷神的思念,這些感情凌楓都能清楚感到。

「你知道雷神為什麼會被稱為雷神嗎?」凌落櫻看著凌楓,一臉笑容。

原本就絕美的臉頰,再加上這痴痴的笑容,這足以讓所有人痴迷,不過此時凌楓卻在思考凌落櫻的問題。

也許是他的速度夠快,可是速度快為什麼不稱為風神呢?雷神,肯定不是速度快的原因。

搖了搖頭,凌楓表示不知道雷神為什麼會這麼號稱自己。

「雷神之所以稱為雷神,是因為他一言九鼎,他所說的事情,哪怕是死他也會去完成,這就是雷神。」凌落櫻看著凌楓,臉上有些驕傲。

「雷神說過,男人就要履行自己的承諾,每說出的一句話就是一個承諾,男人,就要為自己說出的每一句話負責。」凌落櫻看著凌楓,意味深長。

凌楓一怔,塵封已久的記憶一下子湧入腦中,他還記得自己從御風宗回去的時候,他的父親也同樣和他說了這些。

「男人,就應當有男人的責任!」

「男人,就應該對自己說的每句話負責!」

「男人,就應該有情有義!」

……

自己父親的話,猶如是一道驚雷聲,浮現在自己的腦海中。

神似自己父親的雷神,他說出了跟自己父親同樣的話,如果不是因為雷神是天巫大陸的傳奇人物,他一定會認為那就是他父親。

「雷神的確很守信,可是現在他卻沒有完成自己的承諾,沒有完成他說出的話。」凌落櫻的眼中有些苦澀,她臉上也有些失落。

「雷神失約了?」凌楓眉頭微微一皺,心中卻有些疑惑。

對於雷神這種承諾是金的男人,對於雷神這種負責任的男人,他失約的確讓人難以置信。

「雷神的確失約了,他說他要去尋找一片大陸,尋找一片能夠喚醒小櫻的大陸,可是雷神卻一去不復返。」將臣子嘆了一口氣,眼中也有些疑惑。

他知道,雷神不是那樣的人,他知道,雷神不會一去不復返,一定是出了什麼事情,不然雷神一定會回來的。

凌楓一怔,尋找一片大陸,這要何等的魄力,只因為他答應要尋找到能喚醒凌落櫻的大陸,他毫不後退!

「雷神他叫什麼名字?」凌楓地聲音有些顫抖,他一直記得他父親在自己成長御風宗首席弟子時說的話。

「除了給你母親的承諾外,我還欠一個人的承諾未完成,也許這一輩子我都無法去完成,我註定要做一個失信的人。」凌武地話歷歷在目,猶如是魔音般在他耳中徘徊。

「雷神就是我的哥哥,他就是你的父親!」猶如是驚雷般的聲音響起,凌落櫻一本正經的看著凌楓。

「不,我父親不可能是雷神。」凌楓心中有些抵抗,雖然雷神和他父親很像,可是他依舊不敢相信。

一個是天巫大陸的傳奇,一個是神州大陸普通的木匠,這兩者根本無法結合在一起,可是凌落櫻卻告訴他,雷神就是他的父親。

「我不是天巫大陸的人,我也從未聽說過雷神的名字。」凌楓看著凌落櫻,一本正經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