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這一次,老瘋子的語氣顯得不容置疑,殺零也是認真的點了點頭。

他知道到了現在,他已經無法再拒絕了!即便自己真的不想做什麼峰主,可是面對老瘋子,他卻沒有拒絕的理由。

「韓宇那小子現在的修行境界和所有人都有些不同,也不知道是件好事還是一件壞事。」老瘋子自言自語道。

殺零靜靜的站在原地,並沒有開口說話。

……

韓宇現在最多能夠進入地煞府的第八層,而通過這一段時間的修鍊,第八層里的池子的力量也被他吸收的差不多了。

讓他感到無語的是,妖宇額頭上的第二道圓環,依舊顯得很微弱。

七寶血刀浮現在了韓宇的面前,上一次他只是做到了和七寶血刀的初步融合。

而這一次,他有著足夠的時間可以完成神兵的煉製了。

韓宇隱隱有些期待,他不知道這七寶血刀被煉製成神兵之後,會是多麼的強大。

他小心翼翼的控制著一道道力量,將一股股力量注入七寶血刀。

這個過程是極為漫長的,而且需要很小心,一個小的失誤,很有可能導致前面所做的一切都成空。

甚至他的七寶血刀,都將會被毀滅,不復存在。

殺零直接推開了韓宇房間的門,進入了韓宇的房間,看到正在煉製神兵的韓宇,他並沒有打擾,而是靜靜的在一旁看著。

韓宇的面色顯得很認真,也有些緊張。

七寶血刀的刀身不斷顫抖的,甚至發出了陣陣愉快的刀鳴聲。

殺零的目光死死盯住韓宇面前的七寶血刀,面色變得驚訝了起來。

他發現,韓宇煉製的神兵,似乎和其他人煉製神兵的時候,有著不同之處。

當然這種不同之處,如果不仔細觀察的話,還真的看不出來。

殺零的雙眸中同樣充滿了期待的神色,現在的他也想看看,韓宇的神兵煉製出來到底是什麼樣子的。

最終,殺零所幸搬來了椅子,坐在韓宇的不遠處看著韓宇煉製神兵。

不過現在韓宇卻將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煉製神兵上,並沒有注意到殺零的到來。 八方境的修行者,神兵是極為重要的東西。

踏入更高層次的真命鏡以後,還是依舊要使用法則的力量蘊養自己的神兵。

當踏入兵祖鏡之後,就可以將神兵煉製成自己的化身,賦予給神兵靈魂,擁有更為強大的力量。

一般八方境的修行者在煉製神兵的時候,都是要使用碧落黃泉的力量進行煉製。

但是殺零卻發現,如果韓語只是使用碧落黃泉的力量煉製神兵的話,是不可能將神兵煉製完成的。

韓宇自然也是發現了這個問題,他煉製神兵已經用了很長的一段時間了,到了現在,只差最後一步了,可是韓宇卻發現,這最後的一步,自己無論如何都完成不了了。

現在殺零已經在韓宇的房間里等了整整一個月的時間。

雖然等了很長的時間,但是殺零卻沒有絲毫要離開的意思。

韓宇開始調動體內的紅圖之力,很久之前他就知道,這七寶血刀和妖族有著一絲聯繫。

所以他猜測到,想要將七寶血刀煉製成神兵,需要使用一部分妖族的力量。

韓宇控制著一絲絲紅圖之力滲透到七寶血刀內部。

可是很快,他就發現了另外一個問題。

之前他是將碧落黃泉的力量注入到了七寶血刀內部,現在又將紅圖之力滲透到裡面,兩種力量其實是相互排斥的。

其實韓宇體內的力量也存在這種情況,只不過有著他胸口處的那道旋渦,才使得兩種截然不同的力量能夠共存。

七寶血刀和韓宇可是不同的,七寶血刀的身上,並沒有那道旋渦。

韓宇的眉頭緊緊皺在了一起,「難道要用陣法?」

很快,韓宇便告訴自己使用陣法是根本不可能完成的。

殺零依舊目不轉睛的盯著韓宇的七寶血刀,他以前可從沒有見到過有人將兩種力量融合在一起,然後煉製出自己的神兵。

畢竟碧落黃泉的力量是人族才能夠使用的,而紅圖之力,是妖族才能使用的。

單單是憑藉這一點的差別,想讓兩種力量融合在一起就是一件看似不可能的事情了。

難道自己就不能煉製神兵了?韓宇的心中突然有了這樣的想法。

如果是這樣的結果,韓宇肯定是不甘心的。

神兵對於八方境實力的修行者來說,是極為重要的,有了神兵,修行者自身的實力也會提升很多。

就比如蘇眉欣,如果沒有了白鳳雲槍的存在,蘇眉欣本身的實力也會下降很多。

韓宇現在處於一種極為特殊的狀態,他全身心的投入到了神兵的煉製中。

如果他現在選擇退出,放棄這一次的煉製,那他之前的努力,就完全白費了,甚至七寶血刀也會碎裂開來。

韓宇發現,七寶血刀的刀身已經出現了一道道細微的裂紋。

如果自己不能快速的將神兵煉製成功,那七寶血刀將會不復存在。

而七寶血刀,也是韓宇用了很長時間的兵器,用起來也是極為順手的。

用七寶血刀煉製出來的神兵,和韓宇的自身有著極高的契合度。

一旦七寶血刀損失了,韓宇再用其他的兵器煉製神兵,效果自然要差很多。

他自然是不想要出現第二種結果。

況且,七寶血刀本身和妖族有著一定的聯繫,韓宇自身又是修妖的體質,這就使得兩者的契合度更高。

不過這當然也是問題的所在,韓宇的體內不光有著紅圖之力,也有碧落黃泉的力量。

韓宇的心中不斷思索著,想要尋找一種能讓兩種力量完全融合的方法。

隨著時間的流逝,七寶血刀的刀身上的裂紋越來越密集。

韓宇的心中也變得焦急了起來,留給他的時間,已經是不多了。

殺零的雙眸中閃過一絲失望的神情,正所謂旁觀者清,他自然已經看出了韓宇這一次煉製神兵的工作算是失敗了。

果然,最終的事情和殺零想的是一樣的。

七寶血刀傳來了陣陣咔嚓的聲響,最終完全碎裂開來。

韓宇猛的瞪大了眼睛,雙眼中充滿了不甘的神色,這是他從未想到過的結果。

自己使用了這麼長時間的七寶血刀,居然在自己煉製神兵的時候,完全碎裂了開來。

韓宇的雙眸死死的盯住面前碎裂的七寶血刀,眼神顯得有些傷心。

「為什麼……」韓宇輕聲自語。

殺零嘆了一口氣,他也是沒有任何的辦法,畢竟韓宇煉製神兵的情況和其他的修行者煉製神兵的情況是不同的。

「換個其他的兵器,或許也不是什麼壞事情。」殺零忍不住出口安慰韓宇。

韓宇搖了搖頭,並沒有說話,雙眸依舊死死盯住已經碎裂的七寶血刀。

他心中總是有一種感覺,而這種奇怪的感覺是什麼樣的,就連他自己都有些說不出。

見到韓宇沒有說話,殺零也繼續保持安靜了。

傲嬌老公,別纏我! 殺零也知道,很多修行者對於自己一直使用的兵器,都會有著自己的感情,而到了八方境之後,他們都會將那件兵器煉製成神兵。

現在出現了這樣的情況,韓宇的心中肯定是傷心到了極致。

不過很快,殺零便瞪大了眼睛,和韓宇一樣,死死的盯住那看似已經破碎的七寶血刀。

破碎的七寶血刀已經靜靜的躺在韓宇的面前,在它的周圍,三種顏色的力量相互纏繞著。

黃色的黃泉之力,青色的碧落之力,以及紅色的紅圖之力。

三種不同的力量相互交織在了一起,卻又相互排斥。

殺零的雙眸中隱約間,又出現了一絲期待的神情,現在的他,突然又感覺這七寶血刀不僅僅是碎裂了那麼簡單。

韓宇自然也是這樣想的,所以他在七寶血刀碎裂之後,一直沒有放棄。

「看似相互排斥,實際上又沒有排斥對方。」韓宇喃喃自語。

殺零的臉色顯得有些疑惑,韓宇所說的,他卻一點都沒有發現。

不過這也是很正常的,畢竟七寶血刀是韓宇所使用的兵器,很多東西殺零發現不了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

很快,韓宇的臉上突然露出了一絲無奈的笑容。

殺零看到韓宇的表情,微微一愣,臉色有些忙讓。

他並不知道韓宇為什麼會顯得這樣無奈。

韓宇現在卻是有些哭笑不得,他終於發現,那三種力量,或者說是兩種力量,之所以互相排斥,是因為他們在爭奪地盤!

也可以說是碧落黃泉的力量和紅圖之力在爭奪對七寶血刀的主導權!

一開始這碧落黃泉之力和紅圖之力都是想將對方驅逐出去,然後將七寶血刀佔為己有,可是雙方爭執到最後的結果,那便是七寶血刀承受不住,然後自身破碎。

七寶血刀破碎之後,兩種力量終於是相互做出了退步。

韓宇猛的瞪大了自己的眼睛,似乎是想到了什麼,他突然感覺,不能任由這種情況繼續下去!

不論碧落黃泉之力和紅圖之力如何爭奪,這七寶血刀,是屬於他韓宇的神兵。

如果讓這兩種力量爭奪到了主導權,那還是自己的神兵嗎?

「你們給我安靜!」韓宇突然之間怒吼了一聲。

這一聲怒吼,使得殺零都是身體一顫,驚醒了過來。

韓宇直接釋放出了自己的神識,將碎裂的七寶血刀包裹了起來!

方才,他才終於醒悟了過來,自己現在要煉製的,是自己的神兵,那麼最後的一切,必須要以自己為主導。

否則的話,又怎麼會是與自身契合度最高的神兵呢?

隨著韓宇的神識的加入,碧落黃泉之力和紅圖之力終於變得安靜了下來。

但是兩者之間,還是隱隱有些排斥,韓宇很快發現,這兩種力量居然想要排斥自己的神識。

不過韓宇的神識何其強大,在服用過九神丹之後,韓宇的神識早已經強於同級別的所有強者。

任憑兩種力量如何掙扎,都無法逃脫韓宇神識的控制。

「既然你們不知道如何分配,那就讓我來告訴你們。」韓宇面對著七寶血刀,輕聲說道。

隨後,他便用自己的神識開始控制碧落黃泉之力和紅圖之力這兩種力量。

韓宇的做法很簡單,直接將兩種力量分成兩部分,分別佔據七寶血刀的一側!

在韓宇強大神識的威壓下,兩種力量彷彿是小孩子一般,變得老實了起來,絲毫不敢亂動。

終於,韓宇將兩種力量完全融入到了七寶血刀中。

但是他知道,這兩種力量在七寶血刀里,始終是沒有辦法完全融合。

不過韓宇卻找到了另外一條路,當然能否成功,還是要在以後與人戰鬥的時候才能看到結果。

七寶血刀的刀身上散發出了點點光芒,黃色,青色和紅色的光芒交織在了一起,顯得極為耀眼,好看。

最終,七寶血刀完全消失。

韓宇的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終於完成了。

緊接著,韓宇張開了自己右手手掌,七寶血刀便顯現在了他的面前。

現在的七寶血刀的刀身上的裂痕早已經消失不見,韓宇感覺,七寶血刀的力量比之前強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殺零看著韓宇手中的七寶血刀,心中也是有些羨慕。 「能將神兵煉製成這種樣子的,恐怕也只有你一人了。」殺零看著韓宇不由得感嘆道。

韓宇笑了笑,問道:「衛長大人來此有何指示?」

殺零頓時眉頭一皺,怒道:「再叫我衛長,我直接把你趕出第零衛。」

韓宇哈哈大笑了兩聲,對於殺零的這種性格他還是很喜歡的。

「那殺零大哥來此有何指示?」

「你女人來找你,讓你回一趟驚霄山。」殺零戲謔的看著韓宇說道,「本來早就應該告訴你,結果發現你在煉製神兵,並沒有打擾你。

「額……」韓宇聞言微微一愣,猜測可能是蘇眉欣過來找自己了,「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八卦了?」

殺零哈哈大笑起來,搖了搖頭沒有說話。

可是蘇眉欣為什麼要來找自己?按道理說她在驚霄山應該過得很清閑才對。

「殺劍峰弟子要到外面去,可是要通報一下?」

「通報?你直接回去便是,早就說過了,第零衛的規矩就是殺劍峰的規矩都不是規矩。」

「那晚輩便先行告辭了。」韓宇直接說道。

對於殺零,韓宇的心中還是極為敬佩的,所以說話的時候還是很注意禮數。

殺零點了點頭,隨後便離開了韓宇的房間。

緊接著,韓宇也離開了自己的房間,他煉製神兵,耗費了很長的時間,而蘇眉欣可能是很久之前來找過他。

韓宇不知道蘇眉欣來找他是否有急事,如果是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已經耽誤了很長的時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