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高明飛馬上露出討好的笑容:「不過,如果這些工人得知他們拿不到工資,會發生什麼狀況,會不會直接把林成天給撕了!」

在林成天的安撫下,民工們很快就冷靜了下來,而林成天更是盤坐在了車頂,和民工們拉起了家常,這也讓民工們更加放心。

不過,在民工群之中卻隱藏著幾個男子,看到這一幕,他們心中都冷笑連連,眼神中都透著一股譏諷。

同時,公司的保安也在保安經理羅三友的帶領下打算來保護林成天,則被他直接趕走,這讓民工們好感大增。

不一會兒,鴻達集團出現了數十名員工,開始對在場的民工進行統計,因為那些包工頭不止捲走了民工們的工資,就連工資表也給帶走了。

一個小時后,所有人都完成了工資統計。

但銀行的運鈔車遲遲沒有出現。

忽然,林成天的電話鈴聲響起,接起電話后,他的表情陡然就沉了下來。

江城所有的銀行都拒絕提供現金。

「馬上派人去省城的銀行!」

林成天對著電話吩咐。

就在這時,民工群中突然響起一個聲音:「工友們,我們都被林成天這個混蛋給騙了,我的一個親戚就在鴻達集團上班,他剛發信息告訴我,林成天派去銀行的人根本就沒有取到錢!」

此話一出,整個場面頓時一陣嘩然。

林成天更是臉色大變,連忙大喊:「各位工友,我林成天說話算話,在江城的確沒有取到錢,我已經派人去省城!」

「騙子,還想騙我們,去死!」

又有一個聲音響起,同時,還有一塊拳頭大小的石頭從人群中飛出,砸向林成天。

「打死這個騙子,騙取我們的血汗錢!」

總裁哥哥惹不起 在幾個有心人的慫恿下,民工們瞬間暴走。

嚇得林成天的保鏢們連忙將林成天從車頂拉下來,打算衝出人群。

但有心人豈能讓他們如意,一邊喊著蠱惑人心的話,一邊開始攻擊保鏢。

「不要還手,走!」

林成天當機立斷,知道局面已經走向不可控制的場面,他留在這裡已經沒用。

雖然林成天下令讓保鏢不還手,可那些對保鏢出手的人太狠毒,專挑保鏢的脆弱部位進攻,不到一分鐘,就有三名保鏢被打倒在地。

這激怒了其他的保鏢,開始還手。

整個場面變得更加的混亂。

「保護林總!」

就在這時,保安部經理羅三友嘴角浮現出一抹陰冷的笑容,抽出腰間的橡膠棒就朝著民工們衝去,並朝著一個民工當頭砸去。

其他保安見自家經理都動手了,一個個也熱血上涌,衝上去加入了混戰。

見到這一幕,林成天差點氣得吐血。

可惜,他雖然命令保安隊住手,可惜,他的聲音已經淹沒在民工的聲潮之中,起不到半點作用。

眼看事態越來越嚴重,警方的人馬終於到來。

「嘭!」

槍聲響起,整個場面突然變得安靜。

一個個防爆警察舉著盾牌和警棍,將整個人群給包圍了起來,然後,林成天被警方帶走。

「好戲結束了,走吧!」

張少收回眼神,微笑著說道。

高明飛點點頭,神情有些激動,林成天這次被抓進去,恐怕一輩子都別想出來了,接下來,就是該如何瓜分鴻達集團這塊大肥肉的時候了。

江城一中,高三一班。

「嘭!」

教室門被一腳踹開,然後林祖兒猛的闖了進來,直奔秦天座位:「天哥,快跟我走,我爸出事了!」 林成天在料到有人對他出手后,他就有意識準備後手,只可惜,對方的攻勢來得太猛太急,殺了他一個措手不及。

不過在昨晚,他就叮囑過林祖兒,一旦他出事,馬上去找秦天。

所以,在接到林成天助理的電話后,林祖兒直接衝出教室來找秦天。

這節課正好是班主任汪超的課。

對於林祖兒的突然闖入,他心中稍感不滿,不過,他也知道林祖兒的身份,於是道:「秦天同學,既然林祖兒同學找你有急事,你就隨她出去吧!」

「多謝老師!」

秦天點點頭,跟著林祖兒走出了教室外。

「你爸出了什麼問題?」

秦天沉聲問道。

林祖兒簡單將整件事的經過講訴了一遍,聽完后,秦天略感意外,雖然他從來都沒有將林成天放在眼裡,但對方好歹是江城首富。

但從昨日今日的各種事情來看,很明顯,是有人對他動手了,而且攻勢相當的兇猛,幾乎讓他毫無還手之力。

當然,這其中肯定有某些部門的配合,不然,以林成天的人脈關係,根本就不可能出現被民工圍攻的機會,顯然對方是有備而來。

「天哥,我爸說他出事後,就讓我來找你,我們現在該怎麼辦?」林祖兒顯得很是驚慌失措,可說已經失去了方寸。

「要解決這件事,就得知道針對你老爸的幕後黑手是誰!」秦天沉聲道:「如果沒有意外,這件事高家有介入,走,我們直接去高家!」

「對,高家肯定有參與!」林祖兒點點頭,想起了昨天食堂內的一幕,高元那般囂張,肯定知道一些內情。

二人飛快出了校園,有一輛黑色的轎車在那裡等候著。

看到秦天二人,車門打開,一個青年男子從中走出,正是林成天的助理侯熊。

「小姐,秦先生!」

青年男子迎了上來,顯得頗為恭敬。

當初秦天被帶到郊區別墅和林成天會面,這個侯熊就在場,因此,知曉秦天是個非常厲害的人物。

「嘎吱!」

就在這時,一輛SUV飛速而來,伴隨一陣刺耳的剎車聲,車子頓住,然後從車上走下一對穿著黑色勁裝的青年男子。

二人的目光齊齊落在林祖兒身上,然後大步而來。

「林祖兒,我家少爺有請,跟我們走一趟!」

當中一人傲意十足的道。

絕對甜寵:天才寶貝呆萌妻 「你們是什麼人?」

侯熊臉色一變,警惕的盯著二人,並一步邁出,擋在林祖兒和秦天面前。

「礙事的傢伙,滾開!」

張勇眼中閃過一抹不屑之意,抬手一巴掌扇出。

「啪!」

侯勇被扇得橫飛了出去,然後重重砸落在數米之外。

見到這一幕,林祖兒心中一緊,下意識抱住了秦天的手臂:「天哥!」

「林祖兒小姐,請你不要浪費時間,跟我們走!」

張勇獰笑著,伸手就朝林祖兒的肩頭抓來。

但就在這時。

秦天忽然抬起右手。

「轟隆!」

他的右手直接化為一方厚重的大印,帶著雷霆之威,直接蓋在了張勇的臉膛之上,對方一聲悶哼,就直接軟倒在地,不知生死。

另外名青年張斌見到這一幕,不由微微一愣,張勇和他修為相當,都是內勁巔峰的武者,居然被一個高中生一招擊倒。

「這個高中生不簡單,不過……!」

他眼中凶光一閃,右手在腰間一抹,就多了一柄雪亮的匕首。

「噗!」

刀光濺射,刺人眼球,瞬息不到,對方便持刀撲殺而至,銀亮的刀光更是將秦天全身給籠罩了起來。

「不要!」

林祖兒驚恐的叫喊,並下意識閉上了眼睛。

這是一門毒辣的刀法,秦天能感應到雙眼、咽喉,心臟和小腹都有寒意出現,顯然,對方對他已經生出殺心,打算將他一擊必殺。

「轟隆!」

秦天再次出手,同樣的抬手,化為大印蓋下。

「噗噗噗噗!」

他的手掌宛若化為百鍊金鋼,直接將所有刀光絞碎,然後狠狠蓋落在了張斌的臉膛之上。

「嘭!」

一聲悶哼,張斌七竅出血,身子如同麵條般軟倒在地,他的傷勢比張勇的還重,而且,丹田也被震碎,這是他對秦天動了殺心的懲罰。

不遠處,侯熊已經站起,一邊臉頰已經高高腫起,他大步走了上來,朝秦天深深一拜:「秦先生,還請您救救老闆!」

「去高家!」

秦天淡淡道。

「是!」

侯勇興奮的點點頭,馬上上前為秦天和林祖兒拉開車門。

車上,林祖兒好奇的打量著秦天,眼中充滿了崇拜。

大半個小時后。

車子來到了一座古色古香的巨型府邸外,大門上方掛著個鎏金銅牌,上書「高府」二字。

高家是個老牌家族,據說祖上做過清國的知府,並且在百餘年前就已經在江城紮根,底蘊相當深厚。

「你們在車裡等著,我去去就回!」

秦天丟下一句話,就欲下車,但手臂卻被林祖兒拉住,語帶哀求道:「天哥,我要和你一起!」

「也好!」

微微猶豫,秦天點點頭。

「秦先生,我也跟您一起進去,可以嗎?」

侯熊有些忐忑的道。

「可以!」

於是一行三人直接來到了高家大門前。

「什麼人?」

一群穿著黑色勁裝的護衛迎了上來,截住三人,厲聲質問。

「噗噗噗!」

秦天抬手,幾道氣勁激射而出,瞬間沒入這幾名護衛體內,頓時,他們化為了木頭樁子。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點穴?」

侯熊駭然的看著這一幕,心中驚駭莫名,而林祖兒則越發崇拜秦天,對他也是信心大增。

下一刻,秦天心念一動,蟄伏在識海中的神念陡然勃發,向四周擴散而去,很快,他就鎖定了府邸深處一位白白胖胖養尊處優的老者。

這個老者不是普通人,修鍊過養生氣功,勉強達到內氣初期。

武者的境界劃分為內勁、內氣、真氣、先天、宗師、大宗師六大境界。

沿途,不斷有高家的護衛出手阻攔。

但都被秦天抬手間解決。

半刻鐘后。

他終於抵達那老者居住的院落。

不過在院門前,卻已經有十二名內勁中後期的武者嚴陣以待。

這十二人是高家最為精銳的力量,也是高家屹立江城不倒的本錢。

「閣下是什麼人?為何要擅闖我高家!」

領頭的內勁後期,警惕的盯著秦天,沉聲質問,秦天出手的一幕,他們已經通過監控觀看到,很強,至少是內氣初期的存在。

因為只有將內勁凝練成內氣的武者,才能力量外放,隔空傷人,面對這樣的強者,即使他們十二人聯手,最多就三成把握。

不過,在院落附近,已經埋伏了十多名精銳槍手,一旦他們不敵,槍手就會開槍。

內氣武者雖強,但也敵不過子彈。 秦天抬眸看了眼對方,淡淡道:「讓院子裡面的那個老頭出來和我說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