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走吧,錦瑟離這裡又不遠,我們就走路過去吧。」

阮梵顏拉著淺九的手,與他十指相扣。

「好。」

今天是你的生日,自然是什麼都聽你的。

直到步行走出了影視城,淺九才感到有一些後悔。

「誒,你們看呀!那是不是淺九呀?在軍訓隊伍中間唱歌的那個。」

「如果真的是的話,那他旁邊就一定是他的青梅阮梵顏了。誒,你們說,我們到底要不要過去要簽名要合照啊?」

「當然要了,好不容易才碰上的。怎麼可以放過到了嘴邊的熟鴨子,就這樣讓它飛了呢?」

「走走走,趕緊去,萬一他們走了可怎麼辦呢?」

說話間,離著淺九他們不遠處的幾個女生相邀著走了過來,臉上帶著激動的紅暈,手上拿著本子和筆。

「淺九,我是你們兩個的cp粉,可以在我的本子上籤上你們的名字嗎?」

其中一位矮矮的,看著有些胖的女生將本子伸了過來。

淺九嘴角保持著微笑,接過了本子,刷刷刷幾筆,就在本子上籤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後將本子遞給了一旁的阮梵顏,等到阮梵顏也簽上了自己的名字之後,淺九再將本子遞還給了本子的主人。

那個女生小心翼翼的吹了吹本子上未乾的墨跡,等到墨跡幹了,才小心翼翼的關上本子,抱在懷裡,一臉的幸福。

其他人看了,覺得有戲,也不再矜持,紛紛將本子遞了過來,顯然是要簽名。

等到淺九和阮梵顏好不容易出了粉絲們的包圍圈,吃飯的點早就過去了。

「看來,我也是個名人了。以後可不敢再這麼肆無忌憚的上街了。」

阮梵顏理了理有些凌亂的頭髮,用著開玩笑的口吻說道。

「既然知道了,那你現在就乖乖的帶上墨鏡口罩吧。」

淺九好笑的看著阮梵顏的動作,不知從哪裡拿出來了墨鏡和口罩,溫柔的給阮梵顏戴上了。

「那你呢?」

因為有著口罩的遮擋,阮梵顏說的話顯得有些悶悶的。

「當然是和你一樣了。」

說著,淺九也拿出墨鏡和口罩戴上。

武裝好了之後,兩個人走出了角落,光明正大的走去錦瑟。

一路上再也沒有遇到粉絲的圍追堵截,只是路上行人看神經病的眼神讓他們有些尷尬,但是也總比被粉絲們圍追堵截好啊。

他們也只能忍著尷尬,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了。

看來,國慶時期播出的那七天綜藝節目,果然是沒有白播啊。現在隨便一個路人也能夠知道他們的名字了。

不過,宣傳了那麼大的力度,還沒有紅遍大江南北,那真的是說不過去了。

「歡迎光臨。」

錦瑟到了。

「請問客人有預約嗎?還是……」

服務員問。

「有的,我前幾天就預約了今天中午的時間,你看看,再找找,是不是有一個客人是姓阮的。那就是我了。」

服務員看了看,終於找到了,於是說:「確實是有一位姓阮的客人預約了今天中午的時間,阮女士,這邊請。」

許你一生安好 服務員領著阮梵顏他們走到一個包廂里,「菜馬上就上來,請稍等片刻。」說完,人就退出了包廂。

淺九打量著四周古色古香的環境,點了點頭,很是滿意。

在他們兩個閑聊的時間裡,不一會兒的功夫,菜就已經上齊了。

「嗯……這個水煮魚真的是好好吃啊,你也吃呀。」

說著,阮梵顏夾了一筷子放到了淺九的碗里,淺九看了看碗里的水煮魚,又看了看阮梵顏那張帶著笑的臉,夾起來吃掉了。

「你說的沒錯,很好吃。這塊排骨也很好吃,來。」

排骨被淺九夾到阮梵顏的碗里了。

「嗯嗯。」

阮梵顏連忙夾起來吃掉。

一頓飯,就這麼在他們兩個你夾給我,我夾給你之間度過了。 「飯很好吃,菜也很好吃,既然吃完了,那我們就走吧,下午還有戲要拍呢。」

淺九剛剛站起了身,就被阮梵顏給拉住了。

「別走嘛,還剩下最後一道甜點,吃完了再走也不遲啊,也不急在這一時半刻嘛。」

淺九想了想,最終還是依著阮梵顏坐了下來,等著最後一道甜點的到來。

卻沒有想到,只是因為這道甜點,就付出了自己的後半生。

門外傳來敲門的扣扣聲。

「進。」

服務員推門而入,將手上端著的菜放到桌子上,與阮梵顏對了個眼神,點了點頭,出去了。

「這是……蛋糕。」

淺九看著服務員送上來的最後一道菜,神色莫名。

「對啊。今天我生日嘛。」

阮梵顏笑眯眯的,說著便拿出蠟燭點上,一一插在蛋糕上,閉眼許願,過了好一會,才睜開眼睛,眼睛里滿滿的都是笑意。

「許了什麼願望?說出來看看我能不能幫你實現。」

「你當然可以幫我實現了。」

阮梵顏笑了笑,略有些俏皮的說道。

「嗯?」

魔王總裁的緋聞女王 淺九疑惑,有什麼事情是他可以幫她實現的?而且從小到大她想要的他不是每一件都做到了嗎?那還有什麼事情是要她在生日的時候說的?而且看她這表現,這明顯是擔心他不同意啊。有什麼事情是他不同意的?

「那當然就是……」

阮梵顏頓了頓,看淺九還在那裡等著自己回答,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氣,在心裡暗暗鼓勵自己,唇張合了好幾次,最終,她還是沒有說出口,只是換了個委婉的方式。

「我們先吃蛋糕吧,你幫我切。」

淺九挑了挑眉,看著阮梵顏懊惱的樣子,不動聲色的接過阮梵顏遞過來的刀子,默默地開始切蛋糕。

到底是什麼事情能夠讓她這麼為難,還需要生硬的轉移話題?

不過謎底一會就揭曉了,他不急,急的應該是對面重新鼓起勇氣的阮梵顏。

「咔……」

淺九手頓了頓,默了默,在阮梵顏期待又緊張的注視下,緩緩的撥開了蛋糕,露出了藏在蛋糕里的金屬物。

那是……

一枚沾滿了奶油的銀戒指!

淺九不顧一旁阮梵顏的緊張,看著那安安靜靜躺在刀上的戒指,眼裡明明滅滅,最終化為一波春水,拿起戒指,問阮梵顏:

「這……就是你今天吞吞吐吐,緊張莫名的原因嗎?是要向我求婚還是……」

阮梵顏忐忑不安的攪了攪手指,看著淺九似乎是沒有變動絲毫的臉色,閉了閉眼,一臉的視死如歸。

豁出去了,不成功便成仁!

最不濟不過就是陌生人罷了,既然已經搭弓上弦了,那就容不得退縮了。

「寶寶,我喜歡你,我們交往吧!我想做你女朋友,我想當你未來的老婆,我想陪你度過餘生,與你執子之手,白頭偕老。」

淺九聽著阮梵顏有些顫抖的聲音,感受著阮梵顏心裡的不安與緊張,最終笑了,眼裡逐漸浮現出笑意,最後滿滿的都是笑意。

一笑傾城,再不如是。

彷彿在那一霎那,就驚艷了時光,溫柔了歲月,只讓人想到「歲月靜好」這四個字。

「既然你笑了,那就是同意了,那我以後可就是你的女朋友,未來的老婆,餘生的伴侶了。不可以反駁,我不接受。」

看淺九笑了,阮梵顏呆了呆,回過神來后,臉上浮現出紅暈,可心裡的緊張和忐忑,卻是消失的無影無蹤,又變回了那個有著強大自信,霸道強勢的人了。

既然不反駁,那就是完全默認了的節奏哇。默認了,再換一個說法,不就是直接同意了嗎?所以,她可不可以理解為,淺九也是很喜歡她的,只是比較靦腆,不善於表達而已。

即便淺九不是這樣子想的,在今後的時光里,她也會讓他這樣子想。

所以說,淺九,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

註定了,你一輩子都是我的人。

淺九也不反駁,只是微笑著看著她在那裡興奮地手舞足蹈。

恨不得宣告全天下的樣子,讓他覺得她十分可愛。

從今天開始,兩人的關係就這麼確定了。只是一道甜點而已,淺九就這麼將自己給賣了出去。

之後兩人開始了熱戀,時機成熟了,雙方家長見了一面,定下了訂婚的日子,結婚的日程也給提了上來。

兩家這麼一忙碌,時間就過去了差不多三個多月。

淺九參演的那部古裝劇也已經殺青送審了。現在是全力宣傳階段,淺九為了能夠再一次拿到這一年的影帝獎項,配合著劇組整天飛來飛去。

不過,也幸好,他的努力沒有白費,在兩個月後,他的影帝獎項終於落實。不過,這都是后話了。

本來就不怎麼熱愛刷微博的他更是因為這些日子的忙碌而停了一切電子設備只留下通信作用,自然網路上的事情他也是不知道的。直到他忙過了這段時間,有了休息的時候,經紀人一個電話過來,才讓他知道了這些天在網上所發生的事情。

原來是他的戀情已經曝光了呀。

但伴隨來的就是一些不怎麼好的輿論,以及一些惡意的中傷。甚至已經發展到了他欺騙粉絲,已經有了女朋友,卻操著單身的人設的地步。

淺九看了幾條評論之後,實在是看不下去了,這些言語實在是太污穢,讓他這個活了幾千年的人心裡都有些不淡定了,可想而知,這言語是多麼的污穢,讓人難以接受了。

「鈴鈴鈴……」

淺九接起了電話,對面傳來了導演的聲音,簡單的說了幾句之後淺九就掛斷了電話。

導演要說的大致內容就是,現在他們的這部古裝劇已經定了檔,就在兩個星期之後。現在網上的一些對淺九不好的輿論,有可能會影響到這部古裝劇,所以讓他最好在兩個星期之內解決,不管怎麼說,這部古裝劇是真的好,不能夠讓他給毀了。

淺九聽了,也沒有什麼反應。這世間大多數人都是如此。沒有關乎到自己切身利益的時候,隨便怎麼說都行,但是一旦關乎到自己的切身利益,那就是拼盡一切也要維護了。

導演也是人,他也不例外。

不久之後,淺九又接到了來自家裡的電話。

大致的內容是讓他不要擔心,他們會去處理的。

之後,阮梵顏的電話也打來了。

這次,她的電話帶來了一個可以說是好的消息,確定了懷疑對象。

總裁,你好狠 沒錯,這次搞出了這麼大的事情,完全是溫暖在背後一手策劃。

溫暖自從那次軍訓將阮梵顏弄下了懸崖,但阮梵顏只是昏迷住院,尤其是看到了淺九奮不顧身地救下了阮梵顏,而看都沒有看她一眼之後,她就已經由愛生恨,墜入了仇恨的泥沼之中出不來了。

她也不想要出來。 她渾身都是毀天滅地,腐朽的氣息。

她什麼都看不到了,只是淺九抱著阮梵顏焦急的,慌亂的,不顧我任何事情的背影,深深地印入了她的腦海,揮之不去。

所以,這兩個人都是她要報復的對象。

這一次,她也不再奢求淺九的喜歡,甚至是愛了。

她現在只想要讓他們身敗名裂,家破人亡,死無葬身之地。

為此,她出賣了自己。攀上了一個有錢有勢的大佬。

只要他們兩個不好過,她就開心。只要他們兩個死無葬身之地,她就是賠上自己的性命也在所不惜,更何況只是區區的那一層膜呢。

現在她已經身處地獄,怎麼還能夠放任他們生活在陽光下,幸福,無憂無慮?

那自然也是要和她一樣,將他們拉下雲端,墜入地獄,待在腐朽的泥沼里,比她都還不如。像一隻臭水溝里的老鼠一樣,渾身泛著惡臭,人人喊打。

敗壞他們的名譽,讓他們在娛樂圈裡生活不下去,這只是她計劃的第一步而已。

可惜呀,她還沒有完成第二步讓他們家破人亡,她就已經身處在監獄里了。

若不是手底下人辦事不仔細,掃尾的工作沒有做好,她怎麼可能淪落到現在這步田地?

以誹謗罪入獄,處以三年以下期行。

真是可笑!!!

誹謗罪,可大可小。

大了的話,就是像她這樣。小了的話,就是什麼事都沒有。

看來,他們沒有少在這方面出力。真的是要讓她身敗名裂,治她於死地呀。

可是,他們三個人之間本來就有著解不開的死結,早晚有一方是以這樣子的下場收場的。不是東風壓倒西風,就是西風壓倒東風。兩方都不相讓的結果不是兩敗俱傷,玉石俱焚,就是其中一方的徹底敗落。

要是是她的話,對待敵人,她也會這樣子做,甚至比他們做的更絕。

可惜他們秉持著那什麼狗屁善心,讓她落得這步田地,卻又不給她一刀痛快的,卻殊不知,這變相的折磨,有的時候比一刀了結還磨人,痛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