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與此同時,炎尊者和煉尊者的身體也同時向外面衝出,速度如同閃電。

可是,在他們來到房間外面的時候,只見遠方天空,一道青色的身影,如同神劍一般破空而去,瞬間便無影無蹤。

只剩下天空中那一條白色的劍痕,震撼三人。

「好厲害!」

炎尊者看著天空上的劍痕,雙眼一緊,太恐怖了,身形騰空而起,快到了這種程度,竟然能在天空留下劍痕!

「非常厲害,很可能是先天境七重以上的境界!」

煉尊者低聲說道,這種境界,已經極為恐怖了,可以輕易斬殺數十個先天五重,六重的人。

如此恐怖的高手,竟然來到了他們的房間之外。無聲無息,而且又瞬間離開。

「那是什麼!」炎尊者驚呼一聲,隨即幾人目光看向了他們的院子中央,一個古樸的丹爐,靜靜的佇立在地面上。

「嗡!」

眾人只覺的腦中猛然一震,這個丹爐,正是神龍騰雲爐。

神龍騰雲爐,剛才還被岳連雲拿走,現在,卻再次來到了他們的面前。

「他是把丹爐送給我們了?」幾人的目光看向遠方天空,這樣的高手,為什麼會給他們送丹爐?

而且,神龍騰雲爐既然出現,意味著對方是從岳連雲的手裡搶來的。

李辰幾人的眼中全都是疑惑和迷茫,他們不懂,像那種強者,為什麼會把神龍騰雲這種至寶送給他們。

「別管那麼多了,李辰,先把這寶貝收起來!」炎尊者說了一聲,李辰也如夢初醒的一點頭,把院子里的神龍騰雲爐收入洞天玉佩當中,隨即回到了原地。

「李辰,你認識那個高手?」炎尊者問道。

李辰眼神閃爍了一會兒,隨即認真的搖搖頭,他所認識的人中,有如此恐怖實力的,大概只有獨離庭,可那人,絕對不是獨離庭。

可是,他為什麼要把丹爐送過來?

「這就怪了。」炎尊者的眉頭緊緊皺著,想不通,這神龍騰雲爐本來就被李辰買下,隨後被迫放棄,可現在又到了李辰手裡,對方,很照顧李辰,可李辰,又說自己不認識。

「李辰,是不是你爹娘的朋友?」煉尊者開口發問,李辰的眼神立刻一閃。

隨即,他還是搖頭,父親李紀,應該沒有這種實力恐怖的朋友,而母親,他連見都沒見過。

「應該不是。」李辰說了一句。

「算了,管他那麼多,對方如果想要你知道,就不會離開,現在對方既然走了,就是不想讓你知道他是誰,幹嘛要費勁去想,當你強大到了一定程度的時候,你自然會知道他的。」這時夢柔開口說話,李辰一點頭,沒錯,既然對方不現身,就是不想讓他知道對方是誰,他幹嘛還費那勁。

只要丹爐到手,就行。

「也許日後,就會知道的。」李辰心中暗道一聲。

……

天武城,守衛森嚴,城門之地,身穿黑甲的軍士來回巡視,目光嚴肅,不苟言笑,城門之外,有兩匹血雲馬雙蹄騰空,雄壯無比。

而在兩匹血雲馬上,竟然是兩尊石像,恍若真人,其中一尊,乃是黑風軍的創始人,袁天成。

面容稜角分明,雙目如電,威風凜凜,袁天成身上的氣質,竟然在這石像上表達的極為鮮明。

而另一尊石像,刻畫的則是一個青年,面容平和,目光冷靜,英武的面孔上滿是堅毅,渾身上下都充斥著一股豪情,這青年,正是如今的黑風將軍,天武城的主人,飲血侯李辰!

把兩人的石像雕刻在這裡,是一種象徵,象徵著黑風軍,守護著天武城。

在城門之外,許多人路過兩座石像的時候都會微微欠身,劍神袁天成,沒有人不佩服,可人心詭譎,一代大英雄卻險些喪命宵小之手。

英雄,在這個世界總是帶有悲劇成分,只有力量恐怖的強者,才能震懾一切,所謂的皇權,也是臣服在力量之下。

天武城進出的人個個面帶紅光,似乎情緒都很不錯。

在李辰進入天武城后,整個天武城就迅速擴展,城池已經比以前大了很多,建造的極其威武,就如這城門之處,就不知道威武了多少,尤其是那一個個城門守衛,都是黑風軍人,雙目炯炯有神,站那不動,就可以讓宵小之輩膽寒,不敢違法亂紀。

現在的天武城,極其的富有活力,假以時日,傲立於武玄皇朝不是難事。

不僅如此,在黑風軍進駐天武城之後,大肆宣揚武道,同時開辦講武堂,文學社,律法廳,提高民智,使人人都有武防身,一時間城中文武之風大盛,人人以城中居民為榮,並且名聲傳揚,外城之人都有不少前來天武城學習求教的,其帶動的貿易通商,無比之大,城中稅收,已足夠黑風軍日常所用,並且還有盈餘。

如此繁榮昌盛之城,已經引來不少人主動成為其中居民,安居樂業,穩定民生。 「吼!」

這時,一道虎嘯之聲遠遠傳來,讓天武城內外人群目光凝聚,向著那聲音傳來的地方望去。

只見遠處的天空之上,一個黑點,正極速的向這邊飛來,越來越清晰。

「飛天翼虎!」

等看到天空之上的身影之時,眾人目光一滯,剛才發出嘯聲的,乃是一頭背後帶有肉翅的飛天翼虎,銳利而兇殘的雙眼,帶著極其殘忍的氣息,巨大的斑斕雙翅來回拍打,每一次落下,都會帶起一股強烈的旋風,同時一個眨眼間,就能飛行數千米,非常恐怖。

而且,更令人敬畏的是,這翼虎的背上,竟然還有著兩道人影,強烈的旋風吹拂在他們身上,讓他們的衣衫獵獵作響,極為瀟洒。

這兩人,是一對青年男女,男子英俊,肌膚光滑,那冷漠的雙眸,帶著絕對的高傲。

而那女子,則是美麗如仙,宛若天上神女,令所有見到的人都忍不住拜服,氣質極貴。

「師兄,這裡就是天武城吧。」

只見那女子淡淡的開口,柔軟的聲音中帶著幾分自傲。

「對,天武城。」青年一點頭。

「聽師父說,最近武玄皇朝出現了一個名叫李辰的天才,比師兄你的年紀還小,如今已經是天武城的城主,還被封為了飲血侯,你看那兩個石像,年輕一點的,應該就是李辰了。」

少女一指地面上的李辰石像,淡淡的說了一聲,讓青年目光一轉,隨即眼中就劃過了鋒利之意。

「哼,區區飲血侯算什麼,就算把武玄皇朝的皇帝給我做,我也不當,至於師父嘴裡的天才,才不過武師境七重左右的境界,在我的眼中,不過是螞蟻,一下就能碾死。」

青年目光自負,眼眸中狂傲無邊。

少女聽到他的話一笑,極為美麗。

「他當然不能和師兄相提並論,師兄要知道,師父今年已經有一百三十歲的年齡了,可只有我們兩個弟子,師兄的天資,也就天雪皇朝的十大守護者能比比,至於後面的一些人,很快會被師兄所超越。」

「這是必然。」青年冷漠的說了一聲,似乎在陳述事實,「神龍境比武已經不遠,武玄皇朝和天雪皇朝的天才,都來到了武域城,準備先在武域城的比試中殺出排位,取得神龍境比武的資格,正是因此,師父才讓我們兩人出來磨練,顯然是認為我們這一次必然能夠取得名額,天雪皇朝的十大守護者?哼,土雞瓦狗而已。」

說話之時,青年的目中閃過一絲冷意,在他看來,什麼天雪皇朝的十大守護者,不過是一群廢物的自我吹噓罷了。

「師兄所言有理,不過我們也必須要小心謹慎,天雪皇朝和武玄皇朝,歷史悠久,疆域廣大,誰又知道其中有什麼高手呢?不過這次神龍境比武即將召開,那些老一輩的神秘高手雖然不出來,可是隱藏在世間的年輕天才卻會忍不住出來了吧,正好,借著這次機會,咱們也能看看有多少人配和我們做對手。」

少女一點頭,這時的他們已經到了天武城的上空,看向下方。

「就是不知道這李辰,夠不夠格成為我們的對手呢?」

「他有什麼資格成為我們的對手。」青年的眼中閃過一絲鋒芒,話語中滿是不屑,少女幾次說起李辰,這讓他很是不爽。

「神虎,衝下去!」

青年冷冷的說了一聲,頓時翼虎俯衝而下,讓少女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她就喜歡看自己的師兄發怒,故意刺激他。

天武城外的眾人,看著那俯衝而下的妖獸頓時心中一顫,好恐怖。

在高空之中他們還沒什麼感覺,此刻這妖獸俯衝下來,身體如一座小山頭,雙翅拍打的時候讓他們的身體都有些離地,不斷的向後狂退。

城牆上的黑風軍人看到那翼虎直接撲向石像,不由得臉色大變,雖然害怕,但元帥和將軍的石像,不許被辱。

「住手!」

城門上的黑風軍同時大吼,身體向天空撲出,對著翼虎發出攻擊,讓眾人心頭一震,黑風軍,果然是武玄精銳,這時候都敢上!

「死!」青年冷喝一聲,一道鋒利的白芒閃過,那些還在撲向翼虎的軍人身體一顫,隨即咔嚓一聲,血光爆閃,他們直接被切開了身軀,場面極為的殘忍,讓一些平民發出驚叫之聲,這青年,好兇殘。

「咔嚓!」

又是兩道巨響同時傳出,袁天成和李辰的石像,同時化為了飛灰,隨風飄揚。

一聲虎嘯之聲再次響起,兇猛無比的旋風把許多人都吹的飛起,那翼虎,再次飛上了高空,看著那不斷向城門匯聚的黑風軍。

「我名葉狂!告訴李辰,要是想找我報仇,來武域城找我!」

一道霸道狂傲的聲音從天空之上傳遞下來,震懾眾人,隨即那翼虎雙翅一拍,瞬間就化作了一個黑點,消失無蹤。

「好恐怖,那妖獸,應該是皇階的!」眾人看著那漸漸消失的黑點,心中震驚,他叫,葉狂!

同時,那飛奔而來的黑風軍人看到那滿地的屍體以及化為粉末的石像,臉色陰沉之極,眼中露出一絲怒火,葉狂,他們似乎沒有矛盾吧。

這時,遠處的黃土大道上,幾匹駿馬疾馳著,塵土飛揚。

不過駿馬上的幾人,臉色卻非常難看,這一群人,正是李辰等人,而剛才那囂張的話語,他們也聽到了,不知道天武城發生了什麼事情。

駿馬疾馳的速度如同閃電,在地面上掀起了一股狂風。

「李辰,剛才那妖獸,是皇階妖獸。」炎尊者說了一聲,那妖獸,是從他們的頭頂飛過,他們自然看見了。

李辰沉默的點點頭,沒有過多久,他們便來到了天武城的城門。

「是侯爺,侯爺回來了!」

擒愛程式 城門之外,有人看到遠處的幾匹馬頓時連連驚呼。

片刻之後,李辰來到城門外,看著那十幾個被斬殺的黑風軍人,臉色陰沉。

「葉狂!」

抬起頭,李辰看著那消失在天際的黑點,恐怖的殺氣猛然爆發!

「武域城。」

李辰暗暗思量,葉狂,這人他絕對不認識,而且李辰在武域城的時候,也從來沒有聽說過這個名字,可以說,兩人素昧平生,李辰根本不知道有葉狂這個人。

可對方,卻來到天武城囂張,為了顯示他的強大和力量,殺了黑風軍人,還留下一句話,要報仇,去武域城找他,隨後直接離開。

這就叫殺人如麻,在他們的眼中,人的命,是最不值錢的東西,為了一些小事,他們想殺就殺,隨意而為。

「我會扒了你的皮!」李辰的聲音帶著徹骨的陰寒,武域城,他很快就會過去。

岳連雲說神龍境比武不遠,現在的武玄,正是天才聚集的時候,那葉狂,或許也是因為這個原因才出現在世間,而且,和葉狂一樣的人,恐怕還有不少。

我的絕色明星老婆 「侯爺!」

此刻,這些到來的黑風軍對著李辰喊了一聲,目光血紅,殺氣深厚。

「厚葬他們,有親人的給予最高撫恤,免除後代稅收,親人在遠方的就接過來,由侯府安置生活,這個仇,我會親自報!」李辰冷冷的說了一聲,那些軍人雙拳握緊,臉上露出憤怒之色,重重的一點頭。

隨即,他們將那些被斬斷的屍體拼裝好,裹上白布帶著離開。

遠處的民眾低聲交談,他們天武城的人,實力的確太弱了,以前,武師境的人放在天武城就算高手了,尤其是年輕一輩的武師境強者,被人稱為天才,可現在看看人家,同樣年輕,卻騎乘威武的妖獸,本身的實力也極為恐怖,可能超越了武師境的層次。

這種恐怖的天資,是他們平日里難以想象的,可他們,卻親眼看到了。

就好像當初看著李辰的崛起一樣,非常的震撼。

看著那騎在馬上的青年,眾人心中暗暗猜測,也不知道侯爺現在是什麼境界了,和那騎乘妖獸的青年相比,誰的天資更可怕?

李辰當然不會去揣度人群內心的想法,催馬前行,幾人向著天武城內奔去。

侯府,比以前的城主府不知道大了多少,進入其中,就猶如進入一座宮殿,宏大,而且威武。

此刻,林誅邪,楊武動,廖通化三位將軍都出來迎接李辰,看到李辰身旁跟著的幾個人,三人的眼中劃過一絲精芒。

夢柔,給人的感覺是漂亮,又是一個美女,他們的年輕侯爺,似乎身邊有很多的美女。

飛仙,出塵,淡然,宛若天上的神仙,岳韻兒,乃是武玄的公主殿下,另外還有美麗潑辣的袁玲姍,現在,李辰的身邊,又多出了兩個美女,夢柔是一個,另外還有一個十分漂亮的少女,竟然被一塊寒冰封住,臉上滿是平靜,甚至還帶著一絲開心的笑容,似乎在睡眠,處於了一個美好的夢中。

除了這幾個女人和劍狂之外,真正讓三人意外的是李辰身邊的兩位老者,雖然沒有半點氣息顯露,可一看到他們的眼睛,就能體會到這兩位老者的神秘恐怖。

很可能,是先天境的強者。

就連李辰自己,好像也和以前不同了,眼神更加銳利,目中的堅毅之色更加穩固。

看來這一次前去龍城,李辰經歷了不少事情,獲益匪淺。

「楊叔,林叔,廖叔,這是炎尊者和煉尊者,都是先天境的前輩。」李辰對著三位將軍介紹了一下,讓三人心中一驚,果然沒錯,都是先天境的高手。

「見過炎前輩,煉前輩。」三人都客氣的一抱拳,李辰帶來的人,而且還都是先天境的老者,這一聲前輩,沒什麼不妥。

「嗯。」炎尊者和煉尊者都是笑著一點頭。

「一起進去。」李辰說了一聲,策馬向前,一行人來到了侯府大廳。

李辰讓飛仙和夢柔去把流霞安置好,劍狂則是回到自己的房間,唯有李辰,兩位尊者,以及三位將軍留了下來。

「炎尊者,煉尊者,這天武城,是我的城,這侯府,是我的地方。」李辰對著兩位尊者簡單介紹了一下,隨即道,「不過,我不是經常待在天武城,這次回來,我修鍊一段時間,就要前去武域城。」 「我們和你一起走吧。」炎尊者說了一聲,不過李辰卻一搖頭,他早就有了自己的計劃。

岳連雲的話以及葉狂的出現,都無疑是在告訴他一個訊息,武玄皇朝天才時代的帷幕即將拉開,他必須要單獨去磨練,經歷,變得更強。

炎尊者和煉尊者跟著他,的確可以保護他的安全,不過李辰覺得,身邊有飛仙就夠了,他不希望在武道的路途上有別人太多的幫助,唯有他自己的力量變得強大,才能真正的惠及眾人,也不會發生今天的這樣的事情。

而且,他把炎尊者和煉尊者留在天武城,還有其他的想法。

「炎尊者,煉尊者,在天武城,有幾萬的黑風駐紮在這裡,他們都是我最精銳的部下,實力都在武師境之上,不過,我認為他們的實力還不夠,需要不斷的進步,這次我前去龍城尋找靈丹,就是為了他們。」李辰對著兩位尊者說道,「我想要讓他們變得更加強大,就算擁有這些丹藥,還是不夠,我希望兩位尊者能夠留在天武城幫我。」

炎尊者和煉尊者的眉頭一挑,隨即炎尊者對著李辰說道,「你還需要我們煉製其他的丹藥為他們提升境界?」

「這只是一點,另外,我希望兩位尊者能夠訓練一下他們,幫助我這三位叔叔培養出一批能夠橫掃天下的真正軍隊,當然,若是兩位尊者有什麼需要,比如收集材料的一些事情,都可以讓他們去做,這也是對我部下的磨練,生死由命,富貴在天。」

李辰目光嚴肅,雖然這數萬的黑風軍已經是精銳中的精銳,可李辰覺得還是不夠,這股勢力,依舊不是太強大,無法征戰天下!

兩位尊者目光變換,同時,林誅邪三人,眼中也都露出了精芒,這兩位先天境的高手,似乎還是煉丹師。

「好,李辰,既然我們打算跟著你,一切,自然是以你為主。」煉尊者點頭說道。

「嗯,你既然開口了,我們就會儘力配合。」炎尊者也點了一下頭,既然已經決定跟著李辰,自然要放下先天境強者的身份,聽李辰的,否則,幹嘛還跟著。

「多謝兩位尊者。」李辰一點頭,隨即看向林誅邪三人道,「炎尊者和煉尊者,都是先天境四重的強者,而且煉丹技術高超,以後,三位叔叔還是要盡量配合他們,無論他們有什麼需要,都要儘力完成。」

先天境四重,而且,還都是煉丹師!

林誅邪三人的眼神全都一變,好厲害,這樣強大的存在,竟然願意聽從李辰的吩咐,他們,果然沒有看錯李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