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公子,我的境界才……」寧晚筠不由得愣住了,她修鍊的時間尚短,可以說是眾人之中修道最短之人。

現如今,也不過是剛剛突破了王者境界,才堪堪達到了大聖境界,這樣的實力在眾人中並不算高。

但她心中清楚,這已經是突破了極限。

畢竟,她是從頭開始修鍊,能夠在如此短暫的時間達到了大聖境界,已經非常的了不起了,論天賦,堪稱無敵。

同樣,她也非常的明白,想要未來走的更遠,那麼便不能急功近利,需要慢慢的打磨基礎,淬鍊體魄。

「這與境界無關,眼下正好有一個讓你仙體中成的機會。」牧雲淡淡的說道。

「仙體?太陽體?」

聽到這樣的詞語,在場的修士紛紛都愣住了,一個個都露出了駭然的神色,他們都知道寧晚筠不弱。

並且,似乎還擁有一種特殊的體魄。

但誰也沒有想到,她竟然擁有仙體,太陽體!這簡直就是驚天動地的大事件,在這整個九天十地之中,都不曾聽聞過。

仙體啊,萬古罕見。

相傳大成仙體,可以抗衡仙帝!

不曾想到,這種擁有傳奇體魄的修士就在他們的身邊,特別是拓跋小舞、紫金金、南天風神王等人眼睛都直了。

他們非常的清楚,仙體對於修士而已,意味著什麼?

「真的,真是仙體么……」南天風神王心頭狂顫,心中不由得升騰起一種奇怪的感覺,這跟隨在牧雲身邊的都是些什麼怪胎。

「一切聽從公子安排。」寧晚筠嬌笑著說道,在火焰宮殿之中她得到了火麒麟精血和火龍血晶,早就想要將其熔煉在體內了。

既然牧雲開口,那便無礙。

「我不是在做夢吧,晚筠你居然是太陽體?」紫金金震驚的說道。

寧晚筠輕笑一聲,說道:「我也不清楚,公子說我是太陽體,想必那便應該不會有錯了吧。」

說話中,神靈戰車快速的穿行起來,化作一道殘影消失不見。

天空之城北方,有一片巨大的山脈,在這裡林木蔥鬱,溫度熾烈的驚人,入目所見,都是一片赤紅。

火山連綿,早已超越十萬之數,四周不斷的有火山噴發的聲音傳來,大片的岩漿在地面上流淌。

這樣的場景,非常駭然。

此物溫度熾烈的驚人,尋常修士輕易都不敢進入其中,乃是真正的死亡之地,足以輕鬆焚毀修士身軀神魂。

幾乎說,這裡便是禁地,當然,這也是擁有火焰屬性體魄修士的天堂。但凡是來到此地的修士要麼很強,要麼便能夠親近火焰。

此地,更為古怪的便是,漫山遍野生長的一種粗大的藤蔓,或是糾纏在古木之上,或是覆蓋在山川之上。

這種藤蔓,生命力非常頑強,能夠紮根在此地,並且成為了優勢的植被,數量非常密集,可以吞噬火焰精華當做能量。

此物,被稱之為火珠竄天藤!

這是在很多古籍之中記載的一種植物,在九天十地之中根本不可見,唯有在這龍鯨小世界中的天使地域方才擁有。

火珠竄天藤,本身並不是靈藥,藤蔓沒有絲毫的價值,但是卻能夠吸引無數的修士前往尋找。

原因便是火珠!

這種植物,在成熟期的時候,能夠在藤蔓頂端凝聚出一顆赤紅色的火珠,晶瑩剔透,如同是紅寶石一般。

這種火珠,能夠散發出強烈的異香,令人陶醉,但凡是品嘗過的修士都讚不絕口,流連忘返。

哪怕是付出巨大的代價,都想要再次品嘗一番。更重要的是,這種火珠,對於火焰屬性的修士而言,擁有難以想象的好處。

吞噬一枚,可加強體內火焰精華,吞噬百枚,可重塑筋骨,對於火焰精華的吸收力度極大提升,若是能夠吞噬千枚,萬枚,那麼便很不可思議了。

血脈進化!

這便是火珠的最大妙用所在,也是被曾經進入此地的修士記載的主要原因,在這九天十地之中能夠導致血脈進化的靈藥寶果非常罕見。

但這火珠竄天藤,便是其中之一。

不過,想要採集這些火珠並非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火珠竄天藤本身並沒有任何的攻擊力,但是在藤蔓之中卻生長著一種通體赤紅的蜘蛛,只有拳頭大小,看起來並未有太強的進攻力。

但是,這種蜘蛛,卻是所有想要採集火蛛的修士的夢靨!

竄天火神蛛!

只有拳頭大小的身軀中,卻蘊含著恐怖的能量,能夠造成巨大的殺傷力,更可怕的是數量,密密麻麻,無窮無盡,遍布整個區域。

此時此刻,在這一片火焰山脈的四周,早已出現了無數的修士,一個個都眼巴巴的盯著那四處發光的赤紅色火蛛。

成熟期到了!

無數顆火珠散發出一股股濃烈的香氣,衝天而起,哪怕是相隔十萬里,都能夠輕易的嗅到。

「這麼好的寶物啊,竟然被一群蜘蛛搶佔了,真讓人痛心啊。」有修士死死的盯著千米之外的一顆火珠,不由得吞咽下口水。

「我們宗門的老祖,曾經得到過幾枚火珠,據說那味道畢生難忘,他老人家坐化的時候還念念有詞,想要再次品嘗一番。只可惜,我們這些後輩都從未見過,今日一見,果真如此啊。」也有修士感慨道。

「我更可悲了,我的老父親當初便是為了搶奪這火珠便隕落在此地了,一口沒有品嘗到,便死亡了。」有人說道。

……

在場的修士很多,一個個都露出了無比期待的神色,但是卻沒有人敢輕舉妄動,進入到火珠竄天藤生長之地,便是自尋死路。

入目所及,便能夠看到四周有一灘灘碧綠色的液體,不見任何屍體,只能看到一個模糊的液體人形輪廓,以及散落了滿地的戰甲衣衫。

不少修士,在來到了此地之後,被那種異香所吸引便紛紛闖入其中,不曾想卻遭到了瘋狂的進攻,全部隕落,無一人存活下來。

竄天火神蛛最厲害之處,便是它的毒素,只要被咬上一口,實力低微的修士能夠在瞬間便融化成為碧綠的液體。而實力強大的修士也必須瞬間做出抉擇,斬斷被咬上的血肉,若是慢上一秒,都會帶來極大的危害。

「我聽宗門中的先輩說過,不應該有這麼多的竄天火神蛛啊,難不成這是它們到了發了春的時候了?」

「可不是么,那些傢伙隱藏在火珠竄天藤中,顏色一模一樣的,根本就無處防備,剛才可是有一尊巔峰天道賢強者進入其中,不過三秒便粉身碎骨,化作了一灘液體。」

「空有寶山不得入啊,這種感覺真是憋屈,難道就沒有人能夠成功的搶奪到這些火珠么,真讓人失望啊!」

「有的,聽那些來的早的修士說過,之前血狐門的老祖親自出手,攜帶一件無敵真神本命神兵強勢衝殺進去,搶奪了十八枚火珠,但是卻隕落了八名太上長老,可謂是損失慘重的很呢。」

就在眾人的議論聲中,遠處有幾道身影緩緩的出現在山脈之前。

為首的青年,非常英俊威武,身披黃金戰甲,上面雕刻著一頭霸龍,張牙舞爪,猙獰可怖,特別是那龍頭更是蔓延開來,從他的肩膀出現,張開血盆大口,非常引人注目。

很顯然,這是一件寶甲!

「龍神戰!」

「龍宮六太子竟然出現了,據說他可是龍宮太子中最強的存在,如今已經登臨到大天尊境界了!」

見到這幾道身影的出現,在場不少修士都紛紛驚呼起來了,龍宮之人本來便非常的引人注目,更何況是這六太子龍神戰!

「可惜了,龍神戰雖然是這一代龍宮太子中最強的存在,但是他覺醒血脈的時間並不長,否則絕對會是年輕一輩第一人!」有宗門老祖感慨道。

龍宮最重血脈!

但是在這一代的龍宮太子中,唯有六太子龍神戰覺醒成功了,並且也只是在三年前方才成功的。

這個時間太短了,導致他難以和當今赫赫有名的年輕一代強者比肩,若是他能夠早覺醒幾年,或許一切都不一樣了。

「龍宮這一代很慘啊,這麼多年了,這不過是出現了一個龍神戰,也不知道他們是否還有雪藏的天驕。若是沒有的話,還真是後繼無人了,龍神戰想要真正的成長起來,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有老祖感慨道。

「不管龍宮年輕一輩如何,他們的底蘊很深,想要培養出一名強者還是非常輕鬆的事情,不可小覷啊。」也有人喃喃說道。

就在眾人的議論聲中,只見龍神戰幾人慢吞吞的便進入到了火珠竄天藤的生長範圍之中,原本眾人以為將會是一場酣暢淋漓的血戰,卻竟然沒有絲毫的反應。

龍神戰進入其中,身側一人手中掌控的寶鏡凌空一掃,四周那些原本開始躁動起來的竄天火神蛛竟然紛紛平靜下來。

「這是怎麼回事?」

如此古怪的場景,頓時便引起了無數修士的關注,紛紛都露出了遲疑的神色,難道說這龍神戰長的太帥?

「是那一面寶鏡,那是破幻神光寶鏡!」一尊老祖看到這一幕,不由得感慨道:「不愧是來自龍宮的人啊,底蘊深厚,隨便取出一件神兵便足以解決這種難以對付的問題了。破幻神光寶鏡一掃之下,所有的竄天火神蛛都不敢輕舉妄動,被帝威所震懾。不愧是一件蒼龍仙帝親自打造出來的寶鏡啊!」 商定了初步計劃,龍芸回房休息去了,而就在陳天也準備回房的時候,謝然卻從大門外暈暈乎乎的走了進來,頭髮有些蓬亂,渾身的酒氣,走路東倒西歪的,彷彿隨時都能栽倒。

陳天一看,趕緊跑過去扶住了她,「明明不能喝還非要喝,升個官至於喝到現在嗎?也不看看幾點了都?」

「別碰我。」謝然啪的打掉了陳天的手,接著迷迷糊糊的說:「你知道什麼,什麼慶功宴,什麼升個官,我才不稀罕當這個破局長呢,我一當局長,鄭局長就被調走了,你都不知道,喝酒的時候鄭局長都偷偷掉眼淚了呢。」

陳天一愣,繼而便明白了到底是怎麼回事,謝然陞官了,原來的局長鄭為民被調走了,看樣子應該是平職調動,不可能是升遷,否則這謝然也不會說她不稀罕什麼破局長的位置了,看來這雖然是謝然的慶功宴,但同樣也是鄭為民的踐行宴,離別的憂愁作怪,怪不得謝然會喝這麼多,這一點從謝然的話里並不難猜出來。

陳天扯了扯嘴角,倒是沒有再說話,他理解謝然,如果說狼牙的兄弟有一個要走,他或許也會喝的不成樣子,這是生死與共的感情,當警察跟當兵差不多,遇到危險的時候膽敢把後背交給搭檔的人,這是一種生死相依的情誼。

謝然嘴裡繼續嘟囔著,一個人向前晃晃悠悠的走,只是美女公寓這兩天正在修繕被炸踏的大門,院子里擺滿了各中工具,喝的暈暈乎乎的謝然哪能注意到這些,一不小心被一個磚頭絆住,整個人立即向前栽倒下去。

幸虧陳天眼疾手快,一個閃身接住了謝然,這一次謝然倒沒有再拍開陳天的雙手,反而一下子撲到了陳天的懷裡,眼睛里淚珠打轉。

陳天嘆了口氣,扶著謝然進了大廳,只是就在這時謝然突然乾嘔了幾聲,陳天嚇得神色驟變,攔腰抱起謝然就往衛生間里跑,「妹子兒,你可千萬別吐……」

陳天話剛說了一半,謝然就「哇」的一下吐了出來,什麼爛芝麻菜葉子的吐了陳天一身。

陳天的臉當即就黑了下來!

滿身的嘔吐物外加刺鼻的酒氣,陳天已經顧不得再扶謝然上樓了,轉身一腳踢開自己屋的房門,扶著謝然走了進去。

無奈啊!可恨啊!煎熬啊!

陳天相信,現在就算是秦瞳來了,他也有能力與之大戰一場,雖不說有十分勝利的把握,但也絕對在五五之數,而換做以前,頂多只有三分!

「難道這種煎熬也是一種修鍊的方法?」突如起來的突破讓陳天心中既驚又喜,同時也充滿了疑惑。

這隻能說陳天平時的積累早已經達到了極限,欠缺的不過是一絲心境的變化,而這一次面對謝然這種只能近觀而不能褻玩的情況的出現,讓陳天極力的剋制著住了自己內心的躁亂和衝動,無形中增強了他對於心境的一絲控制。

當然,這隻能算是機緣巧合下的一種變相的領悟,並算不得真正的大徹大悟,所以陳天的瓶頸也只是被沖開了一個小小的缺口,卻沒有完全消失!

即使這樣,他的實力還是有了百尺竿頭更進一步的增長!

自身實力的突破,讓陳天的注意力稍稍從謝然身上分散了一些,而這個時候謝然也已經衝掉了身上的沐浴露,扯過一旁的浴巾,圍住了她的玉體走出了浴室。

謝天謝地沒有被她發現,自己總算不用承受幾百發子彈的衝擊了,陳天心裡暗暗慶幸的同時卻也有點小小的失落,你妹呦,自己剛才怎麼就沒找機會抓兩把呢,說不定這是警花妹子兒故意誘惑自己的呢?那自己豈不是連畜生都不如了?

這是一個令人頭大的問題,陳天順手死死的鎖上了衛生間的門,千萬不能再被警花妹子兒闖進來了,當然……這個可能小的無限接近於零!

他的房間本就有兩張床,因為偶爾嘟嘟會過來到他屋裡睡覺,所以就保留了下來。

躺在床上,陳天翻來覆去無法入睡,腦海中一直閃現著剛才在衛生間發生的那一幕,一直到凌晨3點多,陳天才漸漸陷入睡眠!

一夜無話!

清晨五點多,陳天正準備起床去院子里打拳,然而就在這個時候,睡在另一張床上的謝然嚶嚀了一聲,醒了!

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謝然扭頭忽然看見了陳天,當即雙眼一瞪徹底清醒了過來,「你怎麼會在我房間里?」

陳天扯了扯嘴角,「妹子兒,這是我房間好不好!」

「你的房間?」謝然看了看周圍,的確不是自己的房間,「我,我怎麼會在你房間里?」

「你昨天晚上喝醉了,然後就跑到我房裡來了!」

「喝醉了?」謝然有些迷糊,「那你有沒有對我……」話只說了一半,謝然似乎已經察覺到了什麼,猛的掀開被子一看。

陳天心頭一震,大呼不妙,可還是晚了一步!

「啊……」

一聲真正高分貝的尖叫撕裂天空直達九霄,遠遠的回蕩回來。 「仙帝本命寶器啊,難怪如此強大,這可是蒼龍仙帝專門為了品嘗這火珠為後人打造出來的神兵利器。」

「不愧是龍宮,底蘊非凡,隨便一出手,便是一件仙帝本命寶器,羨慕死我等了。仙帝本命真器只有一件,但是寶器卻有許多件,同樣擁有帝威,還有專門克制這些竄天火神蛛的法則。」

「破幻神光寶鏡,用途不僅僅如此,還能夠看破虛妄,還原本相,威力莫測,被用來平息這些竄天火神蛛算是大材小用了。」

看到這龍神戰輕鬆的進入到火珠竄天藤中,在場的修士不由得感慨萬千,更多的則是感嘆龍宮的底蘊。

一門三帝!

這是逆天的實力,在整個雲海界,都算是翹楚級別的宗門勢力,無人敢輕易的去招惹他們。

「龍神戰真是命好啊,出生在龍宮,還得到了龍宮老祖的親自點撥,想要不強大都很難啊。若是他能夠繼續修鍊幾年,將血脈徹底覺醒,前途不可估量。」有強者喃喃說道。

現如今,龍神戰已經登臨大天尊境界,實力在年輕一輩中算是翹楚級別的存在,但是和最強者還有一定差距。

若是給他留下足夠的時間,那麼超越雲海界年輕一輩的所有強者都指日可待,這也正是眾人看好他的原因。

甚至有人說,等九天十地之間的封印撕裂之後,龍神戰足以揚名天下。

「火珠味道,果真名不虛傳。」此時此刻,龍神戰隨手一抓,便取來了一枚火珠,細細的品嘗,露出了滿意的神色。

「看那樣子,真是享受,看的我都心痒痒了……」有修士見到龍神戰不時的摘取一枚枚殷紅的火珠,紛紛露出羨慕的神色,甚至在不斷的吞咽口水。

火珠美味,名動天下。

在場的所有人都想要去品嘗一番,但是他們可沒有龍神戰那麼強大的後台撐腰,更沒破幻神光寶鏡,也只能眼巴巴的看著了。

「大天使……」

「有大天使降臨了,居然還是十八翼大天使,我的天呢……」

「那不是牧雲身邊的那群人么,怎麼還多了拓跋小舞,南天風神王這些人,這大天使究竟是什麼人?」

就在這一刻,陡然便有一陣激動的聲音響起,能夠親眼見到大天使,這可是了不起的事情啊。

當然,更重要的是眾人紛紛忌憚,在這天空之城中,他們可沒有少吃了大天使的苦頭,帶給他們許多傷痛。

「大驚小怪,你們還不知道么,那大天使便是牧雲,這可是他親口承認過的,不久之前龍宮八太子被重創了,帶來了他的消息。」有人冷笑道。

「什麼?八太子龍神山被牧雲重創了,什麼時候牧雲如此強大了?」頓時,便有人露出了驚訝的神色。

「八太子還是難逃一死啊,估計是在交戰的時候被重創了,我可是親眼目睹,八太子找到了龍神戰的時候,甚至都來不及開口,便栽倒在地,分裂成為了十二塊,在隕落之地,提了一句,『戰車,天使,就是牧雲』然後便神魂崩滅,化作了齏粉。當時龍神戰還大發雷霆,破滅了十萬河山,幸好我避開的及時,不然也被誤傷了。」有強者心有餘悸的說道,回想起來那狂暴的一幕,還感覺到一陣陣的后怕。

「不是吧,那十八翼大天使就是牧雲,他果真是偽裝成為了天使,竟然還活的好好的,真是厲害了,不愧是武道大會的冠軍!」不少人都驚訝的說道。

此時此刻,神靈戰車降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