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譚平看向林漢。

「說話呀。」

林春跟譚平陪著笑,暗地拍了林漢一下。

林漢心念急轉。

他就前兩天下過田監督,後邊全都交給了雇傭來的農戶管理,那裡知道什麼鬼黑斑。

「譚老闆,那些黑斑是正常的肥料,是我們的獨家秘方,具體是什麼我就不方便說了。」

林漢信口就來,「不過你放一百個心,菜一定沒問題,你看如果有問題,菜也不會長那麼好。」

「嘗過沒有?」

譚平詢問公司的師傅。

「嘗過,以我的經驗味道什麼的都沒問題。」

「沒問題就行,等會你悄悄搞點土壤回去化驗一下。」譚平點點頭,心裡有了計較,吩咐完抬眼看向林漢,笑道,「菜我猜就沒問題,既然這樣,接下來我們談談怎麼合作。」

林漢心裡一陣激動,表面上卻不形於色,淡定道:「譚老闆你說我聽,合適就合作,你是我姐的同學,肥水不流外人田。」

「哈哈哈,好,小陳你跟他們講講合同內容。」

譚平爽朗一笑。

秘書從包里取出一份合同模板,走過去遞給林漢,卻在伸手時被其摸了一下手背。

他露出猥瑣之色,明目張胆沖小陳淫笑。

小陳臉色凝固。

旋即,她不光沒有生氣,反而明媚一笑,彷彿剛才什麼事都沒有發生,自顧自講著合同內容…

林漢一下激動了,滿腦子在想怎麼辦小陳,至於合同寫的什麼,他也就聽了對自己有利的欄目。

「林先生,我們老闆是帶著誠意來的,只要你簽下這份合同,公司立刻就會給你五萬的簽字費。」

過了一會,小陳合上了合同。

「五萬。」林漢瞳孔一縮,著實被譚平的手筆嚇了一跳。

簽字費是單單簽個名就能得到的額外收入,不會計在分成的利潤裡邊。

譚平為了搶佔市場也是夠拼,凈利潤分配比例就給足了讓步,和林漢四六分。

「你簽了合同,過陣子分紅,你就會知道五萬隻是一個零頭。」譚平淡淡道。

「姐,你怎麼看?」

林春迎上林漢的興奮眼神,點點頭道:「阿平給的條件公道,你想簽就簽。」

「我信得過譚老闆。」

林漢拿起筆在合同上果斷簽下了名。

「哈哈哈,合作愉快。」譚平上前也簽下名,喜笑顏開說,「來都來了,我就在這吃一頓農家菜好了。」

「好,我這就去叫村裡菜館做菜,我們好好喝一杯。」

林漢眼珠子一轉說,「小陳知道譚老闆的口味,跟我一起去怎麼樣?」

「都是一家人,小陳跟著去看看。」

譚平自然知道林漢在想什麼,類似小陳這樣的女人有錢還怕找不到?

「蘇羽,過幾天我單獨辦一席請你們老蘇家。」

林漢哈哈一笑,眼見旁人沒注意這邊,迅速在小陳裙后捏了一把。

小陳嬌嗔一聲,媚眼如絲,看的林漢臉上直蕩漾。

林春和譚平很快也有說有笑走了。

沒人去看蘇羽一眼,全當他是空氣。

「怪不得都說無奸不商,這譚平看著好像讓步很多,但也給自己找了一條後路。」

小陳說的合同內容,蘇羽在旁全聽在耳里。

跟郭沫若和韓元珊以誠信為本的做生意方式相比,譚平的手段真心狼。

活到老學到老。

蘇羽慶幸當時遇見的是郭沫若,而不是譚平,否則底褲還有沒有穿都是一個問題。

「笑,過兩天你想笑都笑不出來。」

蘇羽兩手抱著後腦勺,悠然回家玩手機。 回春堂的生意經過兩天的發酵漸漸回暖,不過生意額仍是呈上漲的趨勢,一天少說都有四位數入賬,只是相對之前的爆發來說比較緩慢。

其中每天進店的客人有三分之二是奔著葯膳來的。

一傳十,十傳百。

葯膳的口碑在鄉親自發的宣傳下早就在昇陽鎮擴散開來。

現在大部分人都知道回春堂有這麼一種沒有副作用,效果奇好,味道不錯的食物…

同時,郭沫若那邊也傳來了好消息,說是高品質蔬菜的名頭已經在市場上初露鋒芒,最顯著的效果就是有幾個單飛了過來,之前合作的兩個單也有長期合作的意向。

蘇羽看見那些數字就頭大,索性當起了甩手掌柜,這些事都交給張芷蕾去處理。

因為這件事,他沒少被何翠說教。

這一天。

如他預料的那般,林漢出了幺蛾子。

「小羽,林漢攤上大事了。」

蘇大明早早就拉沒來得及洗漱的蘇羽去到村口,剛到便見一大群村民圍在這看戲。

「林漢發生了啥事?一大早就聽有人在叫,他喝醉強了人家閨女?」

「巧了,我早上回來的時候正好見到,據說林漢賣菜,吃的人都出了問題。」

「哈哈哈,讓他前兩天在那得瑟什麼做了大生意,還得了五萬塊什麼簽字費,當時給我羨慕的,原來賺的是黑心錢,該。」

蘇羽投的荒黑種子會潛移默化改變土壤的結構,繼而稍微改變蔬菜的生長結構。

這樣的蔬菜保留了原有的價值,只是多加了一個副作用。

普通人吃了最輕會略感頭暈,最重的副作用也頂多臉上和脖子長黑點點。

蘇羽目的是要林漢栽跟頭,自然不會連累無辜。

林漢種的蔬菜副作用不會對人體有任何的危害,所謂的黑點點直白的說就是色素沉澱,等一個星期,人體就會新陳代謝掉,毛事沒有…

然而,中招的人等得了一個星期嗎?

譚平為了后發制人,鋪上市場的蔬菜比陽光和元氣賣的便宜三成,加上打的是同等品質的口號,所以購買的人不在少數,以至於中招的人也不在少數…

這件事直接驚動了消費局和其他有關部門。

譚平雖然利用關係暫時壓下了輿論,但這個爛攤子必須有人來負責…

「林春!林漢!看看你們乾的好事!」

譚平面紅耳赤,將一沓文件大力甩在兩人身前地面,怒聲道,「好險只有一天半,受害的人也就一千出頭,否則老子都要跟你們陪葬!」

他這次是賠了夫人又折兵,錢沒了,市場沒搶回來不說,公司的名譽也被「毒蔬菜」敗的稀碎,以後誰不要命敢光顧他們的公司?

林春被嚇得一激靈,嘴巴張了張不知道說什麼。

「譚老闆,事是不是搞錯了?那些吃出問題的人會不會吃了相衝的東西?」

林漢硬著頭皮說,「陽光和元氣賣的菜都是跟我同一塊地出的,他們怎麼一直好好的?」

「你他媽是在侮辱我的智商嗎?相衝,全部人食物相衝?」

譚平破口大罵,指著林漢怒道,「你以為我坑你?我閑得蛋疼,有錢不去賺,放著公司名譽不管找一千多人坑你?」

「阿平…」

林春剛要說什麼就被譚平嚴聲打斷:「叫我譚老闆,同學你都坑,行,這次別想我留一點情面。」

「阿…譚老闆,合同都簽了,我們肯定會負責,不如坐下來好好談談行嗎?」

林春餘光掃著周圍的村民道。

「沒什麼好談的。」譚平甩手道,「消費局下了死命令,必須賠償消費者的損失,這筆賬我找公司的會計算過了,先拿十五萬出來,多退少補。」

「十五萬?」

四周響起此起彼伏的吸涼氣聲,便是林漢兩姐弟也被這數字驚的眼睛大張。

「十五萬,你怎麼不去搶!」

林漢拿出一千塊都夠嗆,更何況是十五萬。

「譚老闆,這錢太多了,在談談可以嗎?」林春皺眉道。

「十五萬不是進我的口袋,這錢你們給不給無所謂,等消費局告到警察局,你們就等著上法院吧。」

譚平冷笑道。

「上法院不就是要坐牢?」林漢臉色一白,連忙抓著林春的手臂道,「姐,我不要去坐牢,你救救我啊!」

「還不是你做的好事!」

林春恨不得一巴掌拍死林漢這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廢物。

合同就擺在那,而且也不是十幾個人中招的小事。

涉及到上千人,他們在賴能賴得過國家?不給分分鐘強制執行,或者抓人坐牢。

林春兩姐弟前兩天還笑得跟花一樣,都在尋思著賺錢了怎麼花,是先買房買車,還是先討一房媳婦,但誰知沒過多久會發生這麼一檔事…

「十五萬我給。」

林春作為姐姐總不能看著親弟弟去死。

「謝謝姐。」林漢鬆了一口氣說,「這錢當我借的,我以後一定還。」

「你能聰明點我就高興了,還奢望你有錢還。」

林春眼見譚平還不走,皺著眉說,「錢回頭我打你賬上,事完了。」

「賠錢的事是完了,但我們合同的事沒完。」

譚平冷冷道,「我公司因為毒蔬菜這事損失了多少錢你知道嗎?我們一切按合同來。」說著伸手向小陳要來合同甩到林漢手上道,「違約那一欄寫的清清楚楚,你們要供不上貨,或者貨有什麼問題,要按照我方實際損失的兩倍價格賠償。

我先跟你說明白,看在我和林春是同學的份上,公司名譽我不追究,但你們要想賴,我們法院見,相信我,我穩贏,而且你們要付出比私了要多幾倍的代價。」 林漢臉色煞白,快速翻著合同道:「什麼時候有這規定,我怎麼不知道?」

「這我就不清楚了。」譚平眯眼道。

蘇羽搖頭一笑。

林漢當時在忙著調戲小陳,怎麼會在意她在講什麼,就算在意了,估計也會因為自負而不當一回事。

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沒的說。

林春雖沒什麼文化,卻也知道譚平沒說錯,不禁輕吸口氣問道:「一共多少錢,說個數。」

「連帶先前的五萬簽字費,一共四十萬。」

譚平話音一落,林春差點沒眼前一黑暈過去。

四十萬加上賠的十五萬就是五十五萬,這金額放在哪都不是一筆小數目。

要知道清水村的首富東湊西湊也就拿得出十幾萬,五十五萬可以說是天價了。

林漢全身器官賣掉都湊不齊…

「怎麼辦…」

林漢兩眼無神,整個癱坐在了地上。

「能不能少點?」

林春近乎是哀求了。

「不能!」譚平一口回絕說,「我只給你們三天湊錢,時間一到,我沒見到錢,那就不要怪我報警了。」

「你這個廢物!」

林春緊咬牙關,回手一巴掌呼在林漢臉上,指著倒地的他怒罵道,「做點事不看著點,在那好吃懶做,我現在看你怎麼死!」

林漢捂著腫起的臉頰,抬眼恰好跟蘇羽對視在一起,眼底頓時怒火暴漲。

「是你!是你坑的我!」

林漢猛地暴起,猶如一頭憤怒的公牛沖向蘇羽。

「啊!」

圍觀的村民尖叫著散開,生怕殃及池魚。

蘇羽隨意抬起一腳踹飛林漢,垂眼道:「我早在你租地的時候就跟你說過那地邪門,你執意要租,怪誰?」

「邪你媽逼的門,一定是你在搞鬼!」

林漢臉部猙獰如惡鬼,雙眼布滿了血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