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還好三娘已經跟沈安安學會了基本操作的方法,連忙跟大家介紹道:「左手拿刀,右手拿叉,這樣切,切下一塊,慢慢的吃,而且還得趁熱了才好吃。」

杜三娘長相乖巧,言語親和,說話時臉上先帶上三分笑,而且今天的這些菜都是她介紹的。如果有人不會操作,她還會親自上前去指導,也算是大大的出了一把風頭。

這會有好幾個夫人,一邊吃飯,一邊在暗中的觀察著杜三娘的一言一行。

「雖說是個丫鬟,好在說話靈巧,長得也體面。抬做妾,也不算虧待了她。」一旁有兩位夫人在輕聲說著。

「不知道這丫頭願不願意?畢竟是個清白人家的姑娘。」另外一個夫人說話間暗自觀察著杜三娘,卻是越看越滿意。

「哎,夫人,不瞞您說,你要是真的將她收做了兒媳婦,可是高抬她了。我聽說,她家條件不是很好,還有個未曾娶親的哥哥。老娘身體也不好,就是到世勛家做事,都是她娘千恩萬求得來的呢,要是讓張管事出面,這事鐵定能成。」

於是這兩個夫人,隨即就找了張管事,悄悄的拉著她說這事情了。

並且承諾張管事,只要此事成功了,一定不會少了她的好處。

張管事聽了之後,頓時喜得不行,原本她就看杜三娘有些不順眼了。現在如果能做個順水人情,將那丫頭打發了。巧慧就再也翻不出泡泡,那麼她的女兒做少夫人的機會就更大了幾分。

「夫人請放心,小的一定好好的跟你說說。三娘到您家去是享福的,可比做丫頭舒服多了,另外她得了豐厚的嫁妝,她的哥哥就有錢娶媳婦了,她有什麼不答應的。」

那夫人聽了張管事的話,頓時樂的合不攏嘴。

「那就勞煩張管事了。」說完還暗自塞給了張管事十兩銀子。「這是見面禮,要是成了,必有重謝。」

見這夫人出手如此大方,張管事的臉,笑成了一朵花。

「夫人,我這就給你去說去。」

牛排上桌后,大家都吃的十分的歡樂,因為第一次用刀和叉,大家都有些不習慣,好在他們的學習能力都很強,不一會就都會用了。

大家都顧著吃眼前的美味,沒留意到沈安安正在做爆米花。

只見沈安安將油鍋燒熱后,就將淘乾淨的玉米粒放在鐵鍋里炒著,炒了幾次后,鍋里就開始往外炸開來。沈安安連忙將鐵鍋蓋給蓋上,手不停的搖晃著鍋底。

只聽到鍋里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音,大家卻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三娘,爆米花做好了,給他們端上去吧,這是飯後小食。」

起鍋前幾秒,沈安安往鍋里倒了些蜂蜜,再翻個幾下,那甜甜的蜂蜜就沾到已經充分膨脹的爆米花上面去了。

「沈小姐說,大家吃了半天都餓了,上一份小點心給大家嘗嘗。」

當三娘將那一盆爆米花,端上桌子的時候。有人竟然將這個當做了棉花。

「啊,這是棉花?沈小姐請我們吃棉花?」

三娘聽了頓時笑道「你嘗嘗不就知道了,看看是棉花好吃,還是這爆米花好吃。」

旁邊的人聽了,頓時笑了起來。

有人已經迫不及待的拿了爆米花吃了,一吃之下,頓時臉上的神情怪異。

「咦,入嘴即化,還帶著一絲甘甜的味道,實在是奇妙。」

「我也來吃吃。」

於是很多人,牛排都不吃了,跑去吃爆米花。還有人乾脆抓了一大把,放在手上吃著,越吃越開心。

沈安安做的爆米花,也很受歡迎,特別是那些小孩子,特別喜歡吃。有的小孩吃的開心,甚至一把把的往自己的口袋裡塞。

「這是最後一道點心了,名叫火焰奶油蛋糕。意寓為生活紅火的意思。」

隨即便見兩名小夥計,抬了一個圓傢伙上場。

圓圓的看上去軟軟的,不知道是什麼吃食。

沈安安也終於將手裡的活忙完了,本來她不想出風頭的,可是那個邢靜秋的話實在氣人,而且她也知道李晟幫她出了口氣。

但是這還不夠,既然要出風頭,那就來個徹底的好了。

她就是要讓大家徹底大跌眼鏡,就是要讓人家看到她,再也不敢在自己面前瞎嘚瑟。廚子怎麼了?廚子也是人,廚子難道就沒有尊嚴嗎?

接下來沈安安給大家表演了一個小小的魔術。

讓小夥計在現場搭了一個檯子,將她做好的蛋糕放在檯子上,事先做了準備。

然後沈安安站在凳子上,表演了左手晃了下,右手晃了下。本來她手裡什麼都沒有,隨即便見她手裡多了一個紅色的帕子。

「啊,好,好!」

「這怎麼成雜耍了?」旁邊有夫人用帕子掩著嘴巴小聲的說了句。

更是有人在下面交頭接耳的,不過大家看到一個廚子姑娘,竟然突然給大家看錶演,倒也挺新奇的。

只見沈安安臉上帶著笑意,手裡的紅色帕子晃了幾下,突然不見。她的手左邊伸一下,右邊拉一下,動作滑稽,沒想到就在她的手再次拉一下時,竟然從她的袖口中,抽出一根一尺多長的棍棒。這根棍棒還不是普通的棍棒,通體都用紅色的布條纏著,看上去還挺喜慶。

「天啊,太厲害了!」慶之見狀,頓時興奮的猛然拍掌,幾乎將手掌都拍紅了。像他們這樣的公子哥,見過的姑娘們,都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說個話都會臉紅。那像沈安安這樣,上的了廳堂,下得了廚房,長得好看乖巧不說,竟然還能表演節目,將菜做到這份上,也是沒誰了。

關鍵是慶之沒看出,沈安安袖子里的那根長棍棒是怎麼弄出來的啊,「喂,你看明白那棍棒是怎麼弄出來的么?「看了眼,站在自己身邊的子虛,慶之問向他。

「不知道。」子虛說完,兀自走開了去。

「沒勁,一天到晚板著個臉。」慶之,說完,又湊近了些,看沈安安表演。

「這丫頭有點意思啊!」寧如歌用手摸著下巴,一副興緻勃勃的樣子。隨即看了眼,坐在旁邊的李晟和寧沐非,只見這兩人也都在默然觀察著沈安安。比較有意思的是,一個是在光明正大的看,一個則是看著漠不關心,實則眼神都是朝那邊撇著的。

「少爺,安姐兒這是在幹嘛?」杜沖朝李晟湊過頭去問著。

李晟知道沈安安很聰明,她肯定是要做什麼。對於沈安安要做的事情,李晟當然支持,便低聲對杜沖道。「到她身邊去,護著她點。」

得了李晟的允許,杜沖立刻過去了,在沈安安不遠的地方看著她。萬一看到有人對他不利,他杜沖一定會第一時間衝上去保護她。

前面沈安安弄出帕子大家不覺得驚訝,可是後面她又變出了長長的棍棒,還有水果,就讓大家感到驚奇了。雖然知道她可能是用了什麼障眼法,可是能做到這些,著實不容易。

更何況她身前和身後都沒有遮擋,她是憑空就這麼將東西變出來的,也太厲害了些。

「小女子,在各位面前獻醜了,接下來,請大家看精彩的一幕。然後和我一起數五,四,三,二,一。」

「這臭丫頭是要幹嘛?」靜秋眼神惡毒的看著沈安安。只見她在大家面前表演,真是出盡了風頭。想到她今日受的羞辱是她一輩子都忘不掉的。當然最讓她忘不掉的是李晟,那副絕美的面容。這樣的男人才是她邢靜秋要的男人。

「姐兒,犯不著,跟這種上不得檯面的女人生氣,不過是嘩眾取寵罷了。這宮裡馬上就要選秀了,咱家的小姐以後可是要進宮侍候皇上的。」邢靜秋身邊的丫鬟不忘提醒著自家的小你主子。

對,只要我進了宮,成為皇上的女人,還有誰再敢笑話她,看不起她。

靜秋冷眼看著沈安安在那裡表現,心裡卻不止一次的想衝到台上去,將她拉下來。 這會大伙兒的熱情,顯然被沈安安幾句話語給點燃了。

只見她大聲喊道:「五,四,三!」

大家便跟著她數數字。

就在要數到最後兩個數字時,沒想到沈安安突然又有了新的花樣。只聽她大聲叫道:「最後一刻,我想請夫人給大家演示一下奇迹。」

沈安安說完,將手指向坐在那裡的王夫人身上。

王夫人沒想到沈安安竟然會點到自己,很是意外,不過沈安安的表現,讓她也很滿意。

「娘,既然沈小姐讓你過去,你就過去吧。」王世清對沈安安也很有好感,而且她也是第一次看到這麼大膽,而且又有才華的女子。

「夫人,你就去吧,看看她要做什麼?」

旁邊的那些小姐們,被沈安安這種玩法勾起了興趣,很想知道最後的答案是怎樣的,因此便在一旁催促著。

「好,好,我去,我去。」

王夫人不由笑著說,都這麼大年紀了,弄得跟小孩似的。等王夫人走上前去后,沈安安將那棍棒遞給了她,並且在她耳邊說了一句話。

「啊,這樣可以嗎?」王夫人有些將信將疑。

沈安安連忙笑容可掬的說道:「夫人,只要將這棍棒,放在蛋糕前的空白處就可以了。」

「好,我試試。」

於是王夫人接過沈安安手裡的棍棒,往那蛋糕前一放。只聽到:「轟」的一聲,突然一道火光燒了起來。

頓時將王夫人的臉和沈安安的臉照得格外亮。雖然沈安安提前給王夫人打了招呼,還是將她嚇得不輕,好在她心裡害怕沒有失了身份。

看台前突然起火,而且火勢還不小,可將那些挨著近處的人嚇了一大跳。其他人更是面色大變,王世勛見狀連忙沖了過去道:「丫頭,你這是幹嘛?」

杜沖當然也第一時間衝到沈安安的身邊,不讓其他人靠近她半步。

邢大人見狀,頓時大聲叫道:「來人啊,這丫頭竟然在府上公然放火,將她抓起來。」

卻不料那火來得快去的快,隨即便見沈安安笑著朝大家鞠了一躬,在那裡說道:「各位,火焰奶油蛋糕做好了,請大家趁熱享用。」

「這可是夫人請大家吃的。」

說完,便見她把著王夫人的手,兩人手裡拿著一把長刀,將前面被火煙熏過得蛋糕,切了大大的一塊。

沈安安便捧著那蛋糕,走向邢大人。

只見她手裡拿著長刀,在圓圓的蛋糕上切下一塊。捧到邢大人的面前。

「大人,您剛才多慮了,小女子不過是表演了一個小小的魔術,讓大家開心一下,那裡容得你大動干戈。」

邢大人被弄得那叫一個尷尬。不由怒道:「你這個狡詐的丫頭,不知道弄得什麼裝神弄鬼的東西,你騙得了別人,卻騙不了我。來人啊,將她抓起來。」

「誰敢動!」杜沖立刻抽出身上的劍,將沈安安戶護在身後。

沈安安卻按了下杜沖的胳膊,將他推到身後去。

「大人,不信你請看,我這個真的什麼都沒有,這是一種比較特殊做菜的燒法,叫做火炙。不信您可以讓人問問,是不是有這種做法。」

要是換做別人,肯定嚇的魂都沒了。但是沈安安不但不怕,反而還在為自己辯解。她的膽子不可謂不大。同時大家也為她暗自捏了把汗。

「爹,不能放過她,這丫頭心懷不軌,明明就是不安好心。舅母,她這是要害你呢。」

「姑丈,這其中怕是有誤會,您請先坐回去,要不你嘗嘗這丫頭做的蛋糕再說。」王世勛連忙出來為沈安安說話。

王夫人知道沈安安是好心,而且還是自己兒子請回來的人,她當然要維護了。便道「還請大家都回去吧,這就是沈小姐想博得大家一笑的小把戲。再說了,她廚藝高超,也許是她的這種做菜方法我們沒有見過而已。而且這火一點都不熱,我在旁邊能感覺得到。」

神樹寶典 「舅母,你莫不是被這丫頭給蠱惑了,剛才那麼大的火,大家都看著的,怎麼會不熱呢,一定是她的狡辯之言。」靜秋又趁機將了一軍,為的就是讓沈安安難堪。

沈安安就知道這個靜秋就是和自己不對盤,料到會有這樣的情況,她不由傲然道:「那不如我們再做個現場測試好了,如果我再次放出這樣的火,而且對人體沒有任何威脅。那麼靜秋姑娘,我需要你立刻跟我道歉,而且以後,只要是我出現的地方,請你繞道走。」

「你!」靜秋再次被沈安安將了一軍,不由氣的臉紅一陣子啊,白一陣子的。

「安姐兒,這樣要緊不?這個靜秋姑娘平日里十分的霸道,她父親是江寧織造很有權勢,只怕今日你讓她難堪,以後會有麻煩。」

「三娘,如果一條狗想要咬你,你是怎麼躲都躲不開的。所以唯一的辦法,就是伸出一拳,直接將狗打的下次看到你就繞道走。」沈安安說話時,還伸出拳頭,一副準備痛打落水狗的神情。

「噗!」「好吧,我被你說服了,反正以後你做什麼我都支持你。」杜三娘握著沈安安的手,在旁邊信誓旦旦的說道。

「怎麼可能少得了我呢。」

「安姐兒,我也支持你。」沒想到,巧慧這時竟然也來到了現場。她將手放在杜三娘的手上,一起緊緊的握住了沈安安的手。

這會巧慧的臉上雖然蒙著面紗。可是她的眼神,已經變得和以往不一樣了。那眼神中,多了一絲叫做自信的東西在裡面。

「好,有你們在我身邊,支持我,我更加不怕了。」沈安安和杜三娘還有巧慧握完手后,就低聲囑咐她們幫她做些事情。

一會後,沈安安走到靜秋的面前,手裡端著一隻瓷盤。「麻煩姑娘將手伸出來。」沈安安對著她說。

「你想幹什麼?」靜秋看向沈安安的視線中有些膽怯。

「你不是說我想故意放火嗎?我現在讓你看看,我放的火到底是什麼火。」只見盤底有一些白色液體一樣的東西,其中還有一些細細的粉末狀物。

「不,我不要試,你想害我。」靜秋想都不想的就想逃走。

「讓我來吧,我代替我妹妹。」關鍵時刻,邢子虛站了出來。邢子虛身邢偏瘦,穿了一件墨綠色的袍子,生的濃眉大眼,臉上帶著幾分英武之氣。雖然不能和在場的李晟和寧沐非比,長相還是不差的。他說話的時候,視線就這麼一直盯著沈安安看著,似乎想看看她到底在故弄什麼玄虛。

「好。」

「公子請將你的手放在盤子上空。」

見他沒動,沈安安直接拉著他的手,放在盤子上空。

這個動作在沈安安看來再自然不過了。沒想到,原本神色正經的邢子虛突然臉紅了。皺著眉說了句:「不知羞恥。」不過他的手還時懸浮在盤子上空,沒有收回去。

沈安安聽了他的話,眨巴下眼睛半天後才反應過來,低聲道:「邢公子,是我拉了下你的手,按理說是我們女子吃虧了才是,你一個大男人臉紅個什麼勁。」

「你!」邢子虛被沈安安一句話頂的說不出話來。

旁邊有人在看著,邢子虛不便和她爭辯,只想著,等這事情結束,早早的離開這裡。這樣的女子,真是有傷風化,有識大體。要不是為了妹妹,他是一刻都不想看到她。

「公子看好了。」沈安安是看這個邢子虛,一副刻板的呆鵝樣,忍不住想逗他一下。卻沒想到,他竟然生氣了。

接著便見沈安安的手在那瓷盤上輕輕掠過,打了一個脆脆的響指,她打響指的動作,利索又好看。卻沒想到,當她的手指從那盤子前面掠過後,便見那盤子中間,突然「轟」的一下著火了。

火焰是淡淡的青藍色,外面一圈是淡黃色,和一般的火焰無異。

旁邊的人見沈安安再次驗證奇迹,一個個都瞪大了眼睛看著現場的情景,不知道這裡面到底有何玄機。

「公子感覺如何?」沈安安為了證明自己的火沒有問題,握著邢子虛的手臂,上下左右都動了一下。

「看到沒,他的手沒有任何傷害,而且衣服也沒有燒著。」

邢子虛這次臉更紅了。甚至在沈安安握住他手臂的時候,他還不安的扭了下。因為他感覺到沈安安手上的溫度,和手上的柔軟了,這種感覺讓他感到新奇,而又不安。

沈安安不由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見他動了下手臂,立刻將他的手臂放開了去。

只見盤子里的白色液體和粉末燒沒了之後,火也立刻沒有了。

「現在你們應該相信我了吧。」

「靜秋姑娘,該是你實現諾言的時候了。」沈安安說完話,看著靜秋,眼裡的神情,已經少了剛才的戲謔神色,多了幾分認真。

那份認真的神情,讓大家不由心頭一凜,知道沈安安這會是真的生氣了。

靜秋本來不想給沈安安道歉,卻不想,這會杜沖和李晟再次出現在她前方不遠的地方。

看到李晟,靜秋不由渾身一哆嗦,再看到他的眼神,以及站在他身邊的杜沖,手裡握著的劍柄。她不由後退一步,生怕自己不出聲,立馬被斬殺。 屈辱的感覺湧上心頭,手心處更是緊緊的拽著,雙手絞在一起,讓靜秋忍住自己想要發怒的感覺。

深吸一口氣,靜秋終於開口了,聲音中帶著幾分艱澀。

艱難的出聲道:「對不起,沈小姐,是我邢靜秋有眼無珠了,有冒犯之處,還請見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