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這……眾人相視而笑。二寶真是聰明啊,這還沒滿月呢,就知道功法要保秘了。

趙月好開心吶,咯咯大笑,「寶貝太聰明啦」,抬手從儲物袋裡抓出一條比風影長三倍粗一倍的花斑毒蛇,直接就塞到了它的嘴裡,「寶貝,做得好,姐姐給你最愛吃的點心,只剩這一條了哦,以後再想吃,就得自己去抓啦。」

「噗——」爪影一閃,花斑毒蛇被截成了兩段,雷柔叼起另一段飛到旁邊吃了起來。

「死小胖,管好你的雷蛋蛋,下次不許搶影兒的東西。」趙月一抖身,把風影送到一旁讓它慢慢吃,又一揮手,一道清水訣捲走被護身法力震落的血跡。

「它們本來就搶來搶去的,下次我去捉一條就是了。」王再興不以為然。

王勁看著地上被毀去的蛇鷹兩形經脈圖,忽然感慨地道:「看來我修鍊的拳功,拓展出來的經脈也必然是妖獸經脈,真想捉一隻妖鱷,探探它的經脈形態……」

趙明道:「王叔,等盤龍鎮的事情處理妥當,咱們有的是機會。不過妖獸的實力遠超人類修士,如果要有所行動,咱們最好一起去。」

「那當然,」王勁點點頭,「我們混元一心,能智取就不硬拼,能合力就不單挑。」

楊玉這時道:「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通過蛇鷹兩形拳功的經脈形態,我完全感受到了,拳功十大形效法的是妖獸。」

趙明道:「不止拳功十大形,其實我們修鍊的先天功法,基礎法術,還有各種鍊氣功法,木、火、土、金、水五行法術,全都是效法自然。」

石冬梅忽然面露疑惑之色,「趙明,宗門裡的傳功師父們都說,修仙之道是逆天之舉,這幾乎是從修鍊開始就具有的共識,恆前輩的道法自然,難道不是逆天,而是順天?」 修仙之道是逆天之舉,這種話,趙明也從土金二老和龍騰那裡聽到過。

不過趙明因為自己只有十五歲,也只有鍊氣修為,在三位都有一百幾十歲的築基修士面前只有洗耳恭聽的份兒,是以並沒有跟三位前輩說起他對無上經文的理解。

明月潭眾人就不同了,大家修為相近,共歷生死,長時間生活在一起,心意相通,他又想要成就眾人的混元一心,所以冬梅姐提到了這個問題,他就想順便說說。

其實以大家現在的境界和修為,在很長一段歲月里似乎都不需要考慮這個問題,不過既然提及了,簡單說說也好,起碼可以把記憶之中的一些見識帶給大家,讓大家在修鍊過程之中,少一些困惑,多一些堅定,更容易找到明確的方向。

趙明原本就知道無上經文的全部內容,再加上記憶之中還有大量對於天和自然的認知,尤其是以魂魄狀態穿越星域和時空的非凡經歷,讓他所知道的天,親身經歷的天,已經不限於抬頭看到的這一片天,讓他對於自然的理解,也早已不限於玄天星的自然。

趙明看到的天,除了日升月落,滿天星辰,還有無數的星域,以及無邊無盡的虛空。

沒有人能想象得到,一個只有十五歲,出身只是一個採藥雜役,現在也只有鍊氣修為的少年,他的目光有多遠,他的心有多大。

當混元太極功可以歸一和衍化時,當淡金元神被寒香的神識撐爆讓趙明清晰感覺到構成元神的微小虛空時,當他衍化出完全由微虛空構成的無相元神時,當他經歷雷劫震蕩煉體並成就法武合一時,他就已經漸漸形成了修鍊是順天還是逆天的一些感悟。

他眼中的天,其大無外,其小無內。

他認為這種「天」,其實就是道。

他已經對「天道」有了一些自己的認知。

無上經文里說,「一陰一陽謂之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所以他眼中的天,他眼中的道,他眼中的天道,其大無外,其小無內。

其大無外,就是大到無邊,其小無內,就是小到無盡。

「當我們的天只有一間房子那麼大,可以輕易改變,」趙明緩緩開口,「當我們的天是一座小鎮,也可以改變,當我們的天是一國,也有可能改變……改變已有,這也許就是逆天。」

好象是這麼回事。眾人靜靜地聽著。

這種事,世俗凡人經過努力也能做到,只是越往後越艱難,只有極少數人才能做到。

「大能修士有數百年上千年的壽命,據說修鍊成仙還可以長生,金丹修士施展諸般法術,也許可以頃刻之間就截斷一江,瞬息之間就摧毀一山,這種改變,也許就是逆天。」

是啊,眾人心中感嘆,這種逆天的本領太讓人嚮往了。

「可如果我們頭頂的天,從腳下的土地和頭頂的天空,擴展到玄天星以外的日月,擴展到日月之外的無數星辰,擴展到無數星域甚至是無邊虛空,就不知道會是什麼情況……」

日月和星辰,這個大家都看到過,可無數的星域和無邊的虛空是什麼?

眾人有些疑惑地看著趙明。

趙明看到了大家的疑惑,不過沒做解釋,如果大家問起,就說是恆前輩說的吧。

他抬頭看著石屋之外明月洞的天,此時的天只有洞口那麼大,藍天白雲之下,原本在夜空里明亮的雙月和閃爍的星辰此刻全都隱藏了起來,就象沒有一樣。

抬頭的一片天,是只有洞口大的一片天。

希望我不是井底之蛙。趙明心中輕輕地嘆了一聲。

修仙之道是順天還是逆天,在趙明現在看來,要看抬頭看到的這片天有多大,要看自我感覺是處在多大的天之中,要看自己對天的認知和自身的修為處在什麼樣的境界。

至於這種看法在未來會不會發生改變,趙明不知道,但他知道,他的混元太極之道,他對與順逆的理解,在原理上出自無上經文。

因為「一陰一陽謂之道」,所以趙明認為,他未來的修鍊之道,如同混元太極,既無順逆,又有順逆,順逆一體,對立、互根、消長、轉化,即順即逆,非順非逆。

他現在對此堅信不疑,也自認為理解,但「信、解、行、證」,只信只解不行,還要去行去證,他還要以自身的修行去進行實證,證得他相信和理解的那種境界。

這是一條通向無邊廣大虛空的路,同時也是一條通向無盡幽微虛空的路。

這似乎是一條漫漫而無邊無盡的路,既至廣大無邊,又至微小無盡。

這是混元太極之路,混元太極之道。

趙明稍作沉吟,這種感悟太複雜了,而且沒有實證,所以就變通地說一下吧。

「冬梅姐,其實對於只有鍊氣境界的我們來說,想這個問題似乎有些過早。」

「不過我對混元太極之道已經有了一些初步的感悟,這些感悟會不會隨著以後境界的提升有所調整或者改變,我現在還不知道,但我可以說出來供大家參考。」

「起碼我認為,這樣的感悟,會為以後的修鍊,定下堅定不移的方向。」

趙明的目光緩緩從眾人的臉上掃過,大家都在聚精會神地傾聽。

「如果從凡人的角度來看,修士築基,金丹,甚至修鍊到更高的境界,一步步突破凡人壽命和能力的極限,這勉強算得上是逆天之舉吧,但這也只是自身的進化。」

築基和金丹也才勉強算是逆天?這已經是十分逆天了好吧?大家有些錯愕地看著趙明,都不明白他為何說法突變,不明白他明明只有鍊氣修為,卻為何說出這樣狂悖的話。

趙明的話聽起來似乎並不認同修士們的修鍊是逆天之舉這一共識。

「以我和築基、金丹修士的接觸所知,他們的本領雖然比我們強大得太多,強大到可以隨手屠城滅國,甚至改造河山,但和我們能看到的現象相比,比如和春夏秋冬,日升月落這樣浩瀚的自然力量相比,仍然渺小至極,不足為道。」

哦,眾人全部愣住。趙明否定了逆天?

「他們只是自身發生了變異和進化,比過去的自己強大了無數倍,每一個大境界的提升,相比過去的境界,有了更長的生滅和盛衰周期。」

「如果把自身看做是一個太極,一個小天地的話,那每一次的境界突破,都消亡了過去的自己,新生了一個自己,新生了一個太極,新生了一個小天地,都是逆天之舉。」

噢,眾人覺得這話有道理。趙明並沒有否定逆天。

「不過雖然如此,這種消亡了自身過去,新生了自己的進化,仍然影響不到春夏秋冬和日升月落這種億萬年來都存在的自然現象,更不用說改變了,所以又不是逆天。」

啊?眾人再次愣住。 好象是啊——

過了好一會兒,大家不由自主地點點頭。

趙明的這一番話讓人無可辯駁。

有什麼樣的力量能跟春夏秋冬和日升月落相比?

這種自然現象,是永恆的存在,已經亘古未變。

就算有修士成就了大家心中嚮往的仙,但有可能掌控春夏秋冬和日升月落嗎?

應該不能。

因為自古以來,春夏秋冬和日升月落就從未改變過。

大家誰也沒見過仙,玄天星上應該沒有仙,修士們都還在修仙的路上,但對於一個只有百餘年壽命的凡人來說,能活八百年的金丹修士,在大家眼中就已經是仙人般的存在了。

可不要說有八百年壽命的金丹修士,就算是有千百萬年壽命的修士,具有不可想象的神通,與日升月落這種浩然而永恆的自然力量相比,也是不足為道的吧?

沒錯,春夏秋冬和日升月落是大家此刻就可以確定的最為無敵的自然力量。

這似乎就可以說明,傳說中的仙人也無法具備這樣浩瀚的力量,傳說中的仙人也沒有能力影響和改變這種自然現象,因為日升月落,亘古長存,至今也未曾改變過。

好象是這個道理,修仙之道只是改變了自己,讓自己變得更強大了,但並沒有逆天。

石冬梅有些驚異地看著眼前的少年。

趙明剛才的一番話讓她感到無比震憾。

日升月落她天天見,春夏秋冬也經歷了二十一載,但從未想過,也從未聽人說起過,這是一種浩瀚的自然力量,這就是天的力量,道的力量。

趙明沒有提及無數的星域,沒有提及無邊大的虛空,更沒有提及無盡小的幽微,那些東西距離大家太過遙遠,讓人難以理解。未知的東西,幾乎對所有人來說,都是不存在的。

「我也可以製造一個小範圍的夏天。」趙明抬手向遠處打出火雨。

一片巳火之雨籠罩一根空冥石柱,空冥石閃著七彩光芒,絲毫未損,但周邊數十米的岩石地面立刻冒出一片青煙,瞬間變得坑坑窪窪,石室之內溫度劇升。

「我還可以製造一個小範圍的冬天。」趙明揮手之間又施出飄雪術和化冰術。

空中雪花飄落,空冥石柱被冰封,剛剛還十分炎熱的石室立刻變得冰寒起來。

趙明的做法再次讓大家不解。

這些法術的威力雖然與築基和金丹修士無法相比,但可以在瞬息之間就改變一室之寒暑,這不就是逆天嗎?可剛剛他還說如果改變不了春夏秋冬和日升月落,就算不得逆天。

你到底想要說明什麼呢?大家有些難以理解地看著趙明。

「我以前做不到這些,所以無比嚮往,覺得如果能做到,就是逆天,可仔細一想,如果點上一堆火,或者藏上一窖冰,也能讓這個石室變熱變冷。」

哦,好象是這樣啊。大家不由自主地想。盤龍鎮的普通百姓,每一個都能做到。

「就算金丹修士的火雨可以籠罩千米萬米,可以燒乾一個數里大小的河塘,焚掉一座數百米高的小山,但如果遇到天降暴雨,範圍遍及數國,時間持續個把月,結果會怎樣,法力一定會耗盡,火雨一定會熄滅。」

「所以我的意思是,暫且不說修鍊成仙能否逆行寒暑,運轉日月,甚至改日換天,那也許是真正的逆天,也許真的有修士或者仙人能做到,就說我剛剛說的這些,金丹修士的本領再強,所能改變的範圍與我們所知的廣闊天地相比,還是極為有限。」

趙明在說這句話的時候,心裡想的是在日月之外還有無數的星域和無盡的虛空存在。

「如果這種改變就是逆天的話,那修仙之道是不是逆天,就要看我們眼中的天有多大範圍,我們的境界有多高。如果我們眼中的天只有這間石屋這麼大,我剛才施展的火雨術和飄雪術可以改變一屋之寒暑,已經算是逆天了。」

「所以,以我現在的眼界來看,修仙之道是不是逆天,是相對的。對自身,對自己能影響到的範圍,是逆天的,但對非自身,對自己所影響不到的範圍,還是道法自然。」

嗯,好象是這麼回事。這回大家聽懂了趙明的意思。

「哥哥,我逆天啦。」趙月忽然跳了起來,十數個水漩渦發出,石屋當即被水流淹沒。

「噗——」吐出一口水,王再興在水面上露出腦袋,抬手托舉著水淋淋的小雕雷柔,「月兒你發什麼瘋?」

「哈哈,我是一屋天呀,我逆天變屋為河呀,你服不服?」趙月玩心大起。

王再興不會水系法術,拿這些水沒辦法,可他有別的對策,當即使出龜形拳功,一個龜沉式潛入水中,暗中一個抓龜術攝向趙月。

「啊嗚嚕嚕——」正在興高采烈的趙月一下子被一股重力籠罩,正在施展水系法術的她因為沒了風遁的靈活,一下子被攝住,瞬間被拉入水底,連吃了幾口自己變出的屋河之水。

坐在水底的眾人見狀都不由得抿嘴微笑,這兩個小傢伙,太鬧騰了。

趙明揮手打出控水訣,消了滿屋子的水,和大家說笑了一陣子后,繼續講述感悟。

「我們修鍊之後可以小範圍地改變環境,做到世俗凡人難以做到的一些事情,這樣的本領應該算得上是逆天了,並且隨著修為境界的提升,改變的範圍越來越大,也許修鍊成仙真的能改天換日,運轉日月也說不定。」

「但如果說連運轉日月,改天換日也不是逆天,我也能講出根本原因有可能是什麼。」

改天換日也算不得逆天的原因?大家的好奇心一下子都被吸引了過去。

「算不得逆天的根本原因,可能就在本源之處,在其小無內,小到無盡之處。」趙明說完了其大無外的日月星辰,決定再向眾人說一說無盡幽深的微虛空。

不過因為虛空能量大家都感覺不到,所以他還得變通一下。

「明月潭是玄天星的絕地,玄空風雷陣顯然是大能修士建造,千百年來,也許數千年甚至更久,玄天星最厲害的修士也進不到這裡,這樣的本領,這樣的地方,夠逆天了吧?」

是啊,眾人點頭。這樣一處神秘的地方竟然變成了眾人的家,真是不可思議。 「可這裡雖然被改造成了陣法,看起來自成一界,但山還是原來的山,水還是原來的水,天地元氣雖然比外界濃郁了數十倍,但虛空還是那個虛空。」

「我所能感覺到的虛空能量和外界沒有任何不同,陰陽之氣和五行之氣也沒有改變,就連天地元氣也沒任何變化。」

聽了趙明的話,石冬梅點點頭,慨然道:「虛空能量和陰陽之氣我感應不到,但我能感應到萬般複雜的天地元氣,尤其是木系元氣和火系元氣,除了更加濃郁,確實和外界沒有什麼不同。這樣看來,逆天只是改變了萬物的外在形態,可並沒有改變內在的東西。」

「是的,我是有這個意思。逆就是變化,非逆就是不變,但實際上,修鍊所得,既有變化,又有不變。變與不變,兩者互為一體,同時存在。」

「即使自然大到無邊,小到無盡,還有無數形態的變化,就如同無上經文所說『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但無論怎樣變化,無論在無邊大處,還是無盡小處,都是『萬物負陰而抱陽』。」

「無論萬物如何生滅盛衰,永恆地變動不休,但自然的本源,虛空虛無,太極陰陽,包括修士們可以感應煉化的五行元氣,都永恆不變。變與不變就這樣互為一體,同時存在。」

「變與不變只是陰陽的一種形式,逆天順天也同樣是陰陽的一種形式。」

「陰陽一體,順逆只不過是無邊無盡的自然之中,無數種陰陽變化之中的一種而已,所以順天逆天其實也永遠互為一體。」

「如果明白了這個道理,就知道,混元太極之道,非順非逆,非非順,非非逆,順逆一體,順逆由心。混元太極之道,是一先一后之道,一陰一陽之道。」

「一陰一陽,其大無外,其小無內,陰陽消長永恆在變,陰陽之變永恆不變。」

趙明說到此處,止住話語,靜靜地看著大家。

陰陽消長永恆在變,陰陽之變永恆不變,足以道出他當下的所有感悟。

如果簡略再簡略,一陰一陽就是他現在的全部感悟,這已經超脫了順天逆天。

大家靜靜地聽著,靜靜地回味,雖然不能全懂,但還是漸漸明白了一些。

王勁道:「我和你楊嬸能感受到陰陽之氣和五行元氣,但感受不到你說的虛空能量。」

王再興道:「大哥,我和月兒也一樣,只能感受到陰陽之氣和五行元氣。」

趙明點點頭,大家感知不到虛空能量,這很正常,他已經找到了原因。

這次回明月潭,因為有了更加玄妙的無相元神,因為有了對感知微虛空更加深入的認識,所以在無形無相的混元太極之氣和無形無相的無相元神的雙重探查之下,他對妹妹和小胖的混元太極之氣,對王勁和楊玉的兩儀陰陽氣,由原來的不明所以,漸漸有了清晰的認知。

「小胖,你和月兒的混元太極之氣若隱若現,與王叔和楊嬸的兩儀陰陽氣有所不同。」

「以我目前的探查和感悟,兩儀陰陽氣變幻不定,是在陰陽本源和五行元氣之間無時無刻地轉換,而你們倆的混元太極之氣,是虛無的混元和太極的陰陽連融在一起,所以你們雖然現在感覺不到虛空能量,但隨著境界和修為的提升,未來一定能感覺得到。」

趙明自衍化出無相元神之後,對虛空能量的感覺更加清晰。

他這次回明月潭,通過混元太極之氣和無相元神的多次探查,已經辨別出王再興和趙月的混元太極內氣當中有虛空能量的存在。只不過這種虛空能量的數量太少,少到幾乎微不可察,而且還和陰陽之氣混融在一起,所以兩小感覺不到。

兩小的混元太極之氣之所以會若隱若現,就是因為其中有微渺的虛空能量。

趙明已經探查出來,月兒和小胖的混元太極氣旋也可以吸納虛空能量,不過與他們可以吸納煉化到的海量的天地元氣相比,虛空能量可以忽略不計。

正因為從月兒和小胖的混元太極內氣當中探查到了虛空能量,趙明對未來的混元太極之道產生了無與倫比的信心。

他當初所設想的一先一后是混元,不但在自己身上得以實現,而且已經在月兒和小胖的身上實現,那是他繼承前人智慧,繼往開來創立的功法。

若隱的虛無,是先,若現的太極,是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