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傷疤臉終於再也忍不住了,厲喝了一聲,身形有如閃電一般的向著蕭易沖了過去,同時一拳狠狠的向著蕭易的胸腔擊了過去,這一拳擊出,便幾乎凝聚了他幾乎全部力量,完全沒有辦點的試探,如此可見,他的內心之中,此刻已經是氣到了什麼程度!

整個空氣,似乎都被這一拳給穿破了,發出了一聲輕輕的嘯聲。

如果這一拳擊實的話,即便對面的是一塊岩石,也絕對要被洞穿成粉碎的,更別說是擊在人身上了!

幾乎所有人,看到他的這一拳,眼裡都不由得露出了一絲殘忍之色,眼裡露出了一絲血紅的光芒,他們的眼裡,似乎看到了蕭易被一拳擊得狠狠的轟飛出去,倒在地上狂吐鮮血的慘狀。

包括旁邊的戴眼罩的獨眼男子,在看著男子的拳頭,擊在蕭易的身上的一刻,眼角,也露出了一絲殘忍的譏誚。

「怦!」

伴著拳頭結結實實的落在蕭易的胸膛,一個沉悶的怦的撞擊聲響了起來,然而,所有人都沒有想到,不可思議的一幕事情,發生了!

蕭易那看起來有些瘦弱,讓人感覺風一吹便會吹走的身形,並沒有隨著他的這一拳,而飛出去,他的身形,依然如同一樁樹一般的站立在那裡,他的臉上,甚至連神色都沒有變一下!依然還是那麼的平靜,那麼的柔和!

這…………怎麼回事?

難道這一拳,是徒有其形,沒有其力的嗎?不對啊,看剛才的那拳勁和拳勢,絕對是很兇的一拳啊,而且,剛才那個聲音,也發出來了…………

難道……這是類似於傳說中天山派的柔掌的拳頭?打在人身上,並不剛猛,看上去那個人外表沒有任何的事情,但是裡面的肺腑,五臟,卻全都化為了粉碎的那種絕殺?

「啊!」

而就在眾人還在疑惑著蕭易為什麼還在站立的時候,一個無比凄厲的慘叫聲音響了起來,響徹了整個的夜空,在這個荒山野嶺之中,顯得尤其的可怕,毛骨悚然!

難道真的是柔拳?

要不然,怎麼會發出這麼凄厲的慘叫聲呢?

聽到這個凄厲的慘叫聲,所有人都不由得嚇了一跳,同時心神重新集中的向場中央望了過去。

然而,當他們看清楚場上的情景的時候,所有人的眼珠子,登時不由得全都凸出來了。

只見場中英,蕭易的臉上,神色依然平靜詳和的站在那裡,嘴角,似乎還帶著一絲淡淡的譏誚的笑意,但是他的對面,剛剛才將那個可怕的女**幹掉,帶著無與倫比的威勢的拳頭向著蕭易擊去的老大,此刻卻整個人都軟軟的倒在了地上,臉上的情狀,似乎極度的痛苦,甚至痛苦得整張臉都扭曲了,他的嘴角,一絲絲的血跡,在往外的溢著,鼻孔之中,也有一絲絲的血跡溢出,看起來無比的可怕。

這……………

所有人的內心之中,都徹底的震驚了!

臉上,全都露出一絲不可思議,不敢置信的目光,向著蕭易望了過去,他們實在不敢相信,眼前這個看起來人畜無害,看起來那麼的瘦弱,像一個小白臉,連他們這些人,都覺得能一拳轟飛的小子,竟然在這麼不知不覺之間,便將他們的老大,打成了這樣!

好一會,他們才回過神來,眼神之中,露出了一絲恐懼的神色,腳步,下意識的向著後面移了開去。

此刻,他們的眼裡,眼前這個少年,已經不再是剛才那個小白臉,不再是一個弱不禁風的傢伙,而是一個惡魔!

是的,就是惡魔,再也沒有比這個詞,更好的形容這個小子的了,只有惡魔,才有可能會有這麼可怕的本事,能夠這麼神不知鬼不覺的將他們那麼厲害的老大弄成這個樣子!

要知道,他們的眼睛,可是一直盯著他們的啊,他們都根本就沒有看到他動手啊,好像他們老大莫名其妙就這麼倒下了!

也只有惡魔,才會如此的殘忍!

雖然他們都不知道,老大究竟是受了什麼樣的酷刑,但是僅從他的臉上那扭曲的形狀,以及凄慘的樣子,也可以知道,他的身上,此刻所承受的痛苦了!

然而,場上最為震驚,最為恐懼的,卻並不是他們,而是戴眼罩的獨眼男子!

他是一個鍛骨期中階的武道中人,他非常的清楚,剛才他的同伴的那一拳之中,所蘊含的力道,即便是他這個比他高一階的,如果不閃避,硬撐一拳的話,也會極不好受!

他也知道,那一拳,根本就不是什麼柔拳之類的狗屁東西,他不知道那些小說中的出現的東西,究竟有沒有,也許是有,但是最少,他是從來都沒有見過那玩意。

所以……在蕭易沒有飛出去,而且神態如常的一刻,他的臉色,便已經變了,腦海之中,一種不詳的預感,便已經生了出來,他知道,蕭易很可能不是他之前所想的,普通的鍛骨期初階的高手,而很可能是和他一樣達到了鍛骨期中階,甚至是鍛骨期高階的高手!

但是即便是已經作出了這樣的不詳的預感,作出了不妙的判斷,接下來的變化,卻還是遠遠的超出他的想象了……

傷疤臉竟然直軟癱倒在了地上,七竅溢血………

從他的那一聲凄厲的叫聲,以及他的臉上的慘狀,他知道,他的這個兄弟,基本上是凶多吉少了!

完全沒有動手,就這麼讓人傷成這樣……

這……是怎麼樣的實力?

這究竟是一個……怎麼樣的可怕的人?

要做到那一步,只怕……就算是鍛骨期高階顛峰的境界,也做不到吧?費爺就是鍛骨期高階的顛峰,他似乎也應該是做不到這一步的!

那麼…………他的實力……難道真的達到了那個傳說中的境界?

可是……這怎麼可能呢!

他的年紀,才多大啊…………就算是大少爺,舉家族之力,今年三十歲了,也還始終沒有能夠踏出那一步啊……

他的頭皮,在一陣的發麻,腳步,在急劇的向後退著,望著蕭易的目光,瞳孔在急劇的收縮……眼前的這個年輕人,實在太可怕了,他這麼的年輕,但是實力,卻竟然是已經遠遠的超出了他的想象…………

蕭易的目光,在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那個傷疤臉之後,便緩緩的了起來,望向了戴眼罩的獨眼男,嘴角,浮起了一絲溫和的微笑。

「你…………別過來!」

戴眼罩的獨眼男子看到蕭易的目光向自己望過來,原本便已經恐懼到了極致的內心,頓時一下子變得越發的恐懼了起來,臉上的神色,完全沒有半點的血色,特別是當他看到蕭易臉上,那溫和的笑容的時候,更是整個身形,都開始顫抖了起來,他的那溫和的笑容,在這一刻,落入到他的眼裡,彷彿便是死神的微笑一般!

面對著蕭易,他已經完全沒有了半點的反抗的勇氣了。

好一會,他似乎才忽然想起了什麼,臉上露出了一絲激動的神色,一把將曾小美拎了過來,兩根手指緊緊的卡在她的脖子上,彷彿忽然發現了一件護身符一般,激動地道,「你別過來,你要是過來,我就立即殺了她!」

一邊說著,他的腳步,一邊的向著後面不斷的退去。

「何苦呢!」

蕭易的臉色,驀的變了一下,但馬上,他便是恢復了平靜的輕輕的嘆了一口氣。

「你……你別過來!只要讓我離開,我就立即把她放了!否則的話,我立即殺了他!」

獨眼男子不知道蕭易為什麼突然之間嘆息,說出這麼一句話來,他只覺得,手裡抓著曾小美,絕對就是一塊護身符,只有緊緊的抓著她,他才能夠逃出生天。

否則的話,面對蕭易這樣的級別的高手,他很清楚,就算是讓他逃,他也是逃不掉的!

對於這樣的高手,一點也不比那些現代化的熱武器稍差,甚至還要更加的可怕!

他寧願面對所謂的紅外掃描器,什麼衝鋒槍,ak47之類的,也絕對不願意麵對一個這樣的可怕的存在!

他知道,蕭易是為了曾小美來的,而且,剛才一上來的時候,他便直衝他說他的目的了,所以,他覺得,蕭易一定是會在乎曾小美的生死的!

基本來說,他是正確的,蕭易的確很在乎曾小美的生死,雖然他和曾小美之間,談不上什麼情感,但是曾小美畢竟是曾小小的姐姐。 看著年輕人捂著臉十分沮喪地離去,泰輝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他實在搞不明白,為什麼自己處處被霍北驍壓制。難道那個可惡的男人,註定就是自己的一生之敵?

正在泰輝心裡窩火的時候,郭文琦從外面走了進來。

「泰總,事情我都聽說了,希望您不要太過失望。其實情況並沒有想象得那麼糟糕。」

泰輝如鷹一般犀利地看著郭文琦:「還不糟糕嗎?我的跟蹤計劃已經被霍北驍識破了,他回去之後一定會採取反制措施,這樣一來針對他的情報收集工作就難上加難了。」

郭文琦低聲提醒上司:「您這次的計劃之所以被看穿,關鍵點在於派去的跟蹤者被霍北驍跟認出來了。如果我們換一種思路,也許今後的跟蹤進程會更加順暢無誤。」

「你是不是想到什麼好主意了?說來聽聽。」泰輝暫時收起怒火,準備認真聆聽郭文琦的發言。

「泰總,其實您完全可以脫離利劍集團的情報部門,單獨招一批耳目為您做事。當然,這樣做絕不能讓莫劍和姜鶴知道,否則他們會認定您對公司不夠忠誠。」

聽到這裡,泰輝冷冷一笑。其實忠誠這個詞對於他來說根本一文不值,無論是莫劍還是姜鶴,將來都是他踏在腳下的鋪路石。換句話說,對別人的忠誠就是對自己的不忠誠。

「無所謂,他們不會知道的。」泰輝思考片刻,開口說道:「單獨建立情報體系我之前也想過,但苦於無人可用。要是能立刻找到一批可靠的人組織起來就完美了。」

郭文琦微笑著點點頭:「泰總,其實眼下就有這麼一批人等著聽您調遣呢!」

「哦?在哪兒?」

郭文琦貼在泰輝耳邊,把徐翔重組A市幫派的消息偷偷彙報給了他。最後郭文琦頗有遠見地說:「您要是把這批人訓練出來,何愁以後大業不成?」

泰輝摸了摸下巴,眼神變了又變。在長時間的沉默后,他開口問屬下如何得知的這個消息。

「我是經過仔細調查后確認的,這次徐翔的行動很低調,大概也是怕驚動莫劍注意到他。」

聽郭文琦這麼說,泰輝若有所思地繼續問:「他原來是莫劍的人,會聽從我的命令嗎?」

郭文琦肯定地點了點頭:「只要您好處給夠,他們一定會死心塌地地跟著您干!因為這些被莫劍掃地出門的人,已經把他們的頭目當做了最大對手。而您將來的對手也是莫劍。這樣一來,他們聽您指揮的基礎就建立起來了。」

「有道理……」泰輝一邊思考一邊逐漸下定了決心:「既然如此,有機會我就要去見見徐翔,看看他葫蘆里賣的是不是我需要的葯!」

新的一周工作開始,按照慣例,顧南音需要自己開車去和於桓書溝通設計問題。而臨行前,她找到霍北驍核對所需要的材料。核對完畢后,顧南音轉身準備離開。可是她萬萬沒想到,霍北驍會在此時主動說出這樣一句話:「南音,辛苦你了。」

顧南音停住腳步,轉身輕笑著看著男人。

「怎麼回事?今天太陽是打西邊出來了嗎?」

霍北驍臉色一變,肅然反問:「難道我問候一下你,是一件很稀奇的事?」

「不是很稀奇,是非常稀奇!」顧南音調笑著說了一句,然後表情立馬變得認真起來:「北驍,你也不用刻意隱瞞,我知道你要表達的意思。你放心,我不會在意跟蹤之類的事情。我會把所有注意力集中到工作和開車上,絕對不會在兩方面出任何紕漏。」

霍北驍輕輕點點頭:「沒有幾個女子能像你這麼勇敢。這再一次證明,我的眼光是全天下最棒的。」

顧南音不屑地笑著說:「行了吧你!難道誇了我一通,到頭來還是為了往你自己臉上貼金。我走了,你儘管自我膨脹吧!」

雖然顧南音的身影暫時消失了,可她的一舉一動一顰一笑,都在霍北驍的腦子裡打轉。

「真可笑……想不到我也有一天,會對某個人如此著迷啊!」

顧南音來到停車場,一路暢通無阻地來到於桓書的家。霍北驍預計得很對,這一路上並沒有人跟蹤自己的妻子。但他不知道這種平靜的狀況,馬上就要被一個好事者所打破了。

當泰輝在某酒店的雅間內見到徐翔時,對方並沒有露出他想象中的黑幫做派。相反,徐翔的表現倒更接近於一名商人,這一點好像和莫劍有些相像。

「果然,他雖然反對莫劍,但骨子裡卻又在處處模仿他。單從這方面來看,徐翔這傢伙必然不會有什麼大出息。」

泰輝心裡不以為然地想著,表面上還是保持著對徐翔應有的尊重。他說完自己的合作意願之後,就靜靜地坐在那裡,等待著對方給自己答覆。

徐翔盤起雙臂想了半晌,最後苦笑著搖了搖頭:「對不起泰總,雖然您很有合作的誠意,但我還是不能答應啊!」

「為什麼?難道是我給的酬勞不夠多?」

「不不不!跟那個沒關係。其實本身我也不缺錢,為您這樣的商界大佬做事理應是我的榮幸。可問題就在於,您是利劍集團的副總裁。我早就跟兄弟們說過,我們這個重組幫會跟莫劍勢不兩立。如果我答應與您合作,我怕他們思想上轉不過彎來。」

聽徐翔這麼解釋,泰輝微笑著點點頭:「原來如此。其實你儘管可以跟弟兄們說,我雖然人在利劍集團任職,但是心卻是和他們連在一起。我們之間的合作跟莫劍無關,他甚至醫院都不會知道這件事。」

徐翔微微一愣,試探著問泰輝:「聽您的意思……是要準備跟莫劍決裂?」

泰輝神秘一笑:「現在說什麼都為時過早,我們不妨靜下心來做好眼前的事,然後再看看未來究竟會發生些什麼。」

聞聽此言,徐翔自認為領悟到了泰輝的潛台詞。他猛然一拍巴掌,對著泰輝伸出大拇指:「泰總,您果然是要干大事的人!行了,從今天開始我手下的兄弟聽從您的調遣,您讓他們幹什麼,他們就去幹什麼,絕對不會含糊!」

泰輝非常滿意地點點頭:「這樣很好!」 但是很可惜的是,他沒有能夠理解蕭易的嘆息,他也犯了兩個嚴重的錯誤,一個就是他並不了解蕭易,蕭易最討厭的,就是別人的威脅。3∴35686688

第二個就是,他實在太低估了蕭易的實力,太高估了自己的實力,他以為,他抓著曾小美,就能夠威脅到蕭易了。

每一個低估蕭易的人,幾乎都得到了應有的報應,包括那個在當時來說,實力遠超蕭易的白面無須的男子,至今他的實力,都還未曾恢復。

在聽到獨眼男竟然執迷不悟,還繼續的拿曾小美來威肋r自己,而且說話的時候,他的那隻手,更加的卡緊了他的脖子,蕭易的眼神之中,立時便閃過了一絲冷厲的目光,但是他的身形,卻並沒有動,只是站在那裡,緊緊的盯著獨眼男,也沒有說話。

獨眼男以為自己成功的威脅到蕭易了,以至於他不敢動一下,臉上閃過一絲喜色,同時腳下的腳步,移動得也越發的快速了,他的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那便是要離開這裡,離得越遠越好!

但是他也沒有完全的放鬆警惕,他的目光,還是緊緊的盯著蕭易,生怕他做出什麼動作來!

可惜的是,他不明白,他的實力,差足巨實在太大了,就算是他盯著蕭易,也是根本就沒有用的,就在他的腳步才移動了幾步的時候,他的眼睛,驀的凸了出來,眼神之中,露出了一絲無比的驚恕和不可置信的神色。

他的整個人,像是定在了那裡一般,完全一動不動的!

原本已經離他越來越遠的蕭易的身形,竟然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出現在了他的身前,而且,他的一隻手,正落在他的脖頸之處。

他根本就沒有看到,蕭易是怎麼樣動的。

甚至連影子都沒有看清楚,便只感覺到身後的脖上傳來了一道刺痛,然後整個身體,便徹底的失去了所有的力氣!

這也未免太可怕了!

難道他真的會魔術么,難道到了那一個層次,實力差距真的是可以達到這麼大的么!

蕭易沒有理會他的臉上的那無比的驚駭的神色,也沒有理會他的內心的震駭,看到獨眼男子的身形,徹底的停頓了一下來,他的那隻放在他的脖頸h處的手,也便輕輕的收了回來,這才目光望向了眼前的這個獨眼男子的臉上,看到他的臉上那無比震駭的神色,他的眼角,也沒有得意,面對這樣的級別的對手,即便是輕鬆的收拾了他,他也沒有覺得,有什麼值得驕傲的地方。

他只是輕輕的嘆了一口氣,搖了搖頭,便重新伸出了他的手,把獨眼男子原先卡在曾小美的脖子上的手,拿了開去,同時另一隻手一把曾小美拎了下來。

當將曾小美嬌美的身形拎過來的時候,蕭易的目光,望了一眼她,眉頭頓時不由得皺了一下,不過只是一下,他便重新抬起了頭,望向了旁邊的那幾個男子。

旁邊的那幾個男子早已經徹底的嚇呆了,完全的沒有任何的反應了,剛才自己的老大,不知所謂的自己就這麼倒下了,也就算了,眼下,自己的老大的老大,竟然又一次的這樣詭異的像是被定身了一般,任由蕭易把人救下來,而且,他們剛才的目光,也幾乎是一直都在盯著蕭易的,卻誰也沒有發現,蕭易是怎麼出現在自己的老大面前的,他就像是一個幽靈一般,突然就出現了「饒命!大俠饒命啊!」

終於,有一個反應快的男子,最先反應了過來,感受到蕭易的目光向自己望來,兩腿一軟,登時便宜接跪了下來,連哭帶叩的不停的向蕭易搗起了頭來。

「饒命,放過我們吧,都不關我們的事的」

「不關我們的事的,我們都只是幫一忙的而已的…,聽到同伴的聲音,旁邊的另外的幾個人終於也全部一個淑靈的醒了過來,一個個望著蕭易的目光,雙腿一軟的跪了下去,大聲的求起饒來,甚至,在此時此刻,他們連那可怕的組織規定,都完全的忘記了,直接的開始為自己開脫了起來,甚至不惜將責任全都推在他們的那個生死不知的老大身上,在這個深山野嶺之中,面對著一個簡直如同鬼魅,不,比鬼魅還要可怕的人。

那種可怕,實在太讓他們感覺到膽寒了!

「說一說罷,你們犯的是什麼事?曾警官為什麼要一路追你們到這裡?」

蕭易望著這一群在他的面前,把頭叩得像搗蒜似的幾個男子,微微皺了一下眉,卻並沒有說什麼,只是語氣平淡地問道。

「我們,聽到蕭易的問話,幾個人的臉上神色,頓時變得慘白了起來,幾個人面面相覷,卻誰也不敢先說什麼:

「怎麼,不說?」

蕭易的眉頭輕輕的挑了一下,臉上露出了一絲不耐煩的神色,」不願意說就算了,我對這個也不是很感興趣,不過我想應該會有感興趣的人的。」」大俠饒命!我不是我說!」

聽到蕭易的話語,特別是聽出來蕭易的語氣中的那種不耐煩,幾個男子登時嚇了一跳,一個個的臉色,刷的一下變得慘白了起來,全都猛的叩起了頭來,一個站在最前面的男子幾乎要立即開始說了起來,但是話已經開了出口之後,他的眼睛,又不由得望向了旁邊一動不動的那個男子,語氣再次變得猶豫了起來。

只是,就在這猶豫之間,一抬頭,看到蕭易的目光之後,他頓時咬了咬牙道,低下頭,膽怯地道,「夭俠,我們是賑賣兒童的一個團伙,今天下午,曾警官不知道怎麼的查到了我們,攻入了進來,一路將我們追殺到這裡。」

說完,馬上似乎又擔心蕭易收拾他們,連忙便開口推託道,「大俠,我們只是一些打一下下手的,而且,我們都是被逼才加入他們的,請你給我一個改過的機會吧!」

「販賣兒童團伙?」

對於他說的後面的那些話,蕭易根本就一句都沒有聽進去,只是一聽到他的第一句話,蕭易的臉色,便驀的一下變了,一雙原本極為柔和的目光之中,瞬間的閃過了一絲冷厲的神色,一雙劍眉,斜著向上豎了起來,身上的氣機,也亦在這一瞬之間,散發出來了一絲。

我們沒有關係的」

感覺到蕭易的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那些男子的臉上,,申色頓時全都變了,本來都已經跪在了地上的身形,還是不由自主的慄慄的發抖了起來,全都不停的繼續的跪拜了起來。

「說吧,把你們知道的所有的情況,全部部說出來。」

聽到他們的聲音,蕭易終於也清醒了過來,深呼吸了一下,調整了一下語氣,目光緊緊的望向了他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