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走著走著,就多走了幾步,她走向了一戶人家門口。

此刻這戶人家已經開了燈,有些微弱的燈光照耀在面前的院子里。

她腳步停在了水泥地前面的幾塊石板上,看著在地上玩了相當開心的小男孩,一身有些髒兮兮的玩著特別廉價的玩具,卻很童真很快樂。

那個男孩似乎也察覺到了肖北,有些好奇但是又有些害怕的走了過去:「你也是要來將我們趕走的嗎?」

甜甜的聲音當中帶著一些質問。

肖北在那一刻竟然會無言以對,她不知道該用什麼話去跟眼前這個孩子說。 而且面前的小男孩雖然長得並非大人們口中的那樣乖巧,但是眼睛圓溜溜的很黑,完全不像城市裡的那麼浮華,反而顯得格外的乾淨清澈。

哪裡像城市裡的小孩子們嬌生慣養,想要什麼就給什麼,一旦不給就在地上開始打滾,然而住在這種地方的孩子們更加有那種是非黑白之分。

肖北看著眼前的小男孩,微笑著說道:「如果讓你們去大城市裡生活,不僅僅有好多好多好玩的玩具,還有很多很多好吃的,你們願意去嗎?」

「我才不要去。」小男孩直接拒絕了肖北所提出的要求,一口咬定,「說了不去就是不去,而且我爸爸媽媽說了,這裡是我們的家,大城市裡有很多的壞人,甚至他們都很喜歡抓小孩子去拐賣換錢。」

確實。

城市裡確實有很多拐賣孩子的壞人。

肖北笑了笑。

「可是為什麼你們要把我們趕走?我們在這裡住的好好的,為什麼你們非要把我們趕走呢?」小男孩很是不開心的低著頭嘀咕,「最討厭你們了。」

「因為就像你剛才說的那樣,大城市裡的壞人確實是很多。」

「所以說你也是壞人咯!」小男孩突然抬起手指著肖北質問。

壞人?!

嗯,她確實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壞人。

她這時候準備要轉身離開。

可是剛回頭,就撞到了一個結實的胸膛。

肖北看著面前的龍天一。

「龍天一。」

龍天一的眼眸也這麼看著肖北。

這時候站在肖北身後的小男孩又一次開口:「你們兩個人都是壞人,你們都要把我們趕出去對不對。」

說完,便轉身就跑進了屋子,把房門狠狠地關了起來。

被人這般明顯的討厭,肖北還是第一次感受到甚至是覺得特別無語。

「走吧。」肖北冷冷得道,但是又好像突然想到了什麼又再一次說:「對了,你們龍氏怎麼也會參與進來。」

「呵呵,還不是因為阿爾法公司在這次競爭之中退了出去,而且凌修司也因為泄露商業方案的原因進了監獄,所以我父親就想著來湊湊熱鬧,但是並沒有想要和雲夕出版社爭。」龍天一解釋。

「既然不想競爭,那你來這裡做什麼?」肖北有些不解得瞪大了眼珠子看著龍天一。

「我剛才都說了只是想過來湊湊熱鬧,你這人怎麼就這麼八卦。」

龍天一靜靜地陪著肖北走在石子路上。

夜色已經降臨,大山中沒有路燈,所以只能憑著今晚還算好的月光,勉強看清楚腳下的路。

她剛走了兩步,手心突然之間被人緊緊得抓住了。

肖北的喉嚨微微動了一下。

龍天一的手確實是比肖北的手要暖和很多,她此時此刻也穿得並不是特別多,身體甚至有點冷得哆嗦。

所以那一刻她就沒有甩開龍天一的手了。

她也不用逞強,犯不著和自己的身體過不去。

他帶著肖北走向了凌雲洛他們那邊。

此刻遠遠的,似乎是看到了電筒的燈光,隱隱約約之間還可以聽到有人說話的聲音,從遠處慢慢傳了過來。

肖北也看著那漸漸靠近的電筒亮光。

身上突然感覺到一件溫暖的西裝外套搭在了她的身上。

很溫暖。

她回頭看了一眼龍天一。

這種黑暗下,她也看不清楚了,但她非常自若的把衣服穿上了,甚至還繫上了紐扣。

萬一龍天一這傢伙突然反悔了,就完蛋了。

她都已經冷到不行了。

亮光靠近,三個中年男人出現在他們面前。

凌雲洛和龍天一帶來的幾個人正舉著手機開著燈光,勉強讓交流不至於在黑暗當中進行。

「得了吧,你們什麼都不要說了,我們是絕對不會搬走的,無論你們給多少錢我們都不會走的。」貌似是領頭的那個中年男人狠狠地開口道,「我們今天去市政府就是為了表明我們的立場,所以你們就死了這條心吧,再說了我們這裡根本不歡迎你們,你們給我趕緊走吧。」

「我覺得很多事情我們都可以繼續再商量。」凌雲洛說,「畢竟凡事都不是絕對的,我知道我們這次的突然上門拜訪對你們來說顯得特別突兀,如果你們覺得我們的條件還不夠好的話,你們可以儘管跟我們提出來,我們也會儘可能的去幫助你們,另外下次我們雙方可以再找個時間坐下來好好的商量商量。」

「這件事情就是絕對的,沒有任何商量的餘地,如果你們要強制拆遷的話,我們就去市政府門口靜坐,我不相信這個世界就沒有枉法了。」

凌雲洛被中年男人懟到有點想要發怒。

肖北拉了一下他,說:「今天晚上確實是太晚了,我們也不耽擱你們晚上吃飯的時間,我們就先走一步了。」

「走走走,趕緊給我離開這裡,我們不想再看見你們了。」中年男人揮了揮手,有些不耐煩:「你們如果再不走的話,我們就趕你們了。」

說著說著,就擺出了一副想要推他們的模樣。

凌雲洛和肖北本能的往後面退了一步。

「快走!快走!」中年男人不耐煩中,又粗暴無比。

「算了,我們先走一步。」凌雲洛哪裡受過這種氣,「真是一群油鹽不進的野蠻人,好說歹說都沒用。」

龍天一也微微嘆了一口氣。

肖北也顯得一臉無奈。

重生創業時代 現在只得讓助理幫忙把東西都收起來然後大家離開。

接下來又是一段山路,崎嶇無比。

這個時候的肖北簡直就是心灰意冷,走上來的時候花了這麼長的時間,現在下山又要花費這麼久,再加上一雙早就已經磨起水泡的腳底。

肖北一想到這裡簡直就是想死的心都要有了。

龍天一一直拉著肖北的手,就這麼默默地拉著。

兩個人的手心一片溫暖。

肖北咬唇,盡量讓自己走得快一些,不拖累大部隊。

她走了不到三分之一的時候,龍天一突然放開了她的手,背對著她半蹲在她面前說道:「來,上來,我背你下去。」

肖北看著龍天一寬廣的背,臉上略顯得有些不太好意思:「不好吧,我怕你會吃不消。」

「我知道你胖的跟頭豬一樣,但是我還是吃得消的。」龍天一不由得開起了玩笑,「行了,你就別逞強了,趕緊上來,盡量跟上大部隊。」

她抬頭看了一眼前面的大部隊,看來是真得拖後腿了。

前面的人都已經離他們有點距離了。

她緩緩得爬上龍天一的背,趴在他的身上。

龍天一將肖北背了起來,一步一步往山下面走去。

肖北靠在龍天一的肩膀上。

鼻息間都是龍天一的味道。

她恍惚記得那晚上她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時候,狠狠地咬了他一口,大概就是在她此時此刻靠著的位置,她不記得咬得有多嚴重了,但是她想那個時候的爆發度應該不會很輕。

她輕輕地說道:「我想這裡應該會留疤吧,那天真得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聲音很輕,在這種安靜的環境下,如此近距離可以聽得相當清楚。

「嗯,那天你的力氣可真大呀。」龍天一笑了一下,他似乎還能很清晰的回憶起當時被肖北咬得時候的模樣。

肖北眼眸輕微動了動,看著頭頂上明亮的月光。

月亮還挺亮的。

所有人到了山下,車子停靠在一邊。

肖北也從龍天一的背上下來了,她走向凌雲洛的車子。

「我開車了。」龍天一說,「跟我一塊兒走吧。」

「那我跟我們董事長說一聲。」肖北毫不猶豫地點了點頭。

龍天一保持沉默。

肖北總覺得按照她和龍天一的趨勢,實際上應該要保持一定的距離,免得彼此對彼此有什麼更進一步的想法。

但是她並沒有這麼的幼稚,畢竟已經成年了。

所以成年人不需要這麼幼稚,生活還是要繼續的嘛。

她小跑到凌雲洛的下車那邊:「董事長,不好意思,您先回去吧,我自己打的回去就成,等回去之後我再想想這件事情,明天一早我給您彙報。」

「嗯,時間也不早了,早點回去洗個熱水澡,上面的溫度太低了,我都覺得自己有點感冒了。」凌雲洛說道,顯得格外關心,「你自己也不要感冒了。」

「好的。」肖北點頭。

凌雲洛讓司機開車走了。

龍天一的車子此刻也停在了她的身邊,她上車,坐在副駕駛室里。

車內開了暖氣,身體也漸漸的暖和了起來。

肖北安靜的坐在車子里,看著遠離城市喧囂的馬路,周圍一片漆黑,車輛也少之又少。

又是三個小時的車程。

肖北是真得覺得有些無聊又不想開口說話,所以閉著眼睛就睡著了。

一睡著,當自己睜開眼睛的時候就看到了龍天一已經在幫她解安全帶了。

兩個人的距離相當近。

她說:「我自己來吧。」

「行了吧,跟我還這麼客氣做什麼。」龍天一伸手摸了摸肖北的腦袋,臉上一副極為寵溺得樣子看著肖北。

龍天一替肖北抽掉安全帶之後,便開門下了車。

肖北也從車子上跳下來,跟在他的身後。

兩個人一起走在別墅外面的小道上。

然而,肖北這時候才真得看清楚,龍天一就穿了一件白色的襯衫而已,可是今晚山上的溫度絕對不會高出10度。

肖北將穿在自己身上的西裝脫了下來。

其實這個時候也沒有那麼需要了。

她開口:「衣服你還是趕緊穿上吧。」

龍天一看著她,從她的手上接過了西裝然後穿上。

到達屋子門口,兩個人走了出去。

「我其實真得很好奇你們為什麼會去那個寨子,你們不會真得想要和雲夕出版社競爭吧。」肖北突然開口又問,因為她實在不敢相信龍天一剛才所說的話,「如果你們真得打算和雲夕出版社競爭的話,那麼我就跟你沒完沒了,知道沒有。」

「放心吧,我們龍氏才懶得跟凌雲洛那隻老狐狸競爭,更何況我們對這個項目完全沒有任何興趣。」龍天一說的那樣雲淡風輕。 到達龍天一家裡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了。

兩個人都沒有吃東西,可肖北的肚子早就在山上的時候一直『咕嚕嚕咕嚕嚕』的在抗議了。

「少爺,你回來啦。」杏兒看到龍天一進來之後,立馬熱情得朝著他飛奔了過來,可是當她看到跟在龍天一身後的肖北之後,原本還帶著微笑的臉一下子僵硬了下來,略帶著尷尬得語氣說道:「肖小姐,你怎麼也來了。」

「我們只是在一個項目上偶爾碰面的,然後就一起回來了。」肖北淡淡得說道,說的相當自然。

「哦。」杏兒有些失落,「這麼晚了你們應該還沒有吃東西吧,我馬上去廚房把飯菜熱一下。」

說著杏兒連忙跑進了廚房,趕緊把飯菜熱起來。

肖北抿了抿嘴巴笑了一下,然後說道:「我去洗個熱水澡,馬上就下來。」

她走上樓。

今晚雖然有龍天一的衣服,但是不得不說還是有點被凍到了。

真是沒想到山上和山下的溫度會相差這麼多。

她開了比較大的熱水讓自己的身體狠狠地暖和了一番,又洗頭吹乾了頭髮,所以耽擱了一點時間,換上趕緊睡衣下樓的時候,龍天一已經洗了澡換了一身衣服坐在沙發上等她,可是餐桌上擺放著營養均衡的晚餐。

她走過去,一臉歉意:「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

龍天一抬起頭剛想要說什麼,可肖北卻已經直接坐到了餐桌旁邊。

其實杏兒也沒有吃飯,跟著坐在了一起。

好像最近和龍天一的見面次數比較少,都已經記不得她和龍天一是有多久沒有這麼坐在一起吃飯了,在她的記憶里好像是很長時間了吧。

她抬頭看著龍天一,看著他一直低著頭很認真吃飯的樣子,真得很認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