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葉回心中升出一抹不好的感覺,這個時候哪裡還有心思調侃。

扯著她就往辦公用的行政樓跑。

在樓門前,就遇到了同樣行色匆匆的陸明宇。

葉回頓時心頭一跳,居然將陸明宇也叫來……家裡出事了!

兩人對視一眼就飛速朝樓上跑著,張老師的辦公室在二樓,是眾多輔導員辦公室中唯一有電話的一個。

「葉回同學來了,這位是新聞專業的陸明宇同學吧?」

張老師面上帶笑的對著她們招了招手,葉回驚疑不定的進了辦公室。

「張老師您找我?」

「嗯,你們家裡有電話打到學校,通過校領導找到了我這裡,你們家人希望你們能儘快給家裡回一個電話。

「正好今晚我在學校值班,就將你們連夜叫來了。」

果然是家裡出事了!

葉回臉色發白的看了一眼陸明宇,陸明宇上前一步:「張老師,請問能用一下您桌上的電話嗎?」

「用吧,將你們叫來就是讓你們儘早打電話回去問問情況。我給你們申請了五分鐘時間,應該夠用了。」

張老師看著他們面上的笑依舊和煦。

她是國關專業的輔導員,在這個專業做了快一輩子的輔導員,什麼潛規則基本上都看過。

能進入這個專業的學生背景都不用多說。

這個葉回雖然檔案上的身份普通到極點,可這些年來國關專業就沒有過特招生。

能趕在錄取的最後階段被送進青北又是進入這個專業,背後的原因也許比身份還要神秘!

張文清在青北做了這麼多年的輔導員,身為一個老油條,她太明白什麼樣的情況下容易翻車。

通過一通腦補,對待這個身份『普通』的學生,她可是很謹慎的。

這種舉舉手就能給行個方便的機會,她又怎麼會忽略。

果然,葉回微微感動的看著她:「謝謝張老師,那我們姐弟就不客氣了。」

電話撥過去后沒過多久就被人接起,葉回還來不及詢問,就聽到徐春妮斷斷續續的哭聲。

「大姐,春海……春海不見了,昨天下午放學就失蹤了,我們今天找了一整天都沒有找到。」

葉回腦中嗡的一下,攥著話筒的手微微發抖。

「你不要哭,我的時間有限,你把前後的經歷和細節說清楚。」

越是這樣的時刻,葉回越是格外清冷,那份能力賦予她的還有極度的鎮定。

徐春妮不敢再哭,知道葉回每次能打電話的時間都不多。

「昨天下午有體育課,春海跟著同學一起在操場上踢球,踢完就喊著口渴非要去門房那裡找水喝。

「我想著他又沒有出學校,就沒多管,結果一直到快放學他都沒有回來。

「跟他一起去找水的同學也沒回來,我以為他們還在外面玩,我就沒去找他一直在教室里做題了。

「結果放學的時候,那些同學都回來拿書包,就春海自己沒回來。

「我問他們,他們說春海喝完水就先回教室了,可春海真沒回教室,我一直在教室的。」

徐春妮說到後面人已經有些急,話變得有些亂。

葉回心中發涼,「伯父知道了嗎?」

「陸伯伯知道了,他今天帶人在城裡找了一天,怕你出事就想盡辦法聯繫你。」

以陸建軍的身份還有在軍區中的位置,這些事他自始至終都是知道的。

就因為知道所以才會急著聯繫葉回,就怕遠在京都的她也出事。

「陸伯伯說春海那裡有他在,讓你不要擔心,但你在京都一定要注意安全。」 徐春妮一再的強調葉回的安全問題,這就讓陸明宇心中升出疑惑。

她這一整個學期似乎在安全上都格外留意,似乎很少會單獨出校園。

掛掉電話,她的臉色雖然依舊泛白,可還不忘再向張老師道謝。

「家裡的事有大人在,你們也不用多擔心,明天還有考試,都回去好好準備吧。」

電話並不密閉,徐春妮的話張老師同樣聽在耳里,她心中雖然對葉回的家人的做法有些不贊同,但面上還是要說一些安慰的話。

這家人也是的,這麼十萬火急的找人就是告訴她,她弟弟失蹤了?半大的孩子最是淘氣,沒準是一時衝動不知跑到哪裡,沒也許明天自己就回來了。

「小雅,你先回去,我跟明宇還有些事要說,今天麻煩你陪我跑了一趟。」

女生寢室樓下,葉回面無表情的看著韓小雅,韓小雅很識趣的不多言,直接上樓去了。

「明宇,你跟我來這邊。」

還沒到熄燈時間,寢室樓門前一直有人走動,並不是一個很好的說話場所。

陸明宇聽話的跟她走到僻靜處,沒有路燈,四周一片漆黑。

「我們明天後天都按照原計劃,我明天還有考試,你也要跟同學出去走動。所以就當不知道這事。

「我知道你心中有疑問,等回到榕城我會把能告訴你的那部分告訴你。」

徐春海失蹤,她身上的秘密也許也再藏不住,葉回從前不願意多說是不願招惹麻煩,倒不是怕什麼。

其實對著身邊親近的人還保留這種秘密,她並不是很喜歡。

陸明宇也不知該如何安慰她,就只能幹巴巴的說著:「葉子,春海不會有事的,還有我爸在呢,他說會去找,就一定能找到。」

陸明宇說話間就想到之前陸可心失蹤的那次,徐春海不是也被人販子拐走了吧?

可是拐賣婦女還能想到目的,一個半大的小子能幹嘛?

「嗯,放心,我沒事,晚一點寢室樓要關門,你早點回去吧。」

陸明宇總覺得葉回有些心事重重,但現在確實不是問問題的好時機。

「我送你到寢室門口。」

葉回面容沉靜的回到寢室,室友們看著她都有些欲言又止。

韓小雅回來就將電話里的內容跟大家說起,雖然眾人心中都有著張老師那樣的疑問,但這也不是指責她家人不懂事的時候。

萬古神帝 「葉子,你沒事吧?」

韓小雅猶豫著還是代表眾人站出來問著,葉回依舊是淡淡的,平靜的看著她們。

「我能有什麼事?」

「你弟弟那裡怎麼辦?」

她平靜的太過詭異,讓韓小雅總覺得事情應該不是她們想象的那樣。

「就算我現在回去能起到的作用也很有限,如果伯父找不到人我回去依舊是找不到。你們知道伯父在軍區職務並不低。

「如果他主動去找都找不到,那就只能說明事情很棘手。」

既然很棘手,這個時候她就更需要冷靜。

葉回的話詭異的讓韓小雅不知道應該如何辯駁,總覺她的話莫名的有幾分道理。

「你們不用擔心我,我沒事,大家都早點睡吧。」

葉回說完就脫了衣服直接鑽到了床上。

趕在這樣的時候其實很不湊巧,如果紀凡沒有離開京都,她倒是可以求他幫忙,畢竟她之前幫過他太多次。

這一次借著找徐春海沒準還能讓他再立功。他們也算是互惠互利,但現在她連紀凡去了哪裡都不知道,更不要說找人幫忙。

總裁溺愛請剋制 萌妻送上門:BOSS,請簽收 夏國這麼大,如果不能在第一時間、不能在榕城將人找到,一旦被轉移再想找人……茫茫人海又談何容易。

葉回面上不顯,心中已經無比焦急,這些人如果真的那麼缺少實驗體,為什麼不朝她下手。

徐春海還只是一個半大的孩子,哪裡受得了這樣的驚嚇。

這對姐弟為什麼總是會遇到這樣的事情。

先是徐春妮親眼看到徐桂花被強暴然後撞牆自殺,現在又輪到徐春海懷璧其罪,被有心人惦記。

難道是因為她的重生改變了命運軌跡,所以跟著她的這對姐弟也受到了影響嗎?

葉回也看不透其中的因由,可還是在她重生后第一次失眠了。

她膚色過於白皙,一晚沒睡好眼底的烏青就會看著格外明顯,韓小雅看她就有些擔心,可遇到這種事,她們不論如何安慰都有些空洞。

沒睡好,以葉回的身體狀況就有些難以承受,在考場上艱難的熬過了考試時間,剛剛走出教學樓,就被人出手攔了下來。

「請問是葉回同志嗎?請跟我們走一趟。」

來人一身綠軍裝,一臉嚴肅的站在葉回面前,他身旁還站著輔導員張文清。

葉回頭有些暈,看著來人一時間有些反應不過來。

「你是誰?我為什麼要跟你走一趟?」

來人看了一眼他身旁的張文清,張文清忙陪著笑臉,又看向葉回。

「你這孩子問這麼多做什麼,找你肯定是有事,咱們最後一科已經考完,你就趕緊跟著走一趟吧。」

這話聽著還像是被人找是她的榮幸一樣。

葉回很是無語的看著這二人:「我不可能連你們的身份都不確認就跟你走,這是對我自己的生命安全不負責任。」

「你這孩子說什麼傻話呢,什麼不負責任。」

張文清看著她就帶了點恨鐵不成鋼,倒是那個一身軍裝的人從口袋裡摸出軍官證。

「我是京都警衛營第三縱隊的隊長,這是我的軍官證。」

警衛營……葉回半信半疑的接過來打量半天這才還回去。

「你稍等,我要跟室友交代一句。」

韓小雅就等在不遠處,葉回飛快的過去將書包丟給她。

「晚一點明宇要是來找我,你幫我跟他說一下我有些事出去了,回來會過去找他。」

「葉子,那是什麼人啊,好端端的找你做什麼。」

韓小雅接過背包,看著她是真有些擔憂了,這個室友她真的是自始至終都沒看懂過。

葉回嘆口氣,頭疼的擰著眉心:「我也不知道找我做什麼,來人只說是京都警衛營第三縱隊的。」

第三縱隊……「葉子,那是高首長的警衛。」 高首長,坐在吉普車裡葉回腦中還盤旋著這三個字。

寬硬的座椅讓她有些不舒服,前一晚失眠又花費不少精力應付考試。

她這會兒腦子裡就像有針在扎一陣一陣的刺痛,可偏偏在這樣的車上她沒有辦法休息。

葉回的視線一直落在窗外,努力的看著外面的街道。

如果真的是高萬國找她,那麼車行的方向就不會朝偏僻的位置。

她對京城雖然沒有多熟悉,但基本的方位感還是有的。

車子並沒有向郊區開,這讓她的心稍稍安定了一點。

等馬路漸漸變得開闊,最終駛上長安街,她的心終於算是安定下來。

「葉回同志來了。」

高萬國忙完一個會議,風塵朴朴的從外面趕回來時,葉回已經在一個小房間中等了一個小時。

高萬國回來,葉回就被他身邊的警衛員帶到了辦公室里。

辦公室很大,臨窗的一側,在沒有窗戶的位置出全部放著直通到房頂的書架。

書架上擺滿了各種書,不過其中大半是歷史類的,葉回一眼掃去發現自己看過的居然沒有幾本。

書架前方是一張大大的寫字檯,檯子上收拾的很乾凈,只在一側放了一小疊文件。

高萬國端起白瓷杯子,輕輕的抿了幾口。

這才招呼著葉回在桌前的椅子上坐下。

「首長好。」

葉回聽話的坐好,雖然頭疼的要炸裂,可還是努力挺直了背脊。

「在青北感覺怎麼樣?我聽紀凡說你的高考成績很不錯,只比你們的省狀元少了幾分。」

高萬國這話說的慢條斯理,如同長輩對小輩的關心,可落在葉回耳中這些話的信息量就太大了。

她自認只是一個小人物,還不值得高萬國一直惦記。

所以他會知道自己的信息,肯定是之前又重新調查過,至於他提起紀凡,目的尚且不知沒準是為了鋪墊。

「青北很好,學術氣氛很濃,老師都很好,室友同學也都很不錯。」

葉回這也不算是說假話,他們專業的老師雖然講課講的不怎麼樣,但都屬於茶壺煮餃子的那種,個人的素養還是很高的。

只不過是教學方面的能力差了一點。

她這個問題回答的很謹慎,雖然在這樣的老狐狸面前什麼都藏不住,但她還是努力的不讓對方挑出自己的錯處。

「看來你沒有去第一軍事學院,而是選擇去青北倒也算是去對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