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就是他,讓他們在這如劍的韶華里,頭一遭知道,原來當兵也是可以領到糧食的。

沒有花里花哨的旌旗蔽日,沒有戰車。

唯一的旗幟,便是飄揚在城樓之下血色般的劉字旗,以及分列左右的黑色王字旗和姜字旗。

除此之外,一眼望去,便是純粹到讓人心生壓抑的黑色。

黑色的甲,黑色的長刀和槍,閃爍著讓人心悸的寒光。

劉雲沒有當過兵,從未體會過軍旅生涯是什麼樣的一種體會,也不知道傳說中的士氣該如何培養。

但他知道,沒有人可以無私到為另一個人無償奉獻。

想要獲得什麼,便需要去等價交換,甚至於付出更多。

而要讓士兵拚死效命,劉雲便必須要滿足他們的所求,其實也很簡單。

也僅僅只是讓他們吃飽穿暖,有過硬的裝備,拿到當兵的俸祿。

便是這,在如今的土地上,都是絕無僅有的。

而劉雲所要的,便是眼前這般的士氣,敗而不潰的士氣。

「出征!」

劉雲欣慰的看著城門下,士氣沸騰的士兵,對身邊的王治和姜正淡淡說道。

同時心中暗道,希望這支差點把自己搞破產了的隊伍,能找回他這個穿越者的尊嚴。

大軍在一聲聲的號令下動了起來,騎兵為先鋒,步兵為後軍。

劉雲和王治一起,親率八千騎兵,直奔安故城。

大年初一殘留的淡淡年味,被凌厲的號角和劍拔弩張,沖了個乾乾淨淨。

初平元年,天還沒全亮的凌晨,劉雲就接連聽到了兩個糟糕的消息。

這該死的晦氣,唯有一戰,才可以抵消。

馬文鷺所住的小院中,不知何時多了許多的帶刀甲士。

他們沒有影響馬文鷺的任何行動,卻緊緊的跟隨在左右。

今晨發生的事情,她也聽說了。

她很擔心,但又不知道該說什麼。

一面是自己的父兄,一面是自己的老公。

伸出一隻手,手心手背都是肉,她沒有辦法去做選擇。

遙望著西北方向,馬文鷺只希望這一切會有新的轉機。

大地在震顫,那是群馬奔騰的聲音。

黑甲黑刃的騎兵,奔騰莽莽群山間,像是一條蜿蜒的匹練。

坐落在兩山之間的安故城,出現在了眼前。

在這劍拔弩張的時刻,這座城池好似還沒有睡醒一般。

竟大開著城門,百姓進進出出的,還挺熱鬧。

這支龐大騎兵的突然殺出,驚慌了百姓,也嚇到了守城的將士。

在紛紛亂亂間,手忙腳亂的去關城門。

劉雲一看時機正好,縱馬當先殺了出去,一聲大喝,「殺!」

「殺!」

身後眾將士用整齊的吼聲呼應,聲如洪鐘,殺向了即將關閉的城門。

就在這個時候,一隊人馬自城中沖了出來。

似乎是剛剛得知消息的城內守軍。

「劉府君,且慢,且慢!」馬上一將,沖著劉雲高聲呼喊道。

劉雲定睛一瞧,這不馬岱嘛!

原來是這小子鎮守安故城,不過是誰也不打緊了,這一戰是始終避免不了的。

「馬岱,別怪我不講道理,舉城投降,要不然,就留下吧。」

劉雲勒停戰馬,對馬岱喊道。

馬岱縱馬到了面前五步開外,擺手喊道:「劉府君誤會了,我阿翁並非真的攻打首陽,此事另有隱情。」

「嗯?」劉雲一愣,有些詫異。

這事哪裡還另有隱情?為何他一個字都不知道?!

「馬岱你小子是跟我玩虛的是吧?另有什麼隱情?」劉雲喝道。

馬岱看了看左右,縱馬朝著劉雲走了過來。

劉雲身邊親兵立刻將劉雲保護在了中間,即便這些親兵沒反應,劉雲也會招呼他們保護一下。

馬岱這小子一個轉身就砍了魏延的腦袋,這事劉雲可是清楚的。

蜀漢後期,這傢伙在將軍之中,可是一個絕對的頂樑柱。

馬岱停在人圈之外,猶豫了一下扔掉了他的戰斧。

「劉府君,此事,可不能讓太多的人知道!」馬岱有些為難的說道。

看馬岱的樣子,似乎並不像是作假,可劉雲還是有幾分懷疑。

畢竟兩軍對峙,劉雲這個只會點三腳貓功夫的主帥,是真不敢往馬岱這樣的虎將身邊湊,人家弄死他的辦法太多太多了。

現在,就看劉雲敢不敢賭了。

王治在旁邊說道:「主公,我去如何?」

劉雲略一沉吟,說道:「算了,我看他要說點什麼。」

喝令一眾親兵散開,劉雲打馬到了馬岱跟前,整個人都不由自主的緊繃了起來。

「劉府君,是這樣的,這是我阿翁與公孫先生定的計。佯攻首陽,同時龐德龐將軍撤出榆中,圖的是宋建與金城。」馬岱在劉雲的耳邊低聲說道。

劉雲瞬間黑人問號臉,他有些不太相信的問道,「公孫祿和你阿翁定的計策?為何我沒有收到任何的消息。」

「這個……卑職就真的不知道了,我也是昨日夜間收到我阿翁的快馬急報。此等大事,想來公孫先生與我阿翁是定會告知府君的,或許是派去的人出了事。」馬岱不解的說道。

「可有告知你具體的計劃?」劉雲問道。

馬岱搖了搖頭,帶著幾分猜測說道:「我阿翁此番決定似乎分外倉促,只是告知我於今夜率軍北上,支援龐德將軍攻打金城。而他將親率人馬,覆滅宋建及枹罕參狼羌部落。」

「我他嗎的,你知不知道我起了全郡之兵,合兵力三萬餘人,你現在告訴我這是假的?」劉雲整個人都不淡定了,馬岱如果說的是真的,那這個烏龍鬧的可就真的有些過分了。

馬岱被驚得目瞪口呆,訥訥問道:「府君起兵三萬……可是打我們?」

「不然你以為我奔到這裡來幹嘛?你阿翁率軍攻首陽,我分兵兩路抄你們家,夠大概就是這個意思吧?」劉雲撇了一眼馬岱,輕哼了一聲說道。

話都說到了這個份上,馬岱也沒有一點劍拔弩張的緊張氣息,看樣子這真的是假的。

馬岱猛的一驚,連忙說道:「劉府君可使不得啊,還請府君下令,立刻停止進攻。府君的另一路人馬應該是去了狄道吧?」

劉雲朝後招了招手,立刻便有一個親兵奔了過來。

「去核實一下,馬騰是否是佯攻首陽。」劉雲低聲說道。

王廷雖然駐守冀縣,並沒有跟在劉雲的身邊,但卻派了不少的密探在劉雲身側。

這個如今只是長了一點點毛的特殊部門,也已經比普通傳令兵靠譜了數倍。

專業的去做一件事情,總是有諸多好處的。

密探領命而去,幾匹快馬很快便消失在了黑壓壓的軍陣邊緣。

「府君,請入城暫歇。」馬岱欠身說道。

劉雲跳下了馬,擺手說道:「城就不進去了,派人將酒肉清水拿出來,我們在這喝酒吃肉嘮嘮嗑,不是挺好嘛。」

馬岱聞言,擠著大小眼,問道:「府君該不會打算待會還要攻城吧?」

「勞煩,城中有多少守軍?」劉雲淡淡的笑著問道。

馬岱不由一臉的悵然,一時竟有些無言以對。

直愣愣的盯著劉雲看了一會兒,馬岱頗為無奈的說道:「府君不必如何疑慮,岱所言儘是實情。便是府君入了城,憑著這些精銳騎兵,拿下卑職這小小的安故城,也不在話下。」

「你還是沒說城中有多少守軍!」劉雲席地而坐,微抬頭眯著眼睛說道。

馬岱苦笑一聲,沖跟在身後的部將喝道:「沒聽到劉府君說什麼嗎?還不快去置辦酒肉、給眾將士與馬屁備上清水。」

「……喏!」部將瞥了一眼劉雲,有些不知所以然的回了城。

馬岱也如劉雲一般席地坐了下來,悶聲悶氣的說道:「這安故城,實是小城,將士統計三千餘人。」

「那倒確實是小城,如果我證實你剛剛所說是假的,就別掙扎了,老實投降吧。」

劉雲仰頭眯眼曬著冬日裡格外溫暖的太陽,漫不經心的對馬岱說道。

這冬日裡的暖陽是暖陽,他身後的八千騎兵,才是劉雲真正的暖陽。

讓他有了席地坐在此處的膽氣! 大漢朝的酒,讓劉雲相當的詬病。

人生在世,不管承不承認,口舌之福始終是排在第一位的。

在馬岱輪番勸了幾樽之後,劉雲還是放棄了喝馬岱的酒,而是拿出了隨身攜帶的蒸餾酒。經過蒸餾升華之後的酒,不但口感變了,酒香也更加的醇厚。

當然,酒精度肯定是提高了數倍的。

於是,在這安故城下,兩軍陣前,畫面慢慢的變得有些詭異。

馬岱喝的臉紅脖子粗,說話舌頭都捋不直了,而劉雲開始洗腦。

「羅素·羅蘭曾有一句話,我很喜歡,他說,世界上只有一種真正的英雄主義,那便是在認清生活的本質之後,依舊熱愛生活。啥意思能聽得懂吧?其實說來說去的道理都很簡單,關鍵就在於,你如何去看待,又如何去做!」

劉雲一口羊肉下去,就著一口酒,對馬岱說道。

馬岱睜著迷迷瞪瞪的眼睛,嘟囔道:「這……羅羅是何人?為何岱從未聽聞。」

「嘿,我忽然間有幾分對牛彈琴的意思,你甭管這羅羅是誰,總之是一位大能,你聽我這番話的意思便是了。大漢朝步入了寒冬,每個手握權柄的傢伙,都覺著自個兒就是這救世的英雄,別人是這麼說的,起碼在表面上他也是這麼認為的。」

「可他們真正的內心呢?誰不想把那些攥在手中的權柄攥的更久一些?誰不想在手中有權的時候,將自己和親人的日子過的更好一些,更奢華一些?董肥肥入洛陽,連自家剛出生的小孩子都大封了,但這並不妨礙他們認為自個兒是英雄。」

「在歷史的評判書下來之前,他們都覺著自個兒做的很棒,沒錯。於是,便有了滿地的諸侯,他們都覺著自己是下一個救世大能。但是,事情都是這個樣子了,你還需要有所動作嗎?應該有!而且必須要有。這造孽的世道,你還就必須用手中的刀劍去存活。」

劉雲唾沫橫飛的說著,微微有點感覺的酒精,讓他忽然間變得才華橫溢,詞藻連綿。

馬岱單手撐著搖搖欲墜的身體,手中酒樽卻是未松,還一口一口的抿著。

劉雲口乾舌燥的說了一籮筐,也不知道聽進去了幾個字。

拍了下馬岱的肩膀,劉雲湊過去說道:「我這番話是不是格外的有道理,那獻了安故稱如何?」

馬岱猛的一個激靈,將迷迷瞪瞪的眼睛掙得溜圓。

「府君不是那等落井下石之人,我阿翁甚是欣賞你,以弱冠的年紀,作出如此驚天動地之大事,實屬難得一見的俊秀才傑。」馬岱搖搖晃晃的說道。

劉雲輕笑了一聲,這小子看著像是喝醉了,問到關鍵的,竟還是這麼的機警。

真特么小賊一個!

之前劉雲還有幾分懷疑馬岱在城中有伏軍,現在這個擔憂倒是沒有了,可另一個問題又來了。

這安故城,是拿還是不拿呢?劉雲現在很是發愁。

馬岱都成了這般模樣,只需大軍掩殺過去,這安故城就唾手可得了。

可萬一馬岱說的都是真的,如果這樣做了,那就很不好看了。

酒肉雖好,這也不能一直這麼下去,這眼瞅著馬上就要天黑了。

王治附在劉雲耳邊,低聲說道:「主公,依末將看,攻城吧。」

劉雲有這樣的煩惱,王治也有這樣的考慮。

思慮了一下,劉雲說道:「先埋鍋做飯吧。」

王治瞥了一眼喝的顛三倒四的馬岱,命令士兵,埋鍋做飯。

劉雲的軍隊,在這個時期,絕對是少有的,能吃的上熱飯的軍隊。

卓鋼打造出來的大鐵鍋,一口可以滿足五十人同時吃飯。

雖然因為實力有限,有許多的士兵還沒有甲,刀槍也層次不齊,有好有壞。

但毫無疑問,這是一支正在朝著正規化發展的軍隊。

安故城上的守軍,呼吸著飄散全城的飯香,看著城外的敵軍在那一口口黑乎乎的東西裡面做飯,一個個滿眼茫然的羨慕。

他們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但他們想吃熱飯。

熱乎的飯菜,幾乎是縈繞在他們心頭的夢想。

自當兵打仗以來,吃過最好的,也僅僅只是胡餅。

為了那一口熱乎飯菜,他們都想獻城了,跟著誰打仗他們並不在意。

能吃上熱飯的行軍打仗,絕對是幸福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