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就當是哥們最後求你的一件事……幫……幫幫我……們……"

……

身體靠在牆上,安靜的點燃一根香煙,不遠處孫莉正在和趕來的警察介紹情況,附近的整條街已經被徹底的封鎖。

因為出現了死亡事件,所以局裡高度重視,不過這裡在經過攝像舉證之後,恐怕一切都將恢復如初,等到第二天人們起床的時候就會發現這裡還是和原來一樣,什麼都沒有發生。

安靜的吸了一口煙,然後揉了揉腦袋,這些年這是蕭陽首次回憶幾年前的事情,那一年那一天發生的那件事情一直是橫亘在蕭陽腦海中的一把刀,每當回想起來,蕭陽就會感到心臟一陣疼痛,一刀一刀劃得生疼。

蕭陽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但是他到死也不會忘記這個變化,那一天正是因為那個女人的突然變化,使得自己的整個戰鬥小組全軍覆沒,而蕭陽也因為無法接受這個現實而幾欲崩潰,最終不得不直接從部隊退役成為了普通人。

後來蕭陽在世界上直接成為了一名殺手,就是為了調查這幕後的真兇,調查那一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想要查處那個自稱為美杜莎的女人到底是什麼身份。

然而這一切都彷彿像是一個夢一樣,無論蕭陽如何調查始終都找不到任何的蛛絲馬跡,對方就好像是突然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一樣,沒有留下任何的蹤跡。

這期間蕭陽從一名華夏國的特種隊員成長為世界頂級的殺手,期間他認識了自己的兩位生死兄妹,月影和無痕,同時蕭陽也從未放棄對這個人的調查。

然後幾年過去了,就在蕭陽逐漸淡忘了那件事情的時候,今天竟然再次在自己的面前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同樣的場景,同樣的變化,讓蕭陽彷彿再次親歷了一次生死離別,看著兄弟們一個個痛苦的模樣,已經央求自己開槍給他們一個痛快時的表情,蕭陽幾近瘋狂。

對方剛才一開始就講殺了自己就有解藥,難到美杜莎來了?只有她才會控制這些傢伙,也只有她才能夠做到這一步。

"可是美杜莎來華夏國幹什麼?她到底是什麼身份?而且最重要的是對方怎麼知道自己的身份的?找自己又所為何事?"

腦海中瞬間閃過這一系列的問題,蕭陽眉頭皺的更加緊了,感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壓力。

不遠處的孫莉和一個男人走了過來,有些不太自然的看了一眼蕭陽,輕聲說道,"蕭陽,這位是警察局的副局長凌曉偉凌副局長!我已經把剛才的事情和他全部彙報了!"

凌曉偉看了一眼蕭陽,心中感慨,若是像孫莉剛才說的,面前的這個年輕人如此年輕卻擁有如此膽識和力量,果然不同小可啊。

"蕭陽對吧?剛才的事情真是多謝了,孫莉都和我講了,是你救了他,這些歹徒公然在市區開槍,死不足惜,你不用有心理壓力,將他們擊斃了對市民來講你做了一件大好事,但是雖然孫莉已經給我們講了整件事情的經過,但是按照法律程序我們還需要給你錄一份口供!"

"凌局長,今天太晚了,我可以明天再去警察局找你錄口供嗎?我想先去包紮一下傷口!"蕭陽抬起自己的胳膊,讓對方看了一眼受傷的胳膊,臉上表現出一副受傷嚴重的表情。

"局長,讓他明天早上再來錄吧,蕭陽剛才在打鬥中受了不小的傷!最好還是先包紮一下,今晚上我和你們一起回局子,順便再給你們詳細的講一下今晚的事發過程。"

孫莉看了一眼蕭陽,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要幫他說話,按說自己應該是最希望將蕭陽抓回去的人,只是剛才親眼見證了那一切,孫莉整個人的想法似乎發生了一些改變。

凌曉偉同樣盯著蕭陽的傷勢看了一眼,沉吟著點了點頭,"好吧,蕭陽,你不要有心理負擔,今天的事情你做的很對,幫助我們警察局一個大忙,明天希望你能抽個時間去局裡做個筆錄!"

蕭陽點點頭,"我會的!" 疲憊的返回公寓,蕭陽只感覺全身一陣麻痹,似乎所有的神經突然罷工,然後整個人邁步都有千斤重量,好不容易爬到五樓,卻突然眼前一黑,摔倒在了門口。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等到蕭陽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只感覺眼皮彷彿是有陣千金的重量,全身一陣疲憊,沒動一下都會牽扯到身體酸痛。

緩緩地睜開眼睛,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個……美女!

美女?

首先映入眼帘的竟然是一個美女?!

老肖頓時腰不酸了腿不疼了,一口氣上五樓都不費勁了,只感覺全身荷爾蒙開始迅速分泌了,然後整個人的瞬間都要思密達了。

尤其是看到對方蹲在地上,身體緊緊地靠在自己面前,低著頭雙手正仔細認真的幫助蕭陽包紮受傷的手臂,對方竟然穿的是粉紅色的睡裙,沒看錯,的確是睡裙啊,透過對方胸前的領口,蕭陽眯著眼睛,猶如是最勇敢的探險家,一路毫不畏懼的橫衝直撞,終於看到了世界上最美妙的風景。

"ohgod!老天啊,讓我死了吧!"瞪大眼睛,蕭陽難以抑制滿臉的興奮之情。

"好白啊!"蕭陽猛地瞪大眼睛,滿臉驚喜,終於再也沒有忍住,一口鼻血噴了出來。

幫蕭陽包紮好繃帶,蘇媚終於長長的舒了一口氣,抬頭擦拭了一下臉頰上的汗水,下意識的抬頭一看,正好看到了某人一臉猥瑣獃滯入迷的表情。

"呀!蕭陽你……你的鼻子怎麼也流血了?"蘇媚突然緊張的喊道,連忙站起來跑到一旁拿過紙巾。

剛剛躺回到沙發上,對面的蘇媚已經拿著一包紙巾走了出來,表情有些擔心的看著蕭陽,"你醒了!感覺怎麼樣了?"

說完伸手拿著紙巾輕輕地幫蕭陽擦拭乾凈嘴角的鼻血,動作溫柔,表情柔和眉宇間帶著一抹擔憂。

只是蕭陽此刻的注意力完全不在這上面,因為蘇媚可能是之前剛剛洗過澡,頭髮還是濕漉漉的,一身粉紅色的睡裙顯得俏皮又可愛。

近距離的接觸,蕭陽可以聞到從對方身上散發出來的一股沐浴露的味道以及女孩子剛剛洗完澡身上所帶有的特有香味。

"啊!蕭陽,你怎麼了?你的鼻血怎麼控制不住了?"蘇媚有些著急的再次拿起一塊紙巾幫助對方堵住鼻子。

蕭陽連忙緊張的坐起來,然後伸手接過紙巾自己輕輕地擦拭著鼻血。

"沒事沒事,讓我自己來吧!"

強制自己將視線從對方的胸口離開,蕭陽害怕自己再繼續盯著對方看,到時候沒有死在敵人的手中,反而因為流鼻血過多而死。

拿著紙巾阻止自己繼續鼻血狂流,蕭陽有些不好意思,人家救了自己一命,而自己卻還要如此猥瑣,實在是太不好意思了。

"蕭陽……你發生了什麼事?我剛才出門倒垃圾的時候發現你胳膊受傷躺在樓道里嚇死我了,費了好大的勁才把你弄進房間中,好不容易幫你把傷勢包紮好可是現在鼻子竟然又開始流血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沒事……剛才夜間回來的時候在外面幫警察抓了幾個歹徒,一不小心被對方用刀子劃了一下!"蕭陽連忙解釋道,不想讓對方多想。

"抓壞人?這些事情有警察了你還去攙和啥,最終還弄得自己全身是傷……"

蘇媚有些無奈的看著對方,剛想責怪對方太過熱情卻突然想起來,要不是蕭陽的"多管閑事"上次自己男朋友揍自己的那件事情恐怕也沒有人幫自己,前幾天老闆慫恿自己出賣肉1體的事情恐怕發展下去會更加恐怖。

也正是因為蕭陽的多管閑事自己猜好幾次都安全脫險,想到這裡,蘇媚無奈的嘆息了一口氣。

"你啊,就是太正義了!"

"唉,沒辦法,誰讓我是正義與俠義的化身呢,每天早上醒來一想到祖國尚未同意,世界很不和平,我就會一陣陣心痛……"

"都傷成這樣了還知道嘴貧!"蘇媚沒好氣的嬌嗔道。

"最應該受傷的就是你的嘴巴,整天胡說八道!"

蕭陽心中嘿嘿一笑,也不做解釋。

"蘇媚,謝謝你了。你救了我一命。"

"可別這麼說。是我應該感謝你。我欠你好幾個人情呢。"蘇媚連忙道。

既然已經蘇醒過來,這麼晚時間,孤男寡女的確實不適合獨處一室,蕭陽臉皮還是太薄,跟蘇媚聊了兩句之後,一個人返回自己豬窩。只是腦海中始終在回想剛才自己看到的那兩個大白。

第二天和孫莉從警局出來已經接近中午,兩個人一路走出警局,期間孫莉不再像是之前的盛氣凌人,反而像個乖乖女一樣乖巧的站在蕭陽的身側。

"我一直有些奇怪,今天的你怎麼沒有落井下石呢,要知道你不是一直想要將我抓回警局嗎?"站在警局門口,蕭陽笑著問道。

孫莉臉色一紅,抬起頭狠狠地瞪了一眼蕭陽,"哼!你不要得意,我會堂堂正正的將你抓回來,這種落井下石的行為我是不屑去做的!"

"哈哈,果然是有女俠風範,不屑使用這些歪門邪道!"蕭陽連忙笑著恭維道。

"哼,少來,我不抓你是因為昨天你救過我的命!早晚有一天我還是會把你給抓回來!"孫莉似乎十分看不慣蕭陽嬉皮笑臉的樣子,連忙冷哼道。

"好吧,期待你抓住我的那一天!"蕭陽只好無奈的說道,"沒什麼事情的話那我先走了!"

"哎,等等。"

看到蕭陽要走,孫莉連忙大聲喊住對方。

"怎麼了?"蕭陽有些疑惑的問道,"還有什麼事情嗎?"

"我,我……我把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告訴了爸爸,我爸爸想要見你一面!"孫莉臉色通紅,似乎有些不好意思開口。

"你爸爸……要見我?"

蕭陽一愣,有些不太好意思的雙手互相揉搓著,"這個,我一點準備都沒有,不太好吧?"

孫莉一愣,立刻明白了對方在想什麼,臉色立刻變得冷了下來,"你,不要亂想,才不是那種事情呢!是爸爸想要當面感謝你一下!因為你救過我!"

蕭陽突然一本正經的開口問道,"對啊,我就是這個意思,怎麼了,難道你還有別的想法?"

孫莉一愣,立刻知道對方在耍自己,臉色頓時冷了下來,"你到底去不去?"

"這個……我最近有些事情,可能沒時間,要不以後有時間再說吧!"蕭陽訕笑著說道。他實在是煩惱去見別人的父母。

"你!"孫莉知道這個傢伙根本就是不想去找的託辭,不禁臉色一寒,不去拉倒,就和我求你一樣。

"把你手機號告訴我!"孫莉沉聲說道。

"幹什麼?我手機號很機密的,一般女孩子我都不告訴他們!"蕭陽立刻面嘍警惕的說道。

"告訴我!"孫莉懶得跟這個傢伙解釋,面色陰沉的再次說了一遍。

看到對方馬上就要爆發了,若是自己不告訴對方孫莉恐怕當場就會發飆,蕭陽連忙告訴對方的手機號。

"我這個手機號平時很忙的,業務很多,若是平時給我打電話最好首先預約,我得看看我的檔期能不能夠排的過來。"

"去死吧!"

孫莉記下號碼,然後直接氣沖沖的轉身走回警局,一旁來來往往的警察則是有些疑惑的看向這兩個人,不明白到底是什麼招惹到這尊女菩薩了。

孫莉回到警局之後立刻就被凌副局長給喊了過去,到了對方辦公室門前敲了敲門才走進去。

"凌局您找我?"

"小莉你來的正好,現在這裡有一個案子,昨天晚上在銅鑼路一棟別墅中發生了一起案件,我市著名的建材商人劉清波被人發現和一個情人死在了別墅中,我們的人初步判斷對方為自殺,兩個人打開了廚房的煤氣,然後中毒而死,而且現場的地面上散落了很多的文件,其中大部分都是這些年劉清波賄賂的政府官員和偷稅漏稅的證據。"

孫莉翻看著從現場得到了證據,臉上的表情有些難看,兩個人死的極為安詳,似乎真的睡著了一樣,但是在看到對方所犯下的罪行,孫莉心中竟然有一絲隱隱解恨的感覺。

"凌局,這樣的人渣死了就死了,死一個我們市只會更加太平!"孫莉沒好氣的說道。

"唉,這種事情不要在外面說,作為警務人員你必須依法辦事,就算是這個傢伙再罪該萬死,他也是應該受到法律的制裁,這樣的死法就算是兇殺,你和高隊一起去現場看一下,看看有沒有可以的證據!"

孫莉突然一愣,"隊長,你剛才說對方死在哪條街?"

"銅鑼街啊?"凌曉偉突然一愣,"對啊,昨天你們發生兇殺的位置離那裡似乎很近,只有三個路口,難道這之間有什麼聯繫?"

孫莉完全沒有聽到對方講什麼,因為她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昨天晚上碰到蕭陽的時候對方似乎就是從那條街的方向上過來的。

雖然不明白蕭陽為何會從那邊過來,但是……當經歷了昨晚的事情后,尤其是孫莉親眼看到了昨晚蕭陽的表現,那種實力根本不是一個普通的二十幾歲大學生應該具備的,當時因為太過緊張孫莉並未在意,現在再想起來,才發現這裡面確實有著很多可疑的地方。

"可是若真的是蕭陽乾的,他這麼做的動機又是什麼?"

腦海中打了一個問號,孫莉愣愣的站在原地,一時間只感覺大腦一片混亂。連凌局喊了自己好幾次都沒有聽到。

"喂,小莉,你怎麼了?"凌曉偉有些疑惑的問道。

"啊?哦!凌局,我在想昨晚發生的事情!"孫莉連忙慌張的回答道,眼神有些躲閃,竟然是不想將昨晚自己碰到蕭陽的事情說出去。

"局長,我現在就和高局去現場看一下!"說完孫莉直接轉身跑出了辦公室。

"唉,這孩子,是不是還沒有從昨晚的事情中走出來?"凌局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 另外一邊的蕭陽,剛剛從計程車上下來,站在馬路上找方向的時候,突然身後傳來一陣喧嘩,然後蕭陽便看到一個年輕人飛速的騎著摩托車朝著這邊奔跑過來,身後則是一個女人有些驚慌的尖叫聲。

"抓住他,他是小偷!偷走了我的包!"

聽到女人的喊聲,蕭陽立刻明白了發生了什麼事情,這是遇到馬路飛車賊了。

一般來講,女人身上的包,胸口的金鏈子,耳朵上的耳墜都是他們的搶奪對象,搶到之後立刻加速然後瞬間騎著摩托車消失的無影無蹤,根本就找不到人影。

因為面前十字路口突然由路燈變成了紅燈,所有的車漸漸停了下來,摩托車賊也沒有想到竟然會這樣,速度頓時慢了不少,不過還是加足了馬力從馬路邊的人群中掠過。

不少人立刻驚嚇的連忙躲閃,沒有人希望因為這件事情喪失性命。

看到對方馬上就來過來,蕭陽突然一把從旁邊的人行橫道上從一個年輕人手中奪過一輛自行車,然後雙手一甩,投擲了出去。

蕭陽突然間的動作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但也正是因為這樣,蕭陽的攻擊才具備了出其不意的作用。

被扔飛出去的自行車恰好砸到剛剛從蕭陽身邊飛馳而過的飛賊身上,不偏也不倚,恰好砸到了對方的身上。

噗通!轟!

被自行車砸中,飛賊整個人從摩托車上摔落下去,而且由於摩托車速度太快,飛賊整個人直接被甩飛了出去,在馬路上滑行了出去,從十字路口直接滑到了中央的白色警戒線位置。

一旁正在值班的交警直接一把將這個傢伙給摁住,不費吹灰之力將對方給抓住了。

剛才的一瞬間發生的實在是太快,周圍的眾人根本沒有反應過來,當想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的時候,摩托車和自行車已經飛了出去,而飛賊也像是發射出去的炮彈一樣撞到了十字路口中央,摔了個七葷八素。

"啪啪啪……"

所有人在經過一瞬間的獃滯之後立刻反應過來,將掌聲送給了這位急中生智的年輕人。

蕭陽則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對著身邊的年輕人笑道,"哥們,不好意思了,把你的車給扔了,你看多少錢,我直接賠給你!"

"哈哈,兄弟你開玩笑了,剛才你這一招可是夠猛的,恐怕這個飛賊被你這一砸給砸出恐懼症了,放心吧,一輛自行車而已!大不了我再買一輛,值不了幾個錢!"

看到對方不追求蕭陽也緊跟著鬆了一口氣,自己的身上現在可是沒帶多少錢。就算是陪也不能夠馬上賠給對方。

遠處的少婦終於擠過人群沖了進來,一旁的交警也抓著飛賊走了過來。

"夫人只是您的包,請清點一下這裡面的東西少了沒有!"

交警將一個lv的女式包遞給對方,然後看向蕭陽,突然笑了,"兄弟,乾的不錯,只是日後抓飛賊的時候最好還是不要再用這一招了!尤其是在交通擁擠的馬路上,很容易出交通事故的!"

蕭陽有些訕笑的摸了摸鼻尖,"警察同志,實在是不好意思,剛才情急之下一著急就將自行車給扔出去了!以後我會注意的。"

交警再次和蕭陽簡單的交談了幾句,然後轉身開始疏散人群指揮交通,漸漸的在交警的指揮下,馬路再次變得通暢了起來。

"那個……剛才的事情謝謝你了,要不是你的話,今天這個包極有可能就追不回來了!"對面的少婦突然出聲笑道。看樣子對方也對蕭陽飛車砸毛賊的舉動笑了。

"額……隨手而已,我想換做別人恐怕也會這樣做的!"

看著面前這個少婦,蕭陽的表情有些驚艷。

身材高挑,環肥燕瘦,一身標準的都市職業裝,少婦大約三十幾歲,但是但從對方的外貌卻根本看不到任何年齡的跡象,可見對方保養得十分好。

長長的頭髮被挽成一個發簪扣在腦後,高潔明亮的額頭,塗著淡淡唇彩的嘴唇,黑色西裝上衣,幾顆紐扣緊繃,彷彿隨時都要崩裂飛出去,白皙的脖頸上系著一隻價格不菲的愛馬仕海藍色的絲巾,顯得既時尚又婉約大方。

身材不似年輕少女的那樣纖瘦,但卻豐滿的恰到好處,多一寸則嫌多,少一絲則太過骨感,超短工裝制服再搭配上一雙黑色的細跟高跟鞋,簡直就是都市職場女王的標準范,令多少男人看上一眼就再也轉移不開視線。

"我愛少婦!"

蕭陽的心中狂聲吶喊,和蘿莉御姐白領校花比起來,少婦才是王道。

這個年齡的女人才是所有女人中的最佳年齡段,她們就彷彿是一顆熟透的櫻桃,散發著獨特的魅力令人像是吸大麻一樣一遍遍的痴迷。

蔡芳菲此刻並沒有發現蕭陽正在悄悄的打量著自己,檢查了一番自己的包包發現並沒有丟失物品之後,才抬頭看向蕭陽。

"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我想要感謝你一下!"

"哈哈,你叫我蕭陽就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