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安格達的分佈在各個農場的上千個警衛很快被炸的沒了脾氣。

於正心提出了rmb換槍的優待條件后,這些被安格達雇傭的武裝人員立刻進行了投降,一個個的舉著各種輕武器來到了鐵石營的陣地前。

農場的農民自然更不會傻到開著拖拉機來對付鐵石營的步戰車,立刻也都成群結隊的來向於正心進行了投降。

於正心在農場農民的帶領下,巡視了各個農場。

根據實際點算,除去供給農場農民,周圍城鎮的糧食,糧倉里還能有將近400噸左右的糧食。

對於這些糧食於正心照單全收。而且他還學著祖國革命時期的做法,把農場的土地幾其他資產等分配給了周圍村鎮的百姓以及農場原本雇傭的農民。

平均下來這些百姓平均分到的土地並不多,大約只有10英畝左右。

但是這10英畝可是位於谷地的平整好田,而且這還是白白得來的。

一時間這些分到田的百姓,全都都懷疑起於正心是不是搞錯自己作為入侵軍指揮官的身份了。

因為這種好事就是沒墨西哥政府過去也壓根沒有干過。

於正心打土豪分地產自然也有條件的,那就是這些農田種植的種類數量必須按照孤星國「農業專家」的要求來執行。

每年的農業稅以實物繳納,剩餘糧食一半供給墨西哥本地市場的,其餘一半一概由孤星國用rmb進行收購。收購價格等同賣給墨西哥市場的市場價。

這麼一來孤星國不但賺得了名聲,還得到了穩定的糧食供應。

當然這一切的前提是孤星國繼續在戰爭里維持對這片區域的控制。

不過哪怕短暫失利失去對這邊的控制,分地產對於孤星國也沒有任何的損失,因為這些田地本來就是安格達的。

除此之外於正心還把一些繳獲的槍械彈藥給了分得地產的農民作為防衛匪徒殘兵之用。

看到這些農民有了槍。

華雷斯集團就不滿起來了,因為這代表著他們他們沒法向這些農民收取到保護費。

於正心知道如果不餵飽惡狗的後果,因此他把向這些農場銷售農業機械燃油的壟斷權給了華雷斯集團。

但是他定死了燃油的最高價格,不至於讓農民們沒法接受。

按照於正心定的價格,華雷斯集團每年能從向農場銷售燃油獲利約10萬rmb。雖然錢不多,但是華雷斯集團多少得到了一些骨頭啃,因此沒有繼續不滿。

接下來的幾天里,於正心鞏固了整個華雷斯地區。

通過rmb換槍支的行動,他從整個地區收繳了各式槍械一千多支。

他把這些槍械里堪用的全運回了孤星國。留下了300多支品相不好的槍械用於武裝剛剛成立的警察部隊。

看到鐵石營成立「偽警察」。

華雷斯黑幫又相當躁動。

於正心卻告訴胡安,這支警察部隊只用來維持治安,絕對不會用來對付華雷斯集團。

胡安卻要求讓自己手下馬仔也加入到這警察隊伍中,以便確保於正心的話不落空。

於正心同意了,但是提出胡安的人進入警察隊必須聽從命令,決不能搗亂。

胡安當時沒有反對意見,但是沒過幾天就悔青了腸子。

因為這警察隊的總隊長是鐵石營的一個排長,這排長對於手下警察無論是誰都嚴格要求。

欺壓百姓的一頓鞭子,訓練不用功的也是一頓鞭子。工作不努力的也是一頓鞭子。

胡安手下都是些浪蕩的爛仔,哪裡受得住這樣的管,沒幾天就有幾個馬仔表示卧底不下去了。

剩餘的馬仔也被收拾的服服帖帖,根本沒法對警隊整體造成什麼影響。

華雷斯集團的老大,也就是胡安的舅舅立刻明白了於正心的意思。

這支警隊雖然現在沒有對付華雷斯集團,但是卻是作為華雷斯集團的制衡因素存在著。

自己絕對沒法輕易滲透警隊,想要消滅警隊,只有主動與鐵石營開戰。

然而主動開戰,華雷斯集團不但不敢,也絕沒有勝算。

因此華雷斯地區長時間處於了一種微妙的平衡狀態之下。

除了少數罪犯的引起的幾次盜竊和搶劫。整片地區甚至比墨西哥政府統治時期還要和平百倍。

時間過了兩周。這兩周里政府軍試圖組織過對於華雷斯城地區的反撲。

然而試圖反撲的政府軍剛剛集結,就被高空中「伏羲」發現了。沒有任何制空權的政府軍挨了孤星軍一頓炸,立刻潰不成軍的逃回了北部地區。

而這段時間中,孤星軍已經把進攻方向對準了墨西哥西岸地區,也就是墨西哥的太平洋沿岸地區。

這裡是孤星國進攻墨西哥最重要的理由。

婚婚欲睡:總裁請自重 奪取這裡的困難點在於兩個。

一個是這邊駐紮的墨西哥陸軍第三軍,還有就是停泊在太平洋洋麵的新羅馬西海岸艦隊。

這墨西哥第三軍,原本是想要拱衛墨西哥城的。

然而在新羅馬的命令下不得不駐紮在太平洋沿岸地區。

新羅馬深知孤星國的目的,因此把艦隊調來了墨西哥西側的太平洋里。

好在孤星軍有寫於正心祖國運來的反艦導彈,外加於正心祖國的遠洋潛艇經常性的前來騷擾牽制。因此新羅馬帝國太平洋艦隊只得在距離墨西哥較遠的深海里活動。

新羅馬艦隊對於在墨西哥孤星國軍隊的襲擊,主要是由航母艦載機實施的。

但是在這段時間,新羅馬艦隊計劃著派出登陸艦隊與墨西哥第三軍匯合,然後與第三軍一起由西向東進攻,將整個墨西哥內的孤星國軍隊一刀兩段。

可惜,新羅馬再次被豬隊友給坑了。

墨西哥第三軍負責外圍警戒的一個343團被裡德帶領的一個師包圍並殲滅。

343團團長被活捉后要里德「按照日內日瓦條約」對待他。

里德這傢伙一肚子壞水,笑著告訴這團長說道。

「閣下,實在不好意思,咱孤星共和國成立不久,根本沒再日內瓦協議上簽字。所以啊,為了節約看守戰俘的成本,就對不住你啦。」

這話剛玩,里德兩個警衛員就把這團長摁倒在地往外拖。

作者:再次通知,本書將改名為:戰火世界 唐浩說完,向威爾遜走來,並且很隨意的從威爾遜身邊走過,走出了實驗室,邁步上了台階。

威爾遜站在那裡,大腦飛快的旋轉,就在唐浩的身影要消失的時候,他突然說道:「等一下。」

唐浩聞言,停住了身形。

威爾遜立刻走出實驗室,快步上台階,在距離唐浩五個台階的地方停下,默默的說道:「我們談談吧。」

「嗯。」唐浩繼續向上走。

威爾遜默默的跟在身後,那個金髮青年跟在威爾遜身後,三人從儲藏室的那個出口走了出來。

出了儲藏室,到了大廳里,威爾遜用義大利語對那個金髮青年說道:「去泡一壺茶。」

「是,先生。」金髮青年去泡茶了。

威爾遜對唐浩說道:「去書房坐吧。」

「嗯。」

於是,兩人上樓,直接到了二樓的書房。

書房不是太大,但是很有書房的氣息,左右兩邊各有一個大書櫃,裡面擺滿了厚厚的書籍。

「請坐吧。」威爾遜對唐浩說道。

「你也坐吧。」在兵神島的時候,唐浩就比較欣賞威爾遜的才華。

兩人都坐下了,金髮青年也很快就到了,他給兩人倒了茶,便站在一邊。

威爾遜對青年說道:「約翰,你去樓下,不要讓任何人上來。」

「是。」金髮青年看了唐浩一眼,轉身出去了。

「喝茶。」威爾遜率先端起了茶杯。

唐浩也端起了茶杯,喝了一口。

威爾遜放下茶杯,對唐浩說道:「自從看見你打敗了寧功明之後,我就替寧功明不值。我認為做兵神,戰鬥力固然重要,但是領袖氣質跟重要。你太年輕了,我認為寧功明比你更有領袖氣質。」

「我知道。」唐浩淡然一笑。

「於是,我就也離開了兵神島,於是,就有了這間實驗室。我希望能夠研製出一種增加人體戰鬥潛能的藥物。」威爾遜看著唐浩說道。

唐浩手輕輕的撫摸著茶杯,等著威爾遜繼續說下去。

威爾遜繼續說道:「我並不是想推翻你,我只是想給寧功明一個和你爭奪領袖的機會。」

「寧功明在嗎?」

「不在。」

「你一直都沒見過他嗎?」

「沒有。」

「那你就怎麼知道他一定還在,一定還有機會和我再戰一次呢?」唐浩問道。

威爾遜想了想,笑道:「憑感覺,我覺得只要我研製除了藥物,他就一定回來找我的。」

唐浩看著威爾遜,搖了搖頭:「你在說謊。」

威爾遜聞言,目光一凝,心也跟著一顫。四年不見,那個少年已經成為了兵神。

「這四年中,你也許沒有見過寧功明,但是你一定有辦法找到寧功明。」唐浩平靜的說道。

威爾遜聞言,心頭竟然一松。他是一個從兵神島出來的人,他知道兵神意味著什麼,更知道能夠成為兵神,就一定要有驚天徹底的能力。在兵神面前撒謊,是一個非常不明智的選擇。所以被拆穿之後,他也就放鬆了下來。因為不用再繼續隱瞞了,否則那就意味著巨大的風險隨時陪伴著他。

「是,我認為我能找到寧功明。」

「你知道張虹在哪?對嗎?」張虹是上一任兵神寧風的最喜歡的女人,而寧功明則是寧風唯一的兒子,唐浩覺得她們之間一定有聯繫。

「是……我知道張虹在什麼地方。」威爾遜點頭承認了。

唐浩笑了笑,問道:「藥物進展到什麼程度了?」

「已經有了初步的構想,但是還沒有成功。」威爾遜答道。

「好,我給你機會,也給寧功明機會,如果你研製成功了藥物,你就讓寧功明去藍海找我。」唐浩平靜的說道。

這一刻,威爾遜在唐浩的目光里看見了那只有兵神才有的光芒,他真的已經不是那個十六歲的嗜血少年了,他已經是兵神了。他的光芒就和當初的寧風一樣,看了讓人有臣服的慾望。

寧功明的戰鬥力提升了之後,也許能夠打敗那個十六歲的少年,可是他能撼動兵神嗎?

唐浩站了起來,笑道:「不早了,我就不打擾你了。」

「你這樣就走了?」威爾遜有些吃驚。

「你覺得我還有留下的必要嗎?」唐浩平靜的一笑。

威爾遜看著唐浩,默默的說道:「如果有一天寧功明去找你了,如果你贏了,你能再讓他活著離開嗎?」

「你想他活著離開嗎?」

「嗯,他是寧風唯一的兒子,我希望他活著。」威爾遜點頭道。

「好,我答應你。」唐浩平靜的說道。

「謝謝你。」

「你這樣說,好像你的藥物未必能夠助他打敗我。」唐浩笑道。

「他的戰鬥力提升了,也許能夠打敗那個十六歲的少年,但是恐怕永遠也不可能打敗兵神。」威爾遜的臉上有些無奈。

唐浩眉梢微微一動:「既然這樣,我覺得你還是不要讓他來找我。」

威爾遜靜靜的看著唐浩,過了三十秒鐘,他才說道:「我也許攔不住他。」

唐浩聞言,笑了笑:「他太驕傲了。」

「是,我現在終於明白你為什麼能夠成為兵神了。」威爾遜笑著說道。

「好了,我先走了,如果有時間,我再來看你。」唐浩笑道。

「等一下。」威爾遜說著從旁邊書架上拿出紙筆,刷刷刷的寫了兩行字和一個化學方程式,然後遞給唐浩,說道:「這就是俗稱藥物的配方,也算是我作為一個神兵對兵神的一點敬意。」

唐浩笑了笑,接過了字條,說道:「好,我收下了。」

「藥物還沒有經過試驗。」威爾遜笑著提醒唐浩。

「我不會用的。」唐浩平靜的說道。

「是,你用不著。」威爾遜笑著說道。

「再見。」

「我送你。」

兩人走出書房,邁步下樓梯,看見那個金髮青年正站在大廳中央。

金髮青年看見威爾遜和唐浩下樓,他眉頭擰了一擰,走到門口,把大門推開了。

唐浩和威爾遜穿過大廳,走出了大門。

夜已經更深了,周圍一片寂靜,只有天空中的點點星光在眨著眼睛。

「不用送了。」唐浩笑著說道。

「嗯,慢走,下次到歐洲來,過來喝杯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