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在外面的奶娃兒他們一開始是因為保護膜是進不來的,但是後來不知道是誰只是輕輕的推了一個人結果他們發現只要輕就能夠進來的,秦銘宇見到了他們的時候還感覺有點不可思議的。

「劍王你給我住手。」

狼女馬上的來到了秦壽的身邊保護著他,要不劍王就會在直接的將秦壽吸收近戒指了。

秦壽趴在地上沒有人敢動他,誰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所以他們也只能是等待著秦壽自己醒過來了,而劍王就跟著奶娃兒他們打起來了,因為有了玉清乾坤戒劍王就更加的囂張了。

劍仙一直的徘徊在秦壽的身邊,他知道秦壽並沒有什麼事情但就是沒有醒過來,這也許就是他自己不想要醒過來,他也是一直的輕聲呼喚著秦壽。

此時的秦壽到了一個很陌生的地方,但是當他熟悉了整個環境以後才發現這裡是哪裡,竟然是一個人的內部他的旁邊就是肝臟還有各種的臟器。

「我怎麼會在這裡?」

後來秦壽就感覺到自己應該就是在做夢,但他掐自己的時候竟然是疼的,而且就算是自己如何的努力都醒不過來。

後來秦壽就放棄了他打算就在這裡好好的逛上一圈,走著走著他感覺自己就是出不去了,怎麼樣也找不到出口,這個時候他突然的感受到了一股很強勁的力量在召喚著自己。

秦壽走到了才發現是心臟的地方,而這裡有一股很大的妖力秦壽也不知道這個妖力到底是誰的,不過他還是伸出了手打算觸碰但結果這股妖力馬上的逃開了,妖力就像是在跟秦壽玩捉迷藏一樣的。

「你到底是誰?」

秦壽對著空間喊了一句結果妖力就不再逃跑停了下來,秦壽再一次的想要碰觸結果就又逃走了。

只是秦壽對於這個妖力很是熟悉,仔細的想了一下才想起來這個妖力跟自己妹妹的一模一樣,雖然不知道這個到底是誰的但秦壽想要制服這股妖力還是很有信心的,因為夢族的妖力只要是說上一句話就能夠乖乖的聽從對方了。

當然這句話只有夢族的人自己知道,所以妖力也就不會這麼的被別人拿走。

「三六之下九萬里。」

雖然秦壽自己也不是很清楚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但妖力還真是的就聽從了秦壽的話來到了他身邊,瞬間的就跟他結合在了一起,秦壽就感覺自己的身體一震一震的,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但他感覺自己的身體就要爆炸了一樣。

秦壽馬上的調整自己,他看到心臟的位置上面發出了很紅的亮光,隨著他的自己也能夠感覺到一種很灼燒的感覺。

「難道這裡是我的身體?」

秦壽這樣的想著然後他的衣服就都撐裂開了,當然趴在地上的秦壽也是這樣的情況,劍仙還嚇了一跳。

突然的秦壽就從地上站起來了,但他看到很多人都已經躺在地上,所有人都沒有能夠打過天明,而劍王因為有戒指自然也是肆無忌憚的。

「秦壽,你怎麼樣了?」

庄小仙正好的躺在了秦壽的旁邊就問道,誰知道他看到了秦壽的臉不一樣了,他看到秦壽一半的臉出現了一條條紅色的印痕,本來庄小仙還以為是壓的誰知道看到了秦壽的神情以後發覺一定是什麼能力被他自己發掘出來了。

秦壽的眼神還是比較可怕的,而後他的動作就變的很快,劍王也是沒有想到就看到了秦壽出現在自己的面前了,當他準備打秦壽的時候竟然發現他消失不見了。

「什麼?」

劍王實在是沒有看到秦壽是怎麼在自己眼前消失的,這樣的動作也引起了天明的注意,秦銘宇也是早早的被他打倒在地上了。

秦壽這次能夠順利的得到自己的妖力就是因為浮風被吸收后著急了,他自己是沒有想到原來自己的體內一直都還有這樣的一份妖力存在,既然秦壽是一個半人半妖那麼自然也是會一些妖力的,只是原來的妖力都比較弱現在沒有想到竟然會收到這麼厲害的一股能量。

「沒有想到你也是深藏不露的啊。」

「哈哈我自己也沒有想到呢。」

秦壽麵對著天明也不再那麼的害怕了,因為他有了妖力以後就發現自己能夠輕易的感受到天明的任何動向。

秦壽也能夠將自己變成一股縹緲不定的霧了,而且他比起天明的能力要更加的厲害一點,因為是夢族他們消失的手段就是徹底的消失也不會像是天明那樣是變成了一縷青煙,所以他能夠徹底地讓自己消失。

天明對於秦壽這樣的動作很是感興趣,所以就沒有在管其他的人只是專心的打著秦壽,倒是劍王被秦壽打了一下以後有點起不來了,雖然不是什麼重傷但就是有這樣的效果。

其實夢族的能力是將自己的力量打進敵人的身體裡面,順便就將敵人體內的一些能力給封鎖住,所以現在的劍王是站不起來的。

秦壽在跟天明對打的時候劍王就打算離開,但馬上的就被秦壽發現所以很快的進攻了他,他現在的目的就是玉清乾坤戒裡面的浮風,有了這樣的執念以後秦壽的能力也變得很大。

「居然還能夠從我的手中逃走。」

天明是越來的越興奮了,他倒是不能夠模仿秦壽的招數了,但天明還有大招沒有使用出來的,作為長時間在外魔生活的人他見識到了很多打架,自然也就認識到了應該怎麼逼迫對手讓他徹底的犯錯誤並練習了自己的那一招大招。

「秦壽你快點搶回戒指啊。」

劍仙對著秦壽喊道,秦壽也是這樣想的所以就馬上的狠勁的打著劍王,劍仙還真是第一次的見到這麼狼狽的劍王。

「小子你是太過得意了吧。」

這個時候劍王突然的站起來。 秦壽被打倒了以後就一直的趴在地上,其實他並沒有受很嚴重的傷但就是一直醒不過來了,劍王打敗了秦壽了以後並沒有追著殺因為援兵這個時候突然的來了。

在外面的奶娃兒他們一開始是因為保護膜是進不來的,但是後來不知道是誰只是輕輕的推了一個人結果他們發現只要輕就能夠進來的,秦銘宇見到了他們的時候還感覺有點不可思議的。

「劍王你給我住手。」

狼女馬上的來到了秦壽的身邊保護著他,要不劍王就會在直接的將秦壽吸收近戒指了。

秦壽趴在地上沒有人敢動他,誰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所以他們也只能是等待著秦壽自己醒過來了,而劍王就跟著奶娃兒他們打起來了,因為有了玉清乾坤戒劍王就更加的囂張了。

劍仙一直的徘徊在秦壽的身邊,他知道秦壽並沒有什麼事情但就是沒有醒過來,這也許就是他自己不想要醒過來,他也是一直的輕聲呼喚著秦壽。

此時的秦壽到了一個很陌生的地方,但是當他熟悉了整個環境以後才發現這裡是哪裡,竟然是一個人的內部他的旁邊就是肝臟還有各種的臟器。

「我怎麼會在這裡?」

後來秦壽就感覺到自己應該就是在做夢,但他掐自己的時候竟然是疼的,而且就算是自己如何的努力都醒不過來。

後來秦壽就放棄了他打算就在這裡好好的逛上一圈,走著走著他感覺自己就是出不去了,怎麼樣也找不到出口,這個時候他突然的感受到了一股很強勁的力量在召喚著自己。

秦壽走到了才發現是心臟的地方,而這裡有一股很大的妖力秦壽也不知道這個妖力到底是誰的,不過他還是伸出了手打算觸碰但結果這股妖力馬上的逃開了,妖力就像是在跟秦壽玩捉迷藏一樣的。

「你到底是誰?」

秦壽對著空間喊了一句結果妖力就不再逃跑停了下來,秦壽再一次的想要碰觸結果就又逃走了。

只是秦壽對於這個妖力很是熟悉,仔細的想了一下才想起來這個妖力跟自己妹妹的一模一樣,雖然不知道這個到底是誰的但秦壽想要制服這股妖力還是很有信心的,因為夢族的妖力只要是說上一句話就能夠乖乖的聽從對方了。

當然這句話只有夢族的人自己知道,所以妖力也就不會這麼的被別人拿走。

「三六之下九萬里。」

雖然秦壽自己也不是很清楚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但妖力還真是的就聽從了秦壽的話來到了他身邊,瞬間的就跟他結合在了一起,秦壽就感覺自己的身體一震一震的,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但他感覺自己的身體就要爆炸了一樣。

秦壽馬上的調整自己,他看到心臟的位置上面發出了很紅的亮光,隨著他的自己也能夠感覺到一種很灼燒的感覺。

「難道這裡是我的身體?」

秦壽這樣的想著然後他的衣服就都撐裂開了,當然趴在地上的秦壽也是這樣的情況,劍仙還嚇了一跳。

突然的秦壽就從地上站起來了,但他看到很多人都已經躺在地上,所有人都沒有能夠打過天明,而劍王因為有戒指自然也是肆無忌憚的。

「秦壽,你怎麼樣了?」

庄小仙正好的躺在了秦壽的旁邊就問道,誰知道他看到了秦壽的臉不一樣了,他看到秦壽一半的臉出現了一條條紅色的印痕,本來庄小仙還以為是壓的誰知道看到了秦壽的神情以後發覺一定是什麼能力被他自己發掘出來了。

秦壽的眼神還是比較可怕的,而後他的動作就變的很快,劍王也是沒有想到就看到了秦壽出現在自己的面前了,當他準備打秦壽的時候竟然發現他消失不見了。

「什麼?」

劍王實在是沒有看到秦壽是怎麼在自己眼前消失的,這樣的動作也引起了天明的注意,秦銘宇也是早早的被他打倒在地上了。

秦壽這次能夠順利的得到自己的妖力就是因為浮風被吸收后著急了,他自己是沒有想到原來自己的體內一直都還有這樣的一份妖力存在,既然秦壽是一個半人半妖那麼自然也是會一些妖力的,只是原來的妖力都比較弱現在沒有想到竟然會收到這麼厲害的一股能量。

「沒有想到你也是深藏不露的啊。」

「哈哈我自己也沒有想到呢。」

秦壽麵對著天明也不再那麼的害怕了,因為他有了妖力以後就發現自己能夠輕易的感受到天明的任何動向。

秦壽也能夠將自己變成一股縹緲不定的霧了,而且他比起天明的能力要更加的厲害一點,因為是夢族他們消失的手段就是徹底的消失也不會像是天明那樣是變成了一縷青煙,所以他能夠徹底地讓自己消失。

天明對於秦壽這樣的動作很是感興趣,所以就沒有在管其他的人只是專心的打著秦壽,倒是劍王被秦壽打了一下以後有點起不來了,雖然不是什麼重傷但就是有這樣的效果。

其實夢族的能力是將自己的力量打進敵人的身體裡面,順便就將敵人體內的一些能力給封鎖住,所以現在的劍王是站不起來的。

秦壽在跟天明對打的時候劍王就打算離開,但馬上的就被秦壽發現所以很快的進攻了他,他現在的目的就是玉清乾坤戒裡面的浮風,有了這樣的執念以後秦壽的能力也變得很大。

「居然還能夠從我的手中逃走。」

天明是越來的越興奮了,他倒是不能夠模仿秦壽的招數了,但天明還有大招沒有使用出來的,作為長時間在外魔生活的人他見識到了很多打架,自然也就認識到了應該怎麼逼迫對手讓他徹底的犯錯誤並練習了自己的那一招大招。

「秦壽你快點搶回戒指啊。」

劍仙對著秦壽喊道,秦壽也是這樣想的所以就馬上的狠勁的打著劍王,劍仙還真是第一次的見到這麼狼狽的劍王。

「小子你是太過得意了吧。」

這個時候劍王突然的站起來。 劍王對於自己的這樣待遇是非常的不滿的,他認為自己是能夠打敗秦壽的人,所以他剋制住自己的激動認真的面對著秦壽打算認真的跟秦壽打,只是天明突然的沖了過來,一下子三個人就面對著面也不知道應該誰先動手了。

三個人形成一個三角形,秦壽看著自己面前的兩個人就知道自己需要保證自己的第一個動作同時威懾住兩個人,當然另外兩個人他們也是這樣想的。

秦壽最後還是決定賭一把他先是進攻的天明,在對方看不見自己的時候在馬上的轉戰到了劍王的身邊,秦壽的主要目標還是劍王的,所以就沒有在天明的這邊停留過多的時間。

「勸你還是不要忘記我的存在。」

但天明並沒有要放過秦壽的意思,好在秦壽這一下還是有點用處的,也就是順利的搶到了玉清乾坤戒,秦壽也是馬上的解開戒指將浮風放了出來,等到秦壽做完的時候天明就從他的身後打了一拳,這一拳可以說是很重的讓秦壽感覺自己的身體就像是散架了一樣。

「這回就可以專心制止的打架了。」

秦壽這樣的說完就來到了天明的身邊,劍王秦壽倒是已經不在意了,所以等到他再找的時候發現對方已經不在了。

秦銘宇也休息的差不多了他跟著秦壽兩個人對付著天明,浮風也醒了過來被狼女和庄小仙看著,此時的異界已經沒有了保護膜,也不知道是因為什麼異界已經認為不會再有危險了。

「看來需要拿出來了。」

天明說的就是自己根據經驗而練習的那個招數,這一招他自從練會了以後就沒有在使用過了,所以到底結果如何他還真是不知道。

「水蓮妖步。」

然後秦壽和秦銘宇兩個人看到了自己的周圍到處都是蓮花,但其實這是他們的一種幻象,只是不管是多麼的旁觀者看到的都是這樣就像是現實裡面的一樣。

蓮花的裡面都是有住著小人的,秦壽好奇的就用手去碰了,誰知道小人就迅速的長大比起這裡所有人都很大,小人並沒有做出什麼奇怪的時候只是一瞬間就都消失了,突然秦壽就被蓮花吸收到了裡面,也就是他變成了小人本人。

「真是沒有想到我還會成功,要是想要出來就必須要找一個人來接替你。」

天明看著蓮花裡面的秦壽說道,但這樣做的唯一結果就是他也會魂飛魄散,只要是有人無意間的碰到了這朵花。

秦壽現在是左右都動不了了,真的是前有虎後有狼的感覺,但只要是一直沒有人來碰的話那麼就意味著秦壽就被關在裡面一輩子的時間了。

秦壽是憤然的在花瓣裡面找機關什麼的,他相信只要是招數都會有弱點。

「相救你們的兄弟就來打敗我吧。」

天明突然地對著其他人說,因為異界出現的動靜將異界裡面的一些人招了過來,只是他們並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你們不要過來。」

秦銘宇囑咐其他人,因為他不能在讓其他人掉進這樣的陷阱裡面了。

秦壽這邊是徹底的找不到辦法了,但是他發現自己的落日箭還是能夠打出去的而且威力不減,這個時候他突然的想起了浮風。

「小風你能不能聽到我的話?」

秦壽努力的呼喚著浮風,因為他已經知道應該怎麼出去了,當然秦銘宇因為前車之鑒所以就是跟天明對打,浮風聽到了秦壽的聲音后就突然的哭了出來。

「小風我需要你的幫忙啊。」

浮風很是聽話的她也是馬上的來到了秦壽的身邊。

秦壽對著她說了一堆悄悄的事情。

「記住了嗎?這件事只能成功不能失敗。」

浮風向著秦壽做出了一個OK的手勢以後就按照他說的那樣做了,秦壽想到的就是剛才只有浮風能夠將天明傷到還是利用她的爪子,所以這次只要是足夠的尖銳就好了。

浮風拿出自己的爪子將天明的這個招數徹底的破解了,這也是秦壽在花瓣裡面的時候無意間發現的,只要是尖銳的東西就能夠讓這個蓮花的世界徹底的毀掉了。

等到秦壽從裡面出來了以後也是緩和了一下自己的情緒。

「還真是沒有想到你們會這麼快的就破解掉……」

天明也是馬上的做出了警戒的防護動作,當然這個招數也就是這樣的結束了,天明不打算再一次的使用不僅浪費體力又浪費精力的。

天明打算找一個時機就離開異界的,他認為這裡跟他八字不合,只是秦銘宇並沒有讓天明離開的意思,所以就直接的堵住了他的去路。

「既然還沒有分出勝負,那麼就不準離開這裡。」

秦壽聽到秦銘宇說的話后也是替他牛了一把汗,現在的他已經不是戰鬥的戰鬥想過過的。

異界此時是跟平時沒有兩樣的,但秦壽感覺這就是暴風雨來臨之前。

果然就像秦壽猜測的那樣,異界發出了雷鳴般的聲音,而秦壽也感覺到了一種出現大事的感覺,結果天明沒有被打跑。

異界出現這樣的情況也是頭一次,所以秦銘宇也不明白髮生了什麼,所以他馬上的離開這裡前去看情況了,天明只能是秦壽來對付了,但等到秦壽回過神的時候發現已經不見了,秦壽馬上的去找可是什麼都沒有發現。

天明和劍王都沒有被打敗秦壽是心有不甘,不過這樣的他們也算是可以休息休息了,秦壽就感覺自己應該回去好好的睡上一覺的,他體內的妖力也突然的不見,

「你不準走。」

秦銘宇突然地被叫住了秦壽,因為有些事情還是需要秦壽幫忙一位完成的,等到這個的觀眾我真是覺得太幸福了。

秦壽還是留下來幫忙打理了後面的事,就是幫助異界裡面的人處理被天明他們打傷的人。

「現在已經全部的結束了我也可以回去了嗎?」

秦壽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去休息了,還是躺在自己的被窩裡最舒服,結果他還沒有出異界的門就倒在地上了。 劍王對於自己的這樣待遇是非常的不滿的,他認為自己是能夠打敗秦壽的人,所以他剋制住自己的激動認真的面對著秦壽打算認真的跟秦壽打,只是天明突然的沖了過來,一下子三個人就面對著面也不知道應該誰先動手了。

三個人形成一個三角形,秦壽看著自己面前的兩個人就知道自己需要保證自己的第一個動作同時威懾住兩個人,當然另外兩個人他們也是這樣想的。

秦壽最後還是決定賭一把他先是進攻的天明,在對方看不見自己的時候在馬上的轉戰到了劍王的身邊,秦壽的主要目標還是劍王的,所以就沒有在天明的這邊停留過多的時間。

「勸你還是不要忘記我的存在。」

但天明並沒有要放過秦壽的意思,好在秦壽這一下還是有點用處的,也就是順利的搶到了玉清乾坤戒,秦壽也是馬上的解開戒指將浮風放了出來,等到秦壽做完的時候天明就從他的身後打了一拳,這一拳可以說是很重的讓秦壽感覺自己的身體就像是散架了一樣。

「這回就可以專心制止的打架了。」

秦壽這樣的說完就來到了天明的身邊,劍王秦壽倒是已經不在意了,所以等到他再找的時候發現對方已經不在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