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葉子回來了?這邊的任務已經收尾了吧,你們準備什麼時候回去啊?」

孫秀紅看到葉回回來就笑眯眯的對她招手。

她還是有些喜歡葉回的性格的,聰明不跳脫又夠沉穩,就是有時反應會有點,嗯,奇怪。

葉回回房脫下外套這才湊了過去:「還不清楚,我現在也不知道上面對我是怎麼安排的。」

按說她這次來基地就是為了進到中心,能找到跟那些老研究員接觸的機會。

結果跳出了一個何小東,後面的所有環節都省了。

現在周偉光他們人都已經被抓,她留在這裡似乎是沒什麼意義。

「葉子啊,孫奶奶有個不情之請,你看你能不能給我們老兩口幫個忙?」

孫秀紅現在也算是病急亂投醫。

高萬國明天晚上就要回去,這次的機會如果錯過了,再下一次就不知是什麼時候。

葉回本來就有意親近他們,「孫奶奶,您有什麼事直說就是了,我能幫忙的地方一定會幫。」

田老下午從高萬國那裡回來就把自己關在屋子裡,在一起生活了一輩子的孫秀紅又哪能將不知道他心中所想。

「還不是基地這個負責人的職位給鬧的。」

孫秀紅將田老的想法和下午去找高萬國后沒有得到回復的情形大致說了說。

「奶奶知道這事有點難為你,但你要是能見到首長就幫我們兩個老傢伙說說情吧。

「到了我們這個歲數,有些事早就看淡了。

「其實那些東西我們就沒看重過,真要看重了,當初我們就不會千里迢迢的回來了。」 葉回原本就不放心何小東,第二天也要去駐軍那裡的。

所以孫秀紅一提,她想也不想的就直接應了下來。

「孫奶奶,不瞞您說我明天會去找首長提小東的事,如果首長見我,我就一定提一下您和田爺爺的事。」

她也早就認為田老應該從負責人的位置上退下來了。

這些年基地外圍會被敵特分子大量滲透也跟田老的不作為有關。

他把所以的精力全部放在研發上面,對基地基本就是放羊吃草的態度。

如果不是因為何小東出事,鄭長海也不會想到要爭權抓著研發中心。

要是沒有鄭長海一直勞心勞力的,基地里現在還不知會亂成什麼樣子。

會發生這樣的事,認真追究起來田老也是難辭其咎。

他自己也清楚這一點,又早就想要退下來,所以趁機就提了出來,正好還能給基地內眾人一個交代。

「其實發生這樣的的事你田爺爺心裡也不好受。」

孫秀紅嘆息著,葉回只淡笑著看她沒有說話。

到了這個時候非要去講究一個是非對錯已經沒有意義。

這本來就是現有體制的問題,如果不想重蹈覆轍,調整是一定要的,就看要如何下手。

孫秀紅原本也不是念叨的性子,但許是這些年也沒人陪她說話,拉著葉回一直說到了十點多,這才各自回房睡覺去。

房間里,堆得一人高的專業書還摞在床前的桌子旁。

葉回看著那些書,明明離拚命的啃饅頭看書就沒過去多久,可還是有種恍若隔世的感覺。

高文國難得來一次西北,自然要檢查這邊的駐軍。

所以他能留給葉回他們的時間並不多。

大人物時間都是要按秒算的,這個道理葉回懂,所以就準備一早到駐軍基地等著。

只剛一出基地就看到路邊停了一輛吉普車。

還沒等她走過近,紀凡就已經從車上下來對她招了招手。

「首長已經定了中午跟咱們吃午飯,我上午還有事要處理,所以先帶你過去。」

所以這人是特意過來接她的?

葉回停在原地兩秒鐘,腦中突然閃過這道念頭。

她立馬心生警惕,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這人不是又憋著什麼壞心思吧。

紀科長要知道自己的一番好意就被解讀成這樣,肯定會想傲嬌的給她一串車尾氣。

這丫的實在太不知好歹。

西北的冬天連他們這些常年訓練的人都覺得冷,葉回一個姑娘家肯定更受不了。

想著她不放心何小東的事肯定還要過去,他一早起來特意挪開事情過來接她。

結果……好心當成驢肝肺。

紀科長看著她骨碌亂轉的大眼睛,先一步上車去眼不見為凈。

車子里暖風開的足,車子應該已經過來有一會,葉回不由得有些好奇。

「你來這邊找人還是有事?」

紀科長系安全帶的手一頓,不準備回答這個糟心的問題。

「你們這裡收尾還需要多久?」

葉回現在最關心的就是什麼時候能回去,然後什麼時候可以去找徐春海。

徐春海失蹤已經快一個月,現在也不知他到底如何了。

葉回每每想到這件事心裡就還是會有些難受。

「一周之內應該就能處理好,不過具體情況還需要首長指示。」

紀凡知道葉回這樣問就已經是想走,她為什麼著急離開這裡他也清楚。

只是那個人體實驗室,高萬國那裡一直沒有下達明確的指令,所以他現在也不能承諾什麼。

「一周內啊倒也還好,如果可以坐運輸機回去,紀科長還來得及回京都過年。」

葉回這話就一定以及肯定有調侃的成分,紀科長攥著方向盤的手指關節微微有些發白。

「嗯,正好到時候可以送你回榕城。」

「回榕城?不是你媽在榕城也給你安排了吧?」

葉迴轉過頭詫異的上下打量。

她要是沒記錯的話這人在大院里行情挺好的啊,怎麼也淪落到跟梁雲一樣需要相親了?

紀科長真心覺得不能再聊下去,不然就算路上沒車也會出車禍。

但其實……他更想掐死她怎麼辦!

高萬國原定是要將午飯時間留出來給他們的,但聽手下的各種彙報,一聽時間就過了。

等他忙完上午的事,下午要見的那波人也到了。

已經沒有富裕的時間留給他們,葉回不由得就有些急。

「首長也是愛才心切,他不會不管小東的。」

葉回表現的太在意,紀凡想到早上在車裡的那番話語調就有些幽幽的。

「孫老還托我帶話,如果今天見不到首長,我就要有負所託了。」

基地里的情況她也算有著大致的了解,所以未來應該做出何種改變她也算有發言權。

高萬國當初忽悠她過來時可是什麼好處都沒許給她,還一通威脅暗示什麼的。

她雖然沒有計較的權利,但來都來了,處在這樣的環境里她就有爭取的權利。

「基地里的事你身為外人最好不要插手。」

紀凡倒是沒想到她還存了這樣的打算,這人不是最不喜歡多管閑事?

「沒什麼所謂的最好與否,你們是他的手下,做事需要揣測他的想法,但我不是,所以我不需要。」

葉回的聲音不咸不淡,只那份嘲諷不傻的就一定能聽得出來。

想要掐死她的心越來越濃了!

「首長最不喜歡手下越界,你以為你不是他的手下,但他不會這麼想。」

就算葉回沒有去軍校,可將她丟在青北的國關專業,在高萬國眼中同軍校其實沒什麼區別。

他一旦認定要將葉回招到他手下做事,她除非回家種地,不然就逃脫不了。

葉回倒是沒想到會是這樣的論調,不過她這會對人不對事,想了想高萬國的套路和德行,居然覺得紀凡說的也對。

「他既然不喜歡我就更要說了,這樣我就有機會失寵了。」

千萬不要太喜歡她,不然以後有倒霉事就想到她,還不夠糟心的。

紀凡正待要說什麼,高萬國身邊的警衛員已經過來叫他們進去。

「我的事你少管,你要是懶得聽你就先說,說完你就先走。」 高萬國一向是不管在哪裡都很忙,符合大人物氣質!

還能專門抽出時間見他們幾人一面,已經足以說明他們在他心中的地位。

「不介意我一邊吃午飯,一邊跟你談事情吧?」

高萬國身前已經擺好了一個餐盤,清粥、小菜、饅頭,伙食與尋常軍兵無異。

葉回就看著說話間他的筷子已經伸到裝了小菜的盤子里。

明知道他們沒辦法也不會反對,還問這麼一句,真是假民主。

心裡吐槽著,葉回卻是沒有客氣直接坐到了對面。

「首長,您慢慢吃,我慢慢說。」

她是沒準備急著去問如何處置何小東,有紀凡前一晚的話在,她也懶得眼巴巴的問過去。

高萬國被她這自來熟的架勢逗得想笑,也不跟她多計較。

「你想跟我說什麼?上午我已經簽了字將何小東調到了其他部門,這個結果你們應該會滿意才對。」

高萬國這話聽著像是在回答葉回,可是現在卻是往紀凡身上落。

他知道紀凡想要將何小東招到特戰的,但能讓他們兩個都看上眼的人一定不差。

紀凡都說他愛才心切,這樣的人他當然要收歸己用更划算。

「其他部門?」

紀凡皺眉,他一整個上午都在忙,還沒收到何小東被人帶走的消息。

高萬國這是在……跟他搶人?

「嗯,我上午抽時間看了一眼,小東那孩子確實心性好、意志力堅定,人聰明又是做科研出身,放在特戰科太大材小用了。」

高萬國這話說的就有些顯擺,似是跟紀凡搶人成功心情就會格外好一般。

紀凡和葉回都不傻,放在特戰科里大材小用,那這樣的人還能放在哪裡已經不言而喻。

葉回心裡感嘆,何小東一直都想出去走走看看,這個夢想終於可以實現了。

只是未來的路,他是否還能夠像之前那樣堅定的走下去?

畢竟越是被高萬國看中,就意味著日子越不好過,這在葉回看來絕對不是好事。

看上的人眨眼被搶,紀凡立馬就沒有了再跟高萬國說話的興緻。

葉回原本就只是想要保住何小東的命不讓他坐牢,現在的結果對她來說已經很滿意。

她可以跟鄭長海交代了。

「首長,我想跟您談的是田老和基地的事。」

高萬國端著碗的手微微一頓,眉頭已經輕輕皺起。

葉回端坐在那裡一本正經,看著高萬國的反應就想到之前紀凡的話。

這傢伙還真是足夠了解這個老傢伙!

可就算不想聽她提起,她也要說。

「孫老想讓我幫她跟您帶句話,她和田老是真的想從負責人的位置上撤下來。」

「我知道了,這事以後再說。」

說是以後再說,那就是現在不要再多談,高萬國覺得自己的暗示已經足夠明顯。

可葉回是誰啊,她想聽不懂的時候,那就肯定聽不懂!

「我也覺得他們可以從負責人的位置上撤下來了,畢竟魚和熊掌不可兼得,科研和管理本來就是沒有交點的平行線,現在這樣讓他們全都肩負著,實在太過難為他們。」

高萬國的臉色已經冷了下來,紀凡上前一步手已經落在葉回的肩上。

葉回頭都不回的將搭在肩頭的大手揮去。

「不管怎麼說,我也在中心呆了近一個月,對裡面的情況比你們都要熟悉。

「如果不是因為何小東出事,他的師傅鄭長海被迫需要奪權管事,基地里也許會更混亂。

「首長有沒有想過現在這樣的情況,到底是因為什麼原因造成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