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欣薇,你沒事吧!」

那男子還未走近,便急不可耐的向張欣薇問候著,在他身後的一大群西裝保鏢,也都進步跟了上來。

這條林間的路很窄,窄到只能容三人并行,而對方一大群迎面衝來,勢必就要和李凡撞在一起。

只是那男子走近李凡身邊后,卻是上下打量了李凡一眼。

盯著李凡看了一會兒后,男子突然怒聲道:「你就是那個行兇者吧!給我抓起來。」

后一句,男子是對身後的保鏢說的。

只見在這男子一聲令下后,多大十人的保鏢,全都冷著臉走了上來。

身後,張欣薇這會兒終於緩過了神來,見李凡和那十名保鏢劍拔弩張,忙是勸道:「李侯,行兇的人已經跑了,那是救命恩人。」

「救命恩人……」李侯眯眼看了李凡一眼,陰沉著說道:「我看未必。」

他剛才一直就在不遠處的路邊,也一直拿著手機在看張欣薇的直播,本來還準備來一次浪漫的邂逅,卻在直播上看到了李凡強吻張欣薇的場景,跟著,又是黑衣人出現。

這讓李侯一邊氣惱,又一邊擔憂張欣薇的安全,這才忙不迭跑了過來。

現在危險雖然解除了,但看著李凡這張臉,想到剛才直播間里的一幕,李侯便覺得自己不能輕易放過這個男人。

這樣想著,李侯便堅定了自己的想法,繼續指使著手下保鏢向李凡圍了過去。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李凡不禁皺起了眉頭。

他本不想多生事端,但看李侯的樣子,就知道對方應該是對他有所怨氣,雖然不知道這怨氣從何而來,但顯然不是幾句話就能化解的。

所以李凡也沒打算解釋那麼多,而是等到第一個人上前時,一腳便將其踹飛了,跟著,第二名保鏢上前,李凡同樣是一腳踢出。

短短的兩秒鐘內,接連兩名保鏢就這樣折損了,李侯的眼中,不禁露出一抹詫異之色,但臉上,卻是愈發兇狠。

李侯抬了抬自己的雙手,徒然向下一揮,怒喝道:「一起上!」

於是,那剩下的八名保鏢,便終於不再單打獨鬥,而是直接一群人撲了上去。

「要死了要死了,這傢伙這次可要被痛揍一頓了。」

「早就看這傢伙不爽了,居然敢打女神的注意。」

「怎麼說這傢伙剛剛也救了女神,咱們這樣心災樂禍,會不會不太好?」

「剛才那個一拳一火箭的趙某人呢?哪兒去了?」

直播間里,粉絲們也看到了這一幕的發生,除了少有的幾個人表示大新外,大量的吃瓜群眾,都是一副看熱鬧不嫌事兒大的態度。

甚至還有人打開了手機的錄像功能,就等著這邊將李凡一頓痛揍,日後便有了取笑的談資。

然而,僅僅幾秒鐘的功夫后,所有人的嘴巴,全都大張了起來,只是短短的三秒鐘后,那八名氣勢洶洶的保鏢,居然全都橫七豎八的倒在了地上,反觀李凡,就像沒事兒人一般,依舊平靜的站在原地。

「剛才……發生了什麼?」

「實不相瞞,我就眨了個眼,然後就成這樣了。」

「有錄像的兄弟嗎?求高清無、碼原版大片。」

「這也太快了吧!三秒真男人啊!」

直播間里,人聲鼎沸,林間小路上,此刻卻是寂靜無聲。

無論是地上躺著的保鏢,還是站在原地的李侯,這會兒都已經被徹底震住了。

作為僅有的幾個在現場觀戰的人,李侯可以毫不誇張的說,他都沒看清李凡是怎麼動作的。

在他眼裡,完全就是一陣風在人群中颳了一下,然後,他便見到自己花了大價錢,請來的十名特種隊里退下來的保鏢,全都倒在了地上。 反觀李凡,卻依舊站在原來的位子,就像從未動過。

「咕嚕!」

李侯不禁咽了口唾沫,面色緊張的看著一步步走近的李凡,他的身體開始顫抖,他想要轉身逃跑,卻又無力挪動一步。

「我爹可是……」

李侯最後的掙扎,便是這句被他拿來裝了無數批的話,然而這次面對李凡,他卻只見到自己說完后,李凡的嘴角露出了一絲輕藐的笑容,隱約的,他似乎還聽到了一句話……

又是這句熟悉的台詞!

然後,他便眼睜睜的看著李凡走到了自己眼前,隨後,一腳揣在了自己的肚子上。

「好狗不擋道!」

李凡臨走前,只是丟下了這麼一句話,李侯則倒在樹邊上,咿咿呀呀的慘叫著,卻不敢追上去找李凡拚命。

他甚至連憤怒的眼神,都不敢與李凡對視。

剛才十名保鏢被李凡瞬間打倒的情形,對他造成的衝擊太大了。

本來已經回過神的張欣薇,這會兒不禁又楞了。

如果說李凡之前一句話嚇退黑衣人,還只是讓她感到驚訝,那麼剛才幾秒鐘解決十名保鏢,就足以讓她震驚了。

她可是清楚李侯這些保鏢的實力,雖然比不得自己的兩名保鏢,但對上普通人,也是可以一打十的存在,然而在李凡的手裡,這些人居然都沒過上一招。

張欣薇甚至懷疑,這些躺在地上的保鏢,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倒下的。

他們除了忍痛不哼哼,似乎就沒做什麼事情。

想到這兒,張欣薇不禁抬頭,獃獃的看著李凡的背影,良久,直到李凡消失在了樹林的深處,仍是沒有收回目光,她的心裡,已經有某個影子刻了下來。

從第一眼見到李凡的時候,她就被李凡獨特的氣質給吸引了,那種獨特,絕非李侯這種世家公子哥可以相比。

而在之後李凡強吻她的時候,雖然心中還有怒氣,但跟著被李凡救下,又見證了李凡秒殺一群保鏢,這種印象,便徹底的深刻了起來。

至於這個影子的主人對此,卻是並不知情的,他只是兀自向外走著。

……

傍晚時分,本是下班的時間,然而在大樓下,此時卻聚集了大量的人群,無數隸屬天虹集團的工作人員,儘管下了班,卻無一人離開,而是全都聚集在了這裡。

在公司大樓的最前方,一輛拉風的火紅跑車橫戈在馬路邊上,那車前,是一個用玫瑰鋪成的巨大的愛心,而在愛心的中心,則站著一個年輕男子。

青年身著白色西裝,襯著一米八五的修長身材,極具視覺衝擊,再加上那一臉帥氣的五官,絕對是個標準的少女殺手。

這一點,從大門前,無數女職員微亮的眼神便能看出一二。

即便是公司里那些四十多歲的女主管,在看見這名青年後,也忍不住心神蕩漾,有絲絲意動。

「這帥哥擺這麼大的陣仗,不知道是來追誰的。」

「這玫瑰得9999朵吧!這麼多玫瑰,也不知道得花多少錢。」

「這些玫瑰算什麼,你沒看別人開的什麼車嗎?」

各種議論聲從職員們嘴裡不斷出現,那青年顯然也聽到了這些議論聲,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揚,心中對這次的示愛,更有了幾分把握。

在他看來,這麼大的陣仗,縱是五十歲的老大媽來了,也得動心於他,更別說是一個正值青春年華的女子。

很快,作為這次正主的楊瓊便走出了公司,剛剛處理完公司業務的她,見這門口堵了這麼多人,不禁心生疑惑,走近之後看了一眼,臉色卻是立馬難看了起來。

她認得那名青年,名叫蘇景暉,乃是南江蘇家的子弟,對方曾經追求過她,雖然後來被自己拒絕,但蘇景暉卻沒有放棄。

而楊瓊除了拒絕對方,也找不到太強硬的方式對解決這個麻煩。

畢竟南江蘇家的勢力,比起她們楊家要強上太多太多。

酷酷王子賴上你 後來這個蘇景暉說是去了國外留學,這才一段時間沒有在楊瓊面前出現,沒想到現在他居然回來了。

此時堵在門口的一群職員,見楊瓊走近后,紛紛讓開了一條通道,所有人的目光中,都帶著一絲羨慕,看向了楊瓊。

在她們看來,這種事情,根本不是什麼煩惱,相反,沒有來追自己,那才是真的煩惱,甚至在很多女職員的心裡,已經做好了設想。

只要有人能擺下這樣的陣仗來追求自己,自己恐怕會高興的睡覺都笑醒。

無視了兩邊大量的人群,楊瓊冷著臉,一步一步的走了出去,看著那青年,便質問道:「蘇景暉,你在我公司樓下,擺這些東西,阻礙我公司職員正常上下班是什麼意思?」

蘇景暉聞言,面上不禁一愣,但很快便反應了過來。

只見蘇景暉抱著手裡的花,先是彬彬有禮的向周圍人鞠了一躬,表示了一番歉意后,方才看向楊瓊,深情的說道:「楊瓊,我知道,你和我接觸的時間,可能還不是太長,對我不夠了解,但我相信,只要你能給我一個機會,我一定會讓你成為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楊瓊,做我女朋友,好嗎?」

說著,蘇景暉便伸出了手中的玫瑰,深情的話語,加上帥氣的容顏,以及周圍早就布置好的場景,這一刻的氣氛,說不出的浪漫。

周圍無數不明所以的職員們,此刻都開始歡呼了起來。

「嫁給他!」

「嫁給他!」

「楊總,嫁給他吧!」

類似的聲音,從人群的各個方向傳了出來,沒有人對此表示反對。

女職員們的眼中儘是羨慕,男職員的眼中,則有嫉妒,但卻還是呼喊著。

他們知道,類似楊瓊這樣的女人,不是他們能夠企及的,反倒是蘇景暉這般看起來無懈可擊的男人,才配的上這一枝鮮艷的花。

遠處,順著馬路溜達過來的李凡,恰在這時趕到了場外,隔著一條馬路,看著對面一片歡呼聲,李凡心中突然有無明業火升起。

「這特么要是來晚了,女人不是得被人搶走。」李凡暗罵了一聲后,正想走過去拆台,但猶豫了一會兒,卻又停下了腳步。

他想看看楊瓊的選擇。 大樓下,楊瓊聽著耳畔越來越熱烈的呼聲,臉色早已經難看無比,反觀蘇景暉,卻仍舊掛著一臉笑意。

場中發生的一切,早就在他的計劃之中。

甚至為了氣氛能夠達到自己預想的效果,他還事先買通了天虹集團的一些工作人員,讓他們到時候幫著自己烘托氣氛。

現在,聽著這震天的歡呼聲,顯然,這些人做的很到位。

抱著打鐵趁熱的心思,蘇景暉乾脆單膝跪了下來,手臂向前平舉,滿是深情的說道:「楊瓊,答應我,好嗎?」

頓時,場內的呼喊聲更加熱烈了。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以為,這樁好事要成了的時候,楊瓊卻是一臉冷淡的開口了:「對不起,我已經有男朋友了。」

這樣的話語,讓全場熱烈的氣氛,頓時一滯,剛剛還滿臉笑容的蘇景暉,也楞了下來。

在他看來,這一說,就是楊瓊拒絕他的台詞了。

不過,為了這一地的玫瑰,他可忙活了一下午,這要是再追不到楊瓊,心思可就白費了。

這不是他想看到的。

他蘇大公子看上的女人,可從來沒有空手而歸這一說。

於是,蘇景暉繼續跪在地上,換上了一副略顯痛苦的表情,說道:「楊瓊,我知道你在騙我。」

「楊瓊,給我一次機會,哪怕一次就好,我一定會向你證明,我是一個值得你託付一生的人。」

蘇景暉的話音落下,楊瓊的臉色卻更加厭惡了。

早在蘇景暉開始追求她之前,她就簡單查了一下對方的身世,這一查倒好,連著蘇景暉在南江的各種風流韻事也查了出來。

所以她深知,這位此時看起來風度翩翩,無懈可擊的青年,可是一位十足的浪蕩公子哥。

僅她能查到的資料中,便有至少五十名女子,和此人發生過關係,更別提還有無數沒在資料里的。

這些風流事迹,對方根本連掩飾一下的動作都沒有,甚至還多次在公開場合當作談資,夸夸其談,毫不知恥。

一念至此,楊瓊便不想再和蘇景暉多說,徑直便往外走去,想要離開這裡。

但就在楊瓊剛剛走出沒兩步,一直站在外圍,屬於蘇景暉的保鏢卻是走了上來,直接攔在了楊瓊的身前。

楊瓊見狀,面色一寒,冷聲道:「蘇少,這是什麼意思?不答應你,就不讓走了嗎?」

蘇景暉心裡給保鏢點了個贊,面上卻是怒氣滿滿,怒喝道:「蘇二,林小姐是你能攔的嗎?讓開!」

那名叫蘇二的保鏢聞言,心底閃過一絲委屈,面上卻是不動聲色的退了開來。

而在蘇二退開的一瞬間,蘇景暉卻是快步走了上去,伸手便想去抓楊瓊的肩膀。

都已經做到這一步了,他可不想讓楊瓊就這麼走了。

眼看著蘇景暉的手,便要抓在了楊瓊肩上,然而就在下一秒,蘇景暉的身體,突然毫無徵兆的倒飛而出,卻是在對面駐足已久的李凡及時趕到了。

「少爺!」

眼看自家少爺被人踹飛,躲在不遠處的一名黑衣老者頓時一驚,忙是腳步輕挪,在蘇景暉即將墜在地上的時候,及時將蘇景暉給接住了。

「李凡!」

楊瓊似乎沒有想到李凡會突然出現,突然控制不住心裡的委屈,不顧在場眾多人的視線,一把便抱住了李凡。

「不哭,有我在,別怕!」

胸膛被淚水浸濕,李凡安撫楊瓊的同時,不由深深的看了眼蘇景暉,眼中露出一絲不善。

敢嚇到他的女人,找死!

大門處,剛剛還在歡呼雀躍的人群,此時早已變得鴉雀無聲。

上百號人的表情,此時竟是出奇的一致。

他們定定的看著自家老總,再看看李凡,嘴巴張的幾乎能塞下一個雞蛋。

「喂!那男的……你們有沒有覺得很眼熟?」

良久,人群中開始有議論聲響起,卻是有人認出了李凡。

「何止是眼熟,簡直是眼瞎啊!這不就是保安部的李隊長嘛!」

「是這世界亂了,還是我腦子亂了,怎麼感覺我腦子現在有點不夠用了,咱家老總和這李隊長是啥關係,這麼親熱,難道……」

「不可能,咱們楊總這麼高貴的女神,怎麼可能是一個小保安能夠窺伺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