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沒事就走。」

我這裡不歡迎你。

繼續吃著蘋果的不爭朝外走去。

「你要去幹什麼?」

斯莫跟上藍不爭的步伐。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你以為你是誰?

「你!」

斯莫怕藍不爭去大牢,所以她走哪,他跟哪。

「小跟班,你還想跟到什麼時候?」

蘋果都吃完了,橘子也吃完了,男主這個狗東西還在自己身邊?

不爭一副『才發現他』的樣子,看的斯莫心中氣的想吐血。

他就這麼沒有存在感嗎?!

「你罵誰是小跟班?!」

不爭搖搖頭。

人蠢,沒救。

誰應就說睡唄?

「爭兒!」

剛從議事廳走出來的某國王,萬萬沒想到會看到藍不爭。

「爭兒是來找我的嗎?」

某國王一臉的興奮。

啊啊啊。

我女兒終於想起我來了!

不爭瞥了眼緊跟自己的斯莫,看向某國王,十分真誠的點了點頭。

「我來找父親,可斯莫他一直跟著我,也不知道想做什麼?」

「逆子你想幹什麼?!」

是不是不想爭兒來找我?

是不是不想爭兒和我親近?!

你這個逆子簡直要上天啊!

「父親,我這是怕爭爭妹妹……」

「滾滾滾!」

「我不是將你關在太子府了嗎?你怎麼出來了?!看你的人不想活了是不是?」

竟然將你這逆子放出來了!

某國王緊蹙著眉頭,心想下面的人,越來越大膽了!

他的話都不聽了!

「父親,斯莫還去過大牢了。」

「什麼?!」

大牢里有什麼吸引著這個逆子?

某國王心中可清楚著。

「他都對爭兒說什麼了?」

「斯莫說我惡毒,說我心狠手辣,說我不是人。」

「啪——」

某國王二話不說就給了某逆子一巴掌!

「你個逆子,別人說什麼,你就聽什麼是不是?」

「你竟然這麼說你親妹妹,你還有點腦子嗎?!」

這個逆子平常就是被他慣壞了!

不給他點教訓,他就不知道自己是誰了?!

「來人,將他也關到大牢里!」

「喜歡,就一起關著好了!」

「誰敢放他出來,給他優待?直接處死!」

全程都懵逼的某男主:???

我什麼時候說藍不爭『惡毒』、『心狠手辣』、『不是人了』?

老父親這一巴掌,那可是打的超級狠。

斯莫嘴角都出血了。

「父親,這樣對他,會不會太……」

不爭面上做出一副關心的模樣,那內疚的小眼神兒,看的某國王心中更心疼了。

看看爭兒,多好的妹妹啊!

某個逆子,簡直要無法無天!

「不給那個逆子點教訓,他就不知道他是誰了!」

「我們不要理他,爭兒來找父親什麼事兒?」

我家爭兒找我有事。

我一定要辦成才行。

人與人的親密度,就是從幫助開始的。

另一邊,被押送到大牢中的斯莫,全程沉默。

「斯莫,你怎麼又來了?」

「我都說了,不想見你!」

紅七七語氣不耐煩。

斯莫瞥了一眼女孩兒,什麼話都沒有說。

我怎麼又來了?

我特么也想知道!

藍不爭那個死丫頭,簡直無恥!

仗著有父親的寵愛,對我為所欲為!

大牢中,紅七七對面的牢房打開,斯莫平靜的走進去。

「太子,得罪了。」

獄長想要狗腿,想要討好,畢竟這樣的機會難得。

可轉念一想上頭的話?

態度比平常都凶了不少。

實在是心顫顫,生怕得罪了那頭。

那頭可是要殺頭的!

「嗯。」

斯莫點點頭,接著無力的坐下。

紅七七在對面牢房,就這麼望著同樣坐在床上的斯莫。

「哈哈,斯莫,原來你也有今天!」

紅七七見斯莫也被關了起來,心情前所未有的好。

每一次斯莫在她的面前,都拽的二五八萬的樣兒?

強勢又霸道。

他以為他是誰啊?

可不是誰都吃他這一套!

反正她紅七七心中就厭惡的不行。

心中不止一次的想,如果斯莫不是霸星太子,他屁都不是!

當然,紅七七一點自覺都沒有。

從未想過,如果她不是紅星公主的話?

會是什麼樣的結果。

反正她就是厭惡斯莫,厭惡到多看一眼就煩。

「七七,我父親說了,霸星所有人,不得娶你。」

星繁如此,我也一樣。

說真的,斯莫在得知這個消息的時候,受到了很大的打擊。 司忻根本就沒有關注周安對自己的稱呼已經發生了變化,她現在已經把抓人的這件事當作自己的職責了。

所以當周安說出這話的時候,她很自然地就反駁了,說道:「你說這話就讓我不是很滿意了,這種事情可是很嚴肅的好伐,不是難不難倒的問題,我不也是怕因為我的原因導致犯人跑走么?」

「司小姐,你不要聽周安的話就是了,每次一件很嚴重的事情,別人在一旁討論的時候,他說出的話就像是這件事沒這麼嚴重的似的。」司琪說道。

然後另一個性司的女人聽到了之後,非常認同的點了點頭,就像是找到了自己的知己一樣,說道:「司警察,你說的太對了,我就是這個感受。」

周安看著兩人的樣子,心裡想:果然兩個面上都沒有什麼表情,看上去凶凶的人比較容易走到一起去。

「司警察,司姐姐,你們兩個是不是有種相見恨晚的感覺啊,今天看來是完成不了抓人的任務了,那就沒有需要我的地方了,我要開始工作了。」

兩個女的非常容易的就聽出了周安話里趕人走的意思,兩個人互看了一眼,說道:「那我們走了。」

兩個人說了之後,就一起離開了。

其實周安並不是要趕兩個人走的意思,而是他自己真的是有事情需要去做,明天已經有了計劃要把那個女的給抓了,但是對他來說並不是就這樣而已。

這個女的畢竟還牽扯到他店裡的一對父子,要是不知道他們之間發生的事也就算了,但是既然知道的話,就不可能想的這麼簡單了。

這兩天方羽也一直看著盯著李小川那裡,對的,周安並不能完全放心讓他就這樣一個人待在那裡,畢竟這人的心裡還是裝著事的。

不過幸好這兩天這人都比較安分,照方羽說的話,這個人還是基本上就待在房間里沒有外出過,除了偶爾去便利店買點吃的,其他時間就不太能見到這個人了。

周安想想還是打個電話和李小川說說這件事情,不過他沒有想到他對我電話還沒有打出去,李華的電話就進來了。

電話里說他竟然已經在他的公司門口了,這讓周安還蠻驚訝的,沒想到這人還知道自己的公司在哪。

周安立馬知道了,可能是前台的人給他攔下了,他立馬打了一個電話給前台,對著電話那邊,沒一會李華進來了。

「周總,最近我也不方便去餐廳,所以我就只能找到這裡來了。」

周安聽了也是,李華自從那個女的去餐廳鬧事之後,就再也沒有去過餐廳了,現在去的話,估計會造成不小的影響。

「李叔,那你找我是什麼事啊?是不是你想通了,想要回餐廳工作了,這個你可以放心我去餐廳說一聲,他們都會理解你的。」周安以為是這個原因。

李華搖了搖頭,說道:「餐廳我目前還不打算回去,就像我上次說的一樣,要是這件事沒有徹底解決的話,我目前是不會想要回去的。」

「好吧,我以為你是因為想要上班了才來找我的。」周安看到李華的第一眼就是這麼認為的,以為他是因為工作的事才來找自己的。

「今天我來是為了我兒子的事來的,上次你和我說他想要一個人待著,但是我越想越覺得這件事就這麼拖下去的話不太好,我想通了我自己和他去解釋。」

周安覺得李華早這麼想就好了,也不至於把這件事弄的越來越複雜,不過現在解釋好像有點遲了。

「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不會是我兒子不見了吧?」李華看到周安皺眉的樣子,就像是這件事非常難解決一樣,一下子就變得有些擔心地問道。

周安只是在想事情而已,皺眉也不是因為有什麼問題。

「李叔,你放心李小川現在好好地自己待著呢,不過我認為你現在去和他解釋的時機不合適,現在有另外的事情發生了。」

「另外的事情?發生了什麼我不知道的事?」李華對他前妻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是不清楚,周安本來也想告訴他,覺得現下的情況也合適。

說道:「是的,李叔,我聯繫了警察之後我發現你的前妻其實是個詐騙犯,過去的十年裡已經犯了非常多的案件了。」

「啊?不可能吧?她那人雖然有些強勢,但是不會做出這種事情吧?她的膽子應該還沒有這麼大啊?」

李小川覺得自己對自己前妻雖然不完全了解,但是也不是完全不了解,這種違法的事情她不可能做的出來的。

周安非常鄭重地說道:「李叔,是真的,我第一下也不相信一個女的會做出這種事情來,但是警察一直找了十年的人不可能會弄錯。」

「十年?那就是說她和我離婚了之後就開始行騙了?既然警察這麼早就盯上她了,為什麼這麼久了,都沒有抓到她的人?」李華問出了周安一開始也想不通的問題。

「因為你的前妻很狡猾,過去十年一直都沒有用真面目,只有十年前行騙的時候,用的是現在的這張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