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顯然,李偉的拒絕,在出乎葛棟意料的同時,也叫葛棟惱羞成怒起來。

李偉抬起頭,目光平視的望向葛棟。

如果,這時他在拒絕葛棟的話,對方很有可能同他大打出手,但,這又怎樣?

違背自己的良心,去盜古人的墳墓,李偉在良心上就過不去這道坎,更何況,如果在把盜墓所得的東西運出境外的話,這跟近代史上的漢奸又有什麼不同?

路上有摔倒的老奶奶,李偉未必會扶,那些衣冠整齊的乞丐,林濤也未必會給錢,但是當一個眼睜睜的賣國行為在自己跟前發生時,李偉卻一定會加以阻止。

他怎麼可能為了一些錢和麻煩,便去出賣自己的祖國呢?

「我,拒絕。」

李偉的聲音不大,但卻很清晰,臉色平靜的同葛棟說道。

聽到李偉的這句話,一直注視這李偉的穆秋雨,忍不住心中一緊。

聰慧如她,自然也是聽出了葛棟到底是要讓李偉做些什麼。因此,她望向李偉的目光一直十分緊張。

她害怕李偉抵抗不住金錢的誘惑,最終會答應葛棟,那樣的話,穆秋雨會很傷心。

不過,李偉最後的回答果真沒有讓她失望,穆秋雨的心中一喜,緊跟著卻是一沉。

因為她分明看清了對面葛棟惱羞成怒的神色!

「好小子,你這是敬酒不吃吃罰酒啊?」

「好,既然不能為我所用,也沒有什麼可說的了,阿彪,上,卸掉這小子的雙腿。至於在,這個女孩子嘛,我玩夠了就賜給你!」

葛棟臉上原本溫和的笑容不見了,取而代之的一片猙獰之色,目光掃過穆秋雨時,眼中的貪念,根本就不加掩飾。

阿彪聞言,踏出一步,對著李偉說道。

「行華山,五雲洞,趙彪,請賜教。」

阿彪對著李偉拱了拱手說道,他的這一舉動卻是把李偉看傻了眼。

你要打架直接動手便是了嗎?怎麼弄的還跟武林高手決戰華山之巔是的?

看見李偉只是獃獃的望向自己,卻並未作出回應,阿彪再度拱了拱手。

「行華山,五雲洞,趙彪,請賜教。」

君心戀:紅顏江山 李偉依舊是獃獃的站在原地,他實在是搞不清楚對面的這個中年大漢在幹什麼。

看起來都三十多歲的人了,穿的也是人模人樣的,總不會是腦子有問題吧?

見李偉不僅不回禮,還用看傻子一樣的目光看向自己,阿彪的心中不禁怒火中燒。

「小子,你是不是太猖狂了?雖然,現在各門派都已經入世,門規什麼的一改再改,但決鬥時爆自家出身這可是鐵律,你是想要一個人挑戰整個古武界嗎?!」

門派?古武界?

聽到阿彪的話,李偉一個腦袋兩個大。

他是聽的雲里霧裡,這是在拍武俠片嗎?這個門派,那個門派的。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李偉斟酌了一下說道,他不想激怒對方。

萬一對面這個人是傻子或者瘋子,要跟他拚命怎麼辦?

「不知道?」

竊玉偷香 這一次,換成阿彪愣了愣,隨後,他的臉上卻露出了猙獰的笑容。

「看見你小子身體挺強,雖然沒有達到古武高手的境界,但也應該是門派出身。」

「如果你是門派出身的話,或許我還要留手一點,但既然是個散人……」

說到這,阿彪的嘴角勾起了一抹殘忍的笑容,厲聲道。

「那就準備受死吧!」

阿彪說完,整個人就已經如同一隻離弦的箭般,向著李偉沖了過來。

快,實在是太快了!

這幾乎是李偉在看到阿彪有所動作后,腦海中的第一個念頭,也是唯一的一個念頭。

阿彪的速度,絕對是他有生以來見過的最快速度,那些之前在KTV裡面遇見的訓練有素的黑衣人,跟他比起來,完全就不在一個層次上。

甚至,不知道是不是李偉主觀印象的原因,他甚至覺的,什麼世界飛人博爾特,要是同阿彪比起速度來,也是遠遠不夠!

阿彪和李偉原本的距離大概是有著四五米,按照正常情況來講,這麼長的距離,就算是驟然間發動攻擊,也完全有著充足的時間來做出躲閃,或者抵擋。

但實際上卻是不然,阿彪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以至於李偉根本就來不及反應。

「霍!」

阿彪一聲大喝,拳頭如閃電般擊出,瞬間便到了李偉的身前。

倉促間,李偉舉起雙臂,打算硬抗下這道攻擊,然後,在伺機對阿彪發起猛烈的反擊。但當李偉的雙臂接觸到阿彪的拳頭后,李偉便知道,自己的預估,錯了!

一股大力,從雙臂中傳來,緊跟著便傳遞到了李偉的全身各處。

「轟!」

一聲巨響傳來,那是李偉被打的凌空飛起,身體和牆壁碰撞時發出來的聲音。

「啪嗒。」

宛如滴水般的聲音響起,那是李偉嘴角流出的鮮血掉在地上的聲音。

李偉一手撐地,緩緩的站了起來,伸出手抹了抹嘴角溢出來的鮮血。

強,實在是太強了。

不管是力量,還是反應速度,都要比自己強出一倍有餘。

李偉自從身體得到超級地獄系統的強化以後,在單打獨鬥上從未落過下風,一般都是他把別人一拳轟飛,哪裡有像今天這樣,自己被人轟飛的時候?

面前的這個叫做阿彪的中年人,絕對是李偉有史以來遇見的最強大,也是最棘手的對手!

「哼,知道厲害了?」

「如果,你現在答應加入我們的話,我還是會放過你,並且一樣給你優厚的待遇。只不過……」

葛棟冷哼一聲,對李偉說著說著,聲音卻戛然而止,嘴角處勾起了一抹笑容。

「對於你一開始沒有答應的懲罰,這個妹子就歸我了。」

葛棟眼中貪婪的目光所望向的,正是被繩子綁上的穆秋雨!

聽到葛棟的話,穆秋雨的心裡「咯噔」一聲。

有些慌張的望向李偉,可等她看到李偉蒼白的面孔時,心中陡然一痛。

忽然間,她有些希望李偉答應葛棟了。

李偉如果答應葛棟的話,不管怎樣講,李偉肯定是不會繼續受到傷害了,就算她的清白保不住了,但至少李偉會平安無事啊。

李偉已經先後救了她數次,這一次也是因為她才會身陷絕境,李偉救了她那麼多次,她是不是也應該要救李偉一次了呢?

要是讓李偉直接答應下來葛棟的請求的話,憑藉穆秋雨和李偉的這幾次接觸,他知道李偉絕對是不會放棄自己的,既然這樣的話,那就讓她自己來做惡人吧

想到這裡,穆秋雨的臉上露出有著些許哀傷的笑容,然後突然扯開嗓門沖著李偉吼道。

「你個廢物,鄉巴佬,窮光蛋,我讓你來救我是看得起你,是給你面子,但你看看,你一個二十多歲的小夥子,卻是連一個中年大漢都打不過,你還能幹點什麼啊?」

穆秋雨的面色陰毒,惡狠狠的對李偉說道。

不得不說,每一個女人都是天生的演員。

看到這一幕,不禁是阿彪和葛棟愣住了,就連李偉也愣在了當場。

「秋雨,你這是怎麼了?」

李偉有些詫異的道。

「什麼我怎麼了?我很好啊?」

「只不過,你這個廢物落在我的眼裡,讓我看著就噁心,你那裡比的上葛公子,年少多金,又有一個聰明的腦瓜,你趕緊滾,以後我就是葛公子的人了。」

穆秋雨看向李偉的眼神依舊十分惡毒,但等到她將目光轉向葛棟后,卻突然柔情似水,說話時也帶著一股媚意。

穆秋雨本就生的極為漂亮,如今在刻意誘惑下,更是讓葛棟的心中慾望高漲,哈哈淫笑道。

「小美人,別著急,等一下哥哥就叫你欲死欲仙。」

而李偉看著面前的一切,則更加的懵了。

他雖然對穆秋雨的接觸並不算多,但他可以很清楚的感受到,穆秋雨絕對不會是那一種白金的女孩子。

不然,評出她出色的相貌,她完全可以不用辛苦的去幫爺爺奶奶出攤,去跑到華南鎮來打工。

再說了,剛剛跑掉的那個叫做霍英民的傢伙,不就是一個追求穆秋雨的富二代嗎?穆秋雨不是同樣的拒絕了額他嗎?

李偉將疑惑的目光轉向穆秋雨,但除了清冷的神色外,其它的東西卻是再也沒有看到,而當他看到葛棟盯著穆秋雨色眯眯的眼神后,他卻一瞬間明悟了。

穆秋雨這是要犧牲自己,給他創造出一條生路啊!

想明一切的李偉,不由的重重嘆了口氣。

還真是一個傻孩子,難不成穆秋雨以為,自己不答應葛棟的請求,葛棟就會放他走嗎?

李偉的目光緊緊的盯著穆秋雨,而穆秋雨卻是別過頭去,她不忍去看李偉。

穆秋雨每說一句話,她的內心當中便猶如刀絞一般,難受的不行,她現在都不敢同李偉的目光接觸,她怕自己突然間崩潰,會受不了,沒有辦法在繼續偽裝下去。

「我,李偉,絕對不會走。」

「就算是要走,我也會帶著你,穆秋雨離開。」 李偉所說的每一個字,就彷彿化成了實體一樣,擲地有聲。

他的表情堅毅,面容嚴肅的看著穆秋雨。

聽到李偉的話,穆秋雨在這個時候,也是再也無法偽裝下去,將頭猛的轉向李偉,眸子中含滿了淚水。

「你走啊,你走啊,誰叫你留下來的,誰稀罕你帶我走啊!」

穆秋雨狀若瘋狂的嘶吼道,她的眼淚已經流了下來,打濕了她的臉,如果這時,不是她的身體被繩子捆綁著的話,穆秋雨一定會瘋狂的推著李偉離開。

看到穆秋雨眼中的淚水,李偉更加確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他沖著穆秋雨笑了笑,聲音柔和。

「我是一個男人,一個男人拋下一個女孩子獨自逃生,這還是男人嗎?」

「李偉。」

穆秋雨看著李偉,眸子中的淚水越來越洶湧,不一會的功夫便哭花了臉。

「呵呵,好一副郎情妾意啊。」

葛棟面色陰沉的望著穆秋雨和李偉,冷笑了一聲說道。

看見李偉和穆秋雨的這幅樣子,葛棟自然也是意識到,剛剛穆秋雨誘惑的樣子全部都是騙人的,她真實的目的,就是要犧牲自己,放走李偉!

「你,我要定了。」

葛棟伸出手指,指著穆秋雨,冷冷的說道,隨後身子一擺,把手指又是對準了李偉,吼道。

「你,死定了!」

「阿彪,給我上!」

聽到葛棟的指示,阿彪的身形再一次動了起來。

李偉的雙眼眯起,緊張的注視著面前的一切,以捕抓到阿彪的攻擊,好方便做出反擊。

「轟!」

李偉才只是剛剛眯起了眼睛,阿彪的攻擊便已經到達了他的跟前,一拳轟在了他的身上,李偉再一次被打的騰空而起,等到他下一刻從地上爬起后,李偉發現自己體內所受的傷勢又是加重了許多。

新娘:首席的億萬陷阱 這樣不行!

阿彪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如果一直按照現在的情況繼續下去,李偉根本就無法打倒阿彪,便會被阿彪一拳頭,又一拳頭的生生耗死!

為了破局,李偉必須要找到行之有效的方法!

他要如何做,才能夠捕捉到阿彪的攻擊,然後在做出反擊呢?

李偉陷入了沉思當中,他在腦海中不斷的回想著類似的情形,突然眼前一亮,有了!

下一刻,李偉望向阿彪時,嘴角已經有了笑意,緊跟著他竟然是閉上了眼睛!

沒錯,李偉想到的辦法就是閉眼!

你的速度不是快嗎?快到在我的眼前晃了晃就到了近前嗎?這樣的話,我就乾脆閉上眼睛,完全憑藉身體其它感官來跟你戰鬥!

李偉所在的地方是酒吧裡面的包廂,這個地方雖然不是一間密室,的那也算得上是密不透風。

而阿彪的速度竟然很快,那麼他的攻擊到來前自然會有著勁風襲來,而李偉要做的就是憑藉這股風向判定阿彪的位置,進行戰鬥!

至於為什麼閉眼,當然是怕自己習慣性的用眼睛去戰鬥,影響了自己的判斷。

看到李偉閉上眼睛,穆秋雨先是一愣,緊跟著卻忍不住在心底嘆氣。

李偉在和別人戰鬥的時候竟然都要閉上眼睛了,難不成他現在已經看不見勝利的希望,準備放棄這場戰鬥了嗎?

而葛棟和阿彪看見李偉的動作,心中更是氣惱。

跟我們打架,你竟然要閉上眼睛,這不是擺明了看不起我們嗎?

「阿彪,給我狠狠的去教訓李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