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阿爾忒彌斯沉默無言,雙手緊握,怒火伴隨著悲哀,與菲利普斯站在安提奧普的身後,看著安提奧普跪著的背影,心中無法抑止的哀傷與怒火。

亞馬遜,已經淪為別人站板上的肉,任由人宰割,甚至,無力反抗。

沉默。

沉默伴隨著哀傷籠罩在這個空間之中。

巴帝身軀陷入沙發當中,旁邊依靠著的赫拉,縷縷幽香滲入鼻尖,他的指尖不停,在赫拉的白襯衫腰間,點觸出輕快的《克羅埃西亞狂想曲》。

這一首狂想曲,背景是飽受戰爭創傷的克羅埃西亞,在灰燼中的殘垣斷壁,夕陽倒映在淚和血中,用明快的節奏描繪出悲慘的畫面。

在即將降臨在天堂島的場景當中,這首《克羅埃西亞狂想曲》無疑是異常的貼合所有一切的環境,殘垣斷壁,悲慘戰爭創傷的亞馬遜戰士互相流淌著鮮血,哀嚎傳遍大地,絕望籠罩在島嶼之中。

這是如何悲慘的畫面。

光是想像,就已經能夠想像到核爆過後的嚴重創傷後果,令人悲嘆不已。

「陛下,請停止核彈的攻擊,我代表天堂島臣服。」

安提奧普心中顫抖,惶恐,核彈每飛過一段距離,噴吐著赤白烈焰的在大西洋上,留下白色的軌跡,經過波光粼粼的大海,就讓她的心不停的越發惶恐的顫抖起來。

她承受不起亞馬遜下一刻,就被毀滅的事實。

巴帝臉容淡漠,他也討厭見到這種毀滅生命,毀滅美好的做法,誰不喜歡幸福,美好,美滿呢?

但是,正如他所說。

沒有感受過恐懼,不會知道屈服。

在這一刻,亞馬遜的戰士,才知道屈服,不覺得太遲了嗎?

果然是我太善良,威名不足以讓人恐懼到倒頭就拜,所以才一次次,閃電俠有僥倖之心,不會為新幾內亞幾千萬人類的性命下跪。

正義聯盟的諸位一次次的給自己搗亂。

亞馬遜認為她能夠抵抗自己。

「熬過這一發核彈,亞馬遜才有資格成為我麾下的戰士。」

巴帝臉容冷酷,冷漠無情的說道。

他的手指仍然輕輕點出在赫拉的腰間,白襯衫滑嫩的肌膚隱約隱現。

「不,陛下,我們遵你為主,請原諒我們剛才的忤逆,亞馬遜將會成為你手中的利劍!」

菲利普斯臉容緊張,上前一步,與安提奧普並列的跪下,急忙的說道。

「我是天堂島的將軍,巴繆洛帝陛下,我願意把我的忠誠獻給你。」

菲利普斯揪著緊張的心,顫抖著身體說道。

她已經無法想象,天堂島,亞馬遜族人的毀滅。

這種後果,無法讓人承受。

如果因為在這一刻,因為自己的自尊心而沒有跪下哀求面前這個男人,從而導致亞馬遜族群消失在這個世界,自己的等人成為最後的亞馬遜人的話,那無法想象,在未來,是一件那麼痛苦的事情。

巴帝臉容淡漠無情,直到此刻,他的好心情,已經煙消雲散。

別人的哀求,不會引起他的愉悅,反而,這會讓他產生一種悲哀的感覺。

真的是…不見棺材…不流眼淚。

沒有感受過恐懼,不會知道屈服。

巴帝停下在赫拉腰間的手指,《克羅埃西亞狂想曲》停止,眼眸淡漠,坐著的身影如盤踞在山巔之上的巨人,俯視的看向跪著的兩人。

阿爾忒彌斯已經呆立,怔在原地。

亞馬遜女戰士的意志何其劇烈,要一個亞馬遜女戰士屈服,是何等難如登天的選擇。

她們寧願戰死,也不會如此的屈服別人。

她的大腦已經當機。

腦海中沒有對他們跪下,屈服在巴帝面前感到恥辱。

相反。

她們很偉大,偉大到,整個天堂島,亞馬遜都不會理解她們。

只會唾罵她們成為巴繆洛帝的走狗,看見她們,會拿爛雞蛋,爛番茄扔她們,朝她們吐口水,她們會在亞馬遜的歷史上,註定成為遺臭萬年的存在。

她們是…亞馬遜奸。

然而,就是她們…才能拯救亞馬遜,讓天堂島不至於成為歷史。

阿爾忒彌斯恍然回過神來。

『轟…』

她踏前一步,雙膝猛然跪在地面,把地面跪出裂縫蔓延,蔓延到巴帝的腳下。

阿爾忒彌斯目光堅決,臉容鏗鏘,堅定不移的說道。

「陛下,我,阿爾忒彌斯,願意臣服在你的腳下,懇求你給亞馬遜族人一條活路。」

「從今以後,吾,捨棄諸神!」

「從今以後,你的意志,是我所前進的方向。」

「從今以後,你的目光,是我利劍所指之處。」

「從今以後,你的靈魂,是我餘生不變信仰。」

「我願意此生,成為你的劍,成為你的利刃,成為你的先鋒,為你開疆闢土,鑄築你的神國。」

阿爾忒彌斯跪下,她的頭貼著地面,冰冷的觸感接觸她的額頭。

無言的慘烈,堅決蔓延在這個空間。

這比什麼戰鬥,什麼激烈廝殺更為讓人動容,慘烈。

這是一場慘烈的屈服之戰。

慘烈至不見煙火,不見硝煙,不見戰爭。

在這個空間,撕裂著亞馬遜族人的內心。

巴帝像是盤踞與雲上之上的神祇,居高臨下的目光,俯視無情的看著三人,臉容如岩石雕塑般,無情,硬朗。

這個時候。

屏幕上,突然爆發一股刺目欲瞎的光芒,刺眼的白光映照在跪著的三名亞馬遜戰士臉上。

少帥:夫人又在鬧離婚 核彈在亞馬遜的高空中爆炸,狂風傾壓遍天堂島的森林,動物鳥類驚恐的四處奔走,底下宏偉的建築,被狂風吹襲前所未有的微弱。

亞馬遜人用手擋住來自天上刺目的光芒,繼而爆發出傲然自信歡呼,沒有人能夠輕易的傷害亞馬遜。

核彈最終沒有落下到天堂島,在高空中爆炸,炸出一片焰光。

菲利普斯和安提奧普鬆了一口氣,看著屏幕上自信,傲然昂頭看著天空的亞馬遜族人,心中黯然酸澀。

阿爾忒彌斯臉容堅決,沉默不語。 帝皇大廈。

第390層,巴帝辦公室。

亞馬遜的三人,已經離開這裡,伴隨她們離開的,還有冷艷型赫拉,跟隨她們回天堂島,作進一步的調查人口,處理核輻射環境,以及作好天堂島在未來的位置計劃。

以安提奧普,阿爾忒彌斯,菲利普斯為首三人臣服的亞馬遜戰士,需要回到天堂島,勸服亞馬遜其餘人,或者是用欺騙,或者是引導。

她們並不擔心希波呂忒的不同意,相反,希波呂忒會和她們持同一意見,這是身為上位者的認知。

想要亞馬遜戰士存活,就需要引導其餘普通的亞馬遜人,臣服於巴帝的腳下。

但,可想而知,亞馬遜人的個性倔強,好勇鬥狠,難以屈服。不會完全的贊同她們的屈服,反而,會有一場內部分裂的抗爭。

到了那個時候,所有抗爭,反叛者,將會再度被巴帝清理一遍,到了那個時候,才是真正臣服巴帝的亞馬遜戰士,為他而戰。

玻璃屏幕裡面的黑暗,如水一般的在複合玻璃裡面向兩邊撤離。

陽光從落地玻璃中央滲進,射進空間之中,射出的光芒照耀出浮遊在空氣中的微微塵埃,繼而黑暗如水收縮逐漸消散。

整個落地玻璃窗完全的光明一片,黑暗消失。

陽光猛烈激射進來,發出炫目的光彩。

巴帝站於落地玻璃窗前,仰頭看向太陽,心中不知所想。

一切因為詹妮帶來的愉悅,都因為亞馬遜三人的跪下而消散,陽光照耀在白皙如玉的臉上,臉上刀疤刻畫下雕塑般硬朗的臉容。

他眼眸有著淡淡的漠然哀傷,揮之不去的一絲絲的孤寂。

他並不喜歡看見,別人在自己眼前哀求,苦苦的哀求,跪在自己面前,展現出一切的悲苦,痛苦絕倫的凄慘身影。

儘管這一切都是他帶來給別人的。

但,這個世界從來都是如此,不為某一個人的意志而運轉。

而他,就算是毀滅這一切,也要讓這個地球按照自己的意志運轉。

只有這樣,才能夠塑造自己心中完美的世界。

巴帝的身影站在落地玻璃窗前,太陽照耀著他的肌膚,淡淡的熒光在體表浮現,映得他如神一般。

事實上。

他的行為,是惡魔。

他的身影在陽光下,有一絲的寂寥,淡淡的孤寂。

在前行的道路上,他始終是孤獨,並且是堅定不移的前行。

「迷霧中,誰在低訴。」

「最高的榮耀,享受孤獨。」

「用奮鬥,去征服!」

「踏平天地間的憤怒!」

「雲再黑,風再吼!不能讓我停下征途風雨無阻!」

「任腳下的眾神,為我鋪成一條英…雄…路!」

巴帝站於落地玻璃窗前,輕輕的哼出他前世頗為喜歡的一首歌曲,只是哼至英雄路三個字的時候,他停頓了一下,勾勒出對自己的一抹嘲笑,最後,把歌詞改為惡魔路。

影子在陽光下拉得很長,背後的粒子磁體,正在如黑色的風沙一般,粒粒匯聚霧氣,好似沙暴在狂風怒吼的迴旋,彷徨在他的背後,正在修理著龜裂的地面房間,整理著這裡混亂的一切。

……………

月球背面。

布萊尼亞克的太空基地,正在宛如模型一般,小小的佔據著一塊圓坑之中。

將近小半個月球背面,都在抖籠罩在一種莫名的等比例縮小的範圍之中,越加接近太空基地,就會越加縮小,變得如正常一般的看待太空基地。

到達太空基地的時候,會發現,這裡真的是很宏大的太空基地,並不小,因為,同樣,自己被縮小,被這個範圍性基地縮小得如螞蟻一般。

此時。

模型般的太空基地,有星光點點的火焰,爆炸開來,無數的金屬機械人在遊走,飛行,持著激光槍掃射,把這個模型般的太空基地,陷入戰爭的硝煙場景。

有一艘小如指甲的黑色光亮甲殼飛船,噴著點點如火柴一瞬拉劃出的焰光,迅速的從太空基地噴射而出。

繼而追在他們身後的,是十幾艘銀白色,也小如指甲的飛船,其中,有一個綠色,滿身都是密密麻麻的耳機插孔的人形物體,在那十幾艘銀白色的飛船後面,宛如有絲線信息操控著十幾艘飛船,操控著飛船追逐往地球飛行的黑色飛船。

隨著前方黑色光亮甲殼飛船,逐漸的飛遠去太空基地,離開月球範圍,飛船逐漸的從小如指甲大小,逐漸的脹大。

彷彿從遠處渺小的,迅速邁進視線,快速的從視線內變大。

後面十幾艘銀白色飛船不遑多讓,同樣變大,變得正常,那在飛船圍繞的綠色人影,也在逐漸的變大,變成常人般大小,快速的控制銀白色飛船,追逐前方的黑色飛船。

兩者激烈的在太空中發射激光,交錯在黑暗中的閃光,險之又險的十幾發激光交錯,激射向黑色飛船。

黑色飛船異常的出眾,在太空中滑翔,飛行,被激光摩擦過翼尖,引起失衡,差點撞上另外一道激光,駕駛員經驗老到,技巧出眾,在一輪的包圍網之中,硬生生閃避,突破計算的穿梭出一條路。

只是機翼受損,下一輪的包圍網攻擊,就凶多吉少了。

「隊長!讓我駕駛飛船撞他們!你快離開,快回去地球通知陛下!!」

傑米雙腿血液橫流,一條手臂消失,白骨森森,腰間破出一個大洞,打穿大腸,看見隊長驚險萬分的操控飛船,他濺上血液的臉容,不由憤概,怒眼衝天,連自己傷勢都不顧,要撞死這群機器人。

「閉嘴,我已經發送信息通知地球了!」

絡腮鬍子的拉金隊長,手動操控著飛船,驚險的額頭密密是汗液,在剛才的一輪飛行當中,他是真的很驚險,差點被射爆飛船了。

就算他想要逃離也逃離不了了,他的飛行速度,並不比飛船速度快,只會被追上,死在太空中。

「該死!隊長,你就不應該救我的!」

傑米臉容憤怒,剩下的單臂怒捶在鋼鐵船體,說話憤怒之間,他又咳出一口鮮紅的血液,依舊憤怒的目光不停。

如果不是拯救自己,拉金隊長早已經離開太空基地,逃離到地球了。

是自己連累隊長!

「閉嘴,陛下說過,山前死路,轉個彎會看見名為希望的村莊!」

絡腮鬍子的拉金隊長眼白繃緊出血絲,手緊緊的握著手動操控桿,大汗淋漓,死盯著對面的飛船。

傑米嘔吐著鮮血,聽到拉金隊長說到陛下的名言,眼眸閃過光亮。

似乎陛下說過的話,就是他支撐活著的意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